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无尽的爱

(1 次投票)

作者:lucifer兔子 周六, 2010年 06月 26日 17:18

时间:3000年(可穿越)
地点:阴暗的后巷
事件:随意
人物:洋平


千年的爱,不变。为了再见你,我从画里表达着对你的思念,从过去走来。

1.
“这里是距今大约3000年前的湘王朝第二任王的墓。”导游小姐兴致勃勃的向跟在自己身后的众人讲解着。“现在大家看到的就是曾放置这位王的棺木的地方。”

“真是无聊。”打着哈欠,洋平睡眼惺忪的跟着参观的人潮向前走着。本来是不想来的,无奈自己的女朋友小奈子是学历史的,说什么都要来这里看下,所以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这里是放置陪葬品的。”走进一间灯光昏暗的房间,导游小姐打开一个开关,瞬间每个展品的上方的小射灯照亮了小小的房间。“墙上挂着的是这位王的妃子和皇子们的画像。”

“唉。”不知道进来这里后的第几次叹气了,洋平想。

“这张画像上的是第二皇子,是个十分传奇的人物。”停在正中间的一张画像前,导游小姐极富感情的说。“有着异于常人的红发,如樱花一般,曾带领着千人的军队大破成倍的敌军。但是不知为何,这位皇子竟然被远嫁东翔,是历史上第一位男后也是唯一一位男后,只是其在远嫁后不久便因病去世,留给后人无限的遐想。”

“喂,看呀,水户,是男后哦。”拉了下快睡着了的洋平的袖子,小奈子兴奋的指着那幅画像。

“男后?”听到这个词,洋平抬头看向小奈子指着的画像,只那一瞬,便觉得世界只剩下自己和画上的人物对望。心中一股强烈的感情翻涌着,竟会不自觉的流下的眼泪。

后来不知道怎么出的地下展厅,洋平只记得那双琥珀色的眼睛。

一个月后

“不要走!”大叫一声的从睡梦中醒来,洋平喘着气看了下表,才三点。自从和小奈子去看过那个墓地后,回来就一直做着一个个奇怪的梦,梦中出现的,竟是那个画像上的红发的男后。

“没有了?”晃了晃空了的烟盒,洋平无奈的穿上外衣决定出去买一盒烟顺便买一打啤酒回来。

“明明是春天了,为什么还这么的冷?”拉紧了身上的外套,洋平买好东西往回走着。前几天小奈子竟然和自己说分手,说什么兴趣不同,没有共同语言,真是可笑,明明是喜欢上了同系的学长,还装的那么的无辜。

想着想着,洋平不觉得走到了阴暗的后巷。“还是快点走吧。”虽然打架很强,但是也不想被人没事找事,洋平加快了脚上的步子。“嗯?这个是?”觉得脚下踢到什么,洋平弯下腰捡起那个画轴,慢慢展开来,快速的合上,洋平看了看周围,然后匆匆的跑回家。

2.

走进房间,反手锁上门,虽然家里也没有别人,父母常年在外工作,只留自己住在这个超大的别墅里。洋平放下手中的啤酒,坐在床上,稳了稳心跳再次展开手上的画轴。

艳红的长发在风中飞舞,刚毅的眉梢下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向外望着,红润微薄的双唇略带着笑,银色的盔甲,火红的披风遮盖的是那个人小麦色的肌肤。即使几千年过去了,可这画上的人却依然让人觉得像是活着的。

就那么的看着,像是魂魄也要飞进画里似的,洋平将画挂在床边的墙上,就那么痴痴的看着。心中那呼之欲出的感情积压在心底,让人想要发泄出来。就那么边看着画像喝着啤酒,洋平渐渐的倒在床上睡着了。

“唔,”伸手按着太阳穴,洋平看了看表,七点半,觉得手臂上有什么东西压着,转过头去。“啊!”这是梦?

一个红发裸体的男子枕着自己的胳膊熟睡着,而原本挂在墙上的画轴则变成了一片空白。

这是什么情况,谁来告诉我。洋平愣愣的看着那个如婴儿般纯真睡容的男孩,脑子迅速的回放从昨晚到今天的各种细节,却怎么也想不出来自己有带个人回来,还是个男的。

“醒醒。”拍拍男孩的脸。

“嗯……”揉着眼,红发男孩睡眼朦胧的看着洋平,突然大叫。“洋平?你怎么会在这里?。”

“啊……”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洋平更加的奇怪了。

“我好想你啊。”抱着洋平,红发的男孩竟然哭了。

“哈?”

————————————————兔子的分割线—————————————————

“现在播报新闻,昨天湘王朝的地下墓地被盗,丢的文物有……”关上电视,洋平再看了眼那已经变成了空白的画轴,无奈的叹了口气,国家级的宝物,总不能还回去一个真人吧。

站在厨房里,洋平做着蛋包饭,听着浴室里的动静,自己都觉得可笑,每夜里梦到的人竟然会出现在自己的身边。

“樱木?洗好了吗?”把饭放在桌上,洋平敲着浴室的门。

“这个,要怎么关?”赤着身体,樱木红着一张脸问站在门口的洋平。

“把这个推上去就可以了。”看着樱木的裸体,洋平发现自己竟然又有感觉了,“把这个穿上。”丢给樱木一件自己的大外套,洋平背过身去不敢再看。想起早上的事,都觉得不可思议。

“你不是洋平吗?”迷惑的看着洋平,樱木睁着琥珀色的大眼偷偷打量着这个陌生的房间。

“我是洋平,但应该不是你认识的那个洋平。还有,你是谁?”想到如此神奇的事情竟然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洋平捏了把自己的脸,以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

“本天才叫樱木花道,是湘王的二皇子。”带着灿烂的笑容樱木向洋平述说着自己的身世,却在说到一半的时候突然不说了。

“水户洋平?你的副将?”抓住重点,洋平听到一个和自己一样的名字出现在樱木的口中。

“是啊,洋平是和我从小到大的哥们,也是我领兵在外的副将,”歪着脑袋,樱木说。“你真的不是水户洋平?可是你们好像,连气味都一样。”

“我是水户洋平,但不是你那个时代的洋平,这里不是你在的那个时代。”洋平满脸黑线的说,什么叫气味都一样,再哥们也不可能连气味都能记得吧。

“是吗?”听着洋平的话,樱木慢慢的低下头,喃喃的说:“果然还是恨着我的。”

“?”看不到樱木的表情,洋平只觉得胸口压抑得不行,一种酸楚感涌上心头。“先去洗个澡吧。”

“嗯。”接过毛巾,樱木走进洋平说的浴室。“这个,要怎么用啊……”过了一会,樱木裸着身体站在洋平面前不好意思的挠着头问道。

“唉。”自从早上第一眼看见樱木的裸体自己的身体起了反应,洋平觉得自己真是无可救药了,竟然会对一个男人有了反应。

“洋平!”憋屈着一张脸,樱木的脸基本上快要贴在洋平的脸上了。

“啊!”思绪被拉回来,洋平一转头就对上了樱木那双清澈的瞳孔。真是太糟糕了,洋平想,都能感受到呼吸了。“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等一下我们要干什么?”满是兴奋的表情看着洋平,樱木对这个陌生的世界的一切都十分的好奇。

“等一下我要去上班。”收拾着桌上的盘子,洋平抽出一支烟点上。

“上班?”不解的看着洋平。

“就是去工作,不工作就没有饭吃。”是啊,一会自己去工作了,那他怎么办呢?总不能把他自己留在这里吧。“你和我一起去。”想了下,洋平开口说。

“哦。”直直的盯着电视看,樱木漫不经心的回答。

3.

“早上好。” 像平时一样用温和的表情向自己的员工打招呼。

“早上好经理。”一位打扮得很成熟的女士坐在电脑桌前,向洋平热情的打招呼。

“进来吧。”打开办公室的门,让进一路上都是一脸惊奇的樱木。

“啊。”根本不知道应该从何问起,看到的东西都太奇怪了,樱木只剩下一脸的迷茫。“这里果然不是我在的那个世界。”坐在沙发,樱木神色有些暗淡。“怎么可能是我的世界呢,当初就已经知道洋平不在了,怎么可能再出现在面前。”

“喝茶还是什么。”从抽屉里拿出自己喜欢的绿茶,洋平洗好另一只杯子。

“本天才不要喝茶,那个好苦的。”皱了眉,樱木想了下说。“我想喝早上喝的那个东西。”

“早上的,是说芬达吧。”把自己的绿茶放在办公桌上,洋平打开小型冰箱。“这个喝多了会难受的。”打开倒在洗好的杯子里。

“你喝的是绿茶吗?”吸吸鼻子樱木扬着嘴角问。

“是啊,你怎么知道的。”洋平看着樱木一口气喝下一杯的冰芬达,想着,今天不能再让他喝这个了,不然会闹肚子吧。

“闻的。”自豪的笑了笑,樱木盯着洋平的杯子说,“因为啊,洋平平时就喜欢喝这个,有一次我好奇这个的味道,就偷喝了一口,好苦的,一点都不好喝。”

“可是,喝这个是可以让人觉得平静,有宁神的作用。”好笑的看着樱木满是不解的表情,洋平想,就算是要喝,也没必要去偷喝的吧,真是可爱的人。

“你说的,和洋平说的一样。”失神的看着洋平,又像是透过洋平看着谁。

“可以和我说一下你和那个洋平的故事吗?”每次听到樱木说起那个叫做“洋平”的事,洋平心中的伤感就会扩大一点,那个“洋平”和自己的种种相似,应该不只是巧合……吧。 洋平讨厌现在的感觉,一种被当作是谁的替身的感觉。

“嗯。”犹豫了一下,樱木明朗的声音缓缓的开始讲述。“本天才是湘王和异族女子的孩子,所以头发的颜色异于常人,但是父皇并没有把我当作异物看待,对我还是不错的。而洋平是当时的镇国大将军水户综的独子,后来进宫时相遇,便成为了知己。之后基本上是天天的在一起,后来领命东去与东翔打仗,洋平也以副将的身份陪同着本天才一起去的。”说到这里,樱木的脸上满是幸福。

“你和洋平,关系应该不止这样的吧。”不知为什么,看到樱木那么温馨的笑,竟然会嫉妒那个“洋平”。

“嗯,我和洋平,是恋人,我们是真心的爱着的。”握紧手中的杯子,樱木垂下眼睑。“但是,这是不被允许的,而且洋平还是独子。后来被父皇还有水户将军知道了,硬要拆散我们,再后来,东翔的使者来谈和,竟然说要本天才远嫁东翔。如果是以前,父皇是不会答应的,毕竟让一位皇子如女子般远嫁,怎么着都是有失国体的。但是父皇答应了,因为他认为,与其让本天才在国内闹笑话,不如为国家的利益来的光荣。本天才当然是不肯的,父皇和那个该死的东翔太子竟然对本天才使用蒾药,等本天才醒来后,人已经到了东翔。”说着,樱木原本平稳的声音有些变的激动。

“不知道别人是如何对洋平说的,好像洋平误会了本天才,认为本天才是变心了,自愿和东翔太子走的。有想过要回去,向洋平解释,但是,如果本天才真的走了,那两国就会开战的,本天才不想的。”轻泣着,樱木用手背抹去眼角的泪。“我被封作东翔的太子妃,后来太子做了皇帝,便被称作王后。本天才没有放弃过要找洋平解释的,本天才只是想要在两国不会开战的前提下和洋平在一起的。可是,到东翔的半年后,竟然听说洋平在与西单的对战中牺牲了。”止不住的眼泪如断丝的珍珠滑过樱木的脸颊,身体也不住的颤抖。“我曾对洋平说,本天才是天才,不会在乎别人的看法,当然会一直的爱着洋平,一直的爱着的。但是终是辜负了洋平了,洋平,一定是恨着我的吧。”

“不会的。”伸出手抱住樱木,洋平也泪流满面的,一个声音不停的在脑海里回响着。“我不恨你,花道,我知道的,我都知道的,我本来想要取得更好的成绩,然后从东翔王那里把你抢回来的,只是没想到会被人暗算。我也是爱着你的,我爱你花道。”

“洋平!”扑在洋平的怀里,樱木哭得像是一个小孩。

“花道。”捧起樱木埋在怀里的脸,洋平深情的吻住那红润的唇。这就是你最后的愿望吧,我前世的水户洋平。那千年前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在脑海里,花道的一颦一笑,每个细节,还有那临死前对花道深深的思念,你是想要向樱木传达你的思念的吧。

结局一:

“谢谢你,洋平。”躺在洋平的怀里,樱木吸取着自己思念千年的属于洋平的味道。“谢谢你。”

洋平坐起身,看着在朝阳中慢慢变得透明的樱木,慢慢的落下泪来。“我爱你,花道。”俯下身吻着那几近消失的柔软的唇辨。“我爱你。”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世。

在消失前,樱木露出了最灿烂的笑容,“我已迟到千年。”伸出手搂住洋平,然后在太阳升起时化做一片尘埃。

“再见。”爬在床上,感受着床单上残留的温度。你的爱不属于我,不属于这个时代,而我,也不是你的洋平。可是啊,我爱你呢,花道。

奈河桥的彼岸,守候千年的洋平微笑着看着一脸焦急的跑向自己的红发爱人,张开了怀抱,紧紧的相拥

后来洋平把那副变回原样的画轴归还了展厅。

“这副画上的人,是湘王朝第二任王的二皇子……”导游小姐热情的向来参观的人讲解着。

深情的看着画上的男子,洋平突然愣了一下,樱木原本似有似无的笑变成了幸福释然的微笑。

“我爱你,花道。”

走出展厅,洋平用手遮住明媚的阳光,呼吸着属于阳光的味道,一种和樱木身上的相同的味道。耳边似乎还能听到那人爽朗开心的声音:“洋平!”

我穿越了千年,只为向你传达我对你的思念,那,你可曾听到?


结局二:


拥有了前世的记忆,洋平更加小心的珍惜着与樱木的点点滴滴。由于无法再回到过去,樱木只能留在了现代。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洋平与樱木成为了恋人,同居在一起,樱木也开始适应了现代的生活,用樱木的话就是“我果然是天才!”洋平则是用温柔的眼光宠溺的看着,眼里满是幸福。

每当有人问起洋平,是怎么和樱木认识的,洋平总会开玩笑的说这是天上掉下的,正好被我捡到,而樱木则是红着脸不说话,但是那淡淡的笑却满是幸福。

后来在洋平的努力下,得到了水户夫妇的同意,两人去了荷兰结婚,而那个空白的画轴则一直在衣柜里放着。幸福应该就是这样的吧,虽然迟到了千年。

我爱你,对你的思念穿越了千年不灭。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09年花道生日征文-月老的骰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