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午夜马戏团  

作者:yasha 周六, 2010年 06月 26日 16:46

时间:3000年(可穿越)
地点:体育馆
事件:打错电话
攻:仙道

仙道,仙道。”
仙道揉着额头,慢慢坐起身来。迷你机器人抱着热气腾腾的咖啡从空中飘移过来,却被仙道看也不看地挥手挡开。
“这次梦见什么了?”辅导师前倾上半身拿过那杯咖啡,微笑着问道。
“花,红色的花...,不,是火,红色的烈焰。”他深吐着气,边说边扯下脑袋上五颜六色的数据线。
“你一直在追着它跑?”看上去比仙道还年轻的漂亮辅导师指着数据线尽头连接着的仪器屏幕,那上面正播放着一些模糊的影象。
做梦的人毫不在意这些从他头脑中偷取的东西,猛地从宽大舒适的沙发上下来,任由身上的毯子滑落在地。他赤身裸体,闲庭散步般走向落地窗,“唰——”的一下,拉开窗帘。刺眼的人造太阳光不客气地照亮室内的一切,并且把他的皮肤和皮肤上细而柔软的汗毛染成金黄色。
“或许是太阳?真正的太阳...”吊高的尾音又转折成低低的自语,仿佛自问自答。
“夸父追日?那可是个悲惨的失败的故事。”辅导师嘲笑着说。
仙道耸耸肩,走向另一个房间,消失在重门深处。

他决定去那里看看,那个地方,他很清楚的知道在哪里,虽然经过一千年的岁月应该早已面目全非。但是,他还是想去看看,在梦境里,那是个体育馆,有人坐在光洁的地板上,双手交叉在胸前,生气似地盯着面前的篮球,盯了很长很长时间。
“你光看着,不玩么?”他实在忍不住了,开口问道。
“恩,恩。。。”对方只是含糊地发出鼻音,依旧不动,但是也不离开。
奇怪的人,他在心里嘀咕着,醒了过来。
那是他第一次梦见那个人和那个地方。
后来,他还去过好几次,起先只是晚上去,后来白天也会陷入困顿。
有一回,他见到那个人缩手缩脚地伸出一根手指,迅速地戳了一下那个篮球,然后仿佛被烫着了般缩回手指,那样子可笑极了。
于是,他走上前去,一手抓起球,“啪啪”地运起球来,投篮,命中。
“喂,你干吗!那是我的球!”洪亮的,中气十足的声音,一下子把他从梦中震醒了。
可是那个恼怒的不甘心的甚至有点嫉妒的声音却一直留在他的脑子里。
再后来他随时随地会陷入沉睡,严重影响了他的生活,于是他申请了医疗辅导。
可是,那个辅导师除了偷窥和嘲弄,就是把他的梦弄得支离破碎,所以,他决定自己解决问题。

一千年足够沧海桑田。
海平面上升时期,这一带筑起了高耸入云的防浪堤,使附近陷入昏暗和肮脏之中,成为贫民、无家可归者及罪犯的巢穴。这些坚固单调丑陋的灰白色建筑,绵延无尽,风从顶上越过,发出尖锐的哨音。
如今,海水退去,力不从心的政府也懒得处理它们,不,不止这一带,整个国家都被这种东西围绕着,生活在其中的人们就象盒子里的小虫,时时刻刻被它们刺痛着眼睛。
仙道漫不经心地驾驶着汽车,忍受着迫近视野的防浪堤的巨大身形和阴影。蛛网般复杂的街道有种熟悉亲切的味道,虽然建筑已几经推翻重建,可是最初成型的布局却保留了下来,这大概也是被政府遗忘的好处之一吧。
"bingo!"仙道在心里给自己一个高分,然后利落地在路边停下,果然自己的记忆力和方向感都是上上水平。
过去是学校的地方如今是片荒地,长满了比人高的野草,成为附近孩子们最佳的游乐场所。
他一边拨开野草,一边往深处走去。走了大约十来分钟的样子,便可以听到孩子们隐约的嬉闹声。
“恩?好象比平时热闹许多啊。”他微微抬高眉毛,疑惑地想。
渐渐的,隔着细长的草杆能看到一个巨大的白色帐篷,还有五颜六色的装饰品,是在搞庆典么?
突然,有小孩子朝他的方向跑来,奔跑的声音,踩着枯草沙沙作响,还有响亮的笑声,在差点撞到他的时候改变了路线。然后,一个,两个,三个。。。一群小孩子涌来,从他身边跑过,有的擦着了他的衣角,带着愉悦的大笑声,还有善意的幸灾乐祸:“大叔,你来晚啦,表演结束啦!”

“结束啦!”仙道猛地回过神来,看看同事一脸好笑地拍醒他。他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站在年终晚会的自助餐桌前,人群已散得差不多了。
“啊。好的。”他有点语无伦次地回应着,朝外面走去。
然后,他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刚才又做梦了?”辅导师倚在门边似笑非笑地问。
“或许吧。”他不置可否,对于医疗辅导这件事,他只剩下后悔这一种感觉,包括认识这位辅导师。
他快步走下台阶,夜色刚沉,雪还在下,四下里都是积雪的反光,连车顶上都铺上了薄薄的一层。
发动起车子的瞬间,他突然做了个冲动的不可思议的决定,现在去,去看看荒草后面是什么。
从灯光璀璨热闹非凡的城市中心一路开往边缘,渐渐的,耳朵里只剩下二手发动机机械的声音,街道两边也越发黑了,偶尔才看见一星两点的橘黄色灯光从狭窄的窗户里透出来,还有一些暧昧的红色霓虹灯闪烁在巷子深处。
下车的时候,雪停了,荒草地里一片漆黑,只有车灯的亮光照出一小块黄亮亮的地面。
仙道系好大衣的扣子,拨开草丛,走了进去。草顶上的积雪簌簌落下,有些不巧正落在他的脖子里,冷不防让他打了个寒颤。
就这样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一段时间,仙道居然看到了一些彩色的灯光,他快跑几步,终于拨开了最后一丛草。
“难道我在做梦?”他看到眼前的景象,第一次对自己是在现实中还是梦境中产生了疑惑。
空地上果然搭着巨大的帐篷,入口处挂着彩色的霓虹灯标识:午夜马戏团,在墨色的黑夜里忽明忽暗地闪着光。
真是和现在这个时间搭调到诡异的名字。
仙道以一种头脑发热的状态直直地朝里面走去。
空无一人。
帐篷顶上悬挂着数盏大灯,照得中央的舞台雪亮雪亮,舞台周围是凌乱的排成弧状的椅子,地上还有些零食袋子。
突然,一阵电话铃声在空旷的场地里响起来,刺耳的声音几乎象是要跳出帐篷,吵醒全世界。
仙道左看右看,足足等了十几秒才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原来这次我不是做梦,否则这么响的声音绝对能让我醒过来。他心里这么想着,接通了电话。
“喂。”
“刺猬头,你怎么还不到,居然让老子等那么久!”那头的回答非常嚣张。
刺猬头?老子?这不是我的名字,我也没有这么粗鲁的朋友。“你打错电话了。”仙道不紧不慢地向对方指出,然后掐断。
真是莫名其妙的夜晚,他这么嘀咕着,朝中央走去。
空荡荡的舞台上摆着三只小球。
他一跃而上,抓起那些玩意儿,轮流抛掷起来。
他不记得什么时候学会玩这个,但是真的很顺手,仿佛练习很久了。

“混蛋!这里是体育馆,不是马戏团!”突然有人大吼。
一打岔,三只球“啪、啪、啪”先后落地,滚开去。
仙道这次知道的确是在梦中,帐篷不见了,舞台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亮着灯的体育馆,还有整洁的可以反光的地板。那个朝自己发火的小子顶着一头红发,已经是熟悉了不要熟悉的出场人物了。
好象看到仙道受到了惊吓而过意不去似的,红发小子放低了声音,说:“怎么到这里来练习啊,这里可是体育馆啊!”
“你又不用。”仙道记得从来没看见过他练习,只会看着篮球发呆。
“谁说的!”仿佛被戳到了痛处,对方又叫了起来。
仙道若无其事地把小球一一捡起,顺便把一直呆在地上的篮球也抓在手里。
然后,一个、两个、三个、四个地抛掷起来。
“可恶!”对方怒吼着冲过来,一把夺回,“篮球不是这样玩的!”
他瞪大双眼,死死地抱住篮球,朝架子跑去,高高跃起,“嘣”的一声巨响,球被重重地砸进了蓝筐。
蛮干的毫无美感和技巧可言的灌篮,但是充满力量和生气,还有热爱。
厉害,仙道在心里赞道。
他等着对方炫耀,可是红发小子却呆呆地盯着自己的双手足足有一分钟,喃喃自愈道:“咦?病好了?”
然后他抬头看向仙道,脸上露出大大的笑容:“喂,你是刺猬头吧。”
刺猬头?他想起那个电话,伸手向脸摸去。
“别以为穿了小丑服,化了装,天才就认不出你,不过今天我高兴,就不和你计较了。”红发小子双手叉腰,开心地笑着。
“所以,你一直不碰篮球是因为...?”仙道一直一直想问这个问题,既然他说他心情好,那就赶快问吧。
对方迟疑了一下回答道:
“圆形物恐惧症。”
愣了几秒,仙道毫无形象地大笑起来。
“喂!”有人推了推他。
仙道这才发现自己正在礼堂里听演讲,人们纷纷扭头看向他。
从此以后,他再也没有梦到那个地方和那个人。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09年花道生日征文-月老的骰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