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平常不过

(3 次投票)

作者:睡仔 2010-07-21, 周三 22:15

流川枫就坐在床缘,静静地,甚至不看樱木花道一眼。

气氛很僵硬。
从一个女人匆匆忙忙离开后,俩人就一直保持现在的姿势。
这不是一场对立,闻不出争斗的气息,
只是无声密闭空间里,也是骚动异常。

樱木花道觉得身体刺刺麻麻,很不自在,不由焦躁起来。
手指不时拉扯衣摆,偶尔看向流川枫。

流川枫表情冷冷的,却也不像是生气,
樱木花道实在看不出来流川在想什么。

但十之八九是坏吧。

“……。”

樱木花道觉得很尴尬,
尽管不是故意打扰流川跟女友做爱。
但他还是犯了这个错误。

如果他们是朋友,也许这只会成为好吐槽的笑话。
但问题再于他们不论是做为大学同学还是球场上的同队伙伴,感情都很差。
至少樱木觉得这个人可以说是他交际圈里最差的一个。

当心里浮出一种歉意,樱木简直无法接受,加上气氛之糟,他已经待不下去。

但就在樱木转头之际,
流川却打破沉默,说话了。

“你…是故意的吗?”那声音很小,但是很平淡。

樱木全身僵着,然后脸上蒙上一层红晕。
“怎么可能!!”接着激动大吼。

流川仔仔细细的看着樱木,像在推测言语是真是假。

宿舍隔音设备很糟糕,他承认女友呻吟声是大了点,
但也不至于大到会让睡在对面的樱木跑过来踹门。

不过当樱木看到里面情景时,那种震惊的感觉,还有刚刚对话的反弹态度,
也不让流川觉得是有意来闹场。

就在欲开口之际,流川的嘴巴又再度合起。
〝算了。″然后又陷入一场沉默。

对着不说话的流川枫
樱木花道没有走,反而想要说什么的,试图打开嘴巴。

流川枫有看到樱木的窘境,但并不想猜测樱木这时候在想什么。
他甚至不太愿意在篮球以外的事情,去想这个一路死对他到大学的对手。
所以他只是继续低头沉默。

最后他听到樱木硬生生的对不起。
就在声音刚落下,他几乎是惊讶的抬起头,只是对方已经迅速关门离去。

在突然失去凝结,空气开始流动的房间里。
流川枫这时候有种感觉,很奇怪。
明明刚刚就是一点情绪起伏也没有,才会迟迟不对樱木说话。

这时候,他却觉得自己有很多话想说。
只是,他一句也想不出来。


大学广场上,
乳白色的阶梯因为定时打蜡,看起来光洁平滑。
在中天太阳的折射下看起来甚至闪闪发亮。

樱木就翘课坐在阶梯上发呆,他虽不喜欢这种没意义的行为,
但晒晒温暖的太阳,呼吸新鲜的空气,却有助于解除无法舒缓的感受。

当脑海里浮起昨晚的情景,樱木深刻感受胸口有个结开始缠绕着,越来越紧。
并非是做爱的事情,他只是因为没见过这档事,才会震惊和激动。

也许最终是因为昨晚的道歉吧。

对不起。

他觉得自己该给。
因为这种事情给他太大的冲击,所以他觉得对流川枫应该也是很大的伤害。

但是他不甘心道歉竟然给得那么轻易。
多年来的竞争他从来没有放低姿态,这时候这么…简单就放弃了坚持。

樱木不擅长分析自己,也不太懂得怎么解释一种感觉。
只是昨晚的道歉,让他有些讨厌自己。

妈的!想这些做什么。
他站起来啐了一声,也不知道是要做给谁看。
双手插着口袋就走了。


这时候樱木花道并没发现他所位于的广场旁大楼上有人正盯着自己看。

流川枫也不是故意去监试,只是刚好在这里休息,又刚好看到而已。
他把樱木的焦躁全部都裸露的看透,同时也觉得自己胸口骚动着。

高跟鞋轻扣地板的声音逐渐接近流川,最后在流川侧边停下脚步。

女人顺着流川枫专注的视线看去。
等到楼下那人的身影越来越远,女人才开口。

“昨天红头发的跑进来时,我有种很丢脸、想生气的感觉。”

白皙的女人绕过流川,倚靠阳台栅栏,俯瞰广阔的广场和在上面活动的人群,
她柔软黝黑地长发,随风飘起。

流川枫没搭话,就像交往的整整两年里一样,鲜少开口。
不过身为公认的女友,女人很习惯流川枫这种态度,也没打算搭理他到底想不想听,

“但是今天我觉得,好像他才是受害者。”女人干笑着。

流川枫觉得胸口撞击了一下。

“我没什么贞女情操,不会因为被看到这种场景就哭上好几天,虽然我也会很难过,但是今天我看到他时,我觉得他才是真正会难过上好几天的人…”

女人停顿一下。

“也许是一辈子…”

流川枫嗤之以鼻的哼了一声。

“我的预感不会错的,他十之八九是处男,还不是普通的处男,昨天那张脸,简直是不小心看到作爱场景的幼童,好害怕的样子,哈!蛮可爱,这种人可不是随便就有,让我有点想跟他做爱,看他为此受伤的脸。”
女人半开玩笑的说,还用很可惜的神情叹了一口气。

流川枫感到不舒服。
“不要碰他。”所以加重口气这么说。

女人先是因为流川的强硬态度感到意外,后来突然噗哧地笑出来。
故意用上提的语气暧昧的说着…
“因为…你想碰他?”

流川枫感觉到心脏的地方震荡着什么,然后瞪着女人。

“不少女人都羡慕我能绑着你这么久,但事实上,我们能在一起如此长一段时间,却是因为我不绑你。”女人用细如凝脂的手拨弄着头发,
不经意展现一个成熟女姓的抚媚。

其实比五官精致度,女人不觉得自己有赢过流川枫,他的确像个精美的娃娃,不像个人,不过女人虽非到达倾国倾城绝,却也是胜利者,因为女性散发的柔性韵味,不是刚硬的男人可以办到的。

“你也曾跟其他女人做爱,瞧,我有在乎过吗?
我也敢打包票,如果我跟其他男人做爱,你也不会管。”然后发出清脆的笑声。

流川枫并没打算回话。

“好啦!如果你不开心我把你当同性恋,我就跟你道歉。”
接着她就很识趣的离开了。


流川枫在女人走后,开始思索着。

然后也不知道想到什么事情,
像惊醒似的,赶紧将幻想打住,甚至急忙着抹去所有想法。


事实上,他想的事情很快就在明晚发生了。

这天是假日。
流川枫跟樱木花道都是鲜少回家的人,所以仍然会住在宿舍里。

在假日里他们会经常见面,因为使用的是同一个球场。

今天只有流川一人在球场上。
因为队友庆生邀请了他们俩人一起出门。
流川拒绝而樱木答应,所以只有他在球场上。

流川习惯一个人,所以不觉得孤独。
但当樱木说他愿意去庆生会时,他却感到孤独,仿佛有背叛的滋味。
但那又不是真正的背叛。

到底是什么感觉?
流川可以清楚感受到从前天开始就逐渐严重地焦虑,正要破壳而出某个答案。


当晚他回宿舍,就看到烂醉在地上的樱木了。
本来是想要跨过躺在地上的身体走进自己房间里,流川却犹豫着。

宿舍昏黄的灯光,映照在深长的走廊上,
寂静无声的气氛就使人不由得沉默。

也许很长的注视,也可能只是一瞬间的决定。

流川把樱木搬了起来。

搬进自己房间里。


也许就是这样吧。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流川总得自己想要发泄性欲。
却始终无法感到真正的解除。

他是个人,只是一个平常不过的人。

 

标签: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05年花受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