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Lose control

(3 次投票)

作者:樱哲秀雪 周六, 2010年 06月 26日 17:03

时间:随意
地点:浴室
事件:出轨
攻君:泽北
空荡的房间里传来规律的滴答声,起居室里空无一人。亮着的灯,调成静音的电视空有斑斓的色彩却无力至极。

氤氲的水汽,原本是不可见的,温度的改变让它凝结,一颗一颗的,晶莹剔透,排列在上锁的门内部。
浴室的门从内反锁了。
一般说来,反锁的浴室里总是要出事的。更何况,还有密闭的窗户以及浴缸边的男人。他趴在浴缸的边沿上。手腕上赫然是一道干净利落的伤痕,刀片在另一手的拇指与食指之间。

“透,目前掌握的情况是什么?”浅褐色头发的青年皱着眉看了看这间屋子起居室地上的陶瓷碎片。
“死者叫泽北荣志,男性,今年29岁,生前是山王公司的开发部部长。死因是割破手动脉,失血过多。死亡时间大约是今天下午3~4点。第一现场应该就是这里,完全密封的浴室。室内没有翻动的痕迹也没有财物损失。初步看来,应该是……”
“绝对是他杀!”把头上的发带系紧,个子不高的警员自信满满。
“哦,清田,说说你的看法。”
“是”,满脸的笑容,实在是不该在这里出现,“这是密室,所以一定是他杀。”
“清田!”
“花形前辈,你不要生气啦。我有依据的:你看,死者手腕上的伤口干净利落,没有一般割腕者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伤口……”
“犹豫伤。”
“对,就是犹豫伤。藤真前辈,还有刚才调查的结果,死者是个狂热的篮球fan。但死亡时间却是在今天的NBA转播结束前。”用戴着手套的手拿起桌上的报纸,“前辈你看,这是今天的报纸,上面所有的篮球节目都标有记号。一个还想看节目的人会自杀吗?前辈,我想你也注意到了地上的碎片。那是杯子的碎片,不过不是一个,而是两个……”
听到这里,褐发青年的眼睛一亮。
“前辈,我已经让同事去采集杯上的唾液提取DNA了,相信很快会有结果。”
“干得不错。”嘉许的点点头,“报警的人是谁?”
“是公寓的管理员。据他说,他是接到死者父亲的电话才上来看看的。”
“为什么?”
“因为死者有每天18时给远在秋田老家的父亲打电话的习惯。今天却没有。”
“一天没有打也没什么关系啊,也许是工作太忙啊什么的。”清田撇撇嘴,“这不是很奇怪吗?
“不,这点我们已经得到了证实。不管是什么时候,即使正在公司开会也从未间断过。大概是因为一直和家里关系相当紧密。”
“这栋房是死者的?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
“确实是他的,不过不是一个人。”花形埋头确认了手里的全部情况,“和他住在一起的人,名叫樱木花道。”
“他们是同事吗?如果不是关系相当好的话,是做不到这一点的吧。”这点完全是基于死者给人的严谨感,不像是一个好亲近的人。
“是校友,但不是同一级的。据说关系好到了不太正常的程度。”
镜片下这种诡异的逆光是怎么回事,那一脸暧昧的笑容又是怎么回事?
“前辈,你是说他们是……”
“恐怕是的,”看清田一脸怀疑的神情,花形扶了扶眼镜,“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我的判断是他不是凶手。他没有时间和动机。十天以前他去了北海道,今天才返程。”
“那他还是有机会……”
“不,清田,好好看看你手上的报纸,最早抵达的航班也是在晚上六点。”
“咦?真的。这里也做了很多记号。”清田一捶手,“他在等他的恋人。怎么会自杀呢,这不是更好的证据吗?”
“说起来,透,你为什么会觉得他没有动机?一般来说,情杀或是为了钱什么的……”
“根据调查的情况来看,死者是一个很骄傲的人……”
“那么是不是能从嫉妒他的人这方面着手?”
“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吗?如果你被人嫉妒那只能说明你做得不够好。什么叫够好?就是别人只能仰视你。很明显,这是一个被众人仰视的人。”花形摇摇头,“清田,你不要总是打断我。死者是一个很骄傲的人,但是却是死者主动追求其恋人的。因此不存在什么因爱生恨之类的狗血剧情。而且男人结婚在我国是法律不允许的,死者去世他一分钱也拿不到。”
“对着个红毛猴子也有胃口。”清田撇撇嘴。
“注意你的言辞。”藤真不赞赏的看了清田一眼,“那他们平时怎么样,比如说和邻里的关系?”
“你应该知道,不会有人愿意惹祸上身的。加上死者确实谈不上好相处。原本我以为周围的人都不知道什么的。但是他们都说了这么一句话:‘是和樱木那孩子在一起的那一位吧。看上去很冷淡,却出乎意料的体贴。’对他们的评价都很不错哦。”
“难道完全没有嫌疑人么?”不甘心的抢过花形手上的记录本,“这不是有吗?对这两个人有怨恨的。拉面店老板?鞋店老板?”
“清田,你想表达什么意思?”
“也许,这会是突破口?”其实想想自己都不能确定。
“你会因为人家砍价就杀人来报复么,再说对象也不会是死者吧。”照片上的红发青年,还真是看不出有这种天赋,“而且你看见了吗?还在读书的时候,樱木总是赊账,都是死者交清了欠款。你要是老板,会干掉这种人才是怪事吧?”
“这也不是,那也不是……怎么会有这样的案子啊???”
确实够棘手,碰上这么个案子。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怎么会有这么悲惨的事,天啊,这太可怕了。”
“伊藤,你又在上班的时候看报纸了。”
“报纸?伊藤,你刚才说的是今天的新闻么?”
“是啊,刚出版的。”恭敬的递上报纸,伊藤完全没意识到这是反驳清田的绝佳机会。
“火车出轨,无一幸免。”藤真看了看,突然警觉的看了看电视机。亮着的静音的电视机。虽然是调在体育频道上,但是,应该是会有的吧。“伊藤,去查查3点以前体育频道上插播的信息,还有死者的在那个时间左右的电话记录。透,去催法医的报告。”
里面应该会有我想要的信息。

“藤真前辈,那我做什么?”
“现在,告诉我你手上报纸做了标记的是哪一列新干线。”
“嗯,我看看。”在这里,“TK4591010。”
“果然是……”藤真原本紧锁的眉头舒缓了。“清田,现在我们只用等待他们的消息来证实我的推断了。”
“前辈,你是说……”
但这之后,藤真只是抿紧了唇,一句话也没有说

半小时后,两人都陆续带回了需要的情报。
“花形前辈,杯子上有没有验到DNA?”
“只有死者本人的。”花形把报告递给藤真,“全部在这里了。”
“清田,这个凶手很奇怪,对吗?”没错,这些也全都证实了。
“是的。如果有清洗茶杯的时间,为什么不干脆处理掉?”
“你注意到电视机了吗?”
“如果说调成静音是不想被人发现,为什么不干脆关掉?”清田用两手支着头,“我想不明白啊,感觉这个凶手是不是精神状况有点异常啊?”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还不能抓到他,那不是表明我们太失职了么?怎么看,精神有异常的人也不会去设计密室吧?按一般的道理来说未免太不可思议了吧。”花形敢保证,这是他当警察这么多年以来碰到的最诡异的案子。没有嫌疑犯没有任何证据,什么也没有。
“不,清田说得全是对的。”藤真笑了笑,用以面对所有人疑惑的目光,“可是透,你也说对了一点。”
“前辈,这不对啊。我们意见完全不一样啊。”
“那是因为你们选了同一个错误的前提。”摇摇竖起的食指,“我们是抓不到凶手的。因为这不是他杀,是自杀。”
“这不可能!”难得的意见统一,而且是反对他们的上司。“藤真,你不是没看到吧?且不说清田提出来的那些。你应该知道,死者的恋人今天要回来。刚才你也看了,问话的结果是,死者这两天一直都很兴奋。连死者的父亲都证实昨天的电话里死者很激动。这足以证明他还是很喜欢那个人的。既然如此,在他要回来的时候,他怎么会……”
“也许就是因为死者太喜欢他。”藤真拍了拍花形的肩膀,示意他先冷静下来,“要是那个樱木回不来了呢?”
“难道?”清田不可置信的看了看伊藤不久前买的报纸,TK4591010。完全一样。
“如果你知道你最爱的人遭遇意外,你会怎么样?”
“所以说他才会打那个叫樱木的人的手机。但是呼叫失败。之后又打给了火车客服。”伊藤看着手上的记录。
“你们说他得到的是什么样的结果?”
眼前的下属们都目瞪口呆,藤真看没人接话,只好继续说下去:“我想他原本是在看NBA的,但是体育频道插播了这一不幸的事故。不知道在心里默念了多少遍的列车编号却出现在电视里。严重的意外,在火车开出不久的时候,已经确认无一生还。至于桌上的杯子,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样的习惯,在家人快要回来的时候准备点什么。比如说他最喜欢的饮品什么的,也许还有洗澡水。在确定噩耗以后一切都没有了意义。我可以想象的到。他一定是很平静的把带来毁灭性消息的电视机关成静音,之后应该是狂躁的摔碎了杯子。两个,其中一个当然不会验到DNA,因为樱木还没有碰过它。”
“不,这太让人难以置信了。”清田惊呼出声,“那他为什么要布置成密室?”
“你忘了吗?在周围的人的描述中,他虽然冷淡却很体贴,估计是不想给发现尸体的人带来麻烦吧。”
“的确,这样都能说通了。”花形点头。
“那证据呢?”
“就在透的手上。”藤真满怀信心,“你可以查看法医的鉴定结果。”
“难道是……”
“没错,完全没有验到安眠药的痕迹。”藤真看了看,“有哪个大活人会在清醒的情况下让人在手腕上划上一刀?当然,实际上,我能感觉到,他虽然没有服用安眠药,但他神智应该是谈不上清醒了。”
“那没有犹豫伤?”清田还是不死心。
“那或许就是他的决心了。”
不等大家消耗完这一番推理,藤真拍了拍手:“收工。”

结局一(悲剧版):
红发的青年搭上了计程车。
“大叔,拜托开快点,我有急事。”
“是,是。”

伸了个长长的懒腰,买卧铺果然是对的,睡得真舒服。
自己可真是粗心啊,手机没电了都不知道。
但是天才,哼哼,这不是正好骗到小泽了吗?
他一定没想到本天才临时换了前一班车吧,虽然折腾了半天,而且还没有退掉原来的车票,不过不管怎么说,天才总是提前回来了。
不知道小泽有没有准备好天才想喝的宝矿力还有热热的洗澡水……
已经等不及想见到他看到自己提前回来的惊讶表情了。

“大叔,再开快点!”


结局二(阴暗版):
藤真回到家的时候,灯是开着的。穿着绿色T恤的短裤的青年正盘腿坐在沙发上,用绿色的浴巾擦拭自己湿漉漉的头发。“我觉得应该在你这里留点衣服。”
松开领带,他紧靠着也坐在沙发上:“我来。”浴巾现在在他的手上。
“这么晚才回,又有案子?”
“他死了。”感到靠在自己怀里的人一阵轻微的颤抖。
“这就是你不让我联系他的原因?”
“没有比这更好的机会,你应该了解他,我也了解。”在红色的发丝上亲了一口,“他自杀了。不会再有人打扰我们了,不是吗?”落下的亲吻逐渐变得疯狂,“幸好你为了早点回来见我,换乘了车,感谢上帝,连他也允许我们在一起了。”让怀里的人面对自己,“你要知道,如果我们没在一起,后果不堪设想。”
“你那最引以为傲的自控力呢?”红发青年在他的肩上狠狠咬了一口。
早在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失控了。
“答应我,记住今天的事,”对上那双最纯真的眼,“如果你喜欢上别人,别告诉我。找一个机会,让那个人以同样的办法料理掉我。”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09年花道生日征文-月老的骰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