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无题

作者:花痴i 周六, 2010年 06月 26日 17:01

时间:满月下
地点:晴子家门外
事件:学开车
攻君:牧


今天是满月,森林阴暗又美丽。穿着睡衣的晴子小姐战战兢兢地拿着一把铁锨,锋利的刃口闪着银光。

“真的要这么做吗?”她蹙着秀气的眉毛,轻声细语地询问。静默片刻之后仿佛得到了肯定的回答,铲子重重陷进柔软的草地。一锨下去,草茎被斩的乱七八糟露出污黑土壤,接着是第二锨,第三锨。随着铲子的舞动,汗水渐渐沁湿了头发,一阵风吹动树叶,突如其来的凉意让她不由自主地停下动作,倚靠着铁锨休微微喘息。

稍事休息之后晴子小姐又开始挖掘的工作,显然体力限制了她的行动,但越来越深的泥坑也预示工作已经接近尾声。终于,这一锨下去不再是松软的泥土,沉闷的响声说明地下埋藏着某种东西。精神一振的晴子小姐动作变得更为仔细,渐渐地,一具黑色的棺木显现出来。她停下了挖掘的动作,小心翼翼地下去,一边点头一边用洁白纤细的手掌拭去木板上的浮土,直至上面镌刻的花纹都清晰可见。

圆满的月光洒下来,毫无阴影。晴子小姐抓起身边的铁锨,努力撬开做工精良的棺盖,森林里除了吱呀吱呀的响声什么也听不见。最后呯的一声,她知道她成功了。双手握住突出的边缘用劲向一边推开,月光像帷幔一样缓缓照耀进红色低衬的乌木棺材。

那里面躺着一位青年。且不要为他的早逝而叹息——晴子小姐望着那张与孩提记忆中一模一样的脸孔,禁不住心中一阵激动,接着她好像突然从梦中惊醒一般,由颈中解下一根美丽的十字项链,尖尖的链坠刺破了手指,一颗圆润的血珠滴在青年毫无血色的唇上。她俯下身去,恋恋不舍地把项链挂在青年的胸前,再抬起头时已经双颊绯红。

做完这一切晴子小姐站在一边,双手合十不知向谁默默祈祷着。眼看着那滴滑落在青年唇际的血迹渐渐染红了那双浅色的嘴唇,对方原本紧阖的眼皮极轻微地抖动了一下,然后慢慢张开。

晴子小姐要非常用力的微笑才能抑制住泪水涌出眼眶:“你好,花道君。”

棺木中的青年眼神稍稍迷茫了一下,很快羞涩地冲她微笑:“啊……好久不见,是晴子小姐对吧?”

他站起身,一头红色的长发笼罩住黑色的披风,脸上带着和晴子小姐十五年前见过的、一模一样的笑容,带着和月光一样漂亮和温柔的神情,站在她的面前。

“这次,又迷路了吗?”

“啊,不,不是的。”从那个笑容里回过神来,晴子小姐细声细气地说,“是有人……嗯,是牧君拜托我来的。”

话音刚落,月亮就被云彩遮挡住了。一阵黑暗袭来,晴子小姐的身后出了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

月光再露出来,就能看清那个影子身穿着严严实实的骑士盔甲,暗色的盔甲即使在如此的满月下也不反光,只露出双眼盯着名为花道的青年。

“真是的,太乱来了!晴子小姐没有受惊吧?”花道不高兴地瞪着骑士,“再说约定的时间还没到啊。”

“没有没有,牧君很有礼貌的,我一点也……”晴子小姐急急忙忙地辩解着,骑士向她颌首示意,即使看不见表情也能感觉出对方双眼流露出的笑意。

“而且我自己也挺想再见花道君一面……啊。”尽管闭上了嘴巴,晴子小姐还是感到一阵不好意思。

花道的脸好像也有点红了,他摸着自己的头发发出嘿嘿的笑声,眼神和牧的对上又立刻移开。

骑士装扮的牧君声音从盔甲中飘出来还是一样的沉稳,不过带着三分的无奈:“花道,晴子小姐告诉我说有事想拜托你。”

“是吗?晴子小姐请说吧,能帮上忙我绝对不会推辞的。”

“谢谢你花道君。”晴子小姐露出一个有点忧伤的笑容,举起沾满了泥巴的右手,“其实,是关于这个……花道君曾经对我说过,能看见这里,”她的眼神落在细小的尾指上,“绑着的红线是吧?”

“没错,而且我可以告诉晴子小姐,线的另一端是一个优秀的年轻人哟!”花道笑着说,“你们的未来一定会很幸福,那小子是个让人妒忌的幸运儿!”

“我想拜托你……帮我剪断它!”

“好……咦?!为什么要这样!”花道的眼睛瞪的圆圆的,“难道晴子小姐你不相信我的话吗?”

“不是这样的。”晴子小姐拼命的摇着头,“不是这样的。我绝对相信花道君,可是我,我希望你能帮我剪断它。”

“因为,我已经有了心上人,但绝对不是你所看见的那个人呀。”她咬着嘴唇,盯着对方澄澈的眼睛,看见里面倒映着自己憋得通红的脸孔。

“可是……可是……”花道焦急地想要反驳她,最后把求助的目光投降了稳稳站在一边的牧。

牧盯着花道叹了口气,转而对晴子小姐说道:“可是红线并不是能够被剪断的。如果轻易就能改变,人类也不会饱受命运的捉弄了。”

听到这样的说辞,晴子小姐低下了头:“是这样吗?……我知道了,对不起,让花道君你烦恼了啊。”

“没关系没关系。”花道上前一步扶住她的双肩,“晴子小姐,请你相信我,你会遇到一个带给你幸福的人!绝对!”

他的掌心中传来轻轻的颤抖,晴子小姐慢慢抬起头,眼眶虽然有些泛红,还是在努力的笑着:“嗯!我相信。花道君,谢谢你。”

因为那个让我感到幸福的人,已经遇到了。

突如其来的嘶叫声让两人侧目,牧不知道何时弄出一辆装饰华丽的暗金色马车来,两匹面目狰狞的黑独角兽不耐烦地打着响鼻。

“时间差不多了,该送晴子小姐回家了。”他拉下盔甲上的护目,轻轻跳上马车,“请上车吧。”

花道把晴子小姐扶上马车之后,牧回头示意青年和自己坐到一起:“花道,你不是想学怎么驾车,今天我教你吧。”

***

马车停下时天际已经泛起了鱼肚白,若有若无的黑色烟雾弥漫在车子四周。

“就到这里吧。晴子小姐路上要小心。”花道和牧站在晴子小姐对面,向她道别。

“花道君也要多保重。”微微鞠躬,晴子小姐仰望着花道微笑的面孔,不舍得移开眼睛,“下次再见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呢?”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不过一定会再见面的。”花道肯定的说,“到时候晴子小姐也会遇到那个带给你幸福的人呐!”

晴子苦涩地笑了一下,转过脸看着牧:“谢谢你,牧君。”

“哪里,我也得谢谢你帮我叫醒花道。”牧温和地说,“还请记得不要把我们的存在告诉别人。”

***

望着晴子小姐走进家门,站在远处的花道一脸惆怅地伸了个懒腰:“真奇怪,晴子小姐为什么要剪断自己的红线呢?还好中年人你够奸诈撒谎骗过她,不然她绝对会后悔的!”

摘下头盔的牧闻言脸黑了一片:“花道,你后悔了吗?”

他望着自己和恋人小指间,那根毛毛糙糙打了节还看得到线头的红线。

“绝对!从来!没有过!”红发恋人怒气冲冲地转过脸,“你这么问什么意思!难道你后悔了!混蛋中年人!”

他捧着牧的脸气势汹汹地吻下去。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09年花道生日征文-月老的骰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