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曾经沧海桑田

(2 次投票)

作者:lucifer兔子 周六, 2010年 06月 26日 17:21

时间:明天
地点:体育馆
事件:打零工
攻君:流川枫

正文


“叮叮~~~叮叮~~~”

“你好,这里是流川枫的家,如果是找流川枫,他不在,如果是找樱木花道,请留言。嘟——”

“流川,明天有个同学聚会,在B市的XXX酒店,离你住的地方不远,可不要迷路了,时间是晚上8.00,那就这样了。嘟嘟嘟嘟….”

1.

“这位是新转过来的流川枫同学。”讲台上,作为班主任的久泽公式化的向班上的学生介绍站在身边面无表情的黑发男子。

“长得很帅啊。”讲台下,女生们小声的议论着,而男生多数是发出不屑的声音。

对于别人的评价没有太多感觉的流川随意的瞟着,如意料,这种小镇怎么可能出现让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或人。啧了一声,流川走到自己的座位上。

接下来的几天,并没有什么能引起流川注意的,除了每天的被一群群的女生包围着送情书,就是去体育馆打篮球。说起来,对于什么都不是很感兴趣的流川来说,篮球是生命中必不可少的。而球技十分了得的流川也就成为了这所高中的主力。

其实流川有点好奇的是自己前面的座位好像总是空着的,但又是有人的,只是那个人从自己转来就没有出现过,当然,这个想法也只限于想一下,流川对于这一切都没有什么兴趣。因为父母要出国去考察工场的运作情况而搬来乡下和祖母一起住,一直住在大城市习惯了的流川,对于这种小镇子总是带点鄙夷的,连带着对这里的人也是。

祖母住的房子是比较老一点的宅子,比旁边的房子要大些。这是流川在第N次走过那个不算很旧的住宅后得出的结论。只是,对于住在旁边的这户人家,和坐在自已前面的人一样,没有出现过。不过这并不碍着流川过日子。

后来的某一天,流川在踏进教室的时候,发现前面的座位上爬着一个人。带着有些好奇但又不表现在脸上的心态,流川走了过去,是个长得还算不错的人,这是流川在看了那个人侧脸得出的结论。不过这个人好像很累的样子,从早上流川进门,到现在已经三节课过去了,这个人都是在睡觉,连流川都想要佩服他了,毕竟自己也是很能睡的。

“水户,外面有人找。”课间的时候,有个人拍醒了那个人,指着外面说。这时,流川才知道,他叫作水户,至于水户什么对于流川却是无关紧要的,毕竟这个人不在是个迷了,已经不能引起自己的兴趣了。

无意的看着水户到门口,没有看清那个找水户的人长什么样,只瞟到一缕红色。这种学校竟然放学生染发,不知道这个染了红发的女生长什么样,一定是太妹那样的,流川心里想。

“那个水户看起来很一般,但是打架是很厉害的。”坐在自己旁边的人,貌似是叫作暮目,好像和自己都是篮球队的人如是说。“人还是不错的,对同学都不错的,这次长时间没有来,好像是因为刚才来找他的隔壁班的樱木的外祖母生病,去帮忙了。他们两个还有另外三个的关系是很好的。”

原来刚才那个染着红头发的女生姓樱木,流川始终认为那是个染了红发的女生。直到有一天,流川打完篮球后回家,走过一个小巷时听到有人说:“可恶的樱木花道,你记得!”

果然是个太妹,这么想着的流川在被冲出小巷的人撞了一下后向那边看去,正好对上向这边望来的一双琥珀色的眼睛。不是自己想像中有着巧克力色皮肤一头长发穿着迷你短裙的女生,而是一个身高和自己差不多穿着和自己一样校服的男生。

当然没有兴趣去理会小混混打架的流川保持着原来的步伐向前走,原来叫作樱木的是个男的。

“气死我了,本天才长得太帅也不用天天来找本天才的事啊!”身后传来的声音,有着清爽的感觉。还是个白痴,这是流川在心里补充的。

发现如果你见过一个人后,总会经常的见到。自从在小巷见过樱木后,在学校的走廊总能看见他,当然还有他身边那个如影子般存在的洋平和另外三个不知道叫什么的人。

原来他的头发是那么耀眼的红色,看了会让人有些眩目;原来他的头发不是染的,是天生的;原来他的成绩不好,总会被老师留下补课;原来,他的人缘很不错的;原来……自从知道樱木后,流川的头脑中出了好多的原来,多到自己过去所想到的,原来自己已经注意了这个叫作樱木的好久了,至于为什么会注意,流川不知道。

2.

“我回来了。”这天,流川在玄关脱下鞋进到屋里,见到祖母的对面坐着一个和自己祖母差不多年龄的女人。

“回来了。”温和的笑着,流川的祖母招招手示意他过去。“这是住在咱们家旁边的津泽女士。”

“你好。”客套的向这个看起来有些严肃的老人问好,流川不喜欢这种场面。

“真是个不错的孩子,不像我家的那个只会打架……”走出客厅,里面的谈话声越来越小,流川回到自己的房间,疲惫的躺在床上,想到的都只是今天和樱木的点点滴滴,当然,这所谓的点点滴滴都是流川在“不经意”时看到的,自己从未参与过。

“谁是流川疯?”突然的一天,正爬在课桌上睡觉的流川被这突如其来的大嗓门给吵醒了。

“我就是。”摇摇晃晃的走出教室,流川看到正被水户向后拦着的樱木一脸的怒气。

“哼,不过是个小白脸,竟然敢让晴子小姐伤心。”一把抓住流川的衣襟,樱木打量了下流川后,逼视的说。“为什么要拒绝晴子小姐?”

“与你无关。”冷淡的说,流川完全不知道这个晴子小姐到底是谁。

“你,混蛋!”正要一拳打下去,洋平从中间一把抱住樱木的腰向后拉去。

“好了,好了,要是让晴子知道你打了流川,可能会讨厌你的。”这么说着,果然看到樱木停下了动作,一脸“是真的吗”的表情看着洋平,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气焰,像只随时会被人遗弃的小狗。

“白痴。”那个水户一直放在樱木腰上的手在流川看去是十分的碍眼的,宁可被樱木一拳打下去来个亲密接触好的多,亲密接触?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流川想,难道自己被白痴传染了,竟会有这么可笑的想法。不再理会这场闹剧,转身走进教室继续补觉。

“晴子小姐就是你前天拒绝的一个女孩。”托着下巴,叫作暮目的向流川解释。“是樱木一直喜欢的女孩。”

又看了一眼还在门口生闷气的樱木,虽然这个叫作晴子的不知道是谁,但是在流川的心里已经被列入了黑名单。当然流川不知道,经过这件事,樱木也将自己列入了黑名单。

高中的学习总是忙碌的,不过因为是高一的流川还是过着自在的生活。每次在走廊里和樱木擦肩而过时,总会接收到那人不友好的一瞟。这让流川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毕竟他和那个叫作水户,坐在自己前面的那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总会笑的很开心,那种笑,是很灿烂的。在不知不觉中,流川竟希望樱木能对自己也露出那种笑。

流川发现,坐在自己前面叫作水户的人,其实是很聪明的,真的是很聪明的,但总是在考试时不合格被留下。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因为樱木总是会被留下。

想到这里,心里又小小的不愤了一下,流川对队长说出去洗下脸,便走出体育馆。运动完用冰冰的水冲下脸是一件很舒服的事。

“樱木,如果你也打篮球就好了。”一个甜甜的声音,就听觉上,是个女生的声音。

“可是我没有时间,还要去打工。”大白痴的声音,带着一丝的歉意。

“真的好可惜,你长得这么的高,要是打篮球的话,一定会很厉害的。”惋惜的的语气。

后面的对话流川没有再听下去,原来那个白痴每天一放学就失踪是去打工了。像是知道了什么别人不知道的秘密一样,流川在后来的练习中心情十分的好。

第二天一下课,流川便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出了教室,终于在校门口的拐角处发现了那抹红色,一路跟着来到一家小小的蛋糕店外。站着打量了一会这家蛋糕店,流川推门进去。

“欢迎光临。”店里的服务员友好的向流川说道。

“大白痴在哪?”

“诶?”不明所以的看着这个长得很帅表情很酷但是说的话却很火星的男生,服务员一头雾水,我们这里哪来的白痴?

“……”无言的越过服务员环视着不大的小店,这种和白痴不符合的感觉,难道自己跟丢了?

“水野,我来了。”就在流川面无表情但内心郁闷不已的时候,从柜台的里面开门进来的樱木使得流川又振奋起来。

“啊,你怎么会在这里。”笑着和水野打完招呼的樱木在看到柜台前站着的人是流川后瞬间变了脸色。

“哼,大白痴。”可以这么近距离的看着樱木,这是第一次,流川睁着单凤眼盯着樱木。从有些凌乱的红色短发到干净明亮的琥珀色瞳孔,从英挺的鼻梁到微薄湿润的唇瓣。

“干….干吗?想打架?”被人这样盯着是很别扭的,樱木不自觉的向后缩了缩,当然不是因为怕他,樱木在心里为自己的辩解。

“这个,包起来。”指着一个绿色的蛋糕。

“给。”将包好的蛋糕放在流川的面前,收好钱,樱木用敌视的眼光看着流川,直到流川走出店。

这样就算是有了交集了吧,流川在心里为自己单方面的行为画上定义。

而让樱木吃惊的是,自那之后,流川竟然每天都来店里买蛋糕,虽然不像第一次那么早。

3.

今天的训练有些晚,流川看了下表,换好衣服后,便跑向蛋糕店。站在已经关了门的店门口,流川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每天在蛋糕店里见到樱木,对于流川来说,已经是一种习惯。失望的走在回家的路上,流川在心里想,如果此时大白痴出现在面前就好了。也许是老天听到流川少有的祈祷,在流川走出蛋糕店大约500米,看到了正急急的走着的樱木花道。

蹬着弯赛,流川故作潇洒的只是很偶然的跟在樱木后面。

“臭狐狸,干吗跟着本天才!”不满的瞪了一眼流川,樱木向后顺了下滑到面前的红发。

“回家。”向来精简语言的流川边骑车对樱木用平静的语气说。

“切。明明是骑车的,竟然和天才走的速度一样,果然是一只体弱的狐狸。”

“白痴。”总不能说是为了达到和你一样的速度而刻意这样的,其实保持这种速度也是很辛苦的。

两人就这样一路不再说什么的走着,夏夜里有着满天的星星,微风吹过来,点点凉意,很是惬意,流川想,要是能就这样走下去也是不错的,可惜路总是要走完的。

“你住这里?”疑惑的看着停在前面房子门口的流川,樱木握着门把手的手颤了一下。

“白痴。”

“混蛋,臭狐狸。”樱木气呼呼的关上门。

嘴角勾起一抹如果让女生看见绝对会尖叫的笑,流川看了看晴朗的夜空,心想,也许还不错。

再后来,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两人早上会一起去上学,流川换了一辆能带人的车子,晚上流川训练完仍是去蛋糕店里买蛋糕,然后等樱木打工结束两人再一起回家。慢慢的,樱木也不像最开始的那样子敌视流川,虽然离十分友好还有好大一段路要走,但是偶然樱木也会露出那种灿烂的笑容来。

“想知道樱木的事情吗?”某个万里无云、阳光明媚的课间,坐在前面的水户转过头来对流川说。

沉默的看着洋平,流川并不喜欢这个叫作水户的在自己面前说着自己不知道的樱木。

“樱木并不是本地的人,也是后来转来的。”没有得到流川的回答,洋平自顾自的说。“樱木的母亲津泽美欣是这个小镇的人,是个长得很漂亮的女性,去了大城市工作,听说在那里遇见了一个有着红色头发的异国男子,两人相爱了,不久之后樱木出生在这个世界上。樱木是在小学的时候转来的,当时大家都没有见过红色头发的人,都叫樱木是怪物,也是因此,樱木对于自己的红发并不是很喜欢的。因为母亲和樱木的母亲关系很好,会经常去樱木的家,才发现,樱木其实是个单纯的孩子,直到现在,也只是一个单纯王。”

单手托着侧脸,洋平无视于已经爬在桌上的流川继续说道。“樱木的母亲只见过几面,真的是个很漂亮的人,只是记忆中,那个女人总是一脸的悲伤。无意间听母亲和别人的谈话才知道,樱木的父亲后来外遇了,而一向比较追求完美的美欣接受不了,便带着樱木回到了这里。不过听说两人并没有离婚,那个男人还是爱着美欣的。其实刚到这里的樱木除了会受点欺负,并没有什么,后来大家也都接受了樱木的红发,那时候的樱木是很爱笑的。没有人想到,不久之后,樱木的母亲自杀了,就死在樱木的面前,而且当时美欣好像是打算带着樱木一起自杀的,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没有做。”说到这里,洋平叹了口气。

没有给出回应,流川仍是爬在课桌上,如果不是刚才的一颤,真的会认为睡着了。

“美欣的葬礼上,那个男人,樱木的父亲来了,说是要带走樱木,而美欣的母亲不同意,说不想让樱木和后妈在一起,之后,樱木便一直留在这里了。”用比较平淡的口吻讲述着。“那件事给樱木留下的阴影太大了,之后的一年里,都没有见过樱木笑。我们也是花了好长时间才让樱木变回来的。”说完,洋平用很认真的语气说。“别看樱木现在很开心,想法也比较简单,其实他是很脆弱的,如果你真的喜欢樱木,就不要作会让他伤心的事,如果做不到,就不要再接近樱木了。”说完,洋平转过身去不再理会流川。

而听完洋平讲述的流川对于水户这个人的评价是,果然是个令人讨厌的人。


4.

“我说狐狸啊,你喜欢吃蛋糕?”坐在车后座,樱木摇着两条腿问。

“不喜欢甜食。”

“那你每天买的蛋糕都哪里去了?”

“给祖母了。”想了一下,流川说道。“不过那个红豆蛋挞还是不错的。”对于那些蛋糕,流川并不喜欢,这是实话,他很少吃甜的,只是偶然间看见樱木在做红豆蛋挞,于是买回来吃,觉得还可以接受。

“算你有眼光,那可是本天才的处女作。”得意的提高了音量,樱木竟一把抓在流川的腰上。“和你说哦,本天才将来要当一名糕点师。”

“白痴做的没人敢吃。”被樱木抓着心里乱跳的流川极力的平稳着自己的情绪,心里暗骂这个白痴。

“混蛋狐狸!”不满的在车上来回的摇晃。

“笨蛋,不要乱动。”极力的稳着车的平衡,这样的场景也是一种幸福吧。

————————————————兔子的分割线—————————————————

“暑假要干什么?樱木。”坐在天台上吃完午餐,洋平躺在水泥地板上看天。

“当然还是打零工。”理所当然的说,樱木啃着便利店的面包。

“你父亲不是给你留了很多钱吗,为什么这么拼命的打工?”

“因为我想以后开个蛋糕店啊,老爸的钱应该差不多的。但是我还想上A市的蛋糕师学校,这样就有些不够了。”

“蛋糕店啊。”想了一下,洋平开玩笑的说:“那你的成绩可不乐观,考上A市的学校。”

“嗯,本天才一定没问题的。”哈哈的笑着,其实樱木已经为这个问题不知道烦恼了多少次了。

“哼~~”懒洋洋的看了樱木一眼,洋平想,不如自己再当一次好人得了。虽然并不是很喜欢那个叫作流川的坐在自己后面的人。

“白痴。”准时的站在蛋糕店里,流川叉着兜看着正在收拾东西的樱木。

“今天的推荐。”将一盒蛋糕放在流川面前,樱木每天会为流川留一份自己认为不错的糕点。不过有的时候会被人开玩笑说,这样的感觉两人好像是夫妻,当时的樱木红了一张脸的给了那人一个头棰。

“明天见。”

“明天见。”在店门口和水野分开后,樱木和流川慢慢的走着。

“明天开始我给你补课。”冷不丁的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流川还是面无表情。

“为什么本天才要你这个小老百姓来补课啊!”其实流川的成绩是年级上都是排前三的,这一点樱木知道,但绝不承认。

“如果你还想上A市的学校。”斜了眼看樱木后又看向前方。

“啧,”撇了撇嘴,樱木心不甘情不愿的答应下来,原因当然是,为了理想天才是可以为之而暂时的承认狐狸的能力的,当然只是暂时的。

在有些昏暗的灯光下,流川扬起了满意的笑。不过想到今天那个叫作水户坐在自己前面的家伙,流川还是觉得自己实在是讨厌这个人。

“帮樱木补习功课吧。”完全没有一点商量的语气在里面,水户淡淡的瞟了眼流川。“A市的糕点师学校,让樱木达到那种程度就可以,对于你来说不难吧。虽然我是想亲自教樱木的,无奈我还要应付家里的生意,没有时间,反正你们两家住的那———么近。”

想起来就不爽,流川觉得帮樱木补课是必然的,因为原本想让樱木和自己上B市的学校的,B市就是自己来这里之前所待的地方。不过这样看来是不可能了,不过好在A市和B市离的不远,坐车只要4个小时,这样想的流川心情又好了一点。

“喂,死狐狸,不会又睡着了吧,有没有听本天才说话?”

“白痴,说。”

“臭狐狸,本天才说以后要做很伟大的糕点师。”

“作梦。”

“去死吧,臭狐狸!”

高二的夏天,两人谈论着不远的未来,却又是那么遥远的未来,就好像会这样子一辈子走下去的幸福。


5.

“白痴,这个公式错了。”

“白痴,这两个放在一起是不可能有反应的,应该是这两个。”

“太平天国是哪一年起义的。”

“唐宋八大家是谁?”

“白痴。”

“啊!”终于忍无可忍的樱木只差掀桌而起了,双手伸在桌上气鼓鼓的看着美其名为来为自己补课的流川。

“我说的是事实。”冷淡的回应了一句,流川继续在参考书上演算,然后把圈好了习题的书放到樱木面前。

“死狐狸,不要那么嚣张,本天才只是没有看清楚而已。”狠狠的抓过习题书,樱木泄愤似的在草纸上涂画着。

托着腮帮,流川伸出手拨弄了下樱木额前的红发。

“干吗啦,死狐狸。”温怒的抬起头,樱木干净明亮的眼睛瞪着坐在旁边面无表情给人一种慵懒之感的流川。

“很漂亮。”搓着手上的一缕红发,流川说道。

“那当然啦。”先是愣了一下,樱木很得意的笑着,其实流川说的话,在心里激起一片涟漪,暖暖的。

“暑假有事?”看着樱木在各种招工的广告上圈圈画画,流川有些不悦的问。

“要去打工。”志力于广告事业的樱木没有抬头的回答道。

“……”

“有什么事情吗?”迷惑的抬头看着不语的流川。

“本来想招待你去B市的枫叶馆参观的,这样看,算了。”(枫叶馆,B市高级的饭店,其糕点是十分出名的。)

“我要去。”樱木坚定的说。

将头扭向窗外看着淅淅沥沥的雨点,流川满意的笑容,心想,天气真好。

“终于放假了,”伸了个懒腰,洋平爬在桌上爬了一会转过身来对流川说:“祝你假期愉快。”然后就拿起书包离开了教室。

“啊,洋平,”在走廊上樱木开心向洋平打招呼。“本来说要去你家帮忙的,但是有这么好的机会。”

“好好做吧,”拍了拍樱木的肩,洋平的眼里永远都带着一些樱木看不懂的温柔。“加油。”

“哈哈..”不好意思的抓抓头发,“本天才一定会成功的。”

没有回头,洋平只是冲着身后的樱木摆摆手。

“白痴,明天出发。”从后面踢了樱木一脚,那两个人之间的感觉让流川十分的不满。

“混蛋狐狸。”从地上爬起来的樱木冲着流川的背影大叫着。而流川则挂起一抹温柔的笑,导致很多人看到之后捂着额头说:“一定是考试的过,我竟然出现幻觉了。”

————————————————兔子的分割线—————————————————

“这里就是后厨,”走在前面身穿厨师长衣服的胖男人笑容可掬的向樱木和流川介绍。“因为现在是休息的时间,还没有开始准备,等到5点的时候,就会开始作准备了。”

“好厉害,这里的设备好齐全。”樱木激动的环视着摆放在宽敞的厨房里的蛋糕设备。

“白痴,过一会再来。”拉起还沉迷在兴奋里的樱木,流川大步走出枫叶馆,向着对面的海之家小区走去。

“狐狸,我们去哪啊。”看着周围的高档小高层,樱木不解的问。

“我家。”理所当然的说。

“干吗去你家啊。”不满的想要挣天流川的手,无奈流川越握越紧。

“难道你想露宿街头?”

“……”果然,没有想过要住在哪里。

“放手啦。”低声的说,樱木觉得两个大男人拉着手好奇怪,而且周围还有人在看。

“不放。”快速的向前走去,流川打开插卡的门,按下电梯的钮等待着,然后一路把樱木拽进装饰得简单大方的房间。

“这就是你家?”好奇的来回的转,樱木冲倒在沙发上的流川说。

“嗯。”懒懒的回一声,流川觉得自己快不行了,坐了3小时的车后又倒5个小时的火车才从那个小镇来到B市,不过想到能和大白痴两个人单独在一起也是不错的。

“你家里没有人吗?”看了一圈,樱木在流川身边坐下。

“不在。”永远都是很简洁的回答。

“哦。”坐在木制的地板上,樱木回想起刚才看到的,还是会觉得兴奋。“不过狐狸啊,为什么他们让你进去厨房啊?一般来说厨房都是谢绝参观的。”

“因为那是我爸爸开的。”白了一眼樱木,流川想,当然是能让你进去看到你想看的才带你来的。

“你爸爸?好厉害!”这个回答让樱木很是吃惊,“那么说,狐狸你是个有钱人了。”

“哼,才知道啊。”

“怪不得。”怪不得,家里有钱,人长得又帅,当然,没有本天才帅,“等本天才成为了伟大的蛋糕师也会被很多女生仰慕的。”

“不可能。”不是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而是我会把这种情况扼杀在萌芽状态,流川如是想。

“混蛋臭狐狸!”


6.

到B市的第一天,流川和樱木在枫叶馆的后厨房里观摩了差不多五个小时的糕点制作。不同于樱木面带笑容、谦虚好学的态度,流川本就因为白天的劳累而情绪极差的释放着冷气压。最后厨师长眼里含泪、面带微笑的送走了两人,心想,明明是来学习的,怎么感觉更像是来杀人的,还好自己的承受能力比较强。

第二天,流川带着樱木去B市的海湾,因为离海湾很近,所以小区才叫作海之家,而在小镇上是看不到海的。

“真的海!”双脚踏在清凉的海水里,樱木像个孩子般眼睛发亮的看面前一望无际的蓝色海洋。

笑看着在水里踩来踩去的樱木,流川也脱下鞋淌着水。玩累了,坐在沙滩上,两个大男生看着夕阳。

“我将来要作伟大的糕点制作师。”伸展了手臂,樱木对着夕阳大声的喊着。

“为什么一定要作糕点师?”对于这一点,流川很是不解。
“因为甜甜的蛋糕会让人觉得很幸福,那种柔软的奶油融化在嘴里的感觉,真的很幸福。而且,我想做出母亲当年做出来的味道,那种幸福的味道。”看着坐在沙滩上的流川,樱木问道。“狐狸,你将来要作什么?”

“家业。”淡淡的说,对于流川来说,这是必然的将来。

“哦,也对,狐狸是个小少爷。”

仰头看着被夕阳印红了脸的樱木,流川拉过樱木垂在身侧的手将其拽在身边,轻轻的吻上了那红润柔软的唇。

“很甜。”看着红透了一张脸的樱木,流川笑得很幸福。而樱木“你”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后来的后来,流川已经不记得两人都说了些什么,只记得当时自己问自己,那样的将来,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吗?

高三的生活总是忙碌的,而那之前的分班考试差点让流川冲进校长办公室里去抗议,洋平对于和樱木分到一个班称之为自然原因,而流川对于洋平和樱木分到一个班而自己没有称之为人为原因。

为了学习,樱木没有再去打工,而流川也没有再继续打篮球,两人仍会在樱木的家里学习,对于那一天的那个吻,两人都没有再提起过,那美妙的触感,在流川的记忆里,开始变得模糊,甚至流川怀疑那是不是真的发生过。

如地狱般奋斗的高三过后就是紧张的考试,几家欢喜几家愁,便是成绩揭晓时的真实写照。

流川的成绩当然是不必说的,而樱木在流川严格要求、细心指导下也算是考上了理想的大学。

而对于同样考上了B市的洋平,流川只是安慰自己,还好他不是去的A市。其实流川并不觉得洋平会是自己的情敌,曾经,洋平问过流川,为什么喜欢樱木却不跟他说,流川的回答是:“白痴是我的,而且一定是我的。”对于流川的这种绝对,洋平不置可否,而对于流川来说,自己想要的,并不多,因为能被自己看上的,本就不多,而一旦看上了,那就一定会是自己的,对于这种无理由的自信,流川也从没有怀疑过。

大学开学的时候,依依不舍的告别了外祖母,樱木和流川、洋平一起坐上车离开了这个有些封闭的小镇。

站在自己已经向往了许久的校园,樱木的心情是兴奋和憧憬的,当然,要是除了身边这个说什么反正到B市总是要路过A市却没有和洋平一起坐前往B市的车走非要和自己参观校园的狐狸,那么心情会更好的。

樱木愤愤的提着行李向着宿舍走去,身边的流川看似不经意却十分留心的观察着周围的人,其实流川只是想看看会不会出现可疑人物,要将一切可能出现的不利因素斩杀在萌芽状态。

“剩下的明天再收拾。”看了看剩下的一些物品,樱木抹了把汗。

“吃饭去。”放下手中的A市地形图,流川已经将这所学校周围的对自己将来有帮助的地形都记住了,毕竟,自己将会常常往来于A市与B市之间。

“为什么你还不走啊!”嘴上说着,但还是跟着流川来到一家小饭馆里,毕竟吃饭对于樱木还说还是很重要的,而且还是劳动之后有一碗热乎乎的拉面在面前。当天晚上,流川也是理所当然的睡在了樱木的宿舍,因为吃完饭后,最后一班开往B市的车已经没了,于是流川便和樱木挤在不算大的单人床上,当然,这一切都在流川的计划内,除了第二天一大早便被樱木拖去车站一路神游般的来到B市的学校。

而樱木则是顶了两个黑眼圈去报道,心里不下十遍的骂流川,两个大男人睡在一张小床上怎么能睡得好,而将自己当作大型抱枕的流川竟然可以睡得那么香,太让人生气了。

生活,仍在继续着,很多东西,也在改变着,只是暮然回首时,当初的失去,已不再那么的痛。


7.

那一天下着细雨,流川正在家里看NBA的录像,接到洋平的电话,连外套也没有换便急急的跑了出去。

“流川枫,樱木的外祖母病重,现在在B市的XX医院,我想樱木可能…..”没有等洋平把话说完,流川就已经跑了出去。XX医院,流川记得并不是很多远的,如果没有记错,那是一家心脏病治疗出名的医院。

“流川枫,这里。”就在流川因不记得樱木的外祖母叫什么而站在医院的寻问处和护士大眼瞪小眼的时候,洋平刚好从电梯里出来,向流川招手。

“还在抢救室。”一句话包含了很多,洋平面色有些沉重。

流川只是点了点头,出了电梯,看见将头埋在膝盖缩在坐椅的樱木,流川走上前去将其抱住。

“会没事的。”轻轻的安慰着怀里颤抖的人。

“都不要我了,只剩下我自己了。”被流川抱在怀里的樱木没有反应的只是喃喃自语。

“不是的,你还有我!”流川迫使樱木看着自己,紧紧的抓着樱木的双臂。“白痴,你还有我啊!”

“你也会离开的,会有你自己的生活,没有人要我了。”空洞的眼神似是望着流川,却又是越过了流川望着迷茫的远方。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白痴,一辈子都陪在你的身边。”狠狠的吻上樱木的唇,流川第一次有了快窒息的感觉。“我喜欢你,大白痴,我会一直一直的陪着你,所以,坚强些。”这恐怕是流川说话最多的了。

“狐狸!”趴在流川的肩头,樱木终于痛哭出声,这个温暖的怀抱,应该能够带给自己安心吧,当时的樱木是这么想的。

站在一旁的洋平缓缓的舒了口气,津泽女士刚被推进手术室的时候,樱木已从一开始的慌乱变成了迷茫,那种神情,就像当时樱木的母亲刚去世的样子,不会哭,不会叫,让人看了心疼。

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直到手术室上方的红灯熄灭,流川始终的拥着樱木在怀里。

“谁是病人的家属?”摘下口罩,医生扫视下等候的人们面无表情的问。

“我是!”激动的抓紧了川的手,樱木甚至不敢问后面的话。

“和我去办下病人的住院手续,已经脱离危险,但仍需住院观察几天。”用笔在登记本上写着什么。

“我和您去吧。”洋平拍了下樱木的肩,然后和医生一起离开了。

“我说了会没事吧。”瞟了眼脸上还挂着泪痕的樱木,流川的神经也慢慢的放松开来。

“死狐狸。”甩了甩被流川拉住的手,樱木想起当才的失态,红了脸。“刚才谢谢你。”

“我是认真的。”平视着樱木那双琥珀色的瞳孔,流川用有些低沉的声音说。

“狐……狐狸。”对上流川深邃的目光,樱木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你呢?”并不是逼着樱木,只是想要确定而已,确定自己还需要多少努力。

“不知道啦。”并不如流川那样明确自己的心,对于这份感情,樱木没有办法那么清楚的说喜欢或者不喜欢,所以,只有逃避。“我去病房。”

无言的看着远去的樱木,流川心里还是有着小小的挫败感的,但并不气馁,因为流川知道,樱木并不是不喜欢,而是没有感觉到。

坐在病房里,樱木感激的送走了洋平,注视着还在睡觉的外祖母,想起刚才流川的话,心里一团乱。望向窗外渐渐放晴的天空,也许自己的心意会像这天空一样变得明朗吧,总有一天,只是不知道那个时候,这份感情是否仍然存在。



8.

之后便是寒假,樱木就在医院陪着外祖母,可是每天的4小时车程也是很辛苦的,流川说要樱木住进自己家里,可是樱木觉得这样不好,回绝了。

流川闲了时,也会在医院陪着樱木,两人会默默的不说话坐在天台上,看一朵朵的云飘过,看被遮避了的太阳再出现,而那个问题,樱木始终没有给出回答。

后来,康复了的外祖母出院回家,樱木也开学了。开学后的生活,没有什么改变,只是周末的时候,没有看到流川。

刚开始,樱木并没有在意,只是觉得,两个人就算现在见了面,又能怎么样呢?但是过了一个月,也没有见到流川有来找过自己,而且连个电话也没有打过一通。

“可恶的死狐狸。”用力的搅拌着鲜奶油,樱木盯着手里制作黄油蛋糕的书,想起流川曾指着书上的画说:“白痴,做这个。”不自觉的,有些委屈的泪水在眼里打转,却不知道为了什么而委屈。

也许,见到流川就能确定自己的心意,樱木抱着这样的心情一个人坐4个小时的车来到B市,可真的站在了那所大学门口的时候,樱木才发现,自己甚至连流川在哪个教学楼上课都不知道。

“就在那边三楼。”一路上问了好几位看似很面善其实真的很不错的人,经过指点,樱木终于站在了据说是流川所在系别的楼下,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樱木在三楼走着,向每个班级的门口看去。

“狐狸。”就在樱木快要放弃的时候,前面走廊的靠窗位置,流川正站在那里,和面前一位看上去很温柔的女生在说话,流川用幸福的神情看着那位女生,尔后,那个女生踮起脚在流川的面颊轻轻一吻,流川面带微笑的拥抱了那个女生。

此时的樱木已经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只是,这个答案来的太晚了,就在一切都碎了之后才浮出。

坐在车上,樱木斜靠在窗边,看着外面向后掠过的景色,是不是流川每次来找自己的时候也是看着这样的景色然后想着自己?

就这样一路想着,樱木又回到了自己的宿舍。疲惫的躺在床上,将脸埋在被褥呜咽着,不知过了多久,渐渐的累了困了,樱木想起,对于流川,自己应该做个了结的。

“嘟——”抓着电话的手有些出汗,脑子里想着无数种自己应该坦然祝贺的语言。“喂?”电话那头,流川冷冷的声音传来,而脑子里想到过的无数语言都化作了空白,张了张嘴,樱木发现,自己竟然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白痴?”

“流川枫,祝你幸福。”有些哽咽的说完并不长的一句话,不等对方有说话就快速的挂上电话。蹲在宿舍的浴室,樱木那天哭得很痛快。

原来,当你不经意的时候,幸福就会从指尖流过,留下的只是曾经美丽的回忆。

9.

樱木在打完电话大哭了一场后,突然觉得肚子有些饿,于是叫了同宿舍的清田一起去吃拉面。

已经开春的天还是有些冷的,裹了大衣,樱木从拉面馆出来,清田说要去上网,于是樱木自己往回走去。刚才拉面馆的大婶还问自己怎么好长时间没有看见那位黑发帅哥了,樱木只是含笑的说他家里有事,而要自己说流川不会再来,却说不出口。细想才发现,流川在自己的生活中,已经无处不在了。

走到校门口的时候,看见好多人围着一辆车在看,那种很漂亮的保时捷,银白色流畅的线条。曾几何时,自己趴在木制的地板上指着杂志对流川说很喜欢这款,而当时流川的反应是什么来着,竟记不清了,也许只是哼了一声吧。

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了一堆,都是和流川的点点滴滴,暗骂了自己没有出息,干吗老是想着那只死狐狸的事,忿忿的走回宿舍。

“你回来了啊,那个人站在那里等你好长时间了。”隔壁宿舍的一郎指了指站在昏暗灯光下的人说。

“哦。”看着那个身影,樱木不满的啧了一声,慢慢的走过去。

“哟,樱木,你回来啦。”比樱木略高一些的黑发男子笑着说。

“你来干吗?”十分不高兴的看着男子笑若桃花。

“当然是想你了。”搂着樱木的肩,男子将自己的重量都压在樱木的身上。

“仙道彰。”瞪了一眼黑发男子,樱木拍掉那只放在自己肩上的手。

“好吧,好吧,我是来说一声,父亲要你回去一趟。”吹了吹被樱木拍红的手,仙道倚在墙边说。

“现在?”疑惑的看了看仙道,樱木不太喜欢这个继母带过来的比自己大些的人。

“嗯,我的车停在外面。”晃了晃车钥匙,仙道作了一个请的手势。

“知道了。”不明白为什么现在要自己回去一趟,关于继母和父亲的婚事,自己不是已经同意了吗。

看着仙道走到那辆保时捷,樱木下意识的回头看去,远远的,好像能听到有谁在喊自己,可能只是自己出现幻听吧,自嘲了下,樱木坐进车里。

父亲的新家其实离自己的学校不远,这也是为什么会选择这所学校的原因。不到一小时的路上,樱木和仙道都没有说话,只是仙道偶尔会看下后视镜。

刚踏进门口,樱木还来不急和父亲说上一句话,就被一个人从后面拉住向外走去。

“放手,狐狸。”用力的想要挣开流川紧紧抓着自己的手。

并不回话,只是一路的把樱木拖到一条小巷,将其甩在墙上,禁锢在自己和墙中间眯着眼睛看着樱木,流川带了暴怒的语气说:“那个电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电话?”愣愣的想了下,看到流川黑了的脸色,樱木想起。“字面上的意思。”

“我和谁幸福?”握紧了拳头,因为那一通莫名其妙的电话,流川一路从B市赶过来竟在校门口看见樱木上了别人的车。

“就是那个女生啊,今天亲你的那个。”发现自己的语气满是醋意,樱木不爽的看向别处。

“那个女人是我母亲。”像是松了口气,流川的脸色也没先前那么阴暗了。“我对家里人说了我们的事,父亲不同意,母亲今天来是告诉我她会支持我的选择。”

“怎么可能,那么年轻竟然是你的母亲。”一脸你当我是白痴的表情看着流川。“你竟然把我们的事告诉你家人了?”

“是,真的。”抱住还有些生气的樱木,流川像是要哭泣。“不要再这样从我的面前消失了。”

“也不是啦。”靠在流川的肩,樱木想到今天自己的行为而有些害羞。“那个是我的哥哥,我只是回家来看我父亲的。”

“哦。”闷闷的回了一声,流川和樱木就那么抱着。

“你今天找我有事?”告别了父亲,樱木和流川坐在回程的车上,流川像是想起什么的问道。

“啊,那个啊,哈哈,没什么啦。”总不能说是去给你答复的,结果吃了飞醋,太丢人了,绝不能说。

“不会是来向我表白的吧。”露出得意的笑,流川搂住樱木的腰。

“少得意了,死狐狸。”完全没有气势,樱木小声的说。“就是,我也喜欢你啦。”

“我早就知道了,白痴。”亲吻住那欲反驳的唇,两人在夕阳下的光辉中相拥着幸福。

————————————————兔子的分割线—————————————————

“今天的推荐。”将蛋糕放在一身西装的流川面前,樱木面上还带着几片奶油。

“嗯。”温柔的擦去那几片奶油,流川握紧了樱木的手。“回家了。”

“对了,我今天有看到一款很漂亮的车,本天才将来要买。”扣好了安全带,樱木在CD盒里找着自己喜欢的音乐CD,然后放进播放器里。

面对周围人们的不解,家人的不赞同,两人只是坚持着,因为,相信总有一天,会得到祝福,而自己的幸福,只有靠自己来努力。

也许多年后,当流川想起来时,还是会用一句白痴来评价当初的青春年少,虽然我们不一定会看一辈子的细水长流,但,我们现在很幸福。

那,可记得,我们曾经沧海桑田。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09年花道生日征文-月老的骰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