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天使的羽毛

(2 次投票)

作者:萤火虫 周三, 2010年 07月 07日 00:03

我在街上游荡着。

突然,心脏停止跳动。

我往后跌倒,有一辆车向我驶过来。
然后我的身体被撞飞起来,
在倒地的那一刹,我清楚地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看到赤红的鲜血汨汨地流了出来,这一切交织在一起-----
嘿!死亡的感觉。

我想,我应该死了。
因为我看到了羽毛,软软的,纯白的。
是天使吧,天使也来接我啊。
我伸手想去抓紧那羽毛。
可是,手,太重了。我抬不起来。
看着流出来赤红的鲜血,我想起了我的红发恋人,他的头发也是艳红的,很美丽。美丽得,让我愿意用一切去换取他。
在我失去意识前,我最后想的是:

今天是他的生日,所以,我还不能死。


--------------------

30/3

嗯...好痛。骨头全散了吧。这里是那里?
我坐起来,脑中逐渐想起我死之前发生的事。
身上的衣服满布鲜血,应该是我的血吧。
我还没死吗?之前那一切是个梦?
可是感觉好真实,真实到连衣服都布满血迹。

唉。不管了,思考很累人呢。先去洗个澡吧。身上满是血迹,蛮不舒服的。
咦?手上摸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是什么呢?
一条羽毛?我想起了死之前所看到的羽毛,难道这不是梦?
我抬眼一看,看见日历上大大的日子:3月30日
不会吧。那天明明是那白痴的生日,是4月1日啊。难道我回到了我死亡的前两天?
我打开电视一看,新闻报导员正在说:

“欢迎收看3月30日午间新闻。...”

我真的回到了两天前。
那么两天后是那白痴的生日,也是我的死亡的日子。
其实我也不想死掉啊,可是心脏自己要停也没办法。

不想了。身上脏得很,很不舒服,先去洗澡吧。



洗澡中

怎么会被车撞呢?

---------------------------回想-----------------------------

1/4

“花道!我来了。”
流川进入了樱木单身宿舍中,四处张望了一下,都看不到花道的人影。
“什么嘛!又叫我来,自己都还没回到家。”
虽然在抱怨,可是谁都看出流川眼中的温柔和唇上的微笑。

铃铃铃...

电话响起。

“我是天才樱木花道,现在不在家中,请留下口讯或电话,我会尽快回覆。”
嘟...
“花道,我是仙道。昨天和你去看篮球赛真的很开心,有机会下次再去吧。昨天突然吻你真的很不好意思,可是我是真的很喜欢你的。对了!今天是你的生日,生日快乐。再见。”

听到这段留言,流川呆了一呆,突然心中充满怒火和妒火。什么,白痴被别人吻了?

正巧,花道回来了。

“我回来了!咦?狐狸早来了耶!”
“...”
“怎么了?面色不太好啊。”
流川铁青着脸,伸手指了指电话,樱木打开留言,仙道爱的告白立刻充满花道小小的房间。
花道的面色逐渐转青,额上的青筋绽出。
“枫!你听我说...”
“还有什么好说,事实都摆在眼前。”
“枫,你听我说...”
“早知道你很欣赏仙道,什么和他只是好朋友,很爱我的话,全都是谎言!”
“不是的,我...”
“我不要听!我不要听!”流川像个小孩一样无理取闹
“你宁愿信仙道的一面之言,都不肯听我解释?你不相信我?”樱木心碎的问
“对!因为你所说的全是谎言!我不要再听!”
说罢,流川便冲出了房间,不理会樱木对他的呼唤。

流川冲出花道的宿舍后,便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逛。
不知逛了多久,在流川过马路的时候,他的心脏突然停止了跳动。
因为正在横过马路,故此流川倒下时,被正巧驶经的车子撞到。

-------------------------回想完毕-----------------------


唉!怎么会在那白痴的生日时发生这些事的?
我怎么会这么差劲?像个年轻小伙子似的充满妒忌心?真可笑!
算了。过两天是白痴的生日,我一定要在我心脏停止跳动前把我还没有送他的生日礼物送给他。

擦干了头,只在下身围了一条浴巾的我步出了浴室。

“狐狸!我来了。睡醒了没有?”樱木一进流川的住宅便大声的嚷嚷
“...”像两天前所发生的,花道来叫我吃午饭和...和约我在他生日那天到他家。
“狐狸?怎么了?睡呆了?”
白痴别把手伸到我面前乱晃,很头晕的。
白痴的手轻轻的抚上我的额头上,暖暖的,很舒服。

“枫?没事吧!不舒服吗?”白痴担心的面孔立刻大特写似的在我面前放大。

轻轻的摇了摇头。在我死之前,想多感受花道的体温。
轻轻的走上前,把属于自己的白痴拥在身前

“花道...花道...”
“狐狸?今天怎么了?你很少这么主动的。”
“没...”白痴很吵,用嘴塞着他,那么他便不会那么多话了。
“嗯...”
“花道...”
“枫...”

接着室中便春光无限

---------------------

流川慵懒地躺床上,樱木则在床边整理衣物。
樱木轻轻的走到流川跟前,低头轻轻一吻。然后红着脸的退开。

“狐狸,明天我要打工,所以没空陪你。”
“嗯...”是要去见仙道吗?心中忍不住涩涩的。

反正我都快死了,不要再乱想了。只希望在剩下的两天好好的和白痴在一起。

“狐狸,不要忘记后天是我的生日,要到我家啊!”
“嗯...”温柔地一笑
“那...再见。我爱你。”
“我...我也是。”流川小声地说。

不知樱木听不听到,樱木便冲出门去打工了。
流川从床上伸了伸懒腰,嗯!去准备给白痴的礼物吧。

--------------------------

很久以前,我便相信有天使的存在了。
在我小时候我曾看过天使,真的有一双很美的翅膀,纯白的,白得耀眼。
我和他曾约定,在春天,樱花盛开的时候和他一起去看樱花。

可是,他失约了。

当我去到时,地上只剩下一条羽毛,纯白的。
从此以后,我再也没看过天使了。
我最爱的天使,就这样的离开了我。

那种被遗弃的感觉,很苦,很痛。
那个伤口,血淋淋的,刻骨铭心的,永不磨灭的。

因此我不愿去轻易的去爱人。直到花道的出现...


流川蓦地睁开眼

刚才做梦,想起以前的往事。
我的死亡,发生在我最幸福之时,有我爱的人,也有爱我的人。
眼角微微的沁出泪珠。
是了,纵使我很冷淡,对自己的死表现得满不在乎,可是又有谁真的能放弃在手中的幸福和自己最爱的人。

我不能。

至少我真的不甘心,不希望我和花道的幸福就因此而完结。
可是纵使没被车撞,心脏自己要停止跳动,我也没办法呀。
不要再想了,希望在剩余的两天能和花道好好度过,留下最美的回忆吧。

----------------------------

1/4

刚刚激情完

“花道...”
“?”
“我爱你。”
“!!!枫?你怎么了?平时死都不肯说的话今天干嘛说这么多次?刚才在做时你也很卖力,而且特别激情。究竟发生什么事?”
“没...”
“真的?”狐疑的双眼直直的望着流川
“真的。我爱你也是真的。”请你记紧,我真的很爱你,花道。
“嗯...我也爱你啦!”

呵!真可爱。

“对了!生日快乐!”
“谢谢!”

又脸红了,怎么老会脸红呢?这白痴难道不知这样很诱人吗?

“生日礼物。”伸手指指桌上包装得很精美的包包

樱木高兴的跑到桌旁,很粗鲁的拆掉包装纸。

“哗!”大声的欢呼了一声
然后扑进流川的怀中,开心的问:“你怎么买到这对限量绝版的波鞋?你知道吗?我想要很久了。”

流川只是微微一笑,不作回应。
我当然知道啦,否则怎会花那么大的心机、时间和金钱,讬人在美国替我买回来呢。

“谢谢你,枫。我真的很高兴。”
樱木双眼亮晶晶的,双颊因激动而胀红。
“你高兴便成了。”流川温柔地道
樱木兴奋地试穿着,不停地在房内走动。
流川温柔地看着他,像要把花道的样貌刻在心上,永远不会忘记。

“花道...”
“嗯?”樱木兴奋地望着镜中自己的波鞋
“我们分手吧!”

樱木僵在镜前,缓缓地别过头,像听不懂流川的说话。
他死命的看着流川,想从他眼中看出开玩笑的意味。
可是他失望了,流川的眼神很温柔,可是却很坚定。

“为什么?”

樱木几经辛苦才说出这三个字。

“没为什么。”流川轻轻的说。只是因为我太爱你了。他在心中悄悄的加上
说罢流川便起身,把衣服穿上。
樱木只在一旁默默的看着。他太吃惊了,甚至还不愿相信流川所说的。
可是他知道流川是认真的,并不是他不爱他,只是有其他一些理由导致流川要和他分手。

当流川正想步出住所的玄关时,樱木开口说:“你是不是得了绝症?”所以才要离开我

停了一停,流川没有回头。

“不是...”但也差不多了。流川在心上加上
向后的挥了挥手,流川走了。

他一个人的影子拖在地上,长长的,孤独的。
令人有种-----
眼睛发涩
想流泪的感觉。


---------------------

我又在街上闲逛了。

再过不久,我的心脏会停止跳动吧。
真的不希望令花道伤心,可是若果不是这样的话,也许花道会陪着我一起死掉吧。

嗯...心脏又开始痛了。

时间差不多了吧。前面便是我被车撞的那一条街,再过1分钟,我便要离开这世界了。
那么,请容许我在这最后的一刻,想着我最爱的人吧!
闭上眼,想着恋人的样貌。眼角微微的湿了...
花道...花道...

我的前脚踏进了行车道。

突然,花道的身影在对面马路冲过来。
在他的身上,我竟然看到一双翅膀。很美的翅膀,纯白的,耀眼的。
呵!天使!

砰!

我听到周围的人在惊呼,我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我看到鲜血像小河一样流了出来。
可是那些不是在我的身上发生的。我看到我最爱的人倒卧在血泊中。

不!
一种害怕会失去的感觉深深的发自我心。
我冲上去,紧拥着花道,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下来。

“花道!”我哭喊着

不,不要离开我。

怎么我最爱的东西全都要离开我?
怎么现实所发生的事总和我希望发生的违背?
天使要离开我,
花道你也要离开我。
我不要再经历那种椎心的痛楚了。
所以...请不要离开我了。花道...


樱木睁开眼,看着抱着他的流川。
“我不允许你擅自决定自己的去向!你是我的,我不允许你离开我。”樱木坚定地说
我拚命的摇头,声音哽在喉上,发不出声音。
“所以...”
花道你不要说了,好像在交代遗言。我不要你死。我愿意用我的生命换回你的。
“枫...我没事...”
不要说了花道。不要说了。



“...你快去叫救护车吧。否则我真的快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了。”樱木有气无力地吩咐

流川正想伸手去拿电话,他竟发现手不由自主地发抖。
这就是失去樱木的感受了吗?
不能承受啊!

幸好此时救护车来了(是路人去叫救护车的,否则以流川的速度,樱木说不定早死于失血过多了。)于是救护员把情绪激动的流川和受了伤的樱木一起送往医院。

------------------------

医院内

流川在床边慢慢的说着他为什么要离开樱木,说着他和天使的约定,说着他最爱的天使怎样离开了他,也说着他曾死掉但回到两天前的奇迹。

樱木躺在床上,静静的听着,没有表示。
当流川说完后,樱木轻轻的呼了一口气。

“幸好你没死掉。”樱木轻轻的握着流川的手,低低的道。
“幸好你没死掉才对。”流川紧紧的回握着,他不愿再回忆起失去樱木的恐惧。
“就算真的有天使,我想天使的离开必定有迫不得以的苦衷。”
“是吗?”
“他也一定是希望枫幸福才会让一切重新发生,让你回到二天前啊。”
“...”
“天使其实也是很爱枫的,他亦不希望枫整天生活在伤心中呀。”
“嗯...也许吧!”

可是...

“你是个大白痴呢!竟然为这种理由而决定离开我。”

樱木愤怒的大喊,他真的搞不懂狐狸的头是用什么做的。
他们二人在一起差不多9年了,现在都26岁了,竟然还相信天使什么的。
相信天使都算了,
但他,他竟然还在装潇洒,说什么因为爱我所以才要分手。
难道他不知道假若我失去他,我也会心痛,会心碎吗。

最可恶的是,流川居然还很温柔地对他说分手,这才是最令人心痛的啊。
想到此,樱木忍不住眼眶红了。
什么嘛!亏人家那么爱他。
看到樱木眼眶红了,流川慌得手忙脚乱。

“对不起,花道。我下次不会这样了。”
“什么?还有下次?”
“不...我不会离开你的。”
“永远?”
“永远。”


这就是他们的承诺,没有什么甜言蜜语,只有两颗相对的心。


---------------------------

天使在云端看着双手交握的二人。欣慰地一笑,心中默默的祝福着。
“枫...你也找到能令你幸福的人了。真是太好呢!”





“枫...”
“嗯?”
“你说你看过天使...”
“啊?”
“天使是什么样子的呢?”樱木双眼闪闪发光
流川仔细的想了想
“呀?”
再用力的想了想
“怎么样的?”樱木期待地问道
“忘记了。”
“什么哇!死狐狸在骗人!”
“白痴!”
又说不相信有天使?
“你说什么?有胆再说一遍!”
“白痴白痴白痴。”
“死狐狸!!!”


因为樱木有伤在身,故此狐猴大战没有发生。但唇枪舌剑总是免不了的。
而本来很温馨的气氛亦消失殆尽。
但,这也许就是他们幸福的所在呢!



流川默默的在心中想:
谢谢你,天使。
 

标签:
  Y - 萤火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