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因为无聊所以爱? 序-4

作者:mist 周四, 2010年 06月 24日 19:40




夏日的黄昏,蓝色流泻的天空上白色的云朵,红色的深浅不一的红色的花边……3?居然有3状的线条云?长椭圆型的云朵下面不是一个3状的线条云 吗?3……倒象是那只红毛猴子从山上跳了下来呢——嘴角不禁上挑……又,长条状的云朵前端还有点大,象是乌龟的背,再加上那3状的线条云,怎么整体象男人 的——恩?!……怎么会忽然想到……哼,看来我真的还有点变化呢。然后……不禁又抬起……那3……还真象是樱木红润的嘴唇呢,欲语还羞……想说些什么呢?

“死狐狸!”天上的樱木唇似乎感觉到流川的想法呢。

白痴!白痴果然是白痴!流川的脸一下子全黑。
可是……那红软的嘴唇感觉还满不错的呢——那个白痴……算是唯一的优点吗?开始期待在篮球馆里见到白痴了。嘴角不禁又似乎也许可能有点上扬。

远远的教学楼下。“看、看到了吗?”高宫张了半天口终于有能力开合自如了。“流川、那个流川居然——”先是正常的扑克脸,然后是温柔?然后是笑? 然后惊讶中似乎、似乎害羞!!!!!!!!!!!然后莫名其妙生气,然后又邪气的笑?!!其他三人张着口,口水缓缓流下,浇灌了湘北校园里多少美丽的花朵 呀:)


一 邂逅


无聊。这个世界难道除了篮球就没有其他有意义的东西了吗?生命的意义究竟是什么?难道上帝创造了人类就是为了让人类生存,无聊,然后死亡?死人一 样的无聊。生命有意义吗?我这样的活着算是活着吗?手放在心脏的正上方。还有心跳。微眯着双眼,夏日的太阳。为什么我的心却是如此的冰冷?

篮球是最爱吗?应该没什么爱不爱的东西吧。只是无聊,然后恰巧刚好碰到了篮球这样一个不算无聊的运动。喜欢?应该是非要活下去不可吧。非如此不 可。如果没有篮球的话,现在除了睡觉,还能干些什么呢?云,舒畅的游弋在蓝色的天空里。平板的表情。天台下,人,来来往往,急匆匆的脚步。何必呢?几十年 后不过一把轻灰,飘扬在风中即无痕无迹……

有什么,有什么是我所不知道的吗?我存在的理由是什么呢?还有什么会出现在生命中呢?我不是应该已经放弃了吗?还在期待什么呢?

“老大,就是他!”一群生物出现在天台上。然后是围攻。我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干扰我休息的人——死。

……

结束。无聊。走。

“你给本天才站住!”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还不算难听。但应该与我无关。继续走。“你怎么敢拒绝美丽温柔的晴子小姐?!”“碰!”被拳击中后我条 件反射反身就是一拳。一瞬间的失神。是火吗?那抹艳红。

一片樱花瓣从火中诞生,随风飘落在我握紧的拳上,想告诉我什么呢?

从他头上飘下来的吗?流川第一次想认真的去看一个人的模样。

清亮而耀眼的光芒。一瞬间我什么也看不见。却怎么也不愿意闭上眼睛。正午的太阳啊,仿佛是他身上天生的光环似的。从太阳的中心走来,热情奔放的火 焰,无限的温暖。长久的冰雪,似乎有上万年历史的包围在心周围的寒冰似乎,似乎开始慢慢融化……

刺眼。

“白痴。”我根本不认识什么晴子。

“你说什么?臭狐狸!”“白痴。”

然后是打架,不陌生的情节。但讨厌的是,讨厌的是那红色的发丝拂过耳畔的轻柔……象是回到了小时侯,躺在缓缓流淌的小河边那棵樱花树下,片片樱花 随风轻歌慢舞,最后飘落在黑发上,眉睫上,身上……是妈妈的拥抱吗?那么的温柔,那么的甜蜜,那么的温馨……

“碰!”“哈哈哈死狐狸知道本天才的厉害了吧!现在求饶还来的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求饶?“白痴。”我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这两个字!随手抹掉嘴边的污血。这么一点血就满足了吗?让我来教教你什么叫打架!

……

“白痴”看也不看地上躺着的是什么人。我没兴趣。无聊。现在最重要的是去学校树林里找一棵樱花树。补足我“应该”的休息时间。

生命虽然无聊,时间对我没有意义,可是并不代表可以浪费在一个白痴的身上。只可惜了午休时间和天台上温和的风。

为什么我会因为这样一个白痴想起那棵樱花树下美好的日子?走出天台时习惯性的看了看天,蓝蓝的。云,淡淡的飘着。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生命就是这 样。什么都不会留下。然后等待死亡。

远处传来了下午上课的钟声,暖热的风又开始嬉闹起来,似乎听到了白痴绝望(?)的哀号:

“臭狐狸——”,和几个无奈劝说的男声“樱木……”真可怕的体力,竟然这么快就可以跳起来骂人了。

樱木?樱木。樱木……可惜了这样一个好名字竟然给了那个白痴。流川心里惋惜道。

PS:那上面除了白痴还有人?

教学楼里传来了熟悉的朗朗书声,和着钟声随着那英挺的背影传入樱树林——不,还有天台上的红发,嚣张的放肆飞扬着,一如他的主人愤怒血红的眼睛: “死狐狸——本天才不会放过你的——”

湘北高中就这么平静的度过了高一开学的第一天。


二 相识

无聊吗?上天似乎知道了我的想法呢。所以派来一个更无聊的白痴来改善生活。而这个红头发白痴显然不负众望,进入篮球社的第一天就把篮球直接盖在了 猩猩赤木的头上。本来想不起来是谁的,但这个白痴应该是天下无双的了吧。
虽然白痴,灌篮动作还——可以。

……

“彩、彩子,流川的嘴抽筋、抽的好厉害,应该没事吧?”

“抽筋?我看你的嘴才开始抽筋了呢。怎么说话都说不清楚。”彩子不禁朝流川看去。恩?!流川!流川居然在笑?!难道那个冰山到了高中改变了吗?可 他的笑容还真——奇怪呢。这个人怎么笑也不会笑?抽筋?哈哈他要是知道有人把他的笑容说成是抽筋——

“哈哈哈哈哈哈哈——暮木——哈哈哈——他那,那是在笑——哈哈哈——”彩子笑的弯下了腰,拼命的抹眼泪。

“啊?笑?”暮木尴尬的不知所措,“还真,还真特别的人呢。”

而流川这时的表情已经恢复成了扑克脸,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樱木吗?白痴。


三 篮球之外


烦死了!这个白痴真的疯了吗?!一边闪躲着樱木的“偷袭”,一边还击,流川的心里拼命的咒骂。

“碰!”“碰!”赤木铁拳百发百中。
“你们两个就不能安静一下吗?!”大猩猩终于变身了。两个人同时的想法。

“哼!”这两个人似乎发现了这难得的“同想”而“兴奋”中呢。:)

“你们两个呀……什么时候能成熟一点呀……”赤木是真的很伤脑筋呢。

“什么嘛!明明是臭狐狸嫉妒先说天才是白痴,本天才只不过是替天行道罢了!”樱木很不服气。

“你还说!不是你先用脚绊倒流川的灌篮,人家会理你这只猴子?”赤木的手又捏回了拳形。

“算了,算了,先去练球好了。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木暮老好人上场,微笑着推开准备长篇大论的赤木。温柔的“强行”分开“恶魔二人组” (洋平同志对此名表示异议,应该是搞笑二人组:))

“哼,白痴。”擦过嘴角。无聊。转身。篮球。

“你!你!臭狐狸!”樱木的耳朵象天线一样早就竖的高高的了,专门为了接收流川的卑鄙低声波。“大猩猩!大猩猩!你听到了没有拉!狐狸又骂了!是 他先说天才白痴的!你听见了没有?!”

“碰!”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总是这样,总是这样。

“流川,可以过来一下吗?我有话想跟你商量。”休息时木暮微笑着对流川说。

“恩。”白色的汗巾随手一丢,跟着木暮走出了篮球馆。

夏天真的到了啊,一股热浪随着大门的打开迎面袭来。绿草如茵,所有的生物都是如此的生机勃勃。蝉鸣鸟语,蓝天白云……

“真热啊,令人烦躁的天气。”木暮感叹着擦掉额头上滑落的汗滴。

是吗?流川没有回答。为什么我只感觉到温暖?我的心冷的太久了吧。
是的。夏天。一般人都不会认为流川喜欢夏天,恐怕冬天更适合一些吧。(而且是南极的冬天。三井恶意补充。)

但是夏天啊,谁也不知道是流川的最爱。
为什么呢?因为它最不无聊吧。
这样一个火热的季节,让所有的白痴都热闹了起来。

“恩……流川,你为什么总是和樱木闹矛盾呢?”木暮终于进入了正题。“象樱木那样的人有时候很任性,但是本质上还是好的。有时候搞笑的可爱呢。” 篮球馆内樱木忽然打了一个喷嚏。

谁理会那个白痴。流川的眼睛里闪烁着叛逆。

“樱木也是很有潜力的新人呀,虽然总是很莫名其妙的自信(樱木又一个喷嚏。)但有自信总比没自信要好的多嘛。流川君也是才刚进篮球社,但是实力却 已经超越了我们这些老队员(喂,喂,那是说你自己,不包括我赤木。)以后,湘北篮球社还需要你和樱木两个人的共同努力才能成为全国第一的呢……”

你到底想说些什么?流川最讨厌罗嗦。

“……流川你平时也是很稳重的人,为什么遇到了樱木就不能平静呢?其实……”

为什么?为什么……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那个白痴稍一挑衅我就会忍不住发火呢?为什么开始注意起那样一个白痴,看到他的愚蠢行为就忍不住脱口而出 白痴两个字呢?为什么……这不象我。

“……所以,我希望你能尽量和樱木和平共处。”

“好。”“恩?”木暮显然没有料到流川会这么快就答应。但还是镇定的说“谢谢。”

我要恢复成原来的自己。流川对自己说。

短暂的休息后,下午的练习继续着。

“ 蓬蓬!蓬蓬!……”篮球回击在木地板上的声音是最动听的音乐。

“樱木!樱木!回防!快回防!小心流川从左下的进攻!”说的很对。

“看我的!”樱木士气正浓。一定要打败这只可恶的狐狸!可惜彩子说话的速度敢不上流川运球的速度,而樱木的实力现在显然还拦不住流川的进攻。

左下,一个漂亮的假动作,飞身“碰!”完美的灌篮!

“流川枫!流川枫!流川枫!流川枫!”门口的流川亲卫队又开始疯狂。(mist在人群中被踩扁:“阿枫——”又被人打:“枫也是你能叫的吗?”) 晴子的眼睛成心型,里面只有一个流川枫。捂着胸口似乎要晕倒:“流川君——”

“晴子——”樱木在一旁被忽视。

满腔的愤怒转到了那个擦汗的瘦弱狐狸。“臭狐狸,出什么风头!不过就一个灌篮而已。那种贫民式灌篮算什么?!看天才的华丽花式灌篮!”拿着球就开 始象篮框冲去。

“樱木!那是对方的球篮!”木暮的可怜声音被“碰!”的灌篮声淹没。

全场一片寂静。“哈哈哈哈哈哈——天才不愧是天才呀!看到没有?死狐狸!完美的华丽灌篮!”两腿大张,双手叉腰,樱木的鼻子似乎开始长长。

“樱木……”一个小小的衰弱的似乎马上要消失的声音,“那是对方的篮框、、”

“啊?!”樱木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篮球馆内充满了“欢乐”的情怀。

“樱木——樱木继续加油啊!”加油搞笑让世界充满爱!高宫笑的肥肉直抖,令人担心是否会掉下来呀。

白痴。樱木死盯着流川,决定只要他一说这两个字,就猛的扑过去。别人说什么就算了,天才不记小人过,但狐狸不行!是判死罪的重刑犯!

但流川却什么都没说。盯着,直到樱木觉得流川不管他的时候(花花还不知道这样的想法好象被弃妇啊),流川轻轻扫了一眼。

对!就是这个眼神!是嘲弄的眼神!

“死狐狸,竟敢用你的三角眼嘲笑我?!”我扑!“碰!”壮志未酬身先死呀!猩猩的铁拳功越来越厉害了呀。

“大猩猩你干什么?!你也嫉妒天才!”

“碰!”又一个美丽的山丘的形成。“给我到一边捡球反省!”

“哼!”樱木红红的嘴唇嘟嘟的走到边场捡球。流川觉得那嘴唇上有蜜水没有舔干净,要不然怎么那么的亮眼。味道肯定很好。流川决定回去的路上买一罐 蜂蜜。

“哼!”樱木觉得身后有一道灼人的视线“瞪”着自己,但不知怎的,却不敢回头。身体开始不自然。

“啪!”的一声,樱木终于与地面有了第N次亲密接触。

“是谁的球居然放在天才的脚边上?!”太过分了,天妒英才吗?今天怎么那么倒霉?

“哈哈哈哈哈哈——”又是笑声一片。

“你看——”流川现在肯定在嘲笑的看着我出丑。樱木心里想的气愤。

但,没有。

流川甚至没有回头。

太过分了!太过分了!竟然藐视天才的存在?!(花花是不是被虐狂呀?人家骂你白痴也不行,不看你也不行吗?)

就算开始是真没看到天才,但后来天才“不小心”砸到狐狸的头,怎么可能还看不到?!真真是藐视!藐视!

今天这两个人怎么了?所有人心里都这么想着。流川虽然还是扑克脸但今天居然破天荒的没有说樱木一句白痴,而且对樱木不理不睬,被樱木“不小心”绊 倒,“不小心”“滑溜”出去的篮球打到等等居然还是看也不看樱木一眼,更不用说生气了。而樱木则更奇怪,虽然他本来就很奇怪,今天死缠着流川,象个小孩子 一样的要求注意,用各种奇怪的方法希望引起流川的注意,赤木的铁拳也没有用。泼水,敲打地板,忽然拦截流川的射篮(被罚捡球的人)在流川背后大叫……流川 楞是忽视了樱木的存在。这两个人怎么了?

木暮在一旁苦笑着。

夕阳夕照。所有人都走了。流川继续留下来练球,樱木也准备洗个澡就走。

“臭狐狸,臭狐狸。臭狐狸!臭狐狸!臭狐狸——”樱木的心里很烦。居然敢藐视天才!天才绝不饶你!烦躁,烦躁!恨不得跟流川狠狠打一架。心的另一 个角落有小小的声音问道,死狐狸不理你了不是更好吗?就没有人冷冷的骂天才白痴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想法令樱木很不喜欢。烦!想那么多干什么?不就跟死 狐狸一样了吗?

樱木想起了流川的眼睛。如寂静的幻想般美丽的子夜的眼睛。象小时侯最喜欢的那颗玻璃弹珠一样漂亮。是的,漂亮的不似俗世人间能有的宝物。深邃,却 带有一点寂寞。很多很多,在每一个以为看懂了的瞬间又发现新的世界……

但总之,总之天才不容许可恶的狐狸忽视——不——藐视天才的存在!

轰的一声樱木撞开了洗澡间的门随手套了篮球服就冲了出去。

“死狐狸!臭狐狸!你——你——”揪住流川的衣领,狠狠的问,你为什么忽视天才?!“你竟敢藐视天才的存在?!”

冷冷的,没有回答。

樱木的气焰随着时间缓缓丧失在冷空气之中。

“放开。”

“恩?”显然没反应过来。

“放开。”我要恢复到以前的自己。打开樱木的手,流川继续投篮。

“我不放!凭什么你叫天才放开,就放开?!”手又坚持的缠了上来。

什么是自己?遇到这样的白痴谁还能不发火?!
“一,二,三。”

“碰!”
……请大家自动想象看过的暴力片里最血腥的打斗场面。谢谢。
(是你写不出来吧?洋平闲闲的说道。谁、谁说的?mist被逼到到墙角。)

“呼——呼——”沉重喘气声。

“你——你要是再敢藐视天才的存在——下场——下场绝对比现在惨——”
“气直了再说话。白痴。”
“哼——哼——”才一个下午没听到而已,却感觉有一千年没有听到流川的声音了一样。那冷冷的调子却有一种令人安心的感觉。当然,花花是绝对不会承 认的拉。

打了一架,心里却象打通了六经八脉似的舒畅。什么是自己?“自己”这个东西难道是永远不变的吗?从未约束过自己什么,想做就去做。现在为了莫名其 妙的思绪约束自己才真的不象自己了。哼哼的一点气力也没有,根本就象在呻吟。

这个白痴。静静的看着身边瘫软在地上的红头,洗澡没擦干的水加上汗水让衣服全贴在了身上,现出了完美
身材。一滴水从发梢滑落,流过细致的锁骨,水痕聚集,终于穿越了衣服的强大阻力,进入了深处。看的见的,看不见了。看不见的,看的见了。水珠在右 胸前的小珠那里一绕,然后消失了……
流川的喉头不禁一紧。

“我走了。”不知道为什么会说出这句话。然后象逃避什么一样。流川快步走出了门外。


四 初吻


这么快?这么快暑假就要到了……一直以来我的世界就是死人般的沉寂,死人般的无聊。在这样的生活里,时间是我最大的敌人。没有生的理由,也没有死 的理由。没有意义。我只期望着时间快快流逝——但现在——是什么让那似乎静止的时间,让那难熬的时间死水变成了奔泻的尼瓦加拉瀑布呢?是什么?

……

早已过了樱花盛开的季节,但是,在我的眼里却为什么总能够看到那粉色的樱花飞舞,在我眼前嬉闹着,跳跃着……

从树影间流泻出斑驳的亮光,灵闪,灵闪。放松的躺在软绵绵的绿草上(环保卫士:禁止践踏草坪!流川:躺。白痴。〈翻译:我是躺着,没有践踏。你是 大白痴。〉)任思绪翻飞,打开记忆的大门,我发现——从来就不储存任何回忆的记忆库里竟然有清晰的这一个学期以来所有事情的回放?——不,所有的回忆里都 有一抹红。

最亮眼的红……

“哼,洋平别让我找到你!!竟敢嘲笑天才我篮球无能?!让我抓到你就死、定、了!”樱木骂骂咧咧的走进了小树林。哈哈肯定是藏在了小树林里,还能 有哪里?呵呵天才果然是天才。

(举目远眺啊,樱花树树叉上有一只红色的猴子在寻找食物……猴子。恩?猴子?你确定你说的是猴子?学校的小树林里怎么会有猴子? 天!这你都猜不到?当然是樱木拉!请不要怀疑。樱木现在正“蹲”在学校第326棵樱花树上寻找,呵呵当然是洋平拉~)(此处废话都略:(

“YEAH~”在学校第353棵樱花树下的黑头(决非小姐您翘鼻上的)不是洋平还能是谁的?哈哈哈天才你也躲的过的吗?呵呵看天才出其不意的袭 击!

樱木蹑手蹑脚的悄悄移动着——洋平张高了吗?樱木心想。

恩?是狐狸!怎么在这里睡着了?会着凉——着凉个屁拉!死狐狸的事我管那么多?着凉了更好!而且现在是夏天……好帅!

不得不承认狐狸长的——就只有这张狐狸脸还看的过去拉。阳光透过树梢温柔的笼罩在流川的身上,象薄雾,轻柔,朦胧。那么的不真实。不真实的美。
象天使一样。
不知怎的,樱木心里忽然跳出了这样一句话。
——当然还是不如我拉。

这是不一样的美。是不一样的,樱木。你是火,是跳跃的火焰,单纯而透明的热情着,是太阳神阿波罗的化身,是快乐豪爽的笑声,是三味真火,炙烈的让 每个靠近你的人都能够感受到你的热度。而流川,流川是水,是温柔而透明的水,却固执的将自己凝结成冰,用折射隐藏自己的心,是月光如水的水,冰冷没有一丝 温度却静静的抚慰着自己爱人的水。不,流川是火,在万年寒冰的表面下是比樱木更灼热的温度在燃烧着的火焰!流川……流川……

天使吗?似乎是第一次近看这个家伙呢。黑色却意外柔软的发丝,一丝微风就能够让它飞扬,遮住了剑一样的眉。总是那么的尖锐的出鞘,不能够稍稍平缓 圆滑一点吗?天才现在更想与你和平共处呢……冰凉而滑嫩的肌肤,是冰箱里刚冻好的果栋,爽口宜人。舒展的眼皮下是子夜的歌声,魔幻的世界,神秘,充满了诱 惑力,就算明知是沉溺的陷阱也义无返顾的跳了下去!长长的睫毛下是什么在诱惑着?

眼……鼻,高挺的鼻。唇……艳润的薄唇,梦幻的色彩,诱人的弧度……看起来软软的,嫩嫩的……是不是如想象中的甜美呢……樱木没有发现,他的手早 已脱离了大脑的管制情不自禁的随着眼睛的移动去感触流川黑发的柔软,肌肤的滑嫩,描出他的眼,他的鼻,磨上了他的唇……唇……好软……好嫩……好甜……颤 动着,好……颤动着?他醒了!——我!我在干什么?!我竟然吻了他!我竟然吻了一个男人?!我是变态吗?!我?我!——

“啊——不关我的事!”樱木狂奔了出去。

其实流川早就醒了,在樱木的手深深的插进了流川的头发里的时候,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是闭上眼睛,没有睁开。

红色的发丝飘洋过海似乎带着海水的潮味。闪烁,闪烁,发梢是太阳光子在闪烁。

是的,流川不知道。也许很多事情本没有原因。只需要跟随着自己的心的本能去做就行了。

  M - M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