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纯恋歌

(2 次投票)

作者:樱木沁晴 周六, 2010年 06月 26日 17:06

时间:随意
地点:监狱
事件:吵架
攻:仙道








“就算我拜托你了,请你帮他一次。”平静的声音听不出任何异常,眼中的决绝却是那么清晰,带着威胁布满冷漠的双眼随着冷漠得可怕的声音一齐看向坐在对面悠哉钓鱼的仙道。


“啊——?”疑惑的拉长了音,仿佛没有看到任何预兆一样,仙道完全无自觉的处于及其令人恐惧的底气压中。“.....这么忽然的对我说‘拜托我’,那是什么呢?”用力的眨了眨睡意怏然的眼,好看又无奈的笑容伴着苦涩的嘴角凑足了足以让全宇宙雌性疯狂的笑容。

只是,对方是个时而暴力嗜血时而温柔大气的少年,自然把对面露出可怜巴巴表情的少爷无视得彻底。甚至有些想揍烂面前这张虚假面具的冲动。

也不知沉默了多久,本是一个站着一个坐着的姿势转变成了齐肩而坐,夕阳把少年的影子拉得老长,连同少年的语气一样。


“花道他打伤人了,是个有钱的小少爷。被揍成残疾了呢,真是个没有用的家伙,只不过是随便给了几脚而已....”有些不爽的皱眉,洋平徐徐的呼出口中的烟,不着痕迹的轻叹了下,便又补充道:“谁知道那个混蛋那么小气,居然想方设法的把花道送进了监狱里。有钱就是不一样呢~明明是他先做了过分的事情....切~”欲言又止的少年口气中的讽刺让人感到些许寒冷,踩熄落下烟蒂的洋平,测眼看向仙道,“你应该有办法吧,仙道少爷。”


被点到名的人会看了一眼洋平,伴随着“诶————?!”的疑惑声响又转回了视线。“为什么认为我会帮忙?“依然云淡风清的语气中透着一丝严肃。

洋平也收回视线,自嘲搬的扬起嘴角,“啊咧,你会不知道为什么?真是可笑呢....难道是我看错了,你看花道的眼神。”

闻言仙道一个激灵,微微差异的皱起好看的眉。

“无论是否是我看错了都无所谓,这件事你必须介入,如果花道不能从监狱里出来,那么我就去陪他好了。”原本轻松的语气骤然冷下来,一句生硬到不可违抗的话语瞬间穿入了听觉神经,“在干掉你以后。”


语毕,洋平拍拍灰尘挥挥手故作流氓状的离去。剩下仙道独自默然的呼了口气,“被发现了啊。真是伤脑筋啊,感觉很麻烦呢。”

[有钱就是不一样呢~明明是他先做了过分的事情。]

“是什么呢让樱木这么生气东西?‘过分的事’有必要让那个男人终生残疾吗?嘛~先去看看樱木君再说吧。”这样想着,仙道开始收拾钓鱼的器具,皱起的眉却一起没有舒展开。






“恩.....是这里了吧。”这样想着仙道用左手扶了扶怪异到帅极的扫把头,视野随着脚步的逼近而缩小,“拘留所”三个黑色的字体便沉重的落进了眼里,让人觉得呼吸也跟着不顺畅起来。

迈开脚步,伸出的右手搭在巨大门把上,才刚扭开的就见有人满脸讨好的迎过来,油光满面,恶心之极。于是便想起了某个和他有几分相似的人说过的那句话————[有钱就是不一样呢~]。

嘴角有些讽刺的上翘,完全无视了旁边奉承不断的言论,自故自想的仙道只是觉得有趣而已,“水户洋平。不愧是樱木花道身边的人呢。”


拘留所的灯光让人非常不自在,昏暗无力。时而暴出痛苦至极的惨叫,时而又传出另人惧怕的疯笑。每个紧锁铁门上斗有一个和书大小相当的铁栏,透过铁栏可以监视这这些疯子的一举一动。拘留的住所设计得很简单,只是四面的白墙和一个铁门,只是铁门对着的那面墙上也有20CM宽高的窗子,透过窗子可以看到蓝天。日本政府还真TMD银权呢。


只是,这样的方式就好像隔绝着的是两个完全决裂的世界。无数双肮脏的手臂和布满血丝的眼睛愤怒的从仅有的空隙投向了仙道,是想要救赎还是嫉妒厌恶憎恨什么的。如此这样毫无关系的行为,让仙道觉得十分无趣。


但是眉头紧缩的程度,和无意间加快的脚步出卖了仙道内心的想法。在那双深邃的眼睛里,有着担心与焦急,还有满满的恐惧。担心着那个,亦或天才亦或苯蛋的湘北10号。

伴着旁边的一声“到了”,仙道着实松了口气。有些迫不及待的看着对面的红发家伙。

此时的樱木花道好像并没有注意到有什么不对劲,依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靠墙而坐的姿势让人觉得潇洒,安详的眼神悠然的望着窗外的天空,嘴唇轻轻闭着,以一种幸福的姿态。

仙道也说不出那里不对,总之他现在有些莫名的愤怒。“哟!樱木君,真是巧呢~”右手淘气的轻轻举起,左手挠了挠脑后的头发,仙道突兀的声响便横冲直撞的带回了某人的思绪。

樱木的背脊在听到声音后瞬间挺直,就像触电了的那种感觉。

转过头通过铁栏的空隙看向仙道的樱木撇了撇嘴,“巧你个头啊刺猬头!你也会因为犯事被关进来?”

“啊——?”仙道有些木讷的四处看了看才听懂了樱木说的话,一时间笑也不是哭也不是,只能愣愣的看着樱木发呆。

“我说刺猬头你傻了吗?”说着樱木便整个人都站在了铁门的里侧,看向仙道的眼神狐疑又直率。

仙道急忙拉回视线,“只是看了对方琥珀色的眼睛而已,仙道彰你就有反映了吗!这个绝对是耻辱啊......”挫败的低下头,转而向旁边已忽视已久的小个子冷声命令道:“开门让我进去。”旁边的小矮子望着高他几个头的少爷,对方冰冷的眼神的冷漠的声音跟前疫秒判若两人。于是,在少爷的命令下,小矮子老老实实的开了门。






进门后便走到樱木的对面,在相距只有半米的情况下,仙道又几乎是耍宝般的退了几步。在某个位置停下低了头,好看的唇线紧闭,可以说是一副被欺负了不只怎么发泄自己愤怒的小女儿姿态,也可以说是小孩子做错了事打死不承认的别扭表情,总之,他仙道彰还真是越来越刺猬了。于是怪异的格局就此形成。一个坐得潇洒,一个站得拘谨,两人就这样保持着150CM的距离,不近不远。如此令人诧异的姿态。


“樱木就不害怕吗?”静默了半分钟左右,仙道突兀的直视着对方的眼,有些好笑的说道。


“喂!我说刺猬头你到底发什么疯吗?来看本天才落魄的样子吗?”没好气的一跳便站起来,用手指指向仙道引以为傲的鼻子,这么无礼粗鲁的拽样儿,可爱得无可言说。至少有人是这么觉得的,仙道便是这样。

喜欢你到和你说话时都会声线颤抖,你不会明白的吧花道。

见仙道没有说话,樱木更是不爽到极点:“喂!不许你无视本天才啊混蛋刺猬头!”却在遇上仙道深邃的目光时不知所措的捌开了头,“既....既然看完了天才,那你就走....吧.”

而这边的仙道,完全没有进去樱木说了什么,只是和先前一样闻着毫无创意的问题:“樱木君真的不害怕吗?不能在去湘北了不害怕吗?不能再和水户君他们一起了不害怕吗?不能再打篮球了不害怕吗?不能.....也不能...再看到我了...不害怕吗?不能在看到我的话.....”伴随着一系列莫名问句的,是仙道眼里莫名的悲哀,以及对方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

好像只听到最后一句话一样,樱木只觉得烦躁而且焦急,像要急于掩饰什么一样,混混沌沌便大声的开了口:“什,什么啊刺猬头?!谁会害怕看不到你啊!!!你果然是疯了吧,带绫南那样的弱队实在是很辛苦吧~哈哈哈哈哈!!!.........”话毕,拍着仙道的肩膀干笑了几声,想极力掩饰着什么他自己并未察觉的东西。

仙道觉得自己很失败,失败到连死的心都有了。不是玩笑,花道你什么都看不到吗,连我的眼泪也是,悲伤也是。受了很重很重的伤呢,呐,好像真的死了一样。

仙道并没有真正流下泪水,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即将哭出来的表情。再也没有勇气看向樱木,他只是背过了身,忍着即将崩溃的声线算是沉稳的说道:“一会儿水户君就来接你,以后不要再随便打残人了,那样会给大家带来麻烦。保释你一次两次都没有问题,但是,不是每次都可以全身而退。你自己好自为之。”

近乎冷漠的声音带着敷衍的意义。“如果在樱木面前哭了的话你就真的可以去死了仙道彰”,然而,鬼才知道他仙道彰是带着这样的觉悟,那么用尽全力的在进行着最后的思想教育,受伤的情绪在他心里轰隆做响,差点儿没有抱着某个柱子滑稽的哭泣。


于是,樱木不是鬼,所以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也很无奈,在听到仙道的发言后,又觉得心里有什么很重的东西一下子被风刮走了,剩下一片寒冷的空白,于是不可名状的心情铺开。委屈,委屈到必须说点什么。

“等等...我说等等啊刺猬头。”这是属于樱木的声音,这样低沉冷静的声线居然是他所喜欢的樱木花道的声音?诧异的回头,带着莫名的胆怯。于是,下一秒仙道彻底的傻了,在看到樱木扬起自嘲的嘴角,带着疏离的淡笑时,仙道绝望了,绝望的彻底。

“你是不会明白的吧仙道,被男人当女人对待的恶心感。”我是多么渴望听到你呼喊我的名字,只是,现在的我,真的不能再支持下去了,可以不说了吗,不要在说了吧花道,也许我有心脏病也说不定呢。


看不到仙道受伤的表情,听不到仙道内心的挣扎,樱木继续着他的表态,“是很害怕。不能在去湘北了很害怕。不能和洋平他们一起了很害怕。不能再打篮球了也很害怕....”停顿,望向仙道近乎决堤的眼神,“连看不到刺猬头的脸也是....害怕......”


眼睛忽然睁大,全身瞬间绷紧,连着泪腺也一样。以免控制泪水的水龙头爆破开来。故不着仙道惊异的表情,樱木有些窘迫的扭开头:“其实,本来是可以不进这鬼地方的,可是那个混蛋居然拿洋平来威胁我......我,并不想給洋平添麻烦。也不喜欢麻烦你!混蛋刺猬头!!!”说话的语气在最后一秒变了回来,像是原本设计好的一样。那个冷漠的樱木花道明明就是个骗局,不然。现在这个可爱到连他仙道都不得不脸红的家伙是谁。

就好像一个骗局,仙道忽然觉得自己很可悲,原来自己在“爱”中也会变得低IQ零EQ吗?简直是丢人到极点啊仙道彰。樱木其实并不是什么都不懂,他只是单纯罢了,并不意味着不成熟,也不意味着就该永远保持着像落在地上的太阳那半灿烂的笑。17岁的少年在经历了许多离别之后总是会成长的,连这个都不明白,仙道彰你的确是个彻底的混蛋呢。

于是不知何时形成的一米半距离再次重现,应该是脑残的作者同学不想再花功夫描写的原因。然后,依然是当时怪异的氛围,只是刺猬头的那个站得轻松,红发的那个站得窘迫,两人就这样保持着150CM的距离,不近不远。还是如此令人诧异的姿态。


“樱木你可以麻烦我。”温柔的唯独属于仙道的声调轻声响起,目光也随着声音一起游向了对方。

“啊?”樱木依然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完全跟不上仙道的节奏,于是讷讷的“啊”了一声。

“我说花道你可以依赖我。”换了称呼,仙道的表情柔和而淡定,咧开的嘴角和眼角大幅度的婉转说明了他此时的心情。迷人的笑容,深邃认真的眼神,即使是天才樱木花道,说不动心绝对是放屁!


“刺猬头你笑起来真好看。”回以灿烂的微笑,樱木完全忘记了仙道说了什么,眼睛里面就真的只有仙道的笑容。“当然比起天才你还差点。哈哈哈哈哈!!!”猖狂的笑声渗透着青春的力量,像清晨乍开的晨光一样干净。



花道。好喜欢你。

“樱木,我喜欢你。”笑眯眯。

“啊咧?”楞住。

“花道,我喜欢你。”淡淡的笑容。

“喂....那个....”僵硬。

“樱木花道,我喜欢你。”安静的满载笑意和真诚的双眼皮,深邃而迷人。

“哦。”



好像终于面对现实一样,樱木继续以捌开头的姿势不看仙道,一只手窘迫的摸着后脑的红发。这么可爱的表情,是诱惑吗花道?


“呐...花道,我喜欢你。那我可不可以.....”小幅度的张了张双臂准备说出的话语全被花道的一句话挡了回去。


“好。”

不等仙道说完樱木就转回了视线,轻轻的应了句好,便主动的张开自己的双臂抱住了仙道,带着生涩的颤抖。


接受着来自花道的温柔,仙道幸福的想哭,原来这个世界上迟钝的就只有你仙道彰一个人而已。

收紧双臂,温柔的亲吻着属于樱木花道的气息,一个轻到只能感觉到鼻息的吻落在了樱木的肩膀上。这是只属于他们的拥抱。


于是,门外的洋平抽着不知道是第多少支香烟,悠悠的叹了口气。“仙道你这混蛋....”然后,挂着嘴角的笑容再次流氓般的远去。当然这是题外话。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09年花道生日征文-月老的骰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