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宠儿 0-5

(17 次投票)

作者:meixisun 周四, 2010年 06月 24日 17:13

页面导航
[流花]宠儿 0-5
章 3 - 章 5
全部页面

【序章】



八重樱…………



漫天飞舞的八重樱。



身体太沉重,挪不动脚步。
拼了命才忍住尖叫,因为知道没有人会来。
回头望去,那一双魔寐一般的眼睛就在身后。



“……我要杀了你……非杀了你不可…………”
我喃喃地说着,细细的声音早就害怕得忘了颤抖,只管死盯住那一双眼。



“嘿嘿…………”
他笑了,但眼神没变一丝一毫————那是想将眼前的猎物吞吃下肚的神情。



“你想杀我吗?啊?!”
轻轻的说着,他的手伸了过来,抚在我的脸上,象是带着浓酸,让我避之不急。



“无所谓啊……是你的话,我怎样都无所谓……”
完全是着迷的语气,但却让人作呕。



他疯了,我知道,所以我要逃,非逃不可。
可没等我跑出两步,就已经牢牢地被他擒住。



[放开!!!放开!!!!!]
我张大了嘴,却只能在心底狂喊着,剧烈的挣扎丝毫不起作用,只能任由他从背后紧紧将我抱住,继而把我压在了地上。



[啊!!! 啊啊啊啊啊!!!!!!]
我呆住了,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
他褪下了我的衣裤,铁钳一样的手包覆住我的左臀,发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吃吃笑声。



“真美……我从没见过这么美的樱花…………”
完全失去理性的声音自我背后上方响起。



我感觉到他的手在我身上轻摩着,一股难受的针刺般的感觉立刻由我的左臀蔓延至全身。



[不要!!!不要不要………………]
双手紧抠着地面,我狠狠咬住了下唇,但泪水早已横流了满脸。
[拜托谁来杀我…………把我杀了就好了……我死了就好了…………]



我的脸被迫着贴着地面,粗糙的沙砾磨破了皮,但却感觉不到疼,大睁了眼,只管死死地看着天。



头的上方是一株盛开的八重樱,粉色的花瓣洋洋洒洒地飘着,我渐渐地停止了无谓的挣扎,只是盯着那片片的粉色,直到眼睛里滴出来的血,把那樱花都染 成艳红…………



就在一切都即将堕入地底的时候,一阵浅浅的松香在粉色的风中漾了开来,带着笑意的声音低低响起:
“要我帮你吗?”



我有些茫然,一时之间竟以为是天使下凡前来给我救赎,直到伏在我身上的人猛地一震,继而一股湿热粘稠的液体喷洒在我的颈侧,我才明白,那不是天 使。



“你猜得对……”
那个人眨着仿佛能看穿一切的黑眼睛咧了咧好看的嘴:
“我不仅不是天使,说不准还是个恶魔哦!”



他蹲下高大的身型,有些嫌恶的将那具死尸拨到一边,脱下外衣披在我身上,
“既然有可能是恶魔,那就应该有恶魔的样子吧?那么…………”



他顿了顿,伸手过来想拭掉我脖颈上的血渍,我下意识地躲闪,他笑了笑,却还是不放弃地抚上了我的颈侧,我刹时全身僵硬,但却在下一秒回复了正常 ————
这个人的手……是热的………………



“那么……我现在可以要求报酬了吗??”
看到我的不抵抗,他似乎有些高兴,年轻的脸上现出了满意的笑。



“啊…………?!”
[报酬??……我…………什么都没有啊…………]
紧握了双拳,我第一次因为给不出什么而感到难堪,有些逃避似的别过了头,不去看他。



“哈…………”
他低声笑了,轻而易举地把我抱了起来,迈着大步边走边说:
“好吧,小朋友,既然救了你,就该负责到底,这是道上的规矩,你不会不知道吧?”



我一听这话,急忙把头从他肩上抬起,带着大大的不解看着他。



“我的意思就是说……”
他又看懂了我的眼神,轻笑着解释道:
“我杀了那个家伙,他的手下不会放过我,还有你,所以,现在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了。”



他伸手揉了揉我的头发,看到我有些气恼的模样又是一阵笑:
“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尽管你没东西可以给我。”
他定定地看着我的眼睛,虽然仍在笑着,却是无比认真的神情。



那是一双隐约泛着幽幽蓝光的眼睛,里面是我从未见过的坦荡,就好象连整个天空都能包容进去一样。



就在那一刹那,我知道我能给他什么了。



“我给你我的所有…………”
看着他,我一字一顿地说出了我11年的人生中第一句誓言:
“我的整个人,包括我的生命,都给你。”



他停下了脚步,垂下来看着我的脸上是毫不掩饰的惊讶。



“我现在还很弱,但我发誓我一定会变得很强,强到有一天能有足够的能力去保护自己和自己重要的人…………”
我挺了挺胸膛,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更有力一些:
“所以,在这之前,我将自己托付给你,请你保护我……我用我自己做交换。”



他不说话,看着我的那一双黑眼睛里闪过一抹让我看不真切的光,我强逼着自己不要胆怯,带着认命的觉悟回望着他,但我在发抖,抱着我的他一定觉察到 了。



过了良久,久到我的眼睛里又快要掉下泪来的时候,他笑了:
“好眼神!既然你这么要求了,那我们就一言为定了!!!”



听到了这句话,我悬着的心终于落回了原处,人一放松,忍了好久的泪又涌了出来。
我低下头,双手胡乱地擦着眼睛,使劲地吸了吸鼻子,然后抬头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



他呆了一下,看着我的眼,轻轻地问道:
“那么,红发小子,你的名字呢?”



“花道,樱木花道!!”



【1】



[我给你三年…………]



[……在这期间,你有绝对的自由,我不会出现在你眼前…………]



[但是只有三年哦…………]



[三年后的这个时候,你一定要回到我身边啊…………]



[……花道…………]



………………………………………………
………………………………………………



* * * * *



眨了眨眼睛,我醒了过来。



维持着原先睡着的姿势没动,我有些迷惑地打量着身处的房间:
低低的天花板,上面有几块大的水渍;房里除了挂在门后的篮球外,没有其它任何装饰;薄暮的晨光从被风扬起的洗得发白的旧窗帘后透了进来,淡淡地照 在睡在榻榻米上的我的身上…………



这是我的房间……是我独自住了2年多的房子…………



“搞什么?!!原来是做梦啊!!弄得像真的一样……”
有点起床气,我嘟囔着翻身自垫被上爬了起来。



窗户没关好,吹进来的风让我打了一个寒战。



[咦?!我昨晚明明记得有关窗户的啊!!]



虽然有些奇怪,但懒得去想那么多,披上外衣站了起来,准备下楼去洗漱。
就在打开门的时候,自背后又吹进来一阵风,这次却是夹杂着清香的。



这味道让我停住了脚步,转过身看着半开的窗子,然后就看见了那被风吹起的窗帘后放着的白色的东西——————
是一大束刚摘下的马蹄莲。



我有点想笑,但还是决定先将它拿进来再说。



等把这束花捧在怀里时,我才发现它大的惊人,双手都快要合不过来了。



“这么大一束吗?”
我自言自语着,右手向花束中心摸进去:
“那我就要来个大寻宝了哦!!”



果不其然,下一秒一张卡片就出现在我手里。



将那张印着银色花边的卡片拿到面前,一股不同于马蹄莲清香的熟悉味道浅浅钻进了鼻翼:
‘十七岁生日快乐。
p.s:还有一年哦!’



这几行简简单单的字连同卡片上散发出的淡淡松香味一齐被我牢牢记在了心底。



“真受不了,这样就叫做不会出现在我眼前??总是在人家睡着后来这么一招算什么啊?!”
有些无奈,但右手还是继续伸进花束中摸索着,然后一个方形的扁盒子被抽了出来。



“这次又会是什么?”
轻轻地打开盒子,一个银光闪闪的手环出现在眼前。



“啊?!这个呀??”
我皱着眉头低嚷了出来,但随即就发现情况不象我想象得那么糟。



这是个男性化的手环,银白的色泽因为经过雾化处理而不会太耀眼,环面上只刻有几道简单的纹路,戴上也不会感觉怪怪的。



最重要的是它的大小和我手腕的尺寸刚好合适,不会太紧也不会乱动,对打球完全没有影响。



“好吧……”
叹了一口气,我决定将它戴上。
这个至少比以前送的那些让人根本不敢用的东西要好太多了。



抬起左手,看着泛在腕上的那一圈银光,仿佛见到了那一张一闪而过的笑脸,我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就让你得意一次好了。”



* * * * * *



今天到学校的时间比往常晚了将近10分钟。



因为在路上遇见了住在周围的主妇们,本来只是想对她们打个招呼的,却被拉住说了一大通有的没的,好不容易要脱身时又被莫名其妙地塞了一大堆吃的, 把它们统统解决完时已经到了球队练习的时间了。



看见了学校大门,我不由得加快了速度:
身为队长还迟到实在是说不过去。



在教学楼转角的地方看见了一个女生,样子象是值日生,提着一大袋的垃圾有些艰难地走着。



我上前几步,侧弯下身子对她打了一声招呼:
“早上好!这个是要拿去扔掉的吗?”
我指着她手里的黑色塑胶袋,对她笑了笑。



“啊??啊…………呃……是……是的。”
可能是我突然对她说话让她吓了一跳,回答得有些结结巴巴,脸上红红的。



“对不起。”
我有些过意不去:
“体育馆也在那边,我来替你拎过去就好了,这个太重。”



说着我就把手伸了过去,接过了那袋垃圾。



“啊!这怎么行,学长是要赶着去练球的吧??”
女孩着急起来,脸红得更厉害了。



“没关系,反正迟到了不是吗??”
我边向前走边往后说着:
“以后这种事情,让班上男生做吧,对女生而言太辛苦了。”



转身对那女孩笑笑,我大步走了。



“谢谢!!谢谢樱木学长!!”
她在我身后大声地道着谢,我朝后挥了挥手,心里有些纳闷:
她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呢?



* * * * *



在快要到体育馆的时候,从背后袭上来一阵风,我还没来得及反脸,一抹深蓝色的影子就自我身侧飞速掠过,不过几秒就在体育馆门口的单车棚停了下来。



我定住了脚步,心底突然涌上了一股没来由的雀跃。
我看着那个高瘦清俊的人影轻巧地下了单车,然后弯腰给车子上锁,再然后摘下塞在耳中的随身听耳机…………
俊秀得近乎美丽的侧脸随着他的动作显露在我眼前,还有那擦过耳畔的白皙修长的手,让我连眼睛都忘了眨。



风不失时机地吹了过来,夹杂着星星点点的樱花瓣,拂过他柔黑的发,再飘到我的脸上。



我知道自己在笑,但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笑,我看着他转身,看着他迈进体育馆的大门…………
直到完全不见了他的身影,我才回过神来。



胸口处的甜蜜感觉是切实地存在着的,我不去管它从哪里来。
只要能看到他,我就已经非常满足了。



[这样的时光,还有一年啊…………]
我在心底提醒着自己是多么的幸福,然后抬起头看着青白色的、泛着樱红的光的天:
“谢谢,你的生日礼物……我很喜欢…………”



尽管,他自始至终没有向我这边看一眼………………

【2】



每当黑夜降临



荆棘上开满白花的时候



暗色的风会送来阵阵飘渺的歌声



那是深埋在地底的



落了七重锁的盒子在唱歌



它整夜地在祈祷



用那美丽的声音反复诵唱着一句话:



“太阳啊太阳



愿你第一缕温暖的光



能照在那个人的身上…………”



* * * * *



“好了,时间到!!请各位休息一下!”
球场边的经理对场中央叫着,顿时引来了一阵欢呼。



“臭小子们,叫那么大声干嘛??有这么辛苦吗??”
看着他们那如获大赦的模样,我忍不住笑骂了出来。



“本来嘛!!”
与我同级入队的桑田发话了:
“原本以为樱木你当了队长之后我们会轻松些,谁知道你竟比当年的赤木队长更厉害,真不知道宫城队长是怎么想的!!”



话一说完还顺便搭上一付哀怨的嘴脸,逗乐了周围的一票人。



“说真的,对于这次IH赛,樱木队长你好象特别重视呢!”
其余的学弟们也围了上来。



“啊?我有吗?”
是这样吗?



“对呀!!现在练习的强度增加了不少,平常的练习赛也弄得比正式比赛还要紧张,我有些吃不消喔!”



“这样就叫吃不消,你还算是个男人吗???”
就近扯住了那个倒霉的家伙,对准他的大头就来了一槌。



“哇啊~~~~~~~队长你又滥用暴力!!!”
看着那躺在地上的家伙额上冒出的青烟,周围的队员们全部用着控诉的手指向了我。



“怎么啦??!你们全都想在我最后一次比赛时捣乱吗??!”
我瞪大了眼睛,在他们每个人的脸上狠挖了一下。



“啊?!!什么最后一次比赛啊???”
有个耳朵尖的家伙问了出来。



[糟!!!]
在心里暗叫了一声不好。



“哼哼哼…………”
我干笑了几声:
“就是本天才樱木花道高中生涯的最后一次倾注全力的华丽无比精美绝伦的个人IH秀啊!蠢材!!”



“啊?!”
“你们都给我听好了,谁要是敢在这次的比赛中给我拖后退,本天才定斩不饶!!!”



因为有些心虚,所以我吼得比平常更大声,顿时周围的呱噪男们纷纷闭上了嘴。



“怕了吧??那就准备使出全力来跟上我吧!!你们…………”
咦??怎么都是那样一付表情???



我看着他们一个个欲言又止的样子,感到有些纳闷:
“你们干吗都是这样灰头土脸的??我有说什么奇怪的话吗???”



“不是……还有冬季选拔赛吗…………”
小个子的野原说话了,扭头看着大门口,声音小小的。



“啊??”
我有点不知所措了:
“怎……怎么了啊??野原??”



“还不是你!!!明知道这小子崇拜你崇拜得要死,还说什么‘最后、最后’的,你想让他哭吗??”
插嘴的是主力后卫青山,平日里爽朗的脸上这时竟然有些灰暗。



我隐约有些明白了,再看看其他人都不算好的脸色,顿时一股浓浓的感动袭上了心头。



“干嘛啊?!!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不要当真啦!!”
我知道自己如果不再说些什么,一定会哭出来,到时候就糗大了:
“大男人摆出这种脸会被人笑死的,太没出息了!!我还准备在这次比赛中靠你们呢,千万不要让我丢脸啊!!!”



“队长你就放心好了,我们一定不会让你留下任何遗憾的!!!!”
队上最不会说话的北条涨红了脸用力吼出了这么一句,把沉默中的大家都震了。



“…………,啊,谢谢!”
我笑了,窝心得很。



“你这猪头,说的都是些什么啊???”
离北条最近的青山给了他一记爆栗,大笑了起来。



“是啊!!不会说话就不要开口,搞得象诀别一样,要死了你!!!”
其余的队员也笑闹着围了上去,你一拳我一掌的把刚才的低沉气氛撇了个精光。



我站在旁边看着面前闹成一团的大孩子们,让那股深深的情谊充实了自己的整个心房:
[谢谢…………]



转身想出去走走,却看见了一直坐在休息区的异常安静的人。



他也在看着我,那美丽的黑眼睛清亮得出奇,但里面什么也没有。



“呵…………”
我对他粲然一笑,然后毫不意外地看着他别过脸、起身离去。



[他在看我哦…………真高兴……]



* * * * *



下午球队的练习结束后,我让他们回了家,自己一个人留下来打扫体育馆。



站在空荡荡的球场中央,我缓缓地转着圈,努力地把能看到的都记在心底,我要把这个,倾注了我将近三年的热情和汗水的地方,存在我左胸口的盒子里, 连带着,所有关于他的记忆…………



[喂!!死狐狸!!你有本事就再和我比一场啊!!!我绝对不会再输的!!!]
[白痴……]



[都是我的错……是因为我才会输的…………]
[笨蛋!少自抬身价了,有你没你都一样……]
[你说什么???]
[大白痴!!]



[哈哈……臭屁狐狸,怎么样,这次终于认输了吧??]
[嘁!!侥幸而已……]
[啊??你想赖帐吗???]
[…………,笨蛋!]



………………………………………………
………………………………………………



想着想着,我笑了起来,仿佛又看到了刚到这里的情景,甚至,连和他打架后的疼痛感,都还记得清清楚楚。



“哈哈…………真是的,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我笑着蹲了下来,继而平躺在光滑干净的木地板上,抬起双手摁住了眼睛:
“连白痴……都不再叫了呀……最后的一年里,我们总共……说了几句话呢???”



淡淡的苦涩弥漫了开来,我用力地承受着梗在喉口的难受感觉,静静地躺着,躺在也是他最喜欢的地方,在心里轻轻地数着:
[1,2,3,4,5……………………]



时间不多了,就要见不到你了,你知道吗??



就象是在回应我的心一样,一阵轻快的脚步声渐渐近了,在体育馆的门口停了下来,我转脸向那边看去,便再也移不开视线了。



“…………………………”
我若用半生的时间来换这一刻的永远,可不可以呢??



六月的夕阳斜斜地照在来人的身上,给他整个人镀上了金红的底色,平时漆黑的发色变得浅了,在风里柔柔地飘着,那一张漂亮得过分的脸背着光,让我看 不真切,但那一对黑曜石所发出的星光,却是直直地映进了我的心里。
这是个拥有着荫郁年华的、吸引了我全部注意力的十七岁少年。



“啊,你好!!”
依旧睡在地板上,我开心地和他打着招呼,脸上的笑是真正喜悦的。



他有些迟疑,站在门口好象在考虑该不该进来。
是因为看见我在这里吗?
我苦笑了一下,从地板上起了身:
“打扫太累,所以想躺一下……你有什么事吗??”



话一出口,就立刻感觉到了不妥,急忙解释:
“啊,我是以为你应该早回家了才对,所以…………”
“忘了东西。”
极其简短的回答,是他的风格。



“…………,是……是吗?”
只是听见了他的声音,我的心就不由自主地快跳了几拍。



“唔。”
他径直走了过来,我微微低着头,不去看他,等着他走过我的身边,然后将我抛在身后。



“!!!!”
一双黑白相间的运动鞋出现在我低垂的视线里,我惊讶地抬起头,正对上了那一双亮晶晶的黑眸。



“怎怎怎怎么了???”
近在咫尺的俊美容颜让我一口气差点提不起来,手下意识地按住了胸口: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你怎么了?”
他的眼睛紧盯着我的脸,从漂亮的薄嘴唇里冒出了这么一句。
“啊?”
[这不是我刚才问你的话吗??]



我被他弄得糊涂了,呆呆地看着他,直到脸颊上凉凉的触感传来才猛然醒悟。



“这……这是…………刚刚被风吹的,所以…………”
我慌忙抬起手将脸上尚未干透的泪痕擦掉,结结巴巴地辩解道。



“…………”
他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我,那一双清澈、明亮、水一样的黑眼睛里,映不出任何景象,………也永远不会出现,属于我的红色的光…………



“嘿,流川!”
我轻轻唤了他一声,想再试试今天难得的好运气。



“什么?”
“待会儿留下和我打一场球吧?”
也许是期待太大,我的声音居然在发颤。



“………………,好。”



今天果然好运气!!!



  M - Meixis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