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热火

(3 次投票)

作者:Yakin 周一, 2010年 06月 28日 16:49

一种爱,用铝箔纸包得密实再送到烤箱里烘熟,它会一直一直膨胀,膨胀到将铁箱爆破吗?还是会就此结束,似乎是将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地重复包裹一堆爱,然后又事不关己地在新的烤箱里,毫无意义地转开了定时钮……转到让自己的手弹性疲乏为止……


*************************************


任着一串一串连续着狂落的雨滴在地面上跌成一摊,又一串一串地在撞击着红发男孩的双肩、身躯的任何一处。他正在气喘吁吁地跑着,鞋子也一直踩破许多面的水镜。溅起来的水,攀爬起他那件皱乱的长裤,颜色,被染得比寂夜后的天空还更黯淡。

一把收得好好的宛若才刚新置的雨伞,紧紧地,在五指之间嘎嘎地露着状似骨折的金属声。这是另一个男孩,在转角处,眼神带点迷离地又倨傲地将雨伞抵在地面,粗鲁地猛力地戳着……而映在他瞳孔里的,是眼前不到一百公尺远的红发男孩…他在等着,等着他渐行渐远,又让自己更粗暴地去虐坏手上的物品。

“我会一直等下去的…”重重地扔掉了毫无用处的雨伞,“也说不定,我不想再等了。”


现在的雨水是浊黑的。斜斜地洒进了这两个人的心里……


*************************************


“你说你不想再对他笑了,为什么?”右手撑在桌面的边缘上,看起来有点危险地也撑住了自己不断向下坠的头颅,被放空的左手只好在自己那耸高的头发上梳理。

“没有为什么……”从背后一把拿起垂挂在椅上的外套,“喂!你明天还会去钓鱼吗?我跟你一起去。”

“嗯?不跟他一对一了?”

“臭刺猬!不要再提他了好不好!?每次你总是要在我面前讲他的事,那家伙又不是你养的什么狗的猫的!”还来不及把外套穿上,他已经真的是怒不可遏地站起来了,用一双十分暴戾的眼注视着只是露出微笑的对方。

“叫我的名字,仙道、或是彰也可以。你这样叫我的话,我什么都听你的,嗯?”右手不再撑着那附加上体重的头,整整齐齐的发型更不需要再多余的梳理,刚刚所有的动作,都停了下来,全部都像在底片上那样呈现的,看起来太过于刻板。他不会跟他说,如果,自己不继续谈论他的话,是没办法吸引到他对自己的注意力。

对面那红发男孩的神情叠换上许多情绪,一一在交错。穿到一半的外套一下子被他扔到沙发上,那样的接触没有任何声响,但听在耳里又比雷鸣更惊人。“不要用这种口气跟我开玩笑!我不喜欢!”

“开玩笑?我没有啊……你觉得,我有吗?”

“有!我说有就是有!你让我觉得很烦!”

“是这样的吗?”仙道微微地低垂了头。视线范围变得小了,但仍执着于他的身上。“我很烦?烦到让你的心情差到对我吼叫,但也只是因为那个人的关系?花道…”

这一番话,像一块巨大的落石狠狠砸中了脑门一般地僵住了身子……是啊…他就叫做〝花道″,几个小时前淋了雨,颓软地在路上行进又摸索着。他会想尽办法来搞清楚自己的异常,这样的异常,也逼得仙道说出异常的话,还有,他知道他着着实实地生气了。

非常生气。是在责怪他自己毫无来由的泄愤呢?还是,有他不晓得的更深层并难以掀开的事?

“我……”

“我想,你只是累了,累得都不像你了。”

“可是……”

“真的,你只是累而已,而且,你想得太多了,不需要这样困扰自己。”

“没有…我真的……”

“别再说了。去把你烘好的衣服拿来穿上吧!现在,雨大概也停了,我可以送你回去。”

花道不再答话了。很沉静地凝视着,那一个不断阻止自己说话的人。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不让自己开口,想了一下,还是猜不出任何结局---“我担心待会还会下雨,你…你有空出来的床吗?”

“当然。”仙道假装讶异地笑了笑,“就算没有,我的让给你也无所谓。”


能够的话,不想再让他喊着以前那样的绰号了,不要再喊下去了,然后,只叫着自己的名字,怎样叫都没关系,从那一张嘴喊出自己真正的名字,更能够的话,再多放一点心思在自己的身上。

因为,自己会是这世上最好的料理家,会妥善使用一个品质好的烤箱,慢慢地、细心地去烘烤……很多很多冀望得到的爱。


*************************************


这场雨,在他莫名其妙地跑到这里后就急遽地停了。湿濡的衣服紧密地贴在肌肤上,冷透了一些思绪,又骤然地变的异常狂热。

那个人的名字在心里重覆地出现着,要盘据了什么地压得自己快窒息了!

半弯了腰,背下紧靠在身后的墙面上,顺着,移下了身躯,最后像是瘫倒了一般跌坐着。那一把惨烈的雨伞还在手上苟活着。他痛苦地闭了眼又惊慌地睁开来,让自己又回归适才的眼神,淡淡地盯住了雨伞……“幸好你不是他。”那个〝你″,骨架就要拆散得七零八乱。

“…还不回来吗?”夜晚里,很难分辨得出乌云的踪迹。突然间,他意会到了一些事而开始变得愤恨,甩了手,将雨伞迅速地甩了出去。

“我会等你…”类似压抑的低吼。就着抵靠着墙壁的姿势,他似乎艰难地撑起了高大的身子,头则是不自然地侧着,看向视线所及内那块写着〝樱木宅″的木牌,他又说,“我会等你的。”


他说,他会一直等下去的,但却忘了要打开电源。一旦显示电源存在的灯光还是休憩的,这样的烤箱,什么东西都烘烤不出来……
 

标签:
  Y - Yak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