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洋花]河童

作者:阿欢 2010-06-24, 周四 19:23

【河童】


他很小的时候来到过这条河边,那天他迷了路,但是他不害怕。高悬爽朗的天空和静谧的星辰,还有更吸引他的缓缓流动的荧火之带,空气干净而且新鲜,连花的味道都没有的气体,从淡色的草尖直接生出来。冰凉的河水冻结了一般清晰,那个河童,就这样披着银色月光和闪闪发亮的滚落的水珠突然出现在了他面前。
他还很小,红色短短的发毛绒绒长在头顶上,又圆又大的眼睛,映出柔和明亮的光芒。
河童朝这样的他低下身,很好看的哥哥呢。细长带笑的眼睛,白色的脸庞,淡灰的嘴唇慢慢贴住了他的额头。
关于河童的回忆到此为止,樱木每一次说出这个故事听到的人总是笑笑不说话,这个时候他总是很委屈,又说不出来,额头就隐隐发烫。久了他就不再想着这个故事了,尽管他看到河童这两个字总是忍不住停下来凝视,听到有人在谈论河童就皱起光滑的额头。
让他重新想起河童的,是洋平急匆匆的吻。
本来洋平是比他要矮的,如果不是坐在干净的石凳上他可能没办法亲到自己的额头,那个一向温和文雅处事不惊的男生,突然低下头用下巴莽撞的碰疼了他,接着,就这么小声的吻了他。
抬头又安静又沉稳的月亮和从来没有改变过颜色的天空,洋平那双细长似曾相识的眼睛,让他没办法生气或者不安。只想轻轻笑出声来。
用尽了勇气才站在原地的洋平,其实也分辨不出他脸上多余的神色。
空气中所有气味沉静,怀抱住一切的大地自有它的厚实柔软。那一刻,石凳上的光线像河水缓缓流动。
小小的他,被发现在河边湿润的草丛里睡着了。手里握着同样小小的花。有荧火虫在他的肩头,被突如其来灯笼的光芒惊起,漂浮到半空中,静静远去。
远处,不同形状的树叶们反射出班驳的光。
他认识洋平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惟有那个开头记得相当清楚。背着书包整齐干净的一个好孩子,走到他面前微笑着说跟我打一架吧。
那个时候他也许就偷偷的发现他像河童,他没出声,认真的和他打了一架。
两个人成为了朋友,之后一起上下学,一起逃课,一起无所事事。无论做什么事情,洋平总是坚持着等他,渐渐樱木也习惯了不耐烦的等着他。洋平总是不多话轻而易举的猜出了他想着什么,樱木就开始省略了思考依赖着他,不看他,相信他。不是坚持,而是自然生长的一株植物,他们之间身体和眼神的接触,总是在岁月中散发出初生叶子淡淡的气味。
樱木始终没有跟洋平讲过那个河童的故事。他有记得很清楚仙女的传说。如果感激他,如果想要他永永远远陪在你的身边,就千万不要说出那个上天送来神奇的人的秘密。
“花道?”,他沉思了太长的时间,这不像他;而慌乱念出他名字猜不到他在想什么的人,也不像洋平。
因为那个小小的吻,只是额头,带了一点潮湿的味道。
“啊?”樱木抬头,天真孩子气的眼睛,一如很久以前那个晚上小小的他。
他的头发已经长得很长了,虽然还是轻易的被风吹起来。他的额头,光滑被吻的额头,有了细细短短的皱纹。
他爱的是这样一个人,谁会害怕爱上这样一个人呢,洋平渐渐恢复了镇定。
“恩,我。。。”
“什么事啊?”
“我刚才。。。”
“洋平,你好象河童哦。”
“河,河童?”
意外受到了打击的洋平,瞠目结舌的看着一向诚实的樱木。
所谓河童,就是那种长相诡异非常形状奇特神出鬼没半人半兽大脑迟钝行动缓慢濒临灭绝的动物吗?
自信聪明如洋平,也一时难以接受事实。
樱木突然站起身,快速的吻了他。
“是啊,河童。”
“我喜欢河童。”
月光下,两个少年之间朦胧的爱情,还要走很久的路。在遥远的樱木的故乡,已经成为叔叔的河童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END--

标签: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03年花受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