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洋流花]一个人

(2 次投票)

作者:萤火虫 周三, 2010年 07月 07日 00:17



一个人,
我一个人迎接每天的第一线曙光。

清晨的味道是甜甜的,
天空是蓝蓝的,
阳光是暖暖的,
风是轻轻的。

一个人的味道,却是涩涩的。


美国洛杉矶

“呼!好舒服喔!”

樱木大大的伸了伸懒腰,
刚睡醒的头发有少少零乱。
可是却充满了慵懒的感觉,
很诱人。

樱木花道,27岁
现职设计师
在全美国最负盛名的设计所工作

在7年前,
他一个人由日本到美国。
那时他还是一个连图画都画不好的人
更徨论画设计图了。
可是
也许他真的是有天份吧!
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修读设计,
结果竟能以优异的成绩毕业。


他在美国
一个亲人都没有
也没有朋友
只有一大堆同事,客户
和一个很照顾他的老板。

他的热情,开朗,爱笑
让他赢得所有同事的好感。
只是这也不全是件好事,
因为大家都会对他过份关心。


樱木很感激他的老板,卡特。
他是他的救命恩人。
当初他离开日本,走得很匆忙。
什么行李都没带,
只带了护照和所有存款。

他的老板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
不仅介绍他入名校就读,
替他支付庞大的学费和生活费,
而且在他最脆弱的时候,给予援手。
那怕是一句很简单的问侯,
都使他伤痕累累的心灵
得到了安慰。

樱木不是不知道卡特对他的感情,
只是他已没有能力去回应卡特的爱。
他只能留在他的设计公司,
努力的运用他的设计天份
替卡特的公司打响名气。

结果他成功了。
凭着他卓越的创造力和新颖的设计,
樱木在短短两年成为全美国最灸手可热的
天才设计师。
而且让原本寂寂无名的设计所成为
全美国最负盛名的设计所。

即使有很多大公司挖角,
他都不为所动。
因为他要偿还卡特对他的恩惠。


没人知道樱木的过去。
在他来美国前的生活是一个谜。
大伙都对他为什么会一个人,
离乡背井的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度感到好奇。
但他从不谈自己的事,
有一次被别人迫急了,
他也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我只是想找回自己。

-------------------

樱木边吃早餐,边看报纸。
今天会像平日一样,
先去上班,之后去见一个客户。
然后和卡特吃商务午餐,
跟着再回到公司,
大约5点便可以下班了。
之后回家,吃晚饭,画设计图,
洗澡,然后睡觉。

其实卡特给他很大的的自由度,
樱木可以不用待在公司,
可以在家画完设计图,
把设计图交了便行。

可是樱木不愿这样。
他不愿成为全公司唯一享有特权的人,
尽管其他人并不介意。
但这样,他会有罪恶感。

卡特无条件的对他好,
他一辈子都还不清。
他曾对卡特明言,
他再也不会爱人,
因为他的心中
还住着一个人。
纵使他们不会在一起,
可是那种感觉,
是不会因为他的离去,
时间上的转移,
而有所改变的。

每天的生活都是如此,
可是樱木从不觉得辛苦,
也许还有少少快乐。

平凡的生活就是如此吧!
每天都能根据自己的意愿生活,
不用去管自己的动作,
会否令其他人不高兴。

真的不会感到寂寞吗?
樱木心底有把声音轻轻的问到。
樱木不知道,
他从不曾想过这个问题。
也许是他不愿去想吧!
因为这个问题,
带给他的是...
回忆的伤痛。


---------------


你总是希望我能做到你心中的标准
可是你不知道,
假若我变成你心目中的我,
我便不是我了。
当我不再是我的时候,
我便不会再爱你。

因为那个懂爱,懂感情的我,
在你期望下,
只变成了一个
没有心,没有爱的木偶。
而我只能
努力的扮演一个----
完美的洋娃娃。

你以为你是爱我的,
曾经
我都以为你是爱我的。
可是你不知道
其实你爱的
是你心目中的我。
而我也知道
你爱的
一直都只是你自己。

这样的生活
我已厌倦了。

所以
我选择离开,
在我对你的爱消失前,
我必须离开。

因为
爱上了你,
是我一辈子的幸运。
我不希望
我对你的爱,
和和你一起的回忆
会因为这样消失。
如果我注定得不到你的爱,
祗少
我有我们曾在一起的证据。
这样我往后的生活
才不会被寂寞所淹没。

我从不后悔爱上不懂爱的你,
只是
我感到遗憾。
因为
我教不懂你
怎样去爱。

离开日本
对你对我都好吧。
这样,
我才不会活得这么辛苦,
我才不会这样疲累。

----------------

现在我是一个人。

一个人住,
一个人吃饭。
一个人去逛街。
一个人看戏,
一个人去旅行,


生日,一个人唱生日歌,
圣诞节,一个人度过,
元旦,一个人倒数,
情人节,一个人庆祝,
中秋节,一个人赏月。

一个人。

什么生活都是一个人,
去那里是一个人,
做什么都是一个人。
无无聊聊又是一个人,
开开心心又是一个人,
行行企企都是一个人。
一个人的生活,
我感到很满足,
除了偶然
会感到寂寞。

究竟,
是一个人的生活开心
还是两个人的生活比较快乐呢?

我不知道,
也无从比较。
一个人的生活真的很自由。

其实
一直在当缩头乌龟的
都是自己吧!

是我
宁愿抱着回忆
都不愿面对你不爱我的事实。
想想还真傻呢!
说什么不愿被人改变
其实最害怕的
是失去你吧!

我没有勇气
看着他你对我说
“对不起,其实
我并不爱你。”

如果我是自己离开,
我也可以想像成
你是爱我的,
是我离开你,而不是你离开我。

这样我会没那么伤心。
可笑的是
我心底清楚的知道
你不会爱人
也不懂爱。

真讽刺呢!

本想这样走便能保留自尊
也曾想过
如果我离开了
你会不会伤心
会不会难过
会不会找我
会不会发现-------
其实你是爱我的。

可是
我却没胆回去日本证实。
我宁愿抱着一丝虚假的希望
都不愿知道残酷的事实。
所以
我没有通知我的朋友关于我去美国的事
连洋平都不知道。

我知道我这一离开日本
是打算和我的过去说再见
是打算永远都不回去了。
这样我才能开启新的生活

过没有流川的日子。

其实
最残酷的是我吧!
就这样轻易地抛弃一切
就这么简单的离开了
所有爱我的朋友。

可是
对不起。
我知道我是懦弱的,
我不想爱得那么辛苦,
我又不愿洋平他们担心
也不愿他们看到我的难过
更不希望他们看见我的脆弱。

所以原谅我的自私,
原谅我的不告以别。

-------------------

“樱木?樱木?”

“啊!什么事?”
樱木由回忆回到现实,抬头看见卡特面带关心的面。

“你没事吗?”
“没事啦!找我有事吗?”
“今天有个客户,是日本人啊!他指名要你替他设计他的寓所。”
“但我不是专门负责设计寓所的啊!”
“我知道。可是那客人指定要你呢!”
“哈哈哈!天才果然不是浪得虚名的。竟然有人非要我不可!”
“那...你的意思怎么样?”
“没所谓啊!反正我有的是时间。”
“那他今天下午2时会来和你商讨一下细节。”
“喔!”
“不要迟到啊!”
“是啦!”

是日本人吗?
很久没回日本了。
不知洋平他们好吗?
好想念他们喔!
不知...他好吗?
唉!又想起他了。

甩了甩头,樱木决心把流川那烦人的身影挥出脑海,
嗯...现在才12点,还有2个钟头才到约定时间,
好!趁现在搞定手上的设计图!

-------------------------------------

下午2时04分
设计所会客室

樱木大力的推开了门,笑容满面地大声向室内的人打招呼
“让你久等了!你好!我是天才设计师樱木花...”
在看到室内的人转头的那一刹,樱木张大了口,
眼中有惊讶,有困惑,有震撼,也有更多的兴奋。

来人看到樱木时,
立即冲上前,抓紧樱木的双手,
神情激动地说:
“花道!真的是你!”
“洋平?!”
樱木愕然的望着他的好朋友,眼中、心中全是不可致信。
“花道!!!”
“洋平!!!”

多年不见的好友紧紧相拥
樱木心中充满着激动,
快乐的情绪在心底发酵。
原以为以后都不会相见的朋友
在另一个国度再相见。
心中的快乐可想而知。

“花道。你的样子没怎么变呢!”
“你也是呀!”樱木开心的笑眯了眼
“花道!你怎么会这里?”
“这才是我要问你的!”
“啊!我刚调到美国工作,所以我搬到这里定居。而我正巧要装修新屋,看见你们设计所内有一个名叫樱木花道的人,所以我想看看那个所谓天才设计师是不是在日本7年前不告而别的樱木花道。”
“嘿嘿...”樱木用手搔了搔头,有些尴尬地笑到
“没想到真的是你!”
“哈哈!我是天才嘛!”
“不要扯开话题。你究竟为什么会突然在日本消失?甚至不告诉我你在美国的消息,害我伤心了很久。”重逢后的喜悦被洋平略带指责的说话冲淡了不少。
“对不起。”
“对不起?你不知道你突然消失,令所有人都很担心吗?”
“所有人?”樱木喃喃地道

不知道包不包括流川呢?
嘿!应该不会的。流川有没有我都一样的啊!他根本不在乎我...

“对!所有人。安西教练、赤木、宫城、三井、彩子等等都十分担心,就连仙道、藤真、牧都十分担心。”
“是吗...”樱木心中十分的感动。他衷心的庆幸有他们作为朋友。
“是啊!你的人缘好得让我妒忌呢!”洋平开玩笑的对樱木说。
“那...流川呢?”

语毕,樱木差点想咬掉境自己的舌头。
问什么鬼问题啊!
我还在期待什么?
为什么非要听到令自己心碎的答案才甘心?

“哼!不要提那小子了。我那时真的好恨!你是他的恋人,你失踪后他竟然还是面无表情,好像不关他事似的!”
“...”心中好痛,好苦。

原来...他真的一点都不在乎我。
心中某个地方碎了,
碎片掉满一地,
怎样捡都捡不完,


不再完整
再也修补不好了。

突然
好想流泪
好想...好想...

“我当场想揍他一停顿。要不是高宫他们拉着我就...”

终于发现樱木的不对劲,洋平担心的看着樱木。

“花道?你没事吧?”

轻轻的摇了摇头,花道不敢出声。
他怕一出声,眼泪就会流出来。

洋平看着樱木,突然有所领悟。

“花道,难不成...你还爱着流川?”

樱木轻轻的摇了摇头,
又再轻轻的点了点头,
最后像再也忍不住的哭倒在洋平怀中。

“洋平...”
“花道...”
“我还好爱他啊!真的...好爱好爱...”爱到心都痛了。
“花道...”不要这样,你还有我。
“我的心好痛好痛..”
“花道...”
“可是我不想忘了他...”我不想忘记我爱的人啊...
“...”
“我该怎样做?洋平...”
“...”
“怎样我的心才不会再痛?”
“花道...”
“洋平...告诉我。”
“...”
“告诉我...洋平...”


洋平默默无语。
眼前脆弱的人,真的是平常自称天才的樱木吗?
可恶的流川!
你究竟做了什么事会让樱木这么悲伤?

“洋平...”
樱木像个无助的孩子一样,
紧紧的抓着洋平的衣袖
狠狠地哭
像要哭掉心中的痛。

洋平无言,
不知怎样安抚快要崩溃的樱木
只能抱着樱木
陪着他度过这痛苦的时刻。


“告诉我...该怎么做心才能不再痛?”
 

 



1年后
日本



“流川枫

樱木病危,请速往美国洛杉矶xx医院。

p.s 假若你不再关心你的前度恋人,那么便不用来了。

水户洋平。”


流川枫,日本篮球巨星,
收到这一通电报后,
抛弃进行了一半的比赛,
急急的赶往日本机埸,
乘坐最快的一班航机
直飞美国洛杉矶。

流川赶到xx医院,
看到洋平面容憔悴地坐在长椅上抽烟,
立即走上前
抓紧洋平的领口。

“樱木呢?”流川冷冷地问
洋平无力的抬头,
看了看流川,
抬手指指对面的房门。

正当流川想冲进去时
洋平轻轻的问到

“你还爱樱木吗?”

流川僵了僵身体,
停住了去势,
冷冷的说

“不关你的事。”

接着便走进了樱木的病房

哈!不关我的事吗?
洋平轻轻扯了扯嘴角
苦笑的低道。
不关我的事...
眼角滑下了两行清泪
沾到了嘴角
苦苦的,涩涩的。
这就是伤心的味道吧!



洋平在美国遇到樱木后,
他便一直以好朋友的名义,
照顾着樱木整整一年。

自从那天在洋平面前脆弱地哭泣后
樱木便没再表现出悲伤

洋平知道这是樱木的体贴,
樱木不想洋平担心
不想洋平为他感到难过
所以他
每天都在笑着
开心地笑着
愉快地笑着
欢乐地笑着
仿佛回到还没爱上流川前的日子,
像是从来没有流川这一个人似的。

那段日子,短短的半年
是洋平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

他和花道像回到国中时
每天无忧无虑地生活
大家互相关怀
互相取笑。

而花道快乐的样子
让洋平差点以为
他已经忘掉所有悲痛
所有的伤心。

可是
直到那一天
花道在他面前轻轻的闭上双眼
他终于知道
他错了。

花道永远都不会忘记流川

花道只是怕洋平担心
所以苦苦的压抑心中的伤痛
他把所有悲伤都留给自己
不愿洋平感受到他一丝一毫的脆弱。

直到他再也抑压不了他的悲伤。
樱木选择
封闭了他所有的感官。
再也听不到,
看不到,
什至------
感觉不到。

这样,心就不会再痛。

他在洋平面前轻轻的闭上双眼
倒在洋平的怀中
封闭着自己
不愿醒来

自此樱木便待在医院
整整半年。
洋平请了最好的大夫
想找出为何樱木会
一直昏睡的原因。
可是无论是那一个医生
告诉他的都是一个病因。

“其实病人的身体没有什么毛病。只是病人自己有心病。病人拒绝醒来,他潜意识的封闭着自己,所以无论我们用什么办法,他都不会醒。除非病人自己愿意醒来,否则他苏醒的机会几乎等于零。”

是这样吗,花道?
甚至是我,我的呼唤,
你都不愿醒来?
花道!
你何其残忍。
当年的你,
一声不响的离开我们,
让我独自忍受
失去你的痛苦。
现在你
又自我封闭,
就这样昏睡着。

我也爱你呀!
难道我和你十几年的感情
还比不上流川吗?

把在流泪的脸庞埋进手掌内,
洋平发出了低沉、近乎哭泣的声音道

花道...
醒来吧。
求求你,
醒来吧。

------------------

流川进了病房,
第一眼看到的是艳红于旧的红发。
长久的卧病在床,
让樱木的脸颊失去原先的红润,
取而代之的是苍白。

在那一刹,
流川的心狠狠的抽痛着。
心有一丝慌乱,
那个总是蹦蹦跳跳的白痴,
怎么会这样安静地躺在床上。

是一个玩笑吧!
谁能告诉我这是一个玩笑。
快些醒来啊!白痴!
流川紧紧地咬着下唇,
嘴唇破了,血丝渗了出来,
可是他还浑然不觉。

心中好痛,好害怕,
好像心中有一个地方空了,不见了。
就像当初樱木不见了那种感觉。
这是什么感觉呢?
究竟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花道...
快醒来,告诉我
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感觉?

流川再也忍不住,
冲到樱木的病床前,
抓紧樱木的双肩,
大力的摇晃着。

“白痴!醒来呀!快些起来!告诉我这是一场玩笑。”

流川大声的喊着,大力地摇晃着,像是只要这样做,樱木便会醒来,而他便会明白心中究竟是什么感觉。

“快些起来!白痴!每次你听到我喊你白痴,你都不是会跳起来喊我狐狸的吗?白痴!白痴白痴!大白痴!你怎么还不醒来?你怎么还不叫我狐狸?”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你总是说我喜欢睡,现在我不睡了,你快起来吧!”

“起来吧!快些起来,我不再喊你白痴了...快些起来吧...起来呀!!”

“快些醒来呀!只要你起来,我便不再和你争做日本第一了!你快些起来!”

洋平在门外听到流川大喊,心中一惊,深怕流川情绪会过份激动。冲进房,看到的,是流川泪流满面地摇晃着樱木,他的声音亦因为大喊而变得沙哑。

“快...起来...告诉我,为什么我的心会痛?为什么我会感到害怕?”

“花道!你快起来吧!...求求你...求求你...”流川沙哑着声地低泣


洋平紧抓住流川,不让他再摇晃樱木。

“花道...”流川哭喊道

花道...我知道了。我终于知道心中是什么感觉了。
这就是爱吧!
害怕失去爱的人的感觉,
所以在失去你时
心中空空的,
会痛,
亦会感到害怕。

“花道...我爱你呀...快醒来吧!”

我现在才知道我爱你,
原来我爱的
一直都只是你。
不是篮球,不是别人,
就是你,花道。
对不起,
对不起。

“哈!爱?你现在才知道你爱花道?”洋平嘲讽地道“可是没有用了。花道再也听不到了。再也听不到了...”

流川瞪着洋平
“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就是花道再也不会醒来,不会再听到你的说话了。”洋平伤心地道

不会醒来?不会的!不会的!

“你在骗我!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流川狂乱地摇头

“骗你?我宁愿我在骗你。可是,就是因为你!花道才不愿醒来!你现在才说爱,又有什么意义?”

因为我?

“花道很爱你,很爱很爱。可是那时的你根本不懂爱。那时的你只是习惯性地需要花道,你希望把他变成你心目中的恋人。花道不想失去自我,所以才会离去。就是因为花道感受不了你的爱,以为你是不爱他的,又忍受不了你不爱他的痛苦,所以才会选择自我封闭,不愿醒来。所以你现在才说爱,都没有用了。”洋平悲哀地道


流川跪倒在樱木的床前,紧抓着樱木的双手。
是这样吗?花道?
是这样吗?
心好痛
好悲哀
好悔恨


“对不起...花道...对不起...”流川喃喃地道

眼流停不了,也不想停。
花道呵!
我只为你哭一次,
以后再也不会哭了。
就这最后一次。
因为我的心空了,
再也找不到让我流泪的理由...

所以
如今让我尽情地哭吧。

“你的抱歉说得太迟了。”洋平低低地说道

洋平抬起头,望着窗外,刺眼的阳光,映照着憔悴的容颜,眼泪轻轻的滑下脸庞。

天空蓝蓝的,
阳光暖暖的,
风轻轻的。
我的心
空空的...

“嘟...”
花道的心电图,变成了一条直线。

两个同样深爱花道的男人,就这样,在花道的床前,为着他们最爱的人,伤心地流着泪。

以后,再也找不到令我伤心的理由。


一个人,
最后却只剩下我,
一个人的眼泪。

--------------

今生今世
我最忘情的哭声有两次
一次在我生命的开始
一次在你生命的告终
 

  Y - 萤火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