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恋上一座城市

(4 次投票)

作者:欧阳风 周六, 2010年 06月 26日 17:09

时间:3000年(可穿越)
地点:体育馆
事件:随意
攻君:流川



“你有没用搞错呀???每次都是我一个人做事,你就不会来帮一下忙呀??”
木子一边整理刚买回来的食物,一边抱怨,“打扫家务,买东西,做饭,我又不是你家的佣人!”
“我可是你表姐耶!!”瞟了一眼在沙发上没有动静的流川枫,“最起码,你自己没有东西吃,自己要去买呀!!”


仍旧没有动静,木子忍无可忍的拿起一个最大的梨子,瞄准方向砸过去。
流川仍旧闭着眼睛,身体稍稍立起来,梨子从脑袋后飞过,撞到墙上,发出重重的响声,然后粉身碎骨,掉到地上。
逃过这一劫,流川继续躺下睡觉,每次都是这样,明知道自己不会帮忙还要啰啰嗦嗦,每次都砸不中,还要浪费水果。
果然,木子一面为自己的失误而跺脚,一面又默默的打扫地上的残物,下次一定会打中的!


大概半个小时以后,当所有的饭菜放到桌上,流川准时的睁开眼,坐到饭桌上。
一分不差,一分不少,时间刚刚好,连木子都不得不佩服,要知道,每次开饭的时间不是固定的。
木子不住校,在流川家寄宿,就他们两个人,所以很自由,她不是每天都会回来。
有时候几个星期不见人,有时候天天都在家里,不过每次回来,家里就会大扫除一下,冰箱里的东西也会满满的。


而现在,是暑假,她回来的时间间隔就更久了。
比如说这一次,就是3个星期之后,再次出现在这里,2个星期以前,冰箱就已经空了。
如果她还不回来,流川觉得自己再吃速食都想吐了。
想到这里,流川有点欣慰,于是,直接忽略了木子在饭桌上的训话。
她的话怎么就这么多?每次长时间以后回来,她就可以从进门说到出门。


“呀,都快一点啦!节目已经开始了呢!”说着,她从口袋里拿出NP9,然后喜滋滋的拨弄起来,最后调成收音机。
流川瞟了她一眼,没想到在3000年的今天,他那个走在时尚前沿的表姐居然还会喜滋滋的用收音机!
“最近朋友介绍了一个有趣的电台,很适合你的!像你这样的人就应该多听听,会开心很多的!”
说着就把声音调大最大,故意放到离流川很近的地方。


这位叫木子的表姐,爱好很广泛,总是在家做些妨碍自己睡觉的事情。
有段时间,迷上涂鸦,结果在家喷漆,搞得乱七八糟,最后又自己重新把墙刷了一边;
有段时间,迷上吉他,天天在那里锯木头;
有段时间,又迷上恐怖片,一个人晚上关上所有灯,把声音打的很大,在客厅看的津津有味......
她喜欢的东西,都是会制造出很多声音的东西,和她对抗的后果就是一次次声音强度的加大。
还好,她的热情不会持续很久,所以,流川也就学乖了,不再说什么,几天之后,她就索然无趣了。


比如说现在,收音机里,蹦出一个很恬噪的声音,在大咧咧的叫嚷。
流川眉头一皱,看样子,要加快吃饭的速度,才能迅速摆脱这个声音。

“第一天,小白兔去河边钓鱼,什么也没钓到,回家了。
第二天,小白兔又去河边钓鱼,还是什么也没钓到,回家了。”


“他很有趣的!年纪轻轻的,就做了电台的主播,很不容易呢!”看到流川不屑的表情,木子纠正道。


“第三天,小白兔刚到河边,一条大鱼从河里跳出来,冲着小白兔大叫:
你他妈的要是再敢用胡箩卜当鱼饵,我就扁死你!”


“你看看你,他和你年纪相仿,也是个大学生,你在做什么?就只会睡觉!”教训到一半,木子大笑起来。
原来是个讲笑话的节目,流川无言的低头继续吃饭,真幼稚!


“ 狼崽从出生开始就吃素.狼爸狼妈绞尽脑汁训练狼崽捕猎.终于有天狼爸狼妈欣慰的砍刀儿子狂追兔子.
狼崽抓住兔子凶相毕露恶狠狠的说:小子!把胡萝卜交出来! ”


流川抬头看着对面倒在碗边的脑袋,心里的鄙视越来越强烈。


“好了,听过几个笑话,我们来看看大家发的短信!”短暂的停顿以后,“恩,这位尾号是2789的朋友。”
“朋友说你的节目很好玩,今天来听了一下,对我来说,都是些老笑话了,以前就不觉得好笑。”
“又不是我要你来听的!自己要听我的节目,还挑三拣四!有本事你来讲呀!”
流川听到这样的话,楞了一下,这是什么主播???怎么这么让人无话可说?


“真气死我了!哼,你下次不要再发短信来了!发了我也不会再念的!”
流川的惊讶还没有完,收音机里的声音又爆出一句狂言。
对面的木子已经笑得前俯后仰,得意的看着流川,“怎么样?是个很有趣的人吧?我喜欢的怎么可能会差呢?”
“这人也真是,敢说这样的话,哼哼,肯定会被天才的粉丝骂死的!真是个无趣的家伙!”


天才???
收音机里的声音明显的加大了很多,听得出来,还饱含了愤怒。
陆续念了几条支持者的短信后,声音也开始得意起来,真是个情绪化的家伙!
“这位是尾号为0912的朋友,他说,‘你还真的不念我的短信呀?我就是刚刚那位,后面还有呢!你看完呀!’”
迟疑了一下,似乎又找到那条短信,“以前就不觉得好笑,可是,今天听你讲出来,我却笑出了眼泪!喜欢你的节目,

也喜欢你的声音,以后我会常常听的!”


“啊?原来后面还有呀,看来是我误会你了,O(∩_∩)O哈哈~,从天才嘴里讲出来的,当然就不一样啦!”
都不道歉,还在炫耀自己!真是个白痴!流川越听越无语!
然后,声音又活跃起来,


“继续我们的笑话,公交车上超挤,有一为美眉站在门口,
从车后面挤过来一个哥哥要下车,
跟那美眉说了一句“让一下,下车”,那个美眉木有动。
哥哥挤过去时就踩到她了。
结果那美眉好厉害的,不停的骂“神经病啊你!神经病啊你!~~”,还超大声,搞得全车都看呀。
哥哥一直木有说话,下车时忍不了了,回头对那美眉说,“复读机呀你!”
全车人暴笑~!”


“怎么样?他很特别吧?人长得也很帅!”
流川丢过去一个白眼,你知道?
“哼,现在可是3000年了!早在2000年电台在网上就有了,每个主播都有自己空开的博客给听友留言的!”
木子无视的说道,“里面有他的照片,火红的头发,和他的声音一样有活力,很夏天正午的感觉!”
火红的头发?在日本,红头发的人并不多见,而自己更是没有见过。


还准备继续说的木子,被一个电话打断,然后就跑到天台去了。
流川并没有去关掉收音机,声音还在继续,不过是半点广告时间了。
流川的饭也早吃完了,,看了看时间,今天的饭居然吃了半个多小时!
木子匆匆的进来,“我要和朋友出国玩半个月,现在去准备,饭碗你自己洗!我走了!”说着就跑了.
流川只好自己收拾碗筷,瞟了她一眼忘了拿走桌上的NP9,没有动它。


然后躺到沙发上,继续睡觉,广告结束。
“先就念几条短信,”
“天才,听你的节目已经有一个月了,很喜欢你,谢谢你给我带来这么多的快乐!”
“其实,听电台也有几年了,你是第一个只是听你的声音就可以让我感觉到快乐的人!所以,支持你!”
“如果我男朋友有你十分之一的幽默就好了!”
“本来心情很沮丧的,想找个点歌的节目,给自己点首歌,不小心换到你的节目,结果,比点歌好得多!”
“希望你天天开心!”


这个声音好像对自己睡觉,妨碍不是很大,虽然有点嘈杂,但是心情却有点轻松。
“念大家的短信也让我很开心!节目快要结束了,再讲一个长一点的笑话吧!”

“小白兔在丛林中快乐的生活,每天都蹦蹦跳跳的在丛林中采蘑菇。
有一天遇到了大灰狼,大灰狼看到小白兔就说:小白兔,小白兔,你过来!
小白兔过去后,大灰狼抓住她给了两个耳光,说:让你不带帽子!
小白兔很奇怪,想,带不带帽子关你什么事情啊。
可是怕挨打,于是,第二天就带了个帽子出去。
碰巧又遇到了大灰狼,大灰狼看到小白兔,又叫:小白兔,小白兔,你过来!
小白兔过去后又被抓住打了两个耳光,大灰狼说:谁让你戴帽子的!
小白兔超级郁闷,觉得大灰狼太过分了,于是就到森林之王老虎那里去投诉,告诉了老虎这件事情。
老虎安慰了小白兔,然后说:你先回去,我一定找大灰狼沟通。
小白兔就回去了,可是路上小白兔想:这年头,女人不可靠,兄弟不可靠,组织更不可靠。
于是她就回到老虎的窗外,听着老虎与大灰狼的沟通。
老虎说:大灰狼,你这样不行,总是拿个帽子说事情,小白兔不服的。
我告诉你,要是你想打小白兔呢,你就让她去给你找块肉。
要是她找了一块肥肉,你就说要瘦肉,然后打她;要是她找了一块瘦肉,你就说要肥肉,还可以打她。
大灰狼一听,嗌,这个方法不错哦。
可是这段沟通被小白兔听到了,小白兔好郁闷,闷闷不乐的回家,然后很久都没出门。
可是不能一辈子在家里呆着啊,然后就战战兢兢的出门了。
很不幸,还是遇到了大灰狼,大灰狼又叫住小白兔,说:小白兔,你给我找块肉来!
哎呀,小白兔听过这个事情,于是就说:那你要瘦肉还是肥肉?
大灰狼愣了30秒钟,又抓住小白兔打了两个耳光,说:让你又不戴帽子!”


伴着这个有点长的笑话,流川渐渐的进入睡眠状态。
“好了,今天的节目就到此结束,记住了,我是天才,这个节目,就是天才开心,明天同一时间再见。”
天才开心,天才,红头发,年纪相仿,流川模模糊糊的想着,的确是个有点特别的人,很快就睡着了。
不知不觉中,天才的每句话他都听到耳朵里去了。


其实木子不知道,流川也是电台里的主播,不过他主播的是午夜的节目,所以,他总在白天睡觉。
流川的工作很简单,就是放放歌曲,插播一下广告,心情好的话,念几条短信或者博客里的留言。
不过,那几乎是没有的,他本来就不喜欢和人打交道,看中这个工作就是因为可以不用和人互动。
博客也是主编给申请的,贴了一张他的照片,没有日志,没有个人资料,什么都没有。
但是,有很多留言,而且,不管是节目,还是博客,人气都很不错。


这一天,他在插播广告的时候,听到自己的声音,冷冷的,和晚上的温度一样,突然想到中午那位听众的话。
那个白痴主播的声音可以听到笑容,和中午的温度一样,恬噪,有情绪。
而不是那种经过电台里机器调整后的声音,好听,有磁性,也有笑意,但是呆板,没有活力。
怎么会突然想到这个呢?流川心不在焉的在众多听众寄来的包裹里,拿了一张CD。
从第一首开始放,放完的时候节目就差不多结束了,而他自己,就借机睡觉。


第二天,直到中午,流川还在自己的房间睡觉,房子里很安静,除了一些广告和音乐的嘈杂声。
不过,这点噪音,流川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也许是太久没有吃东西,身体有点承受不住,他醒过来了。
透过房门看过去,那个NP9还在努力的工作,太阳能的节能电器,只要有光,就不会停。


忽然,出现一个声音,就好像是炎热的夏日里滑过一丝冰凉的泉水。
晶晶亮,透心凉,流川一下子清醒了不少,看看时间,12点20.
流川打开冰箱,拿出一点食物,坐在桌上,一边吃东西,一边又觉得听着这样的声音肯定不好消化。
没有木子的吵闹,流川安静的听着笑话,短信,眯着眼睛,有的时候忍不住想去打击一下这个自恋的白痴。


可是,不知道短信号码,不知道博客地址,也不知道邮箱。
他安稳的坐在那里,一字一字的听着,担心会错过这些联系方式。
结果,一阵门铃声,打乱了屋里的平静,原来是木子订的一些东西,今天送来。
等签完单子,节目刚刚结束,他没有等到。
是不是事情都是这样,你特意的等待,怎么也等不到,才离开一会,就发生了???就错过了。


这一天,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有睡好的原因,他一直无精打采,虽然平时也没有精神。
接下来的几天,每次中午流川都是12点以后才醒来,然后一直听到节目结束,却从来没有听到想要的东西。
难道这家伙只有在节目开始的时候才会说吗?
终于有一天,流川在12点以前醒了过来。


节目还没有开始,一首口风琴和钢片琴演奏的《波尔卡》响起,很圆舞曲的风格,轻快,活泼。
第一次听到这个节目的歌曲,倒是挺适合的,流川心里想到。
紧接着,电话铃声响起来了,一声接一声,怎么也不停,很高的音色,甚至盖过了桌上的那个声音。


“喂,流川吗?我上周订的东西到了吧,你放到我的房间里去,还有,你那里下雨了,你去把衣服收一下!”
说完就挂了,流川很火大的挂上电话,跟她讲过,洗衣机洗了可以自动烤干,她却非要把衣服晒在外面。
什么太阳的味道,自然杀菌,真是不可理喻!!!!!对流川而言,根本就没有什么区别。
结果,这一天,又没有听到,流川悻悻的收掉衣服,看着外面的雨。


晚上,樱木侧着身蜷在床上,背后有一双手,抱住自己,很温暖,也很温柔。
樱木故意半睁开眼,一只手从那个怀抱里伸出来,假装在黑暗中向柜子摸索。
腰间也伸出一只手,握住自己半空中的手,然后拉回来,重回怀抱,紧紧的拥在一起。
樱木很满足的微笑。


睁开眼,樱木忽然觉得很累,原来是个梦,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呢?
仔细的想一想,有多久没有和人拥抱了呢?最近一次,大概是10几年前吧!
想到这里,樱木有点苦涩,感觉喉咙很干,看看时间,23点半,从下午15点一下子睡到现在。
没有开灯,径直走到冰箱那里,拿出一瓶冰矿泉水,一口气喝掉。
感觉很凉,不仅仅是胃,还有心里。


打开万能播放机,调到收音机的格式,不知道现在会不会有什么节目。
随手滑到一个台,静静的钢琴声,没有什么曲调,简单,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

“比如,推开窗,听到火车敲击骨髓,你说,那是你停留的地方
比如,随着鸟儿的飞翔,迎接蓝天,你说,那是你居住的地方
跌落在山景下的日子,是你写给我的只言片语
寒风过后的某个冬日,想着你说给我的谜语
明亮的片段,渐渐枯萎,我们的听觉,重新变得迟钝
再度回到夜色中,等待油门打开,
文字与音乐总是被诗意的生活喊醒
双城和你尽情构筑两个冬天。”


然后是一段童声音乐,樱木觉得这样的时间,这样的声音,这样的音乐,很不错。
刚好是节目和广告的间隔时间,随后的时间里,樱木几乎没有听到主播说话的声音。
只是一首一首的放着歌,什么样的风格都有,摇滚的,抒情的,电子的,曲风换的很突兀,一点也不连贯。
把刚刚营造的好气氛全破坏光了!几首歌之后,樱木终于明白,这是一张专辑。


虽然流川不喜欢说话,但是碍着主编的压迫,每一天都会念上几条短信来敷衍一下。
今天,他心情有点糟糕,说话较以前更随意,而且模模糊糊的,吐词不清。
“双城,你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很疲惫,你白天没有休息好吗?去约会了?”
若在平时,流川对于这样的短信是懒得回答的,可是今天,他心里有团火还没有浇熄。
“我不喜欢别人对我做任何猜测,你以为你是谁?”


一听到念短信的声音,樱木一愣,这个声音和刚才那个温柔的声音完全不一样。
一年的经验告诉他,刚才那个应该是位前辈的声音,这个人的声音不好听,果然很适合晚上的节目,没有温度。
不过,他没有用那讨厌调频,这点让樱木觉得他很诚实,和自己有点像。
可是他的回答,也让樱木很惊讶,这样不负责任的人居然还来做电台,樱木想着就一阵气愤!


可是,流川好像上瘾似的,和那些听众较上劲了,这样的时候也不是没有。
最近的一次,是半年前,他的节目几乎无人收听,主编的给他注册了一个博客,贴了他的相片。
于是一周之后,他的节目收听率直线上升,短信也直线上升,有些脑残的话,让他看着窝火,终于爆发了一次。
结果,因为他的毒舌,收听人数有增无减,而那一期作为特别节目放在网上反复播放了一个月。
现在,历史终于又重演了。


“怎么办?双城,我的男朋友不爱我了,可是我很爱他,我不能失去他!”
“哼,最瞧不起你这样的人!”


“喂!叫双城是吧,我们所有补课的同学们都一致认为,你很欠扁!”
“切!”


“你以为你谁呀,别人给你发短信,你的节目才会好,你什么态度呀!听众是上帝呀!”
“你也配做上帝?我没有要你们发!”


“你那什么歌呀!晚上放这么激烈的电子音乐,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想睡觉,你听什么节目?”


“很不喜欢这个人歌,这么当的歌手?很不喜欢你的风格,怎么当的主播?”
“你是怎么当的听众?”


“今天第一次听你的节目,很喜欢你的风格,太毒了!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节目,哈哈,我喜欢!”
“你的见识太短浅了!”


“感觉你的声音和《阿生有约》里的阿生很像,毒舌和大阪的一个主播很像,
大多数的东京主播都是走问情路线,没有想到还有你这个一枝独秀!”
“我很讨厌别人说我和谁谁像,那么喜欢他们,就不要来听我的节目!”

.........

本来樱木的心情是很低落的,听了节目的一段,觉得有点惊喜。
后来,才发现错了,有点失误,也有点气愤,
结果,听完越来越多的短信之后,他笑得脸都涨红了。
这个主播太有意思了!居然比自己还拽!念的清一色都是反他的短信,和自己完全相反,自己念的全是表扬的!
想到这里,樱木不禁有点得意,那一票的粉丝。
可是,这人也真的太欠扁了,樱木拿出手机,也想去煞煞他的锐气。


号码是多少呢?正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又说话了。
“如果不喜欢我,就不要浪费钱来发短信,一条短信500YEN呢!发了还助长了节目的成绩,不如去我的博客撒气!”
樱木想了想,觉得他说的很对,于是,把手机调到电脑模式,搜索,“东京电台主播,双城”
很快出现了一些标题,樱木找到自己想要的博客,很顺利的登录,自己也是这个门户网站的博客。
轻车熟路了,看到他的等级,樱木有点吃惊,居然比自己还高,然后看他的博客里,居然没有都没有。


找了半天,没有找到任何东西,没有博文,没有视频,没有回复,没有好友,除了一张照片。
好像是别人偷拍的,他在主播室里靠着椅子,睡觉的样子。
樱木盯着屏幕看了半天,今天吃惊的事情很多,而这件就是最吃惊的,居然会有人长得这么像只狐狸??!!
然后,他很不服气的明白为什么他的博客会比自己等级高,浏览量大。


想了想,打上一些文字
“今天第一次听你的节目,你很拽,有点像我,但是我不喜欢你!
长得像只狐狸,做事也狡猾,在节目当中居然都不插播短信台的号码,
那么温柔的独白还是前辈的,你这是挂羊头卖狗肉!而且,放的歌曲相当的难听!你什么品味呀?
说话那么恶毒,我看你估计对这一行是没有什么热情。
如果是,那就辞职吧,不要浪费自己的时间,和那些听众的时间!
如果只是因为你比较笨,不知道怎么才能做个好的主播,那就让本天才来教教你好了!”


“晕,怎么一个评论还有字数限制呀???
不过,你的话挺搞笑的!我本来心情不好的,结果现在很开心!
能把晚间压抑的情感节目做成笑话节目,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恩,好像,你叫双城,看大家的评语,节目叫《双城夜色》。
名字不错,不过让你来主持,有点浪费,
好吧,不管怎么样,都是同行,给你点建议。
风格什么的不是一下子能改的,最起码,你把音乐改一下吧!”


打到这里,传来一阵悠扬的声调,像雪花一样轻柔在空中旋转;
婉转动人,像恋人的轻抚,在讲述彼此之间的秘密,哀怨缠绵,如泣如诉。
樱木知道,这是大提琴演奏的《天鹅》,因为只有大提琴的音质才会这么沉厚。
歌曲结束的时候,节目也结束了,这一个小时里,樱木只有在现在才感觉是晚上。


想了一下,他继续在博客上留言,
“最后一首《天鹅》不错,安静,宁远,我觉得你应该多放些这样的歌,才符合晚上这个时间的气氛。
推荐一下吧,《forever at your feet》不错的歌!”


打完这些,樱木看看时间,已经凌晨了,继续睡觉。
流川摘下耳机,刷新了一下博客,每天节目之前,都会打开博客,看有没有新推荐的歌曲。
然后现拿现用,他从来不会去回复,节目完之后,再去刷新一下,就这么简单。
今天刷新的结果是,他看到连续3个满满的回帖,他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居然说自己像狐狸,本来不打算去理睬的,瞥到留言者的ID,“天才”,天才????
流川回过头来,重新看完这3个回帖,这自恋的语气,就是那个笨蛋。
点到他的页面,一入眼的就是一张超大的照片,沾满了整个屏幕。
靠着墙,穿着一件格子衬衫,手叉着腰,另一只指向太阳,很嚣张的样子。
一脸的骄狂,阳光下他的眼睛,像钻石一样,闪闪发亮,然后就是和太阳一起燃烧的红发。
是他!木子说过,他是红头发,流川静静的看着这张相片,真是白痴才有的行为。


鼠标往下拖动,看到他写的一些博文,三言两语,比如今天天气不错,哪家的拉面好吃。
比如,今天晚上有篮球比赛,邀请大家和他一起看,下面的回复都是半夜讨论比赛的话,
因为立场不同,所以还有一点小争吵。
“啊,我以为你听我的节目这么久了,就多多少少受我的熏陶,喜欢上X队,
没有想到你居然一点长进也没有,Y队那么差劲!你以后不要来听我的节目了!
我们现在是敌人!今天至少要突破3位数比分,让你看看厉害!”
“难道一定要在你和Y队之间选一个吗??哎,纠结,你是天才呀,怎么和我一般计较呢?”
“恩,那好吧,别说我没有给你机会,如果今天比赛X队赢了,你以后就不要支持Y队了。”
“那,如果X队输了呢?你就投靠到Y队?????期待ING”
“切,X队怎么可能输呢???你就做好准备弃暗投明吧!”
............


都是一些生活的琐事,但是很多人在看,也很多人在回应,看得出来,很多人喜欢他。
挑着看了几篇,流川发现,完全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和他对话。
也留言去打击一下他吧!流川有点兴奋的想到,可是,自己博客的用户名和密码是多少呢??
不记得了,从来就没有登陆过,算了,不要留言了,不想让他知道自己也在听他的节目。
看来一下置顶的博文,关于《天才开心》的播出时间,流川看了一眼,记住了,12点
拿出手机,记下短信台的号码,从明天开始,泼冷水去!


第二天的十二点,流川就醒了,又是那首《波尔卡》,絮絮叨叨的念博客留言夸奖自己一番后,笑话开始。


“大象不小心踩了蚂蚁窝,蚂蚁纷纷涌出,爬到了大象的身上。
大象抖抖身子,蚂蚁纷纷掉落,还剩一只蚂蚁在大象脖子上。
地下的蚂蚁齐声呐喊:‘掐死它!掐死它!’”


“动物园里招大象管理员,翼翼去应聘,工作人员说那头大象很凶,满足三个要求就可以通过
第一个,要大象摇头,第二个,要它点头,第三个,要它跳进水里
翼翼点点头,走过去问大象:'你认识我吗?'大象摇摇头,
翼翼继续问,‘你很凶吗?’大象点点头,
然后,翼翼拿出一根针,对了大象一扎,大象叫了一声,掉进水里。
翼翼得意得看着工作人员,‘怎么样?’
‘不行!我们要找个有爱心的人,你太残忍了!’
‘那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工作人员点点头。
翼翼走过去问大象:'你还凶吗?'大象颤抖的摇摇头,
翼翼继续问,‘你还认识我吗?’大象点点头,
‘那你现在知道该怎么做吗?’大象转过身,跳进水里。”


等到又要念短信的时候,流川拿起手机打了几个字,“白痴,一只蚂蚁能掐死大象?”
“蚂蚁和大象很可爱呢!”
“原来大象也这么有灵性呀!”
念到这里,天才突然停了一下,然后深吸一口气,“我们继续笑话,是讲电脑小白和黑客的。”


“小白:你会玩CS吗?
黑客:还可以了!
小白:那你会甩枪吗?
黑客:不就j狙击枪吗?会!!!
小白:我也会!:)
黑客:你也会?-o-
小白:当然!买枪以后,按G键!就甩了!然后再拣起来,再甩!
黑客:…………………… ”


“小白:问你一个问题?
黑客:你问吧!
小白:那你会笑我吗?
黑客:不会!!!
小白::)ICQ,是不是爱重庆的意思?
黑客:原谅我,O(∩_∩)O哈哈~,憋不住了!
小白:= =||||||! ”


然后,又是短信时间,流川摸出手机,打了几个字,“白痴,ICQ,不就是爱重庆的意思?”
结果,天才念了几条短信后,突然声音就加大了!
流川听得出来,那是愤怒,流川知道那家伙不会念他的短信,但是他一定看到了。
喝完最后一口牛奶,流川又缩到沙发里去睡觉,一边听节目,一边想着那白痴发火的样子。


晚上,樱木一直睡不着,今天居然有人连着发了2条那么白痴的短信!
气死了,真想把他拎出来爆打一顿!
樱木忽然想到昨天的电台,哈哈,去开心一下!
调到那个电台,节目刚开始不久,没有说话,又是一些难听要死的歌!
樱木心里想,他有没有看到自己的留言呢?会不会放自己推荐的那首歌呢?
不过,最主要的,是等他念短信毒舌的时候,那才是最逗的!


可是等了很久,终于,那个双城才开始说话,但是他没有念短信,而是说了一句。
“我看到有人在我博客上的留言,既然你不喜欢我,何必还浪费时间写那么多?”
停顿了一下,他继续道,“或者,你想用这种方式来吸引我的注意??
好吧,你成功了,但是我也会很快把你忘记!”


樱木听到这里,更是一阵怒火冒出来,脸上火辣辣的,吸引他的注意???
气死了!!樱木站起来围着床走来走去,不行,一定要报仇!
他打开电脑,因为刚才双城的那句话,他看到很多针对天才留言的评论,清一色都是反对的。
他一看那些ID,都是一群花痴女!这只狡猾的狐狸!!!樱木气的牙痒痒的!


“谁要吸引你????你这只自作多情的狐狸!!!!本天才天生就是备受关注的,谁稀罕你呀??”
留言一发完,看到在自己留言下新发的几个留言。
“你从来不会对博客上的留言做评论的,骂你的也不止他一个,骂的更凶的也很多,今天怎么例外了呢?”
“你别怪别人,你放的歌确实难听呀!”
“每次都是乱七八糟的歌,可是只有每次节目开始的那首《Good evening heatache》,才是真正的你吧!”


《Good evening heatache》???樱木知道这首歌,难道他每次节目一开始就会放着一首吗?
这小子,有时候还挺识货的!樱木不以为然的想到,自己大人大量,表扬一下吧!
“《Good evening heatache》这首歌很不错!看来你的品味,偶尔还不错!”


流川打开电脑,找到昨天天才推荐的那首歌,不知道他今天有没有来听呢?
昨天他留言的那个时间就是刚刚,所以才会那么说,就是故意气他的!
歌曲一开始,就是流水的声音,伴着浅浅的钢琴,一个低沉的女声缓缓的唱着forever,
水声一直没有断,然后,出现了架子鼓的伴奏,懒散的,纯粹的。
流川闭上眼睛,听着静静的水声,好像走进了山林立,清澈,幽静,又好像是窗外开始下雨。
什么是forever的呢?


歌不错!他刷新了一下博客,多了很多留言,他在听,原来,他也喜欢《Good evening heatache》。
没想到,那白痴在听歌方面还不算笨蛋。
想了一下,流川决定死也不放他推荐的那首,为了表示安慰,节目结束时就用这首序曲好了。


樱木一直忍受那些嘈杂的歌曲,发现几乎都是博客上别人推荐的歌曲。
他居然都不筛选就播放,真是太不负责了!!
不过,那样的话,也会放自己推荐的吧!樱木想着就有点开心。
可是,一直等到结束,都没有放,他是故意的!!!!


“你也太不负责任了吧???别人推荐什么,你就放什么?都不根据节目的性质进行筛选的吗?
就算你不喜欢这个工作,但是既然你做了,你就应该尊重它!也尊重你的听众!”
看看时间,节目要结束了,响起的是很熟悉的旋律,樱木静静的听着。
干净忧郁的钢琴声,还有清脆的钢片琴,一点点的敲打着琴键,也敲进了他的心。


这是个古老的爱情故事,故事里那个活泼可爱,坚强而又脆弱的莉香,最终并没有和那个呆呆的“丸子”在一起。
就像手和玻璃杯里的水,可以看见水流动,水的颜色,感觉到水的温度,但是就是触摸不到。
距离那么近,却始终隔着一层玻璃,不能融合起来。
如果一定要在一起,只好捏碎玻璃,水会流掉,然后蒸发,手也会受伤,融合的是滴到水里的血吧!
注定不能在一起,却还是要去努力,即使受伤也无所谓,他心疼那个故事里的人。


还好,“丸子”也是动过心的,不然,樱木真觉得这是让人绝望的爱情。
双城也是因为这个故事而喜欢这首歌的吗?
樱木看了一下博客的注册时间,那就是说,这个节目都播出8个月了。
8个月都是这一首歌作为开始,就和自己用《波尔卡》一样,是种心情的代表。
希望开始的这首歌,能尽快的把自己和听众带到节目的氛围里去。


原来,他也是用了心的,因为这首歌很适合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听。
更多的时候,一直反复用一首歌,都可以成为节目招牌,也是一种坚持和固执吧。
希望更多的人喜欢的同时,也希望有人能听懂歌背后的含义。
樱木好像有些理解他,似乎是同道中人,还有一点心疼。
自己喜欢《波尔卡》是欢快的,而这一首,是寂寞的。


后来的时间,流川每天中午会发一两条短信去泼冷水。
而樱木,一边更加用心的找让人无可挑剔的笑话,一边咒骂那个发短息的人。
其实,可是屏蔽那个手机号码的,但是他不想,就是要等到他来表扬自己的那一天!
可是,一到晚上,他就去双城的博客,留言挑刺,心中的不满就发泄到那里去了!


流川也开始认真的挑歌曲,每天会念条短信或者留言,顺便挑衅一下天才。
听节目的人开始增加,除了异性也增加了很多同性,那些推荐的歌曲也越来越有质量。
但是,流川从来不理会天才的推荐,他越是这样,天才就越是推荐。
他推荐的歌,流川总是私下听,每一首都觉得不错,一边对他刮目相看,一边觉得他还是白痴。


就这样,一个枕着笑话节目,醒来吃饭,一个枕着歌曲节目,安静睡去。
私下里,都暗自较劲,希望得到对方的认同和表扬。
这样过去了快一个月。


“啊!那里太好玩了!本来说半个月的,结果玩了一个月!”
木子一进门就在呼叫,“啊,家里脏死了!冰箱里一定没有东西!”
说着打开冰箱,“啊,居然有!你有按时吃饭????”
木子惊讶的望着流川,他还在沙发上睡觉,笑话节目已经结束了。


“恩???什么声音??”木子寻声望去,是个女声,“你带女朋友回来了??”
一把拍到流川身上,“哈,你终于开窍了呀!”流川转了个身,没有理她!
“咦???怎么说药呀??你病了?”
“啊!!!居然是我的NP9!!我是奇怪怎么找不到,原来忘在这里了!”
“你居然连关都懒得去关???你是什么人呀!!!”木子大叫道。


说着关掉NP9,流川仍旧不理她,于是她就去收拾自己的东西了。
木子打扫了房子以后,又出去玩了。


第二天醒来,听不见一点声音,流川觉得很奇怪,忽然想起,昨天木子把NP9拿走了。
一看时间,居然1点半了,节目都快结束了,可是也没有东西。
怎么办呢?打开手机,调成收音机模式,不过,是哪一个调频?
现在的手机可以收到全球的电台,那么多,怎么找呀!


流川有点着急,跑到房间里去找说明书,上面一定有。
找了20分站,终于找到了,先是选国家,然后省市,最后地方。
又花了10多分钟,流川终于调好了,可是,节目刚刚结束。
错过了,流川有点失落,今天没有听到他因为自己而发怒的声音。
那么多短信,也许他根本不会在意今天少这一条,自己有什么资格要求他注意那一条短信呢?
不过,越是这样想流川就越是觉得难受,好像吃东西发现有半条虫一样的干闷。


樱木也很奇怪,今天的节目居然没有那个号码的短信。
没有他的骚扰,节目中是就不会生气,可是,却有点没精神。
难道他对自己已经失望了?天才都这么努力了,他还不满意??
比较起来,樱木情愿看到他来奚落自己,也不愿意被他无视。
怎么对一个听众这么认真起来了?樱木讪讪的笑着。


晚上,流川的博客上出现这样一行。
“有个讨厌的家伙,天天让我火大,可是,他今天没有来,我却觉得很失落。
忽然想到,我天天来这里让你火大,如果有一天不来了,你会不会失落呢?
或者,你从一开始就忽略我!不然,怎么会从来不放我推荐的歌?”


樱木打下这些字的时候,心里很难受,他不认识那个听众,也不认识双城。
仅仅是在节目里的反面交流,谁又会记得谁呢?
他不知道双城会不会看到,也许看到了也不会回答。


当流川看到这些时,他很高兴,那个白痴注意到了自己今天没有发短息。
可是,他有点内疚和难过,从来就没有想过要让那家伙难受的!
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意外的,他放了一首天才推荐的小提琴和钢琴版的《天空之城》。
虽然,他曾决定死也不放,可是,想让他安心,也因为真的很高心!


柔和,热烈的小提琴声,洋溢着一种莫名的强烈的感情,像是有人在高声歌唱,被注意的喜悦。
安静,沉和的钢琴声,飘荡着一种忧伤的压抑的情韵,像是有人在低声喃昵,对注意的渴求。
这首歌正好是现在他们两人心情的写照。


樱木坐在电脑前,心情很复杂,有感动,也有难堪。
原来,他知道自己在捣乱,原来,自己真的是想吸引他的注意,原来,他能明白自己的感受。
原来,他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在自己心情低落的时候,他无声的安慰,让樱木觉得他其实也是有温度的!


当那条短信再次出现时,樱木除了高兴之外,就是生气,他几乎忘记昨天是怎么的难受。
第一次,把那条短信念了出来,末了,加上一句,“以后,我也会时刻关注你!”
晚上,他依旧去博客给一棒子,再给颗枣子。
双城也开始偶尔放一些他推荐的歌曲,这也给了樱木一种继续的动力。
尤其是看到表扬的留言时,虽然表扬的是双城,但他却感觉那份荣誉也有一半是属于他的。


这种默契又持续了一个月,一天,流川起来听节目,却发现是一个陌生的声音。
怎么回事??他没有发短息,去博客看,也没有解释,他看到很多留言,发出和他一样的疑问。
那么,现在能做的,就是等待回答了。


可是,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都是那个陌生的声音,流川很讨厌这个声音。
其他人也是,不少人发短息问天才去了哪里,他说他也不知道。
听得出来,他的压力也很大。
但是,流川并不想听见他的声音,透着一股精明市侩,那白痴去了哪里呢?


整整一个礼拜,中午打开收音机,一听见是那个人的,就马上关掉。
而且,他的博客上,每天晚上已经没有那个留言了,偶尔有,却是白天的。
双城夜色,是晚上的节目,他白天留言做什么呢?
忽然觉得时间很慢,怎么睡也睡不着,心里总是不时的想一个问题,他怎么了?


终于,在第8天,他博客上出现了一篇新的日志。
内容很简单,就一句话,“X队居然输了!离冠军只有一步之遥啊!我要好好休息,复原一下!”
休息到什么时候呢?那篇日志之后,接下来的几天,仍旧是那个不受欢迎的声音。
第二个礼拜之后,再打开,已经不是那个节目了,怎么回事?


博客上只有一句话,“希望大家能适应这样的变动。”
后面的留言是感谢和祝福的,好像大家都知道,只有自己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变动?????
“你病了吗?”最近,看着流川每天无精打采的样子,木子回来的也勤了一些。
“吃饭都没有劲,看着我也倒胃口!”木子说着就瞪着他。


半响之后,流川问了一句,“对了,你现在不喜欢那个笑话的电台了?”
“恩?你居然还记得呀!真奇迹!”木子吃惊的望着他,“哈,当然还喜欢!”
“那你怎么不听了?”
“你不嫌吵了吗?换时间了呀!现在中午没有了。”
“换时间了?什么时候?”
“你什么时候对这个感兴趣了?哈,难道你也喜欢上他了???果然是我的弟弟,有眼光!”


流川白了她一眼,“什么时候?”
“下午5点到7点。”木子盯着他看了一会,“下个礼拜有个活动,日本所有的电台主播都会来东京!”
流川望了她一眼,关我什么事?
“一年一度的电台嘉年华!去的人每个人都要表演一个节目的!
都是临场发挥,表现好的话,说不定可以有好的发展呢!”


“再好的发展就不是主播了?”
“主播也分黄金时间和广告时间的呀!天才会去耶!他就是去年去凑热闹时,才被发现的!”
流川抬头看了看,“是吗?”
“当然,我特意上网查了的!他叫樱木花道!哈,被主播抓上去表演,结果讲了一个笑话!
把大家都逗乐了,所以,就被邀请主持笑话节目。”
“......”
“算了,跟你讲也是白讲,我是要去的!”


樱木的节目换了时间,换了以后又没有再看到那条短信,樱木想过给他发短信,后来又想,用什么立场去问呢?
难道他不知道自己换了时间,还是自己走掉的那个礼拜,他也走了呢?
正想着要不要在博客上公布一下,就又看见他的短信了,“节目做不好,躲起来了?”
樱木又一阵火大!“我可是这里的王牌主播耶!我的节目哪里不好了?”
“那会被调到这个时间?还狡辩!”
“是我自己强烈要求的!你懂什么呀!”
“白痴!”


晚上,流川也被通知到那个电台嘉年华,下周日,东京体育馆里。
流川不想去,不喜欢人多的地方,还要表演节目。
虽然,是必须去的,当时也有例外,比如,流川。
可是,他还是打算去看看,在观众席的位置。


时间过的很快,马上到了嘉年华的前一天,樱木有点兴奋,在节目上呼吁大家也去看。
流川按了几个键,“好好表演,不要丢东京电台的脸!”
“我希望你也去,但是你最好不要让我知道你!不然,我绝对会让你听不到我以后的节目!”
流川不以为然的挑挑眉,“我会去找你的!”
“好!我等着!”


嘉年华上午8点开始,体育馆里很多人,各地的电台主播,还有很多听众也赶来凑热闹。
大家嘻嘻闹闹的很快到了12点,午饭时间!
很多人来和樱木打招呼,大家都一眼认出了他。
那混蛋说要来找自己的!樱木这半天都在想会是什么样的人呢?
结果,他根本就没有来,樱木再一次坚定要狠狠揍他的决心。


这时,流川才慢悠悠的起来朝体育馆赶来。
大家都三三两两的准备出去,已经结束了吗?
一眼望去,看见那个红头发的人,在人群里乱串。
阳光下,那灼热的红色,让流川觉得有点眩晕。


他看着樱木一会和大家说再见,一会去帮忙收拾舞台,一会又在四处张望。
在找自己吗?流川走到一个角落,静静的看着樱木。
那样的活力,那样的生动,那样的耀眼,好像真个世界都是围着他转似的。


一直看了2个小时,流川居然一点也不困,而且越看就越坚定了一个念头,他是我的!
下午的开场时间到了,人群开始涌动,樱木身边的人也越来越多,视野有点不清楚。
看不见了!流川有点黯然,如果,只有自己一个人看该多好!


他朝着那个方向走过去,扒开人群,从背后拍了一下樱木。
“我来了!”
樱木奇怪的看着他,莫名其妙的看着他,这不就是那只狐狸吗??
“走吧!”
说着流川就往外走,大家面面相觑的看着他,让出一条道。
樱木觉得这人很有趣,和大家打了声招呼,也跟着出去了。


走进地铁,这一站,人还不是很多,他们两个座位一个在车间尾,一个在车间头。
一站又一站,人越来越多,流川站起来,朝樱木那边走去,然后一把拉起走神的樱木。
“你干什么?”
流川指了指旁边的一位妇女,“给她让座!”


樱木楞了一下,然后把座位让出来,那位妇女受宠若惊的坐下。
转身,狠狠的瞪了流川一眼,然后背对着他,把头扬到一边。
流川站在身后,看着樱木孩子气的举动,伸手摸了一下他的脑袋。


樱木正要发火的时候,前面的一位有点醉的乘客忽然就吐了出来。
樱木马上本能的后退,撞到流川的胸口,流川顺势一把抱住了他。
然后,握住樱木拉铁环的手,滑到胸前,把他锁在怀里!!
樱木想起以前做的那个梦,有人从背后温柔的抱住自己,握住自己伸出去的手。


惊人的相似!周围的人有点好奇的看着他们两个。
樱木被看得想找个墙角撞晕自己,可是,他却不想挣开流川的怀抱。
和梦里一样的温暖,而且,流川现在这样的姿势,让他觉得有点落寞。
一直以来,樱木都觉得拥抱是相爱的,而从背后抱住一个人是可怜的。
因为害怕怀里的人离开,所以,从背后锁住。
也许是烂片看多了,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感觉。


流川似乎也并没有放手的意思,下一站,到了。
他松开手,拉着樱木下车。
“去哪里?”
“海边!”
樱木也没有说话,两个人默默的走着,一直到海边。


然后静静的对着大海坐下,想两个等待接受惩罚的孩子。
“12741091256.”
“恩?”
“我的号码!”
“你就是那个天天找碴的人?”
“恩!”


“你!”樱木站起来,就揪住流川的衣服,扬起的拳头对着他。
“你还不是一样?”
原来,他知道,也是,自己也是一样的,樱木没有底气的放下手,又坐到沙滩上。
“你带我来这里干嘛?”
“不想呆在那里!”
“哼,你是看本天才人缘好,嫉妒吧!”


“白痴!”
“你!那你还来找白痴?”
“你那个礼拜去了哪里?”
“到美国看NBA去了,他们不肯放我假,简直太不人道了!”樱木气呼呼的说道。
“哼,不过有什么可以难倒天才的?不放我假,我就先斩后奏!”
“可惜,他们居然输了,哎,世界都灰暗了。”


“为什么换了时间?”
“小P不是有说过吗?换成下午。因为现在大家都要午睡呀,不然下午哪里的精神上班呢?
换成下午的下班时间,刚好听听节目,缓解白天工作的压力。我可是要求很久了呢!”
流川心里一动,没想到这白痴还挺会为别人着想的。
“小P是谁?”
“代替我的那个。”
“没有听。”
“哈,只听我的?那当然,听过本天才的节目,怎么可能会想听别人的?”
“.....”



随后,两个人陷入了沉默,安然的享受着落日,海风。
樱木一会看着天空的云朵,一会看一眼流川。
流川觉得樱木看云时很近,看自己时很远,这种感觉让他恐慌。
就像远方渐渐染红大海的夕阳,随时都会消失不见。


他转过身对着樱木,紧紧拥住他,手伸进樱木的头发里,樱木的身体很温暖。
“我们,一起试试吧!”
流川的身体很冷,但是樱木可以感觉到他那颗正在燃烧的心。
也许是太过渴望一个怀抱,樱木舍不得放下,甚至想这一次把十几年的拥抱全补回来。
“如果你叫我天才,我可以考虑一下!”
“白痴!”


“是樱木花道!”
“我知道!”
“你知道?”
“恩!知道我叫什么吗?”
“知道!”
望着流川惊讶的眼神,樱木贼笑道,“狐狸!O(∩_∩)O哈哈~”
“白痴,是流川枫!”


一直以来,流川都不喜欢东京,不喜欢东京的建筑,不喜欢东京的生活方式。
记得有一场,看到一位听众发的短信,“听说,爱上一个人,就会爱上一座城市,因为你,我好像爱上东京了!”
流川当时看到,觉得不可思议,如果爱自己,怎么会爱上一个自己讨厌的城市呢?那也叫爱吗?
现在,他抱着樱木,感受着樱木柔软的发丝,忽然觉得,自己已经爱上了东京。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09年花道生日征文-月老的骰子

最近更新

[流泽花]末日穷途   樱之枫叶
[牧淸花]狮子VS花豹   小南
[仙花]Morning Kiss   靠谱的大爷
[仙花]忠与不忠   windning
[ALL花] 不公   凤阳凤歌

随机文章

[洋花] 女朋友   小鱼姬
[清花]两小无猜   苏喵
[流花]冬潮   Foxtail
[流+花]树荫下   Flora
[流花]极度深寒    青涩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