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琉璃天空

(6 次投票)

作者:meixisun 周四, 2010年 06月 24日 16:25

早岁熙日踏春好 ,三月风筝随云跑;

竹马脆敲青石桥 ,欢颜绯映黛垂髫。

琉璃天上琉璃渺 ,层峦山中层峦倒;

赤鬼双瞳依依找 ,白裳如月绵绵绕。

道莫悲哉道莫恼 ,川流有情川流老;

枫樱共株一同老 ,川伴赤鬼酣眠早。

——————SD流花盛世 孙美夕 《花道谣·琉璃天·赤鬼》


--------------------------------------------------



他有流火般美丽的红发,他爱穿天青色衣裳。

他喜欢打着赤脚满竹林的跑,然后提着被晨露和青草的汁液染得斑驳的裤脚,咧开嘴朝着那个人笑。

“狐狸,狐狸…………”
少年清朗的声音好听得紧,像是被漂成了翠色,在竹叶的间隙中袅袅地回荡,天籁一样地醉人:

“给我做个娃娃,我要抓髻的…………”
他一边轻声地嚷,一边解下衣襟上系着的丝绦,慢慢地、笨笨地,缠绕上了眼前那头丝缎般柔亮顺滑的漆黑长发。

于是黑发男子就低头看着那张仰着的粉红色脸庞,狭长美丽的黑色眼睛里闪着水晶一样耀泽的光芒,不笑,不说话,但是他的表情是那么温柔,就好象眼前 这个正在替他绑着头发的十二、三岁的少年,是他永生的挚爱。

“呀~~~~~好痒啦~~~~~~~~~~”
张开双手把那红发的少年揽进自己温暖的胸怀,将那双湿冷细嫩的脚丫在素色外袍上擦拭干净,然后五指灵动着在敏感的脚板心挠抓着,激得怀里的少年皱 着鼻子大叫大笑,纤瘦柔韧的身躯不安地大幅地扭动着,青白色的手却是牢牢地抓紧了俊美男子的衣襟,怎么躲也不愿离开那个眷恋的胸膛。

“狐狸……我要个抓髻的娃娃…………”
笑够了闹够了之后,少年喘着气勾住了男子的脖颈轻声嚷,樱色的粉嫩嘴唇凑在那白玉雕琢而成的耳畔若有似无地触碰着,惹得男子白皙的面庞上一热,掠 过了两片绯红。

“…………………………”
默默地用眼神询问着怀里的人,不经意间挑高的漂亮眉毛远山一样秀美,被清风拂乱的柔亮发丝薄雾般飘垂在俊逸如神祗的面容两侧,将自己的连同少年的 那张脸一起笼住,缱缱眷眷间,分不出天与地了………………

“我今天见着有个女娃娃在哭…………”
完全将那水晶黑瞳里的话语看了个通透,红发少年皱着俊挺的鼻梁笑了起来:

“是赤木家的晴子…………她的娃娃掉到井里去了………………”
少年边说着边不安分地将男子两鬓松散出的黑发缠绕在纤巧的手指上,然后像是突然发现了什么似的,用空出来的那只手拈过了自己颈后的火红发丝,与那 黑的缠在了一起。

“她哭得好伤心…………我本想去问井里住着的小寿要回来,可是那家伙怎么也不愿…………”
说到这里少年抿了抿嘴唇,飞扬的眉下那双琥珀金瞳盯着缠了一手的红黑相间的柔软发丝,片刻之后,眉眼弯弯地咧开了唇继续说了起来:

“他说那个娃娃是他捡到的就是他的,而且他已经把它送给小暮了……我又去了老松树下的树洞里找小暮,可是他说好喜欢小寿送他的娃娃,哭着不肯松手 啊…………”

“那……花道怎么办?”

男子终于开口说话了,清越的声线就象雨滴敲击着坚硬的磐石,有着金属般的质感。

“天才自然有办法,所以来找狐狸要娃娃啊!!”

被唤作花道的少年一脸的得意,对着男子展开一抹大大的璀璨笑容:

“你做个娃娃给我,我再给晴子,她一定会很高兴!因为狐狸做的娃娃最漂亮了!!”

花道边说着边就忍不住手舞足蹈起来,好象眼前正看着破涕为笑的晴子一般,这让他发自内心地高兴万分。

“你要怎么给她?”

看着面前这张纯真容颜,男子内心一热,但脸上依旧是波澜不兴,淡淡地问。

“嘎?…………哎呀…………”

先是一愣,然后想到了什么,刚刚还神采飞扬的脸庞瞬时就暗淡了下去,低下头,咬着嘴唇,轻轻叫了一声,“哎呀”。

花道现在有些苦恼,他在层峦山中住了好多年,多到他自己都不记得过去了多少年,他记得山下住着的每户人家,他记得晴子的爷爷小时候总到山上来掏鸟 蛋,他记得晴子的父亲十五岁的时候为晴子的爷爷治腿来上山采药,结果迷了路,是他躲在树后面把晴子的爸爸要找的草药丢出去的,然后又让萤火虫带他回 家………………他记得晴子刚出生的时候,山下的爆竹声足足响了七天,每个人都在庆贺村里有了这么漂亮的女娃儿………………直到现在,晴子九岁了,却从未见 过自己…………山下村子里住着的,他认识的每个人,都没见过自己………………

“晴子没办法看到我………如果真的看到,她会吓哭的………”

花道低着头说着这样的话,然后拼命忍着眼泪:

“还是狐狸做好了以后给她吧……我不想再看到她哭…………”

越说声音越小,小到最后几乎都听不见了,全部都被收进了那张瘪着的嘴里,委屈的模样,看得人心疼。

“………………,白痴……”

轻声唤着,男子再不说话,转过身,双手上下交叠在一起,闭上了那双黑曜石般美丽的眼,然后慢慢地将两只手心的距离拉开,一团天青色的光球就出现在 手心中间,荧荧的,渐渐地形成了一个娃娃样的形状………………

………………………………
………………………………

九岁的晴子,在某一天的清晨,遇见了自己的梦中情人。

那是一个穿着白衣裳的,漂亮得不象真人的男人,有着那么黑的头发和眼睛,有着那么挺直的鼻梁,有着那么完美的嘴唇,有着那么精致的下 颌………………他的皮肤在清晨的薄雾中,那么白那么透明,就象月亮一样会发光——————

[这个给你。]

那个漂亮的人用漂亮的声音说着,然后递给晴子一个天青色的透明的琉璃娃娃,抓髻的,和晴子的模样好象。

晴子高兴得说不出话来,接过娃娃捧在手心里,然后紧紧按在胸前。

[娃娃……是花道要给你的……]

男子轻轻地说,然后指了指身后,白色的衣裳因为他侧身的动作而飘飘的,就象那天的雾。

[啊?]

晴子听他这么说,立即踮起脚尖朝男子身后看去,白雾茫茫间,她只来得及看到一抹红光一闪,瞬间就不见了。

好美丽的红色,火一样,温暖人心。

[他叫你不要再哭了………………]

说完最后一句话,白衣裳的男子就转身走了,朝着刚才的那抹红光消失的方向…………转瞬间,不见了踪影。

晴子看呆了,她想叫住那个人,可是她看不见他了。

从此以后,晴子就再也没有见过那个白衣裳的漂亮男人,但她一直记得他,还有那抹红光。
从此以后,晴子就一直留着那个抓髻的琉璃娃娃,直到她老死的那一天。

从此以后,她真的,就再也没有哭过了。

赤鬼的善良的愿望,让她一生都很幸福,再也没有遇到过让她想要落泪的哀伤………………

………………………………
………………………………

[我叫她看你,你为什么要跑?]

[哪里有??本天才哪里有跑??我为什么要跑啊??///////////]

[你是在害羞吗?]

[什、什么话啊!狐狸你总是乱讲!我害羞干嘛啦!!!//////////////////]

[那,许个愿,在那个娃娃上面吧…………]

[…………,嗯…………希望晴子再也不要遇到,会让她哭的事了………………]

[………………………………]

[狐狸,你干嘛不说话??你嫌天才的愿许得不好吗??你怎么……]

[我也一样……]

[呃?…………啊??]

[希望花道永远笑着,不要再悲伤………………]

==================================================

赤鬼以前是一棵树,一棵樱树,但是从来没有开过花。

层峦山中原本没有樱树,所以山下的人都不知道那株从来也不开花的树,叫做“樱”。

六个六十年以前,赤鬼没有办法离开那株樱树,他孤独地、一个人在山中深处,度过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岁月。

然后,在过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某一天,层峦山中的那株从来也不开花的树,一夜之间,开了个花团锦簇。

那是八重瓣的绯樱,火红的花瓣洋洋洒洒地漫在半空中,在夜空下静静地,发出美丽的光。

然后赤鬼发现自己能动了,他挣扎着,用力挣扎,“哎哟”一声地从树干中跌了出来,匍匐在了花团锦簇的绯樱前面。

那是初生的赤鬼,十岁孩童的光景,长及脚踝的流火似的红发泻了一地,一双通透的赤子眼流转着洒了遍地碎金,绯红的樱花瓣落在他月光样的皮肤上,发 出了初雪一般,细柔的声响——————

他抬头,然后第一次地,看见了他见着的第一个人,就那样直直地立在自己面前,黑曜石一般的狭长眼睛看着他,让他完全无法动弹。

初生的赤鬼,第一眼见着的,是在漫天绯红中绰绰立着的,穿着雪色衣裳的,完全可以立时将他置于死地的,名字叫做“枫”的阴阳师。

[层峦山中有异象,即日至此地,若遇鬼,诛之。]

这是这个叫做流川枫的阴阳师在某天闲得发慌的时候在水盘里算出来的,他原本,是半玩笑地想批自己的命——————阴阳师,批命不批本身命,可是, 他却得了这么一句。

[诛之………………]

当流川枫找着那株开满绯色樱花的树、看到树的前面匍匐着的火红头发的孩童时,他想着批文中最后的那一句,然后他闭了眼,等他再睁开眼的时候,他看 见了那个绯色花海中的初生的赤鬼,对他绽开的那个纯净至极的笑容,比月光下的樱花还要美丽。

“劫数………”

流川枫对自己说,然后他脱下自己白色的衣裳,大步上前,将红发的孩童紧紧包裹住,搂进了怀里。

“名字?”

他低头看着已经将赤裸的双臂缠上自己颈项的男孩,轻声问着,语气是从来未曾有过的温柔低沉。

“樱木……花道………………”

赤鬼唯一记得的就是自己的名字,那是他曾经在这世上的、唯一的记忆——————

他十岁的时候被绑匪带到层峦山中,在爹娘急着将赎金送过来的时候,他细弱脖颈里流出的鲜血,染红了山中老樱树的树根。

那些恶人原本就没打算放过这小孩的,他们把他埋进了老樱树的树根下,深深的,不留痕迹,让爱他若狂的爹娘找不着他,怎么也找不着,最后,剩他一个 人,孤零零地留在层峦山中,等着不知道要等多少年才能开始的,六个六十年以后的轮回。

“樱木花道……”

流川枫抱着怀里的男孩,轻声念着这个名字,笑了。

名叫流川枫的阴阳师,天赋异秉,得长生,但是,他现在决定,守在这个甫一有人型,第一眼看见的便是自己的小小赤鬼身边,守在他身边,一直等到六个 六十年以后………………他等他三百六十年,他等他轮回,他等着和他一起,过完剩下的,平凡人的一生,直至老死。

天若有情天亦老。

他不在乎。

==================================================

五个六十年以后,世上出了一位有名的阴阳师,他被世人称为从未见过的天才,他被崇拜他的男人们叫做“仙道大人”,他被迷恋他的女人们叫做“彰 君”,他被他那位总是恨铁不成钢的师傅田冈叫做“死不长进的浪荡子”。

他是仙道彰,继三百年前的流川枫之后,又一个可以被称为神人的阴阳师。

但是他和流川枫不同,他没有天赋长生的异秉,他总是说他修行不够没有长生那是自然的,他说他半点也不在乎。

“没有可以相伴永生的人,我要长生干什么?”

在温柔乡里左拥右抱慢条斯理地咽下如玉美人送到嘴里的葡萄之后,仙道彰如是说,然后引得周围环坐的美人个个笑得花枝乱颤,娇声叫着“彰君好多情 哟~~~~~~”。

实际上他说的是实话,这句话,半点没掺假。

“你这死不长进的浪荡子什么时候能有流川先辈的十分之一就好了!!!”

某日田冈师傅又在捶胸顿足地恨铁不成钢,然后习惯成自然地又供出他崇拜不已的先辈来景仰膜拜,用来叹惋自己徒弟的不成器。

仙道没再说话,无辜地抬起平直好看的浓眉,摸摸鼻子转身走了,师傅说的那些他早就听得会背了,少听一次也无妨。

然后他跑去钓鱼,在那片波澜微兴的湖边,莫名其妙地想起了师傅经常挂在嘴边的话,想起了那位三百年前突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的叫做流川枫的先辈,再 然后,天生的阴阳师的因子在作祟,于是不知不觉间,三个字浮现在水面,风一吹,又都不见了。

层峦山………………

“层峦山啊……”

抬起头将眼前叠嶂的青山尽收眼底,仙道在心里暗暗赞叹着这如泼墨山水般酣畅淋漓的景色,迈着长腿悠悠然地朝着山中深处走去。

他隐约知道他将会遇见一些什么,然后一生都会被遇见的所改变:

那是宿命,是他的,躲不掉………………

那一天,仙道穿着的是一件淡蓝色的袍子,袍子下摆,工笔画般的绣着几支竹,当他站在那片水翠色的竹林中的时候,微风吹过,让他觉得自己衣裳上的 竹,也正随着竹林摇曳着发出“沙沙”的声响,好听,好听,说不出的好听。

“喂!刺猬头!你来干什么的?”

清亮的蓬勃的声音在竹林里响起,让仙道觉得,更好听。

“呵…………”

仙道忍不住要笑了,这让他的一张脸越发的俊朗起来,在他那双深邃好看的眼睛里,映着一个天青色衣裳的高大少年,有着极其年轻的一张脸,大约十六、 七岁的模样,一头耀目的红色长发束在脑后,流火般的披泻在宽阔又略显稚嫩的肩头。

“我来找人,找一个人。”

仙道很认真地回答,用着很诚恳的语气,他知道自己没办法在那样的一双眼睛面前说谎,那样一双琥珀般清澄的赤子之眼。

“找谁?你找谁?!!你快给本天才走远点!!别再过来!!!”

少年突然发起了脾气,斜飞的浓眉孩子气地紧紧蹙着,丰润的嘴唇咬得有些泛白,看得仙道的心“突”地一跳,很用力地一跳,好疼!

“你怎么不说话??还不快离开!!!你没听到本天才说话吗?!!”

看见仙道什么都不说,少年越发着急气恼起来,想也不多想地就朝着仙道冲了过来,一边跑一边还不停不停喊着:

“你来干什么?狐狸不在这里!!不许你来找他!!狐狸不在这里!!!”

少年的声音清亮又有力,震得竹叶都好象在轻颤,震得风都不敢再吹,震得仙道彰呆呆地站在原地忘了躲闪,直到一团火焰冲到他面前,将他狠狠地撞到了 地上,然后很鲁蛮地骑跨在他身上,抓住他淡蓝色袍子的衣襟使劲地摇晃:

“狐狸不在这里!他不在!我不许你找他!!我不许你带走他!!这里没有别人了!!没有别人了!!!”

吼到最后,力气也没了,声音也暗哑了,带着浓浓的、浓到浸得人心都会发疼的委屈,然后,仙道彰就看到压在自己身体上的那个少年的那张脸,低低地垂 在了自己的胸前,五官皱成了一团,很难看的,大声地哭泣起来:

“呜~~~~~~~~~~~~~~~他不在这里!不在…………这里再没有别人………………”

象是被施了定身术一样,仙道发现自己完全不能再动一丝一毫,他只能象个傻子似的,动也不动地看着自己上方的那张哭泣着的脸,那张脸上面原本大大的 眼睛现在挤得象两条细缝,晶莹的泪水不断地从里面渗出滴落,火红色的头发乱乱地覆在额头颊侧,嘴巴张得大大地发出哭泣的声音,哭着,那双骨节分明的修长的 手将自己的衣襟抓得扭曲着,却渐渐地无力地放开了,眼泪落到手背上,然后又从指缝里渗下去,将淡蓝色的衣襟染成了深色,斑驳着,仙道觉得自己的心口也被蚀 出了一个斑驳的伤痕,疼得要死。

[不要哭了!!!]

仙道躺在地上张了张嘴,可是发出的却是哽咽的声音,他居然也想哭了,因为他现在莫名其妙地,好伤心……

于是他挣扎着伸出双手,想要触到那张哭泣着的脸,帮他擦去水一样流个不停的眼泪——————

“不要再哭了。”

眼前白色的影子一闪,伸出去的手就这样停在了半空中,什么都摸不到了。

“白痴,你在哭什么啊?”

两只胳膊使劲地搂着已经和自己差不多的高大身型,紧紧紧紧地搂着,流川枫拧着眉毛低吼着,苍白的脸上尽是痛楚和不舍。

白痴!白痴!!白痴!!!怎么让自己哭得这么伤心!!怎么能哭得这么伤心!!!

“呜~~~狐、狐狸……你出来干什么………我要赶他走……”

一接触到熟悉的身体,樱木的双手就自动地环在了流川的背上,毫无间隙地贴附着,然后又象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使劲挣扎着想把怀里的人推开,推到密密 的竹林里,藏起来,藏起来,谁也找不着——————

可是无论他怎么用力,还是推不开,于是立即放弃了,然后用了全身的力气,将流川抱得比先前还要紧,紧到两人再也没法分开为止。

如果真的要把狐狸带走的话,那他就一起走,就算死也要一起走!!!

“你给我滚!!!”

感觉到肩头已经被滚烫的泪水浸到湿透,流川枫凛着一张脸对着仍旧呆坐在地上的仙道彰吼着,狭长的黑眸里隐隐泛起了肃杀之气,他现在,绝对愤怒到, 可以杀人的地步了!

“流川枫…………”

轻声念着那个三百年前的名字,仙道慢慢站了起来,眼睛却一直看着将头深深埋进流川肩窝里的红发少年………………他不想弄明白此刻在他心里面隐隐做 痛的到底是什么,他知道就算弄明白了也没有用,他迟了,迟了太久………………迟了三百年。

“再不走,就死。”

用着和说话时的凛冽语气截然不同的温柔动作抹去樱木腮上的眼泪,流川握着那双仍然固执地揪着自己衣袖的手,转身就要离开。

“象这样的话,一辈子就够了吧?”

看着就要消失在翠色竹林中的那两个并肩的身影,仙道突然问出这么一句,然后就抬起眼睛看着层峦山上方的天空。

天青色的,琉璃天空。

“………”

流川顿了顿,黑曜石一般的美丽眼睛垂了下来,看着紧挨着自己右肩的、因为听到仙道的话而将头埋得更低的樱木,绯薄的嘴唇微微地、弯出了轻浅的弧 度:

“不够………………”

“如果可以,我希望和他在一起,一直到时间的尽头…………”

看着那张因为自己的回答而整个亮起来的纯真脸庞,流川枫再也忍不住地,咧开了唇角,轻轻叫了一声“花道”,雪色衣裳雾一般飘渺着,笼着那天青色身 影转瞬间就没了踪影…………清风一阵,吹了满林竹叶错落纷飞,天地之间一片清澄。

“我是……说我自己啊………………”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空留一人的偌大翠林里悠悠地响起了这么一句,然后那个淡蓝色的高大身影就转了身,朝着林子外面走了出去,朝着山下走了出 去…………朝着来时路走了回去………………

衣袂随风翻飞着,下摆处的那丛墨竹,却是永远地留在了这山中竹林深处了………………

层峦山啊………………

===================================================

有人说啊,有山的地方就一定有山鬼,山鬼是死在山中不能回家的人,在山里孤零零地等着很多年以后的轮回,很孤独,很孤独。

层峦山中有山鬼,红色的,赤鬼,层峦山下住着的人都知道。

关于层峦山中的赤鬼,传了三百多年了,老人孩子都知道,但是谁也没见过。

[有了赤鬼我们才能年年风调雨顺唷………………]

村子里白发苍苍的老奶奶总是坐在村口对着村子里的人这么说着,她很老了,起码有一百岁了,她年轻的时候丢了孩子,发了疯似的进山找,结果在林子最 深处的那株不知道多少年的老樱树下,她看见她走失的孩子乖乖地坐着等她,手里玩着一个晶莹剔透的琉璃球——————

[阿娘,阿娘啊……红头发的哥哥给我玩的,他叫我乖乖在这里等你来啊………………]

老奶奶曾经记得,她的祖奶奶告诉过她,很久很久以前,京城里有家大户被盗匪掳走了孩子,藏在这层峦山中,家里翻天覆地地找了几年,却怎么也找不 着:

[听说是个火红头发的漂亮娃娃啊,美得不象真人儿似的…………]

山里的赤鬼,永远回不了家,却保护了自己的孩子,守着他等他的阿娘来找他……

[乖孩子,好好睡唷,阿娘在啊,不孤单呀…………]

于是每天每天晚上,她都要唱着这样的歌谣,给自己的儿子,也给山中住着的赤鬼,希望他听见了,不要再哭了…………

她不知道呀,已经有人守在了赤鬼的身边,赤鬼再也不孤单,再也不会哭了………………

第六个六十年之后的那一天,层峦山上出现了三百六十年以前的那种景象,山顶上的整片天空就象被烧着了似的,通红通红的,绵延了好几百里。

那是怎样的深沉的爱呀,把整片天空都烧透了,烧了整整一夜,将整片的天空,烧制成了一大块通透晶莹的天青色琉璃——————

自此,层峦山上的天空,变成了琉璃色………………

…………………………………………
…………………………………………

[又过了六十年了…………终于等到了吗?]

那个晚上,在京城里的大宅子里,当朝最顶级的阴阳师望着层峦山的方向笑了,然后安详地闭上了眼,手里紧紧握着的,是自己一生挚爱的人的手。

仙道彰说,如果有着心爱的人在身边,他只要这一辈子就足够了…………

他就足够了。

==================================================

[野史载:

古有阴阳师,名枫,白裳黑发,俊美无双,赋异秉,长生,善制鬼。修行至层峦山中时,遇赤鬼。赤鬼火发金瞳,少年貌,纯净如初兽,阴阳师一见,倾 心,留层峦山中,不走。赤鬼魂附山中樱树,待修身轮回之日。六十年一甲子,六甲子后始成人。此去三百六十年,阴阳师长伴赤鬼身侧,日夜不离,如影随形,直 至赤鬼轮回为人。自此,红发白裳,层峦山中,终老,同衾。一年后,二人墓上生树,枫樱同株,四季绯红,见者皆叹奇观。犹在风起时,绯红片片飞舞盘旋,枫叶 樱瓣交错纷飞,世人皆称此景为——————“流花”。

——————该史出自SD流花盛世《山鬼传》]

标签:
  M - Meixis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