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流花]恋爱吧,我们

(6 次投票)

作者:鬼儿m 周六, 2010年 07月 17日 15:37

页面导航
[仙流花]恋爱吧,我们
章 6 - 章 11
全部页面

第一章 孤单生日
“啧”,不屑的撇了撇弧度姣好的嘴唇。这个有着一颗嚣张红头的小子不安分的挪了挪步伐。“这么大岁数了还到宾馆搞小女生!”红头的主人,心目暗骂道!
“哇靠!搞得这么激烈!床单收拾起来很麻烦的啊,不是我爱念啊!现在的女生真是!明明长的白白美美的却干这种事!还有那个秃顶老头,我就……哇!”未出口的脏话,被身旁的美丽女人以暴力制止。
“给我注意点,客人刚走不远,樱木,你这个月的奖金还想不想要了!!赶紧收拾一下,一会儿别的客人就该来了!!”名叫彩子的漂亮女人,严厉的说道。
“大姐头,你怎可以随便就打本天才的头!打坏我的头可是国家的损失啊……”本想继续大声不满下去,却在彩子怒目圆睁的表情下偃旗息鼓了。
果然,自称为天才的樱木花道,对女人就是没办法。

工作在这样一个爱欲纠缠的环境中,无奈的看着眼前每天上演着的一出出有关爱情、欲望、欺骗的戏码。我还在期待着什么呢?真的还有所谓“爱”的存在吗?
我是樱木花道,职业,爱情旅馆的客房小子,今天是我的25岁生日。25年来介是从来没有和喜爱的人一起共度过这个日子……

收拾完今天第N+1个激情过后的房间,樱木拖着疲惫的身躯下了晚班。戴上耳机,听着平日最爱的音乐,懒懒散散的走着。
来到自己每天必定流连的街边橱窗前,正想着今天终于可以买到那双想了很久的鞋子送给自己当礼物的当下,突然被拉回现实。鞋子不在他本该在的地方了……
像小猴子一样顿时傻了眼,手忙脚乱的冲进店里。由于超乎常人的身高和鲜艳的发色,险些吓坏店员妹妹。
在慌慌张张的询问之后,失望。
“对…对不起,刚刚被买走了,这个…这个是最后一双,以后不会再有了…”店员实在不忍看到眼前这个面容精致的超高大男孩眼中的失望神情,声音越来越小。

“啧!”负气的起脚踢飞路上的小石子。樱木闷闷的带上耳机,继续懒散的走着。
“咕噜噜…”一阵饥饿感来袭。
也许是神的安排,就在这个当下,恰到好处的一阵饭香味飘来。
跟随着香味的吸引,樱木来到这家名叫“喜欢”的盖饭店门前。
深深的大吸了一口香气,“嗯!就这家了!”红头小子,咧开嘴,抛掉之前的郁闷和疲惫,笑盈盈的大步迈进店门。
为了躲避开得过低的门脸,樱木不得不低着头弯下腰进门,以至于完全没留意到一个一直注视着他的和煦目光。
“欢迎光临!”
“老板!超大号牛肉盖饭,外加啤酒和生鸡蛋!”
“嗨一!”

第二章 喜欢

大大咧咧的坐下,樱木摘下耳机,关掉电源。喝着店员端上来的麦茶,眼睛开始不安分的东看看西瞧瞧。
这是间不算太大,但是光线很亮堂的店子。
店子上下只有两个人在招呼,老板是个工读生模样的青年,站在收银台前面,白白净净看起来很亲切的感觉。
店里的客人也不多,所以并不嘈杂。坐在操作台前的除了樱木自己外还有两个人。
樱木隔壁坐着一个黑衣男人,从始至终就在低头吃饭。所以看不真切脸孔,感觉上应该是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吧。
出乎意料的,这个男人却引起了樱木的兴趣,明明不大的一碗饭,这人吃了半天也没见少,难道是吃相太过斯文了?好奇心大发的某只红毛小子凑上前去想仔细看清楚。
暴汗!原来一直沉默的这个男人是在打瞌睡!樱木一脸黑线。竟然有人贪睡成这样!

坐在贪睡男人隔壁的隔壁的是一个女生,也是白白美美的,是樱木喜欢的类型。
女孩好像在等着什么人,不停的看向门口的来往人影。也许是等了许久,一直没有等到,女孩负气似的,一杯一杯的猛灌着啤酒。这让樱木不由得心中一紧。
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呢?能把那么苦涩的东西一杯杯的灌下肠肚……

“久等了,您的超大号牛肉盖饭,生鸡蛋还有啤酒。请慢用。”说话的是原先站在收银台附近的年轻老板。好听的声音把樱木有些失落的情绪拉回现实。等待他的是一大碗热气腾腾的牛肉盖饭。
原来他的职业笑容这么亲切这么好看啊,而且,而且,牛肉给好多哦!呵呵,以后这家店可以常来哦!
樱木被笑容感染,开心的决定着。

当樱木几乎要扫荡完大碗里的饭时,盖饭店的门口出现了一个身影。个子高高,比樱木还高的男性。
“呼,好怪异的发型,刺猬一样!”红头小子心中嘲笑到。
刺猬头男子带着大大的墨镜,看不真切漆黑镜片后的双眼,不过,却已经可以肯定这是一个很好看的男性。
他有着精致的完美嘴角,不经意的成诱惑角度上扬着。
“哼!还是本天才好看一些!”樱木不服输的暗自赌气,然后继续低头奋战那最后一块牛肉。

“不要离开我,我是真的爱你的!”一阵细弱但是清晰的女声传来。带着哭腔。
……
仿佛周围突然进入真空状态,安静的让人局促。
这种不自在真的很难受,樱木开始羡慕起身边的黑衣贪睡男子来。

女孩开始小声抽泣。
刺猬头男子无奈的叹气出声。
“除了爱我,你还会做什么?”平淡的声音传出,不带一丝感情。
樱木的眉头皱起。
女孩停止抽泣。睁圆了眼睛。
“你要知道,为爱而生的女人……”刺猬头男子继续缓缓说道“是最可悲的!”
樱木仿佛听见女孩心碎的声音。

女孩仿佛被抽去灵魂一般站在原地,不哭不闹。活像个被玩弄丢弃的娃娃。
樱木的拳头攥紧。

“晴子”刺猬头男子淡然的继续说着,“去找你喜欢做的事情,去过属于你自己的人生吧!”像是被宣判了死刑一样,名叫晴子的绝望女子,痛苦的夺门而出。

此时的小店里,只剩下一个气呼呼的红头小子,一个不看不出在想什么的刺猬头男子,还有一个眼神深邃的盖饭店老板以及正在偷懒的伙计。
哦!当然,还有那个自始至终在沉睡的黑色衣服的某只!||||||

第三章 生日礼物

“你这个死刺猬头!”樱木怒气冲冲的呛出声。
……
被称作“刺猬头”的某只美男子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个不美型的称谓是在叫自己。
“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一位真心爱你的小姐!!!!”樱木的怒气没来由的爆发了!顾也不顾的大吼出声。
“……吖?你是在跟我说话?”罪魁祸首的刺猬头不知好歹的说道。
暴怒的红头小子有着极好的运动神经,以相当敏捷的速度越过柜台餐桌,直奔某只尖尖头发的高大身影。
由于暴怒,所以红发小子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喝剩的那半杯啤酒,华丽丽的、精准的、一滴也没有浪费的洒在了隔壁那团黑乎乎的物体之上。

看着在自己面前张牙舞爪的红发小子,这名头发尖尖的男子,用那爱笑的漂亮眼睛在墨镜后上下打量着这个莫名其妙的生物。
“嗯…还蛮漂亮。嗯…身材很美。嗯…声音也不错…就是太吵了…”完美的嘴角不自觉的上扬成迷人的弧度,真的很好看。

一股脑的把不爽大吼出胸腔。红头小子微微舒缓了情绪,感觉心情大好。伸手叉腰,指着面前看起来没什么反映的高个男子说道:“本天才说错了么?有什么不服气的说出来,你这个花心刺猬头!”
故意摆出四处张望的夸张表情。左看看,右看看。“吖?难道你真的是在跟我说话?”被称为刺猬的某男,一边不安好心的调侃出声,一边在盘算着如何找个理由仔细摸一摸这颗可爱的红头。
“……混账!”冲动的樱木已经准备挥拳打向那张有着完美笑容的脸。
“客人,请不要在小店内…”一直偷懒的店员伙计,正要上前阻止,却被一直冷静观察事态发展的老板示意拦住。
“现在阻拦,受伤的会是你啊!”盖饭店老板那和年龄不相符的深邃眼神如是说。

气氛,是十分紧张的。就在那红头小子剑拔弩张的准备挥拳出击的一瞬间。一把不知从何处飞过来的椅子了结了盛怒之人的怒气,也了结尖尖头发男子的美好计划。

椅子,正中目标!
“哇!靠…”
可怜的椅子,在高高壮壮的红头小子背后撞得粉碎。

尖头发的男子的眼睛在墨镜镜片的掩护下,闪过了一抹疼惜的神色。不过,只是一闪而过,快的连他自己也许都没发觉。

走出收银台,准备收拾椅子的碎片的店老板。伸手去拿扫把的那个当下,竟然发现自己的手心汗湿了一大片。随便在工作裤上擦抹了两下,无奈自嘲的笑了。沉稳如他,已经多久不会因为担忧而紧张的手心冒汗了?

揉了揉还不算太痛的后背,还有些搞不清状况的红头小子,茫然的回过头去,看向暴力事件的罪魁祸首。

狼狈的滴答着满头的冰镇啤酒。原本应该在沉睡的不明物体赫然矗立在眼前。又是一个高个子啊!

其实到现在贪睡的男子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只是睡得正舒服,忽然被聒噪的说话声打扰,又突然被人用冰啤酒从头淋了个彻底。只是本能的作出了一系列的反应。起身,睁眼,拿起离身体最近的可致命凶器,用力抛向打扰他睡眠的红色的呈跳跃性运动的物体…

“你个贪睡的混账!竟然敢打本天才!”樱木条件反射般的调转矛头准备开战。
“……你的错……”指了指倒在一边的啤酒杯子,又捋了捋湿透的头发。终于有点清醒的人面无表情地说着。
“啊!哎……”本来还气势汹汹的红发小子,突然好像泄了气一样,窘迫起来。
“原来啤酒洒到你了啊?对,对不起啦!”有些不好意思的羞红了脸,完全没有考虑到,洒到啤酒和被椅子砸中这两件事情的轻重对比。刚刚还一副要打要杀嘴脸的樱木,竟然出乎意料的诚恳。道歉的话,就这么轻易的从他那咧的大大嘴中说出。
“……”
气氛,顿时就缓和了许多。
尖头发的高大男子也在操作台边找地方坐下。看上去饶有兴趣的样子。
“客人,给你干净毛巾,擦一下吧。”身为店老板的男子,赶紧借机安抚。
樱木有点不知所措,正想着要不要再来一碗盖饭的时候。黑衣男子开口了。
“赔我!”指着吃了还剩不到1/3淋满啤酒的饭干净利索的说道。

呵呵,尖头发的男子,轻笑出声。
天哪,盖饭店的老板,内心在流泪。
……樱木没说话,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
沉默。。。

“老板,来份超大号牛肉盖饭……给这位先生。”出乎所有人意料。可爱的红头小子憋红了双颊,略带幽怨的说着。
“我的那份是猪肉的。”黑衣男子干冷的声音又响起。
“你这只贪睡狐狸公!不要太过分!本天才就是要赔你一份牛肉的不行啊!不想吃就还来!”终于气极了这只红色小猴子。
狐狸?你说谁!
明明长的一副狐狸样子不是你是谁啊!
……
“让您久等了,超大号牛肉盖饭,请慢用!”热腾腾的美食上来了,被称作狐狸的那只也许是真的饿了,不再出声,低头默默的吃上了。

“啧!”红毛小子终于偃旗息鼓,扭过头去不再搭理,低头喝着亲切的老板刚刚重新端上来的冰镇啤酒。
“明明该开心的生日,却被你们这两只刺猬和狐狸搅合了!哼!气死我了!”像是发泄般的,碎碎念出声。

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刚好能够让在场的人员都听的真切。
“老板,结账!”狐狸男子起身买完单,转身偷瞄了一眼还在郁闷的红发小子。随后就要转身离开。
“喂,狐狸公!你的东西忘了!”樱木举起隔壁位子上的一带东西说着。
谁是狐狸啊!哎,算了!
“哦……”看似很费脑筋的用力想了一下,停顿之后,狐狸男子继续说到。
“那个,别人给我的,不喜欢。送你吧!”说完低头要出门,又好像想起什么似的停下脚步。
“……生日快乐……”随后,狐狸男子的身影伴着句子的最后一个字一起消失在门口。

“咦,咦,咦....!!!”
店老板差点打翻手中正在清洗的茶杯。
悠哉喝着酒水的尖头发男子带着笑容看向正在惊呼的红发小子。
“这不是,这不是,我想了很~~~久的鞋子么!!!!哇~~~真的假的啊!!@¥……%#”兴奋的摆弄着手中的鞋,上蹿下跳的红发小子,完全没了之前的暴力气焰,高兴的眯着眼睛。

“老板,结账啦!”樱木开心的抱着心爱的礼物,完全无视某只尖头发的热切目光,走向收银台。
“嗯,今天算我的。”看着樱木兴奋的有些泛红的脸,沉稳的年轻老板笑盈盈的说着。
“当作你的生日礼物咯。”年轻老板风轻云淡的解释着。
“哇,老板你真是好人!我交定你这个朋友了!”高兴的大力拍着店老板的肩膀肆无忌惮的笑着说着。
“我叫樱木花道!哈哈哈,也可以叫我天才!”
“水户洋平。”
“哇哈哈哈,洋平,洋平,我记住啦,那改天见啦。”说着不忘狠狠瞪上一眼继续悠哉着的刺猬头,随即欢蹦乱跳的冲出门去了。

“樱木……花道啊……”除去又继续偷懒去的店员,店子里仅剩的二人在心中默念道。


摁熄手中几乎没动的香烟,收起悠哉闲逸的表情,抬头。

呼……老板,来壶烧酒。
嗨一!

第四章 关于他的梦……

我是流川枫,职业,高中数学老师。也许是因为上课时要不停的说话,话讲太多,造成反作用,所以我平时非常不喜欢开口。今天是个奇怪的日子,遇到了很多不爽的事情。还有,遇到了他,那个竟敢叫我狐狸的家伙。

流川老师今天出门的时候必定没有看黄历。
先是脚踏车被偷,只能走路上班。本想一边走一边打瞌睡,结果百年不遇的踩到一坨分量十足的狗大便。然后因为早上没能打成瞌睡,所以在上课讲解正弦余弦定理并在黑板上画图的关键时候睡着了,余弦曲线画成了毕加索,好死不死还被出来巡查的教头看到,随后被叫到教职工室狠批了一顿。
好不容易挨到放学下课,满脸黑线的走出校门,刚要边走路边打瞌睡的走回家去,却被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奇怪女人叫住,不由分说的塞给他一双看起来就和自己很不搭的鞋子,还莫名其妙的红着脸一溜烟不见了人影。正要发火的某只却恰到好处的被一阵饥饿感打败,饥不择食的随便进了一家好像是盖饭店的小店……
流川之后的记忆一度中断,直到耳边响起聒噪但是还算好听的吵杂声,以及之后被冷冰冰的淋醒。只知道自己近于本能的抄起随便的什么东西就砸了过去……

“你个贪睡的混账!竟然敢打本天才!”
流川终于看清了一直吵吵闹闹的人的样貌。
“你这只贪睡狐狸公!”
不知怎地,就是想要摸摸他那气鼓鼓的脸,想要触摸他那聒噪的唇,看看他被自己触碰之后的可爱反应……

然后,被叫做狐狸的某只,借花献佛的把鞋子送给了单纯的红发小子。并送上一句极为难得的“生日快乐”。
不敢再看见红发男子那肆无忌惮的开心笑颜,逃跑似的。流川老师冲出大门外。

我,一定是生病了。
不然,为什么心脏跳得这么快!

当开心的红头小子离开盖饭店之后大概1小时,尖头发的男人独自喝完一整壶烧酒然后给了很多小费结账离开时。小店老板水户洋平,终于结束了一天的营业,关了店门,走上了回家的路。

路上行人很少,路灯很亮。
夜,已经很深了。

夜晚对于某个红头的小子来说,就意味着一觉睡到大天亮。是的,樱木今夜也是如此,和平时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枕边多了一双崭新的鞋子,很漂亮,和他很搭。
同样的夜晚。
对于今日遭遇到樱木的另外三个男人来说……

流川老师,水户老板以及头发尖尖的男子,今晚做了几乎相同的梦。同样的一抹红色闯进了他们的梦境。
人们都说,梦是最诚实的,他会反映做梦人的心底最隐秘的想法。但是往往,做梦人醒来后都不愿承认,所以他们大都选择忽视忘却。

第二天清晨。

“……”
完全忽视自己早晨起来发现自己昨晚弄脏内裤后又因为不知名的原因去厕所发泄了不止一次的流川在洗衣机旁等着正在清洗的内裤时什么也没想的继续打着瞌睡。

“难道我真的欲求不满么?还是太年轻了吧!哎…”
水户微红着脸在浴室的水池中搓洗着昨晚弄脏的内裤时自我调侃着。

“哎……”
头发尖尖的高大男子,发现因为自己习惯裸睡所以整床被褥都要清洗时懊恼不已的叹息出声。

第五章 无法抑制的爱恋

“呐,呐,洋平。我跟你说哦!今天我能提早下晚班,到时候你要准备好分量十足的超大号盖饭迎接本天才哦!哇哈哈”红头的樱木兴奋的拍着柜台后面老板的肩膀。
今天是他们第二次见面。

我是水户洋平,职业,盖饭店老板。父亲早亡,因为家里有个超爱花钱的老妈,所以不得不高中毕业就出来打工,3年前开了这家叫名叫“喜欢”的盖饭店。生意算是马马虎虎,勉强够活。一直以为自己就会这样平淡下去了,有一天跟老妈介绍的相亲对象结婚生子,随后让孩子继承店面,从此过着普普通通的生活。直到,昨天。

昨天,忙了一天的水户送走了晚餐高峰,有些疲倦的正想教训一下一直在偷懒的店员。却被店门外一抹鲜艳的红色吸引了主意。
水户的视觉画面就这样变成了电影中的特写镜头,细腻的描画着红发男子的所有特征。晶莹的眼眸,卷曲的睫毛,高挺的鼻子,倔强的唇瓣……

人真的很自私,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想到神。

水户洋平,生平第一次向神许愿。希望那个男子的身影能够出现在店里。

“欢迎光临”洋平的声音有些颤抖。
“老板!超大号牛肉盖饭,外加啤酒和生鸡蛋!”
感谢神明。

看着眼前放大了无数倍的红发俊脸,洋平老板不由得想起自己昨夜的梦。
继而绯红了脸颊。
“喂,本天才在跟你说话,嗯?脸怎么这么红?生病了么?”说着樱木便不管不顾的伸手摸上水户老板的脸。
结果可想而知。某人的脸色刹那间登峰造极到完全可以媲美樱木的发色。

出店门前,樱木迟疑了一下。随后有点羞赧的开口问道:“那个,洋平啊,昨天那只贪睡狐狸公有没有来过?”说完,搔搔鼻尖解释道:“昨天本天才回家一想,发现亏了,明明那碗饭他都快吃完了么!我赔他只用赔一点点就好了啊…”越说越觉得牵强,樱木也就没再继续说下去。
若有所思的洋平,其实心中突然紧紧的一收。固然很不痛快,不过还是勉强挤出了职业笑容。
见洋平没有直接回答。樱木急躁起来。
“哎呀,本天才要迟到了!洋平,晚上见啊!我的超大碗……”声音消失在门外。

有了一双新鞋的樱木。还是不舍得丢弃自己穿了多年几乎磨穿的匡威帆布鞋。
早上,在镜前踌躇了许久的红头小子,最后还是决定穿着旧鞋出门了。

“樱木,发什么呆啊!214号房的客人打碎了酒瓶,2分钟前就叫了客房服务了!还不快去!小心又被投诉!”很有大姐头气势的彩子,碎碎念到。
“哎哟,好了啦!去就去,不要念我了大姐头!天才的头都要被你念爆炸了!”不情愿的把不知飞到什么地方的思绪收回,樱木整理好衣服,推着清扫车来到214号房门前。
“您好,客房服务!”樱木操起职业语调摁响了客房的门铃。
————
半晌没有人应。
————
樱木不厌其烦的反复摁着那可怜的门铃。门铃发出可怜的嘶哑声响。
就当某只的耐心即将耗尽,正要伸脚踹开房门的当下。屋里传来略带慵懒的男声:
“进来吧。门没锁。”
顶着一脑门的青筋,红头小子推着清洁车堆着职业笑脸进了房间。

满地都是破碎红酒瓶的玻璃残骸。一看就知道是被人用力砸碎的,飞溅的红色液体满眼都是。
一男一女穿着宾馆提供的浴袍,沉默着。距离很远。
只知道房间里的气氛不大对,樱木出于职业习惯,从不抬头看客人的样貌。
斜眼瞟了一眼床铺,意料之中的凌乱暧昧。
房间里的爱欲气息仿佛还没退去,樱木有些不自在。局促的跪在地上开始清理。

“仙道彰,你是混蛋!”突然冒出的幽怨女声吓了樱木一跳,不过还是忍住好奇低头擦拭着地板上的红酒。
“对,没错!”慵懒的男声响起,风轻云淡的说道。
“可是小姐,你刚才可是跟个混蛋上床咯!我们做了可不止一次呢!你好像也很享受啊。”

“你好过分!我是真的爱你的!”转为抽泣的女生,痛苦的呢喃着。
“我早就说过了,你和我只不过是肉体关系。”
樱木突然觉得这声音好耳熟。
管他是谁呢!这种男人的败类,本天才才不会认识!
越听越火大的樱木,清洁中的手力度越来越大。

“没有你我还不如去死了,阿彰…”像是在跟自己说话般,女声轻柔绝望的再次响起。
呵,男子轻笑出声的同时也点燃了红头小子那单纯的怒火。
“…为爱而生的女人,是最可悲的!我们还是不要再见面了,你永远给不了我想要的!”男子平淡的喝着酒,嘴里吐出这世上最残忍的字眼。

碰…咚…
伤心欲绝的女子,穿着酒店的浴袍摔门而去。
男子一声不吭,继续喝着酒,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
忍耐快到极限的红头小子,依旧低头清洗着快要摩擦出火花的可怜地板。脑中却在盘算如何能够出口恶气却又不会被大姐头暴扁。

就在这个当下。

“怎么,今天不想揍我了么?”男子的声音充满挑衅的意思。
“什么?!你这个大烂人!还敢挑衅本天……?”
什么叫今天不想揍他啊…
樱木疑惑的抬眼看向眼前的男子。

男人看上去很壮实,个子应该是很高的,肤色很白,头发湿湿的有点凌乱的散在额前。
虽然很不甘愿,不过。不得不承认。
他很好看,是那种男人看了会嫉妒的好看!
目光如炬,鼻子英挺,还有那有着完美弧度的嘴角,勾勒出仿佛洞悉一切般的风雅样貌。
等等,这张嘴好像在哪里见过?!!!!!
恍然间。
“又是你这只死刺猬!!!!!”


我是仙道彰,职业,畅销小说作家。虽然不屑,但是凭借那些虚假的爱情文字,我赢得了优越的生活和各种女人的爱慕。我,从不相信爱情。会沉醉在恋爱中的人都是白痴,根本只是用爱这个字绑住对方不是吗?也许只是一时头脑发热,也许只是因为寂寞,也许是因为厌倦了女人,也许……管他什么也许不也许!对于眼前的这个人。我,想要他。

对于当红的美男作家仙道彰来说,昨天本是个普通的日子。与以往一样,中午前就甩掉了三个哭哭啼啼的女人,当晚饭时间来到,已经解决掉第N+1个妄想独占自己的女孩,正想快乐的小酌一杯时。某个夸张的红头小子伴随着嚣张的叫骂声出现了。

仙道有着天生的挑剔眼光,只能接受被自己定义为美的、漂亮的事物。
眼前的人在被自己挑剔的眼洞悉过千万遍后,依旧是很美的。
仙道彰惊讶于自己的感觉,想要触碰、拥抱、亲吻、爱抚这红头小子的感觉。虽然惊讶,但,已无法抑制。

其实,早在红头小子在推车进门准备打扫时就已经被仙道认出。
“又是你这只死刺猬!!!!!”
想要触碰他那微红的双颊。
“你这男人的败类!!!!!!”
想要吻上他那口出狂言的嘴。
“惹女人伤心的大烂人!!!!”
想要看他在我身下情欲高涨时的表情。

今天是我第二次遇到他。我,仙道彰。彻底完蛋了。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07花道月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