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That\'s the origin of love

(3 次投票)

作者:Yakin 周一, 2010年 06月 28日 16:37

『有那么一年,』他挠了挠头,一副想绞尽脑汁的模样,『我...好像做了蠢事。』接着他低头不语。

其实我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或许我还能记得大学的某个年级里曾经做了什么傻事。
例如,与闲闲没事做的室友们跑到山顶上去吹冷风等待日出乍现,却跌进了一大坨快要干硬的牛粪里,最后我们还是笑着爬了出来,而付出的代价是,在大家苦守整夜的最佳地点正对面看过去,其实是愚蠢至极的西边方位。

我晓得那晚是有家归不得的除夕夜里,但也不过是匆匆几年后,却记不起准确的年数。
脑袋不灵光时,好像所有的东西都是雾里看花。

『笑什么......什么叫做我常常做蠢事?我如此聪明,哪来的那么多蠢事可做......』

其实我没有笑,因为我愣住了。上个礼拜读了一本史蒂芬金的小说,可怜的被压榨的妻子为了保护孩子们的将来而计划谋杀那不成材的丈夫......明明是个惊悚写实的题材,但我却读到最后笑了。
我真的没有笑,你说的蠢事到底蠢不蠢还未见真章,搞不好其它人听来别有一番感受吧。
可是对面那透明的落地窗上有一张模糊的笑脸。

『你一定有过这种感觉,老是会记得一些莫名其妙的事,虽然我记得高三时好不容易拿下了全国总冠军,但那件蠢事却记得比这件事清楚。』

没错,那一年翻开的杂志上有热情的记者将你们大写特写,连一些八卦琐事都细心挖掘了出来,一开端就是显眼的花花绿绿的标题,上头还有你那响当当的名字交错其中。
突然我有种摸了肚皮、当了你父亲的感觉。

那你想吐露的蠢事呢?是我不知道的吧。
当我偷偷凝聚起注意力时,就会托着腮、一脸有所期盼的表情。
说吧说吧,我等着你说出口来,究竟是哪件蠢事能让你在意了好几年。

希望等你说完后,桌上的这杯咖啡里的冰块还没融化。
而回忆里的那扇窗,也将为你的吐露坦白释放一点日光进来。


******************


“吱呀---”
唯一的出入口,门突然被开启。

樱木觉得所有刺亮的光线都一起涌向了自己,四周的杂物还将那些折射到了他身上。他被开门声吓到了,赶紧猛力推了一把眼前的流川。
被莫名其妙推开的人靠上一侧的置物柜,很不愉快地瞪着那紧张过度的凶手。

然后是关门声,樱木还坐在窗边上没说出任何一个字,只是睁大了眼睛看着,稍微激烈起伏的胸膛让鼻息变得有些粗重。

「我以为你们早就走了......半个小时前就离开球场了,怎么还待在休息室里?该不会又要打架了吧......」

「没...没啊,我等一下还要再去练球,怎么可能把体力浪费在和臭狐狸打架呢!」
跳下窗,急欲拉远了与流川之间的距离。

「...又要练?」宫城一边说话一边换下球衣,试图找出一些角度来望着樱木继续回话。

「这是当然的,再一个多月又有比赛了。」
来到自己专属的柜子前,整个头颅压低的去开启了柜门,从里头拿出一件干净崭新的球衣。

其实柜子并不低矮,就算这么高的个子也没有必要那么做。
流川还站在原地交叉起双臂来环抱着胸,一脚向后弯抬而起踩上铁柜,一个目光递上一个目光地拼凑起樱木连续进行的动作。

后来在宫城叨叨念的一小段光阴里,樱木已将原先沾满湿汗的上衣换过,还拿了干毛巾抹的一脸清爽,最后很令人发噱地从他制服外套的口袋里搜出一只小梳子,搭配着自以为帅气的举动把已经能垂下浏海长度的头发全往后梳。

「噗!幸好你早就不留一年级刚进来时的发型了,那个真是丑毙了!」已经换回一身英挺的高中校服的宫城一边拿起书包一边揶揄着。

「喂,你自己还不是一样,结果到现在都还没有什么变化......」

「好啦好啦,反正你又要说你是天才了吧?我等一下有约会要马上走了......对了,不要又打架了,否则我会发飙。」
笑嘻嘻地伸出手指提醒着樱木要注意一点,离去前的最后一眼望向了像透明人存在的流川。不看还好,看了那一眼为什么让他觉得自己是在仓皇逃离呢?

向宫城离去的方向做做样子的挥了挥手后,樱木背对着流川不说话有十秒之久,接着双肩猛力地耸了一下,才迅速转身面对着流川。

「死狐狸!我最讨厌你刚刚那样!你那样是什么意思?不爽我就来打一场,干嘛抓痛我的耳朵!」

那十秒里,流川等的还真是辛苦,还揣测过他会不会一出手就是大拳头一个,结果他却是劈哩啪啦地乱吼一通。

「...一点也不痛。」
语气闷闷地回应着。

当时他想抓的其实是他的头,谁知道他脑袋一偏就让自己的五指去拉扯到耳朵,还差点将那个白痴从窗户边推下去。
『呼...』流川心底轻叹一口,虽然这里是一楼,但推下去也可能脑袋先着地。

「呿!怪里怪气的......」
樱木恼怒地看着流川那不同于平常的眼神,那种发自于内心的搞怪念头一下就没了。

将距离脚边最近的一颗篮球用脚捞起后单手接稳,再把刚才用来擦汗的毛巾披在肩上。
时间已过了下午五点,但年轻人们的体力还正旺盛。
樱木早已盘算好在比赛前的这一段时间里要多加强自己的投篮命中率。

「白痴!」
流川见他转身要踏出门口的那一瞬间,驱步赶上还粗鲁地一把扼住他的右手腕。

「干什么?今天我没多余的体力陪你打架。」樱木为了皮肤上垂直施压的力道忍不住露出不悦的神情。

「你一个人练不好。」

「嗄?」

「陪你练,」经过他的身旁,抢走了他手上的篮球,「除非你没胆量,怕我赢。」

「我干嘛没胆量还怕你赢!就怕以后是你没胆量不敢挑战我呢~~~」

「这不就结了?」
流川走出门口时丢了一个挑衅的眼神,等樱木开始有动作后便往球场的方向慢跑而去。

气不过的樱木赶紧以冲百米的速度超越了他。
偌大的体育馆里只剩下两个少年在彼此竞逐,夕阳西下的余晖仅能透过少许的缝隙独自窜入。

那一天后来,流川将近快两年来的时间第一次开口要樱木一同回家,直到在分割过的下一个巷口后踏上异途。
凝视了他的背影好一会儿才慢慢地牵着自行车离去。
其实,在他收回眼神后,樱木也转过头试图找寻一下他的背影。


******************


他还没有提到所谓的蠢事的重点。
他很喜欢说话,而我喜欢听他说话,所以由着他从最原始的地方开始加油添醋描述起。

反正我已了解他的不客观,所以擅自更动了述说故事的视角,那是我想象中应有的视角,是我的。

那个在黄昏里兀自招摇的体育馆,紧紧锁住了印象中的那两个少年,还有怎样也形容不出口的青涩尴尬气氛。
我想起了布兰诗歌的壮阔悠扬,当「啊,命运!」响在耳边时,就会想它是如此的变幻无常。

『早知道就不要收下晴子拿给我的狐狸照片,现在想起来真是后悔。』

后悔吗?
你要是真的后悔,就不会在将来又提起了它。
其实我也后悔过,但你不会知道我是后悔了什么事。
要是我说后悔早在十几年前认识了你,大概会有人乐的哈哈大笑。

或许吧。
我后悔认识你,后悔经历过一场父母婚姻异变让人灰心踌躇、你却又让我知道感情的美好。

『我要是当场撕掉那张照片扔倒垃圾桶里,就不会忘了我已把它放到书包里还带回家里去......』

喔,你说的照片我搞不好看过,但它还好好地被贴在你的书桌面前呢,不是吗?

『好,我说了,你不能再偷笑?』

轻轻拍了几下你的肩膀,当作是允诺。
但人类的神经一向奇妙,想笑的时候笑不出来,想哭的时候哭不出来,就像太过愉悦快乐的时候我会掉泪一样。

对了,希望你最后不要再旁生枝节了,就直接切入重点一股脑儿地说完吧,要为你的故事切换视角来描述其实不太简单,再说,现在时刻已不晚了,你待会可有重要的事等着呢。


******************


高二那年过了那一场最后的重大比赛后,神奈川里所有具备实力的篮球校队突然没了隔阂,一下子就走的很近了。或许是已体会了内部团结共同抵御外侮的真谛了吧。

而那一年的夏天里,湘北篮球队的大阪五日游的计划终于在女经理不太算波折的游说之下,终于成行。
平日就是一大堆男孩子们塞在密闭空间内进行着搏命的流汗运动,那样的地方也不可能有什么新奇的事物等着他们,所以难得办成的外地旅行,就像是旱地上那一滴甘露般的重要。

队上的基本主力当然不会缺席,而流川似乎是为了樱木才下好决定的。原先樱木军团已暗自为他计划好一趟轰轰烈烈的游玩旅程,没想到因为这件事而临时变卦,再加上樱木当时一看到赤木晴子脸上淡淡的微笑、可恨的右手就不自觉地举了起来,还比任何人举的高上几吋。

那时的流川还真堪称是雷达,下一秒他也举了手,不过是一根右手食指,然后很凑巧的,晴子眼尖发现到了于是赶紧在手上的记事本里同时记下了樱木和流川的名字。

(接下来别问我如何描述,就算是更改为第三者视角也不可能如此详细,因为......樱木军团也死皮赖脸地跟去了,但代价是要帮大爷们搬运重到苦哈哈的行李,真是失策。)


首先,第一天,大家玩的很快乐,买了很多要花钱的东西,拍了一堆不知道可以干嘛用的照片。
第二天,同上。
第三天,也同上,不过多了个小插曲,樱木如愿地跟晴子手握手一起拍了照,他们还是一样买了很多东西,夜里打牌就消耗完了。
第四天,还是差不多,但那是白日的行程差不多,晚上的时候发生了些小事。

湘北篮球队砸大钱订的四星级旅馆还算不错,交通不错,环境不错,服务人员也不错。〈樱木附议:食物也不错。〉

那晚他们又约好要打牌之前,想一起去楼下的大浴池泡澡。宫城队长一马当先,带了众喽啰先冲进去,后来其它球员小野冢、定广、逢坂、鸟人、三崎......(新进球员,有人认识的吗?)也附和着去。

当时很不幸的被分配到跟臭脸流川同寝的樱木已脱掉了外出鞋,准备好下楼,却因为正在假寐的某人突然醒来而中断。

「去哪里?」

「你管那么多做什么!」

「哪里?」

「喂,你很奇怪欸!不赶快回去睡你的大头觉...」

「那我要跟。」
结果流川一个很流畅的动作从床上跳起,跟樱木一样穿起了内用鞋。

「臭狐狸!我是去洗澡的啦!」一副很受不了的大吼着。

「一起洗吧。」

「我...我才不要!」

「你害羞?」

「我没事干嘛害羞!我是怕你看到我的好身材会忌妒好不好......」
樱木火大到有点语无伦次的地步了。

但流川听了这一句却当场愣住了,也没有继续接口。
可能他那张平静的脸下,是正沸腾翻涌着的吧,所以无暇思考。

转头看到他那模样,樱木也愣住了,不过,他想的是,这家伙该不会真的忌妒我的好身材?
「总...总而言之,你别跟来就是了!」

「不行。」
移开了视线注意到地上那里头放着清洁用品的脸盆。
房间里明明有浴室为什么还要准备那些东西呢?难不成......

「你去睡觉算了,我不要跟你一起洗。」

「要去大浴池的话,」脸色虽然变得难看,但还不至于让樱木看出来,「不让你去。」

「什么跟什么?我干嘛乖乖听你的话!」
但流川那坚持的表情似乎是来真的,于是他老大不爽的把肩上的白色毛巾狠狠往对方身上一丢。

被扔来一条毛巾,这下也惹恼了流川。捡起那条毛巾用抽打的方式扔回了原主人的身上。
男人的尊严用笔写起来是很简单的,不过表现起来可就困难多了。
白色物体就从这自尊心暴冲的少年的半边脸,颇具戏剧性地从头上缓慢滑落,一面眼睛里写满了尊严,一面咬牙切齿地在心里喊着男人的尊严。

「臭狐狸!得了便宜还卖乖!?」然后男人的尊严让他穿着拖鞋就往床面上跳,还一下子扑到对方的身上去,开始扭打。

「白痴!」

于是,就像是消除不了的传统一般,这场戏码在很多人的笔下都曾生动地上演过,所以跳过不细谈吧。


「反正,你就是不能去!」
流川又难得的吼了一句很多字的话来,就一脚踢开又要狠扑上来的樱木的脚跟,然后顺势把他推上万劫不复的床上去,再进而压制。

「放开放开~~~我要打到你满地找牙!」

「不放。」严厉的目光射向一头乱发的樱木脸上。

「放开我,否则我要踢爆你的重要部位,让你绝子绝孙!」
这对樱木来说是个万不得已的下下策,那种锥心之痛他也曾尝过,但却没想过此时他为何要替他着想?

「请便...」扬起了一个不意察觉的微笑。

「那我就不客气了!」

才刚说完便大弧度地要抬起脚来,但已先做好应对动作的流川比他更快地用另一脚卡上并往下压住。而他的眼里,还充斥着『你没辄了吧』的轻视意味。

这时樱木的男人尊严蹦出来催促着他,偏偏他暂时只能大吼大叫大喊外加扭头想施展头捶,最后,男人尊严不敢向他说的,就是徒劳无功的这句话。
「你到底要压到什么时候!放开啦!」

「......」可以的话,天荒地老吧。

「你...你......」等到他不再拼命扭头时,才发现到自己已经与流川靠近到只剩下半根手指的距离。
「别再靠过来!我怕你有口臭......」

「白痴...」
他可是个极度热爱卫生清洁的人,竟然敢当着他的面说他有口臭?

「喂喂~~~离开啊!干嘛还一直靠过来?」樱木的双手已被固定在两旁,没有办法去推开对方的头,只能看着他很慢很慢地把整张脸在自己的眼前放大。

「有没有口臭,你来试吧...」
看他极力闪躲自己的急切模样,突然有种气不过来的冲动。

于是冲动造就了有时脑筋太硬的流川做了一件冲动的事,即使他曾暗中要把这份心意留到毕业时那浪漫的季节里......再冲动的。


第四天里的夜晚,两位还算清纯的少年阴错阳差地接了吻。
第五天,除了逛街买东西乱拍照片之外,下午就驱车回到了家乡。
但那一次冲动之后,樱木和流川直到回了学校也还没交谈过,旁人也不引以为意。


******************


我喝了一口咖啡,观察着你说话的神情,落地窗外的天色已逐渐暗沉,点亮的路灯阻止不了我们在玻璃上清晰的倒影。

『嗯...重点就快到了......』

太好了,我还担心你讲不完。
听到现在,唯一的收获就是让我知道你们初吻真正发生的时间和地点了,以前开玩笑逼着你说,你怕丢脸不说,反而是今天顺水推舟地坦白了。

高中的生活,大学的生活,出了社会的生活,我们依旧紧紧相系,而你跟那家伙也是。
有时候我都看的忌妒了,却不清楚其中的真相如何。

你可能连那就是爱的根源也摸不清头绪,却已幸运地沉浸在其中。
难得我们像这般东扯西扯的闲聊,虽口头上责怪你废话太多,但我是真的喜欢你的嗓音,听你说话更是一种享受也是乐趣。

『对了,明天有空我们再去湘南海岸附近走走?』

别问我,因为我不懂得拒绝你。
店内的柔和光线彷佛都铺洒在了我们的身上,像巨大的发光体霸占了这个角落不放。
慵懒的爵士乐似乎已将你衬托成一位极度感性的男人。
我继续喝着我的咖啡,不断地在心里啰唆着。


******************


大阪五日游结束后的第三天练习结束时刻,当初喜欢乱拍照片的球员都带来了自己的成果,互相交换互相讨取什么的。
不例外的,女经理之一的前队长妹妹也是有丰收的数量。

樱木的手边已经拿到了很多,但发现晴子那里可能有漏网之鱼便凑过去看看,一旁的流川见他有靠近女人的倾向又开始密切注意起来。
所谓的密切注意,顶多就是不经意地出现在樱木的周围,盯着他看。

女人的直觉是不容忽视的,即使大家都能轻易看出那两位少年自旅游返回后关系变得更糟,但晴子却还有其它的想法。

「樱木,我这里有些多出来的照片,给你好不好?」
赶紧从透明的塑料袋里拿出一迭,稍微刻意挑选了几张起来晾到高个子男孩面前。

「啊...啊?好...晴子给我的都收下。」
脸色轻微涨红的接来那些照片。

「那...流川想要吗?」

樱木一惊,才发觉到流川竟然站在自己的身旁,甚至还成了晴子的视线落点。
黒发少年闷了几秒钟,才开口说不要,但红发少年却觉得他真是不知好歹,而怒瞪了他一眼。r

「嗯,好吧......对了,樱木,那些照片我觉得自己拍的还不错,要好好保存下来喔!」女孩笑得很温柔的坚持要他给个保证。

「好,我会好好留着的。」

接着樱木当场一张一张检视起那些照片内容来,虽然知道流川还在身旁,却故意要装做不在乎的样子。直到最后一张照片摆到最上头来时,樱木惨叫了一声。

「我不要臭狐狸的特写照!」

「白痴...」忍无可忍地骂出口。

「天啦,我的手会烂掉...」用食指大拇指的指尖夹起那张照片,「你...你不要跟我说话!我要把这张照片拿去丢!」

「樱木,可是你刚刚答应我的......」
刚刚离去的晴子突然折回来,眉头一皱地看着他,甚至故意发出凄楚的腔调。

「...我是开玩笑的,妳别当真。」发出几声嘿嘿的干笑声后,狠狠地瞪了一眼已站在身前的流川。

「白痴,这么胆小。」

「我哪有胆小!谁怕你啊......」樱木怒回了之后,为了直接抗议那句胆小的指正,硬是把手上那一堆照片往书包里头塞。


那天大伙儿喧闹了一阵后才逐渐散去。
但到散场前还没人发现到那两个小子之间流转的别扭。明明期待能开口对话的,却老是在紧要关头别开脸去;而终于能交谈上几句的,却把那份期待的欢愉深深地锁藏在心底。

真蠢,不是早就脱离了爱你却骂你丑八怪的幼儿园年龄了吗?即使男孩子没有裙子可掀。

将照片放入书包的樱木几乎压根忘了这件事,那晚只顾着和朋友们到处闲晃,但显然当时他的心情欠佳,而早早告别了热情当头的朋友们。
归途上,孤单地走在浓黄路灯映照下的长长街道,他知道自己是一个人的,因为他看到心口处有寂寞正在叫嚣。

他想起了流川,但选择性地忘了大阪五日游的第四天他们究竟发生了什么惊人的事。
说真的,其实两位同性少年有了如此亲密程度上的接触,没有人可以不慌张的,它可不像早上醒来吃了早餐那样平常稀松,但起码也没有当了自己母亲多年的人告诉自己其实他是父亲那样夸张。

意兴阑珊地回到了住处,关上门开启了室内唯一的灯光。
樱木觉得自己有点疲累,眼皮开始沉重,随便脱下了制服后打算先去冲个凉就准备入眠吧,但在这些步骤之前,他把书包里的东西都倒出来想好好整理一下。

然后,刚才一直避而不想的流川,现在却跑出了张特写照来刺激他的视觉。
毫无心理防备的,樱木吓了一跳,心脏开始狂跳。他愣了一会儿,拿起了那张照片仔细端详着,不是故意也不是不小心的,他最后竟盯着流川的嘴唇看。

左手的手指好像失去了意识一样,指腹轻轻按上了自己的下唇瓣。
樱木根本没有发觉到自己的任何小举动,他只是看着照片上的流川发呆,直到......


******************


嗯,然后呢?直到什么?

『呃...洋平你这么聪明,自己猜就好了。』

咳,这跟聪明应该没有太大的关系吧?当时发生了什么事不是当事人最清楚的吗?
那么,难道你所谓的蠢事就是指你看了死对头的照片发呆?

『不...不是啦,是后面的事,反正也没什么重要的,随便猜猜就好了。』

不,不行,是你说好要对我敞开心胸把你最在意的蠢事告诉我的,怎么讲到关键处就踩煞车了呢。

桌上的咖啡杯已空了,好心的服务生过来询问是否要续杯,我摇了摇头笑着说不要。然而对面的你似乎偏着头陷入深思,在看了眼手表后,眼神却变得明亮起来。
这时店门口响起了清澈的叮咚声,你抬头看了一下,我就明白了,时间已到。

「白痴,为什么水户会在这里?」
刚才进门的男人现在已站在桌旁,居高临下地看着。

「我们兄弟俩有话要谈,对不对,洋平?」樱木开朗地冲着我笑。

「好,走了。」流川看了他一眼,就催促着伸出手要拉起樱木来。

「放开啦,这样拉扯很难看。」

我忍不住笑了几声,这几年来他们还是改变不了学生生活时期的相处模式,不晓得等到明年到国外办了结婚手续会不会稍微改善一下。
他们已走到门口准备结帐,我只能坐着看了眼樱木请客的咖啡只留下了空荡荡的杯子。

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回过头才知道是应该离开的樱木。
他有点气喘吁吁,在我的耳边轻声说着,「......后来,直到我亲吻上那张照片时,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蠢事。」

「噢...」
我颇为惊讶地瞪大了双眼。
樱木的双颊已经泛红了,我愣愣地说了几句其实也没什么的话来。

等到他又被流川微怒地拉走后,我才回过神。
真的是没什么吗?
一点也不。
亲吻讨厌的人的照片可是需要勇气的呢,尤其是他后来发现自己是爱上了对方。
 

标签:
  Y - Yak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