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夜.舞.情人

(2 次投票)

作者:Yakin 周一, 2010年 06月 28日 16:36

漫天的细微灰烬在空气流动里飘荡,混着热气,投向闇夜无尽的怀抱里……孱弱的营火在大地,劈啪地打响着刻意架好的木尸。

成椭圆状似地向四周延展,淡淡的弯月在黑幕缘沉默地垂挂……那样无际的夜景神秘地、沾附上几滴大小不一的……银色泪珠。

那是…我的泪吗?

火光映在每人的脸上都是愉快的笑意,你却正对着另一头,跟我一样成逆时钟行进,用着…不得不持续相同的速度移动。

你的表情我摸不到……那泪,似乎被火焰的呵气蒸散了。我的脸,是干的,却没有一丝丝的愉悦。

刺痛似扎人的蔓藤攀爬着全身。我的脚步在跟进,手掌肌肤递来的触感也同速地变化……但,我的思绪拋得好远、好远……遗落在对面那看不清表情的你的身上。

女孩子的手细致得让我想起第一次料理豆腐的情景。丢入锅,它就像喧闹要叛变似地散成一块又一块……说真的,女孩子很可爱,可爱到让我拥起莫名的保护欲。

然而,你却扰乱了我的脚步。

包括人生,也包括现在跳的舞。

绕完了一圈后,下一个又是怎样的女孩呢?

只是普通的机械性反应,轻瞄了一眼后,我露出笑容---但眼光却拼命要看透总是被一团火掩住的你。

不该吵架的……可是,我好生气,而你却冷淡得好象在处理一件麻痹人心的公事一样,甩甩手,一个字句也不愿再吐出。

营火似乎愈来愈刺眼,那象牙般的弯月就要消逝了,而泪珠还繁众地缀附着。

再不久,大家就要各奔东西了吧……那我的未来呢?

转小的步伐,极富韵律的音乐四处飞舞。离真正结束时,还有一半以上的长度。

我开始笑不出来。我的心急遽老化,,悲观地在紧要关头里数着皱纹的数目。

垂着头,凝望我跟别人交织的影子,然后又换过一个。

于是被急切地催促着,又要像落不了根的浮萍一样,在水面上随波游移。

才刚离开那温热的指尖,我下意识地再搭上又递上来的手掌……然后温柔地、要连结彼此般地握住。

手温…骤失?

那掌面像刚被冽风拂过而散着寒气,表面粗糙得又令人熟悉---隐隐唤起的是,深刻记忆里曾烙印在我身上的抚触……

「笨蛋…你在哭什么?」

「为…为什么?你……」

有一颗最引人注目的泪珠在黑幕下坠落了……拖着银白色的晶光,像溢眶而出的水滴,又像虚幻不已的美丽流星。

「我实在受不了你跟女孩子牵手……」

大家因为我们都停下了脚步,但下一刻又随着乐声的扬起,那队伍突来的断痕又愈合了。

我哽咽着把流星吞进肚里,逞强地睁大眼望进他的眼。

「…所以,我穿过这火墙来找你了……」

支支吾吾地发不出声来……我们都远离了人群,黑纱紧裹着周围。视线里的弯月原来并没有消失,因为它躲到你微昂的瞳眸上。

「你总能让我不知所措……」

俩人的呼吸频率加速。吐出来的气在脸旁化作不透明的白雾……「喜欢,喜欢你…」---难得地,我低低道出一声平日羞于表白的话语。

「白痴…是爱你才对。」

渐渐地,那一对弯月上映照出我泫然欲泣的脸。我可是不服输的男子汉,所以不会装出那样悲惨的表情,因为,我不居住在那被闇黑包围的月亮上。

二团白雾融成一片白雾。我们的手掌连接着互传体温,唇口则是交换彼此的味道。

我隐藏的懦弱是这回流泪的黑夜时刻---可以的话,我们要互拥直到曙光降临……

皎洁的月光,遗落的丛星,以及不知何时才会灭尽的火焰……我是被爱着的幸福情人。

---我爱你…永远……---
 

标签:
  Y - Yak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