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樱之子  

(3 次投票)

作者:sinlam 周六, 2010年 06月 26日 16:45

时间:3000年(可穿越)
地点:监狱
事件:打错电话
攻:随意 (越流花)--越花是稀有花吧~

第一章 前奏:死神的奏鸣曲

“危险!危险!主机被入侵,进入自我保护程序,进入自我保护程序...”
“教授,樱之子实验失败了,请向联合军支緩...”
“...教授,他们失控了,请尽快离开!...”
“他们已经攻破最后防线,我们逃不了...”
“教授...”

映天火光,浓烟弥漫,及眼之处一片凌乱.警铃大作的研究所内黑烟弥漫,遮蔽了视线.廊顶的洒水器也在同时启动,散落的水点却把那火海衬托得朦胧,增添了震撼之美。

火焰吞噬了整个研究所,焦尸遍地.站在火海的中央,是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人,他的脸被黑烟弄得焦黑,看不清原先的样貌.点点的水珠洒落他的头上,洗刷了黑色的灰烬,露出原来的发色;是火焰一样的艳红色.没有惶恐失措,没有呼天抢地的求救.无视被火焰燃烧的衣物,他一直低下头,高速的向主计算机输入程序,没有间断.

突然间,轻微的脚步声传进房间,但搞打键盘的手没有停止,只是速度变得更快.

一个黑发男人走进了研究所,在门坎停了一停,细长的黑眼环顾房内一下,然后定定的看着火海中心的人.他有一把墨染般的及腰黑发,冰雕玉刻的面容,一身宽松的白衣罩在他身上,就像一个优雅的使者,是勾魂的地狱使者.他倚着玻璃门,双手交叠的微微抱着胸。他微微侧着头,嘴角扬起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他注视红发男人的眼神很复杂,是带着极度的憎恨,还有一丝不易探见的温柔.

“主人,我们又见面了.” 带着讥刺的冷淡声音缓缓响起,如同死神的奏鸣曲。

红发男人终于停止了输入,他慢慢的抬起头望向入侵者.不少的火舌已经爬上他的衣角和发梢,及腰的红发在火中狂舞,那罕见的褐金眼睛被火光染成红色,血红的火焰映着他的脸庞,邪美如妖.

黑发男人慢慢的走进火中央,那认真的神态就像新郎迎接新娘的神圣。奇怪的是,尽管他的衣服已经沾上火苗,但他却没有被烧伤.
两人互相望着对方,仿佛只用目光就有一场短兵相接的战役在他们之间打响。
直到在红发男人面前一步,他停了下来,伸出苍白的手.
“钥匙!”

红发男人却对他展开一个大大的笑容,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
“你没有可能赢他的.”

男人趁着黑发入侵者一剎闪神间,迅速的搞向键盘.
“自我毁灭程序启动,倒数60秒.重复,自我毁灭程序启动,最后60秒.请尽快离开,请尽快离开!”

两人没有再说话,只是默默的对望着.
“最后20秒, 重复最后20秒!”

“撤!”黑发男人向后来进入的军人作出指挥,然后深深的看了红发男人一眼,转身离开.最后看到的是红发男人的嘴,好像在轻轻说:永别了!

-------------------------------------------------------------------------------------------------------------------------------------

“哪个浑蛋在午夜打电话吵醒本天才,喂,说话啊!打错电话吗?浑蛋说话啊!”
“...花道...钥匙...快走...”
“老爹!你没事吧?...老爹..”

回答的只有一声轰隆巨响,被电话吵醒的少年对着电话噤若寒蝉,眼泪不受控制的爬出双眼...

--------------------------------------------------------------------------------------------------------------------------------------


爆炸发出的巨大威力使附近的树木受到强烈震动,伴随而来的是,像突兀的乌云由山区间涌起,一层一层地湛蓝的穹苍及白云,将那处如山水画作的景色给染上了一片污浊。

“樱之子!”
黑发男人面无表情的发出指令,再看了一看那已成灰烬的研究所,转身离开.


公元3000年4月,人类面对的是一场血雨腥风,掀起的是一场没有胜算灭族的浪潮。

---------------------------------------------------------------------------------------------------------------------------------------------------------------------------

第二章     战争的序曲

人类努力不懈的研究和发明,不是为了创造更美好的将来吗?为什么最后却被科技反噬,原本自由与和平的世界却要接受战争的洗礼?难道我们真的做错了吗?

改造人;是三十世纪人类最引以为傲的发明,是由改造的细胞孕育出来的人类,身体构造与平常人类无异,但平均寿命只有三十岁.研究改造人的原先目的是为了帮助那些不孕的夫妇,但贪婪的赞助商和政府们却把美好的出发点扭曲了,改造人被大肆用于军事用途上。经过多年的研究、改进,新一代的改造人异常聪明、体力超凡,从小就极有侵略性。而言,他们却没有人类应有的思想和感情;喜,怒,哀,忧,惧,思,爱,恶,憎和欲。

樱木家族多世纪以来醉心研究改造人,是该领域学者中的佼佼者,经他们改良的改造人变得更加精细和完美。樱木花道的父亲更被喻为天才,二十岁时已成为世界最大的改造人研究中心的最高主导人.

战争与和平,正义与邪恶,这些跟一个十五岁的少年没有太大关系,更何况是被家族重重保护的樱木花道,这个无忧无虑,与世无争的十五岁少年。 所以在改造人带来的这场战争中,他可以说一无所知。

--------------------------------------------------------------------------------------------------------------------------
“老爹,花道不是天才吗?为什么不能进研究所?”大约四、五岁的俊美小孩带着浓浓的哭腔指责着。

看着那宛如跟自己用同一个模子铸造出来的五官,男人抱起快要哭出来的儿子,温柔的安慰着。
“本天才的儿子当然是天才!花道你要知道,神不会祝福不是经自然途径而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生物,而我们这些作孽者必会受到惩戒,以血偿还、清洗我们的罪孽...”
“老爹,本天才不明白!” 男童以噘噘嘴回应。
“花道,你长大后便会明白成长是要付出代价的...”


只有经历过战争的洗礼才会了解战争的残酷.那一夜,他长大了,然后明白了。他明白到,很久以前死神已经带上了镰刀,一直在窥伺着,等待着灭绝的时机。他身体不自主地颤抖了一下,同伴关心的的眼神就这样迅速的落在了自己身上。

“笨蛋,你在想什么?找到联合军我们便安全了!”同伴一如以往般以恶毒、别扭的方式去鼓励自己。
  “越野宏明,你这个平凡的老百姓怎么会明白本天才在想什么?什么找到联合军我们便安全了?”红发少年脸上闪过了一片像是忧伤一样的云雾,随即的像个泄气的气球般说:“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联合军还存不存在!”
樱木落寞的语气令同伴皱起眉,那个被叫作越野的清秀少年明显的比红发少年矮了一截,但气势磅礡,让人不容忽视。
“笨蛋,就算没有联合军,我们也一定会胜利的!”

越野脸上是从未有过的认真,樱木也不禁下意识地点头。
突然,越野扑过去紧紧的抱住樱木。
樱木才张开嘴刚想问 “怎么了?”

越野幽幽的声音从耳边响起。
“喂…!就算死,也要在一起!”

----------------------------------------------------------------------------------------------------------------------------------------------------------------------

第三章    遇见死神

樱木还来不及回答,突然轰得一声,整个楼层都在剧烈摇晃,碎石砖瓦纷纷落下。
因为在紧要关头时被越野推开,樱木只是微微的擦伤。

一阵天崩地裂过去,他们所在的房间大部份墙壁都被炸毁.樱木在烟雾弥漫中大声咳嗽着,快速的从一堆碎石中挤出身来,抹着流泪的眼睛试图确认越野的位置。

“越野宏明,你在哪里?”樱木用着沙哑的声音叫着同伴的声音.

响应的只有断断续续碎石敲击地面的声音.

樱木不死心的再叫一次 “浑蛋,你在哪儿?”声音有着明显的颤抖.

四周仍然一片死寂.

过了好一会儿,一阵微弱的声音在石堆下传出,尽管耳朵被爆炸声震得嗡鸣不止,樱木却能立即分辨出声音的来源.只见他迅速的推开石堆上头的大石,不停的翻土.他的双手已被尖锐的石块割伤,流出来的血把尘土染得赤红.但他没有理会,只是不停的搯开石土.终于,触摸到柔软的人体.

樱木轻轻的把石堆下的人拉出,温柔的把他放在平地.这时,烟雾也渐渐散去,终于看清地上的人的情况.越野的脸是死灰的,他的头正在流血,身上有着大小不一的伤口.樱木探了探越野的口鼻,还有气息,才松了口气.

“越野宏明,你才是笨蛋...”樱木声音哽咽,轻声的喃喃自语,然后把头俯在越野身上,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出来!”
 
樱木突然听见这样一个冷漠的声音,那么的令人不寒而栗.简单的两个字却穿透力极强,霸气十足,令人忘不了的声音...

“终于要见面了吗?”樱木不觉的抱紧了越野,那将遮蔽他们的墙垣已被炸掉,让他们完全的暴露在攻击者的眼帘之中。

随着声音望去,他看见那个人身穿着墨黑色的军服,笔直的站立在前方发号施令,黑漆的长发在狂风中有着乱舞的趋势。他那双黑玉般的、泛着寒光的眸子,牢牢的紧盯着自己,俩人就这样的无言对望着.周遭是那么的死静,安静得好像甚至能听到身体里血液流动的声音.

樱木脱下自己的外衣,轻轻的盖在越野身上.他的这个举动却被黑发军官看在眼里,这让他的细长的双眼泛着腥红.他的眼睛渐渐眯成一道逢,同时一颗子弹呼啸的擦着火红的发迹而过。但是,红发的主人并没有为此而停下手上的动作,他那褐金的眸子里有着看淡死亡的超脱.

又一发子弹擦着他的胳膊而过,樱木始终没有任何惶恐,他只知道他不能让越野独自一人面对危险。最起码,不是孤独一人面对死亡.

樱木缓缓的站起来,临风而立.血红的长发在清冷的月光下蒙上一层细细的银灰色,琥珀色的眸子在闪着金色的光芒。他的神态带着绝对的不可妥协和高傲,就连生命的威胁却依然没有办法让这傲然的少年屈服.

“求我!”男人瞄了一瞄越野,然后冷冷的对樱木说着.

那原本在樱木眼中闪耀的火焰瞬间熄灭了.“我求你,放过他.” 樱木的语调很平缓,平缓到连他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

两人的目光再次对上,如此近的距离,樱木看得很清楚.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眼睛带着血红的光泽,就像杀人杀红了眼一样,带着多么深浓的怨恨.

“带走!”男人简洁的下命令.然后,两个军人很快的上前把樱木制住,扣上手铐.

“还有他!”男人继续下令.

樱木听到这句话后一愣,猛然抬头瞪着男人.他的嘴角噙着微笑,却是冰冷残酷的笑脸。他的表情就如猫在逮到老鼠时一样,那种捕捉了猎物的表情。

樱木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的瞪着男人.

他看到男人的嘴在动,好像是说“你输了,小主人.”

--------------------------------------------------------------------------------------------------------------------------------------------------------------------
第四章 再见,自由


春天的东京樱花如海,粉色的花瓣弥漫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冷香扑鼻,沁人心脾。而言,原本粉樱色的樱花却在那一夜变成鬼魅的血红,就像吸食了大量鲜血般,却美得那么的夺人心魄.

大地的一切都笼罩在一片灰暗之中,滂沱大雨冲刷着死静的街道,灰蒙蒙一片。似乎整个世界只剩下了这单一的颜色。宾纷的色彩都随着那一场暴雨消失殆尽,留下给人类的只有无尽的黑暗。

开门声打断了樱木的冥想,他没有转身去看进入房间的人,也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的望着窗外.而房间的另一个人也没有说话的意思,只是牢牢的看着倚靠着窗户的樱木.

这样的情况已经维持一个星期了,没有拷问,没有为难.只是被囚禁在一间只有一张大床的房间里,精神的煎熬远比身体的折磨使人恐惧.有时樱木在想,他宁愿被困在监狱里被严刑拷问也比现在的好.

肩膀的枪伤令樱木高烧不退,加上一个星期的不吃不喝让他看来有些苍白、虚弱,让人不禁产生怜惜的感觉.只见他的动作很缓慢,必须倚靠着墙壁才能勉强站起来.他咬着自己的嘴唇,吃力的,慢慢的,一步一步的越过那个站在他面前的黑发男子,然后就好像筋疲力竭般倒在柔软的大床,一动也不动.只有在很近的距离才能听到那微弱的呼吸声,才能确认他还活着.

黑发男人就这样的一直看着,他细长的眼睛几乎眯成了一道线,但那细小的缝隙里却透着无比的寒冷,还有一丝不易被发现的情绪;名叫担心的情绪。这似乎宣示了它在受到挑衅,随时随刻都可能爆发。

“吃药!”男人冷冷的命令着.
而回应他的只有紧闭的嘴和倔强的背部.

樱木无声的对抗激怒了黑发男人.他突然跳了起来,一把抓住樱木,将他狠狠的压在床上。樱木拼命的反抗、挣扎,可惜虚弱的身体抗衡不了粗暴的侵略.这样的反抗却激起男人更深的怒意.

因为激烈的对抗,两个人已经汗流浃背.男人说话时喷出暖暖的气,滑过樱木的耳朵,痒痒的.这令樱木很想笑,明知道这时候不应该笑,但他真的很想笑.两人的姿势很暧昧,樱木双手被扭过头上,双腿被夹在男人双腿中间.而男人则坐在他的腰上,防止他再度反抗.不知道是因为激烈的动作还是害羞了,樱木那原本苍白的脸颊染上一片的红晕.

“吃药!”男人咬着牙,再一次命令着.

樱木只是瞪着坐在他身上的男人,看到男人被自己气得发抖,樱木有点孩子气的得意洋洋,那表情就像偷到鱼的小猫,可爱得令人想把他拥在怀里好好疼爱.

突然,男人放开了樱木,拿起药,然后把药全倒进自己的口内.正当樱木怀疑男人是否被自己气疯了的剎那间,男人毫无预警的再度制住樱木,揽抱着他.男人的脸越来越近,直到覆上他薄软温热的唇.樱木的脑袋空白一片,竟忘了反抗。因为惊讶的关系,他的嘴微微的张开.男人便把口的药汁缓缓的哺入他口中,令他一口一口吞下腹中.直到药尽入他腹中,男人还没有放开他的嘴唇.突然,他疯狂的向那微张着双唇发起攻击,用着一种暴虐的蛮横力量,就像在宣泄不满似的。樱木眼睛睁圆了,他恨不得眼光能放火,直接把这个羞辱自己的男人烧成灰。
 
樱木挣扎起来,男人的噬咬还在继续,并带着他的愤怒向更深处侵袭。樱木偿到了血腥的味道,从嘴里向鼻腔游移,眩晕的感觉紧跟而来,药正在发挥效力。

直到怀里的人儿儿儿儿儿儿睡了,男人才放开被自己咬得红肿的嘴唇.轻轻的改变了姿势,好让熟睡了的红发少年更舒适,男人一夜无眠的看护他.是那么的专注,那么的小心奕奕,就像怀里的少年是宝物般似的.

“你是我的...”男人轻柔地说.

--------------------------------------------------------------------------------------------------------------------------------------------------------------------
第五章     身世之迷

一个鬼祟的人影俏俏的潜进研究所,咳,正确的说是大摇大摆的走进研究所.入侵者竟是一个不到五岁的俊美小孩,他穿着引人注目的鲜红和服,拖上那厚厚的木屐,走路时发出“当,当,当...”的声音.仲管他努力的把头发收藏在头巾下,几丝发线还是顽皮的蹦跳出来,小小的头巾遮蔽不了那头艳红的头发.小孩的存在感如此强烈,那鲜活的气息充彻整个研究所.

小孩的双颊带着淡淡红晕,因为紧张而轻轻咬着自己的下唇.水一般波光潋滟、琥珀色的纯洁眸子正在四周张望,好像迷途小羔羊似的.

此时,研究所的工作人员全都停下手上的工作,看着那个与研究所领导者神似的面庞.过了好一会儿,模糊的小孩终于发现自己的行踪已经暴露了.只见他嘟起了嘴巴,红着脸颊,一副受到委屈的样子。晶莹的泪水半挂在眼中,哀怨的说“花道是天才,所以一定要入研究所...”

听到那可爱的童言童语,研究人员立即识趣地假装忙碌,纷纷埋头苦干.
──好忙啊!
──是啊,真的好忙啊!
──樱木先生的研究室在哪儿?
──走廊尽头的最后一个房间啊!

听到研究人员刻意的提示,聪明的小孩马上破涕为笑,灿烂的笑容像一朵盛开的向日葵。看着小孩甜甜的笑容,众人一致的觉得就算被责罚都无所谓了。

-----------------------------------------------
眼前是一片黑暗,四周堆放了林林总总的测试仪器.实验室内的气温很低,直窜人骨头深处的冷风叫小樱木怀疑自己正身处巨大的冷柜当中,和服里面的两膝盖不自禁打了一下颤抖。

奇怪的仪器发出阵阵诡谲声响,让人听了忍不住打心底发毛。一不小心摔倒了,白嫩的小手被同时摔破的量杯划破,鲜血直流.小孩痛得两泡泪滚了下来,正当小樱木豫疑考虑自己应否逃离这鬼异的研究室的同时,他发现了研究室左侧的小门闪烁着奇异的绿光.好奇心战胜了恐惧,小孩就像打开潘多拉的盒子般小心奕奕的推开了小门.

一个少年躺在房间中央的床上,周身都插满了管子,那些大小不一的管子是从天花板上伸展下来的.紧闭双目的人就那样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他的皮肤很白,像雪一样的苍白。黑色的长发撒落在雪白的枕头上,形成强烈的黑白对比.好奇的小樱木爬上床上,当小胖手轻轻的抚上那人面颊的一剎间,黑漆的双目毫无预告的张开.

映入眼眶中的是小孩笑弯了眼睛的面容,褐金的眼睛就像温暖明亮的阳光.披散在自己身体上的是柔顺的火红发,散发着奇异的眩目光芒,刺痛眼睛。

然后,就听到这个像天使般的红发小孩很不客气的对自己宣告,“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了!”

口齿不清的宣告,天赖般的在耳际回响。
不知怎的,胸口有点暖暖的,不知名的感觉.

无神的眼睛渐渐眯了起来,透过一抹寒光。举起手,一把抓起了面前的孩子,捏着他的后颈,像提小狗一样提了起来,高高举着。小孩就被掐的满脸通红,短小的四肢不断的反抗.少年的手更是无情的加紧了几分力道,几乎要让孩子翻了白眼。

一滴血,从小孩受伤的手中流出,滑过半空,落在黑发少年心脏的位置上.然后,鲜血就神奇的消失了,就似被吸收进少年体内.

突地,少年那原本冰冷的面庞,闪过迷惑,困扰的表情,看着紧闭着眼一脸痛苦的小孩.那原本刺目的艳红看起来有些黯淡,这个认知令少年心脏传来阵阵的剧痛.慢慢的把已晕倒的小孩放在地上,少年似蛊惑般炯炯地看着他。冰冷的脸令人无法获取任何信息,但无神的黑眼渐渐发出神采.眼睛闪过繁杂的情绪,那些不该在改造人身上看到的情绪.

“你是我的.”少年说出的第一句话.

颈部一阵刺痛,少年慢慢的失去意识.最后看到的画面是,一个与小孩极其相似的男人,手上拿着针筒…


──花道,你要紧记...血...樱之子...钥匙...
──老爹...

--------------------------------------------------------------------------------------------------------------------------------------------------------------------------
第六章     爱与恨

明媚的阳光透过茂盛的树叶,如星光般点缀在酣睡的红发人儿儿儿儿儿儿的脸上.暖和的空气像个温柔的情人,抚上他的面庞,弄醒仍在睡梦中的少年.

琉璃般的金色双眸一睁,眼中还带着点迷茫无依之色,然后喃喃自语,“是做梦吧..老爹...”

樱木皱着眉头抬手遮去刺眼的晨光,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的记起昨夜的事情.顿时,脸上斐红一片,长发就像火焰般燃烧起来,变得更为艳红。

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打断了少年的思绪.听到开门的声音,樱木慌忙的装睡.正当他还在考虑要不要给来者一记硬邦邦的头槌的同时,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樱木花道!”
惊喜的金眸挣开,看清眼前的人后,樱木激动的抬身下床。一阵眩晕,眼看将要摔倒地上.预期的痛楚没有出现,取代的是温暖的怀抱.

"你没有事!"带着呜咽的声音响起,身体被发抖的双臂紧紧的抱住,头被贴在起伏不停的胸膛上,听着那剧烈的心跳声。

樱木呆了一呆,便反应过来,脸上忽的染上一片绯红,抬手便要推开紧抱着自己的人。

那人却先一步放开了他,但双手仍紧握在自己的两臂上。樱木定定的看着眼前的人,只见他脸上的表情由欢喜变为凝重,眼中也染上了一层难言的哀伤。

“喂,越野宏明,你死不了吗?你怎样逃出来了?”樱木受不了沉重的气氛的开口.

“联合军已经不再存在了...”越野问非所答,低沈的说.

樱木花道只是怔了一怔.
“本天才一早就知道了,小老百姓的消息真不灵通!”然后用力的打拍着越野的背部.

越野只皱一皱眉,然后认真的看着眼前的红发少年.

“东京沦陷了,只有我们这些认识你的人没有被杀害,你明白嚒?他为什么会放过我们?他到底要从你身上得到什么?”越野认真地问,漆黑的眸子牢牢的看着咫尺的金色双眸。

樱木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转头盯着窗外,然后缓缓的开口.

“老爹,他一早就意料到改造人会反叛.所以他秘密研究了“樱之子”,就是以我的细胞改造的复制人,目的是帮助人类消灭叛变的改造人.只有一个复制人成功的生存下来,而在我五岁的时候,意外的碰上了他,无心的令他进化了.老爹说过,只有我才能牵制他的行动.简单的说,本天才就是“樱之子”的钥匙!”平日开朗的声音竟带着微微颤抖,难得一见的严肃正经地一字一句的说出.

越野吃惊的抬头,看着樱木的侧脸。两人就这样的沉默着,陷入各自的思绪中.

“我们离开这里,就算是死,也要死在一起!”越野的声音带着不知所措的忧伤,还带着一丝的哀求.

当樱木的目光转向越野之时,他第一次仔细的看向越野的双眸.那双漆黑的眼眸中,正扬溢着深深的悲哀,同时带着一丝复杂的神色.接着,便被滴在手臂上的温润湿滑吓了一跳,一时不知所措。

樱木怔怔的看着越野流着泪的双眼,不知怎么的就觉得眼睛有点酸涩.毕竟,他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却要承受着那么沉重的责任.

正想要说些什么的樱木花道,嘴唇突然被堵住了。樱木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想要推开紧抱着自己的越野.同时,清亮的军靴脚步声剎那在耳边响起,然后就是冰冷的声音.

“放开他。” 刻板的语调,却带着恼怒的语气。

震惊的两人,很快的分开了.然后,一致的,挺直背影,跟入侵者对视着.冷漠的眼神在接触到樱木仇敌的视线下变得更为冰冷,对峙气氛进一步的趋向紧张.

骤冷的气氛让樱木的心脏剧烈跳动了起来,他很清楚自己眼前的这个男人,那个叱咤在战场中的冷酷死神,能不费吹灰之力便能把两人杀死.在这些日子里了解男人许多的事情,甚至一个细微的表情。此刻,樱木看到那漂亮墨黑的眸子里闪过极度复杂的情绪,还划过一道残忍的光。

“你想干什么!”他戒备的质问并没有得到男人的回应。

冷傲的男人毫无警告的抽出软剑,挥向越野的身上.只是软剑并没有如他所料那样抽打在越野的身上。

只见红发少年抓紧了软剑,就站在他和越野的中间。焰红的长发凌乱地散在肩上,褐金的双眼带着愤怒,粉樱的手被软剑狠狠的抽出一条血痕。但是少年牢牢抓着软剑,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

“我绝不会向你屈服。”樱木一字一句,铿锵有力.

男人微微眯起双眼,冰冷的眸子里因为红发少年阻挡的动作翻起波涛暗涌。

“让开.”男人面色冷峻,冷漠的神情看上去竟然有一丝狂乱.

红发少年只是坚定的看着男人,眼睛因为生气而变得更加明亮了,眼瞳中还隐约可见两簇燃烧的火苗。软剑在他手里捏的更紧,他的身体挡在越野前面,没有丝毫动摇。少年不予退让的神情仿佛激怒了男人,只见他冷酷眸子里燃起往日的残虐。

冷酷的下达了一个命令。

    “行刑。”


越野宏明就这样无助的、眼睁睁的,站在门外,看着男人在还未散去的毒气中,抱着自己深爱的人,做尽一切可能的抢救.那一堵薄薄的墙壁,令他一步也迈不进去,也永远的将他与他的他隔在两地。

他听见男人撕心裂肺的怒吼。

越野一动也不动的站在门外,怔立着.眼神迷朦,眼睛一眨不眨的、失神的看着那张渐渐苍白的脸孔。仿佛想要仔细的记住他的一切,永不忘记。

------------------------------------------------------------------------------------------------------------------------------------------------------
番外      终结 

爱恨纠缠,不甘与挣扎,在那一刻,只剩下苦楚和凄凉。
因为耀目的红不再存在了.

那一天,是 四月的第一天.所有的樱仿佛悲哀道别似的,同时凋谢.那一场美丽的樱花雨,送走了那个同以樱为名的红发少年.大地的一切静止了.喧闹的世界被强制静音,无声的、激烈的悲鸣着,来哀悼那段迷离的爱情。

流川最后的一句话,在越野的脑海留下深深的印记.直到很多年之后,还能一字不漏的记起:

记忆中的红是那样的美丽,张眼看见的天使,是赐予生命于我之人.原以为那心里刺痛的感觉是恨,我却从不知道,那就是爱.我刚刚才知道爱情的存在,却不知道它一开始已注定终结…

那声音……带着多么的心酸,痴狂,无奈,脆弱和无助。蓦然回首,任凭泪水滴落那已经变得冰冷的脸上,一切终结在时空的某一瞬里。

改造人的反叛,人类的几乎灭亡,在那个再度繁华的城市里,被善忘的人类渐渐忘却.
当岁月与铅华也正在被遗忘的时候,那一场注定终结的爱情也被遗落在倒退的记忆之中...
────────────────────────────────
飘雪在天空中飞舞,朔风在荒原中呜咽,不绝如缕地诉说着被遗忘的空虚。呼啸的大风吹过,卷起阵阵黄土,黄色的旋涡令人迷失方向。

白色的墓碑孤独伫立在死寂的大地中,孤零零地俯瞰那个繁花似锦的城市.一个黑发的美丽男子,依偎在它身旁,呢喃耳语。此情此景,已经近千百年。
那孤单的人影在无数个深邃的夜空颤抖、哭泣。沉重、迂回的颤音就好象陷入了无法摆脱的深渊,等待救赎。

故事的结局,仅此而已。

 

--END--
----------------------------------------------------------------------------
不用戴香蕉了
不要打偶,我知错了,下次不会写花花死掉的~~

其实,番外是可有可无的...原本第六章是想完掉它的,把最後一章看成番外吧~
抱歉了,花花...
因为第六章写你伤得太重,只好...

真的写得很烂,写得乱七八糟的
对不起大家了

-------------------------------------------------------------------------------
註: 原本的結局

原本花花不用死的, 偶对不起花花的说
因为Samurai君要人家戴香蕉 (我死不认错~呵~~), 所以只好完了它 (其实是偶无能, 不能在一个月写完)

看到很多人看完之后都抱有很多问题
是因为偶写得太乱了, 对不起各位

正文已被棄掉,看文的親當這篇是無題的番外好了~
下次都是写短文好了,长篇无能的羡林敬上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09年花道生日征文-月老的骰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