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夜

(8 次投票)

作者:明宵 周三, 2010年 06月 23日 23:40

樱木再次转身,这是他不知第几次挪动身体。但是,脑中却一点也没有睡意。
樱木深深皱着眉头,抓着棉被,大叫一声。
“啊_______________!!”
宽敞的房间却无情地把他的声音吸进墙壁内,消失得一干二净。


这里是热海的别墅。

三井意外地被大学的球探找上,三井一家人重拾对这个儿子的信任,大方地招待湘北的篮球队员来住一周。附带篮球场的豪华别墅之旅。简直是热爱篮球的 高中生的梦想。不消说,宫城、彩子、晴子、赤木、木暮、甚至流川都来了。
2点的现在,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床上作着好梦吧!
但是樱木却翻来覆去,难以入睡。
他的记忆回溯到3个钟头前。


那时,樱木披着毛巾,哼着歌走进脱衣间。〔注:日式的洗澡间跟厕所分开,而且外面通常有个洗手台和换衣服的地方。〕脱得赤裸裸的把门打开,正准备 好好尝试三井家特有的温泉浴时。他的眼前却有另一个人安静地闭着眼睛坐在浴盆中泡澡。湿濡的黑发贴伏在白皙的脸庞上,双颊因热蒸气微微悱红,肩膀锁骨以下 的部分泡在乳白半透明的温泉中。樱木顿时僵硬住了,连应该做什么表情都不知道。
流川慢慢睁开眼睛。细长的双眼从上到下掠了樱木一遍。冷冷地说。
“要进来就快点。站在那里碍事让风吹进来,水要冷掉了。”
樱木动作不自然地关上门,小心翼翼地做到澡盆边冲身体。

两人沉默。

樱木站起身,用手护住重要部位。慢慢泡进澡盆中。
流川的眼睛是睁开的,但是却望向空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樱木尴尬地望着浴室的小汽窗外,突然他叫了一声。
“啊!”
流川轻轻皱了眉,说道。
“没事不要吵。”
樱木尴尬的神情此时已经被兴奋所取代。他用力挥着手指着汽窗说:
“不是。你看,今天是三日月“上弦月”耶!”
流川看着樱木。
樱木笑着转头对流川说。
“有人〔其实是洋平〕说,‘三日月下泡温泉赏樱喝酒正是热海之旅的精随’啊!”
樱木天真无邪地对流川大声说道。

也许是樱木的笑容太过灿烂,也许是泡太久温泉,也许是...
不管什么理由,流川这时做了一个日后后悔不已的举动。

他笑了。

樱木看到流川笑了,顿时忘记要说些什么。
接着流川单手滑进樱木的腰间,把樱木揽近自己。另一只手顺势搭上樱木的胸膛。低头把嘴凑近樱木的首筋上,像吃下饥渴已久的食物般,咬含住樱木的 肉。
樱木像被雷殛一般,眼瞳顿时放大了三秒。等他恢复意识记起要挣扎时,脖子已有痛感。
樱木透红着脸,把流川推开。挣扎地跳出澡盆。他不再看流川一眼。捂着脖子大踏步推开浴室门,迅速离开现场。


回想完毕。
樱木依旧把脸埋在枕头中,一动也不动。脑子异常清楚。

〔啊~~~为什么是我~~~~〕
呐喊着这些无意义的问题。樱木再一次抬头确认门上锁了没有。
流川的卧室虽然在走廊的另一端。但樱木一点也没有把握,流川会不会什么也不顾忌地进来他的房间。
他们没有接吻、没有告白、没有任何恋人之间的程序。
但是,流川自从宣布他不去美国之后,就常趁机摸他,甚至...像刚才那样“碰”樱木。
樱木没有定义过彼此的关系。
〔也许他发错情了吧....〕曾这样想过。
但是,樱木绝对知道目前的流川是危险的。不可以靠他太近。
樱木直觉地了解,现在的流川有可能对他做出任何事....更糟的是,如果事态发展到那个地步,樱木没有把握控制住局面。

那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樱木烦恼地闷在被窝中。
完全忘记睡觉这档子事了。

标签:
  M - 明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