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流云山庄

(1 次投票)

作者:小S 周三, 2010年 07月 21日 23:05

页面导航
[流花]流云山庄
章 4 - 章 6
章 7 - 章 9
章 10 - 章 11
全部页面

01
流川生平最讨厌的就是麻烦。

端起茶碗,轻轻的咀了一口。口里所传来的淡雅清香真是回味无穷,真是难得偷闲的一天呀。

“啪嗒~~”

突然间震耳欲聋的声音传入耳中,流川手一抖,差点把手中的茶碗丢到地上。好险!这可是上好的岷香呀!皱了皱眉,流川心里升出一丝隐约的不安。

小心翼翼地将茶碗放在扶手上,扫了一眼堂下开始有些骚动的下人,说道:“老管家,这好象还没有到过年吧,怎么大家现在就开始放起烟花来了?”

老管家的眉毛抖动了两下,回道:“回庄主,依老身所见,这不像烟花的声音……”

“哦?那难道是爆竹的声音?这附近有什么新的商号开业了吗?怎么都没有人通知我?”

“回庄主,恐怕这也不是爆竹的声音……不过依老身所见,就算是通知了您有新商号开业,您也不会记得……”

脸上的黑线越来越多,心中的不安也慢慢扩大了……

“那是不是花道又在玩什么霹雳弹?搞什么飞机,老是在自己庄内弄这些希奇古怪的东西,而且这次弄的霹雳弹威力也太大了吧,不知道家仆有没有被吓到的……”

“……”

“庄主,以老身所见,这也不是二庄主在玩霹雳弹……”

强忍住心中那即将破茧而出的愤怒,流川端起茶碗,故做姿态地挡住了自己的脸,不让别人窥视到自己的表情。

“那……依你所见,这是什么声音呢?”

“庄主……如果老身没有料错。这声音应该是从庄主的竹居旁边那已经久无人居住的梅居里传来的,应该是……是……”

“是什么?”脸上已经开始出现了凸出的青筋。

“应该是炸弹爆炸的声音……”

不要气,不要气,稳住,稳住!!或许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糕……

“老管家,既然是梅居传来的爆炸声就直接说是梅居就好,何必要加上前面那句‘二庄主的竹居旁边’呢?哎……花道也真是爱玩了些,现在的玩具从霹雳弹又上升到炸弹了……还好没有拿到主厅来实验……”

“庄主……”

“说!!”

“我们庄内是按五行八卦的原理建造的,一般人很难摸清楚庄内的地形构造。从外面看来和从里面看来,庄里各个厅堂的位置是稍有区别的。而现在梅居的位置,从庄外看来正好是二庄主所居住的竹居……”

故意忽略门外已经开始骚动的仆人,已及那外面时不时隐约传来的救火声。流川挑了挑眉毛,“所以?”

手中的茶碗正承受着不能承受的力量,茶碗的边缘也开始出现了裂缝。

“所以……依老身估计,这伙人应该是冲着刚回庄的二庄主来的……”

“砰!!”

在久经考验以后,茶碗终于不堪重荷,以身捐躯,在流川手里化为一阵青烟。只是可惜了茶碗里那六百两银子一斤的岷香。

看着地上还散发着热气的岷香,老管家摇了摇头。

“可惜了,上好的岷香。”

终于有人推开了主厅的门,上气不接下气的喊到:“庄……庄主……梅居……梅居被人……被人炸了……现在已经……已经……失火了……”

“好……好!好!很~好~!非~常~好~!”

一般在流川咬牙切齿的说好的时候,都是他最愤怒的时候。也难怪流川,出现这种情况,就代表流川最讨厌的麻烦找上门来了。

-----------------------------------------------------------------------

是不是他们眼花了?

面对倒塌的房屋以及瓦砾堆里所冒出来的青烟,各个救火的仆人无一不是顶着一张包公脸。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每个人的脸上却都露出了奇怪的笑容……那种……感动到无以复加而又欣慰的笑容……

因为……因为他们居然看到了他们的流川庄主……

好欣慰!好感动!好……

……

看着那伟岸挺拔的身影一步一步的走向梅居,大家的眼里都开始变的酸酸的……

原来,原来他们庄主并不是什么事都不管的人。

毕竟,在听到梅居被炸的时候,他至少还是尽了一个当家人的责任,没有把这烂摊子丢给下面的人自己处理……他亲自过来了不是?

顿时间,仆人们感觉信心倍增。原来,以前大家都错怪庄主了。庄主并不是什么事情都不管的,虽然他经常把烂摊子全部交给下面的人处理;虽然他经常对下人所报告的事故不闻不问;虽然他从来不管理外面的商号;虽然他对近两年新建立的对庄里产生威胁的商号一无所知;虽然他身怀一流的武功,但是却从来不跟人动手,总是把江湖上那些上门挑战的高手拒之五行八卦阵外,让所有人都以为流川其实是浪得虚名;虽然他是庄主,但是却从来没有尽过任何庄主应尽的义务……

但是,今天!

在梅居被炸的今天,他来了不是?不管他是顿时醒悟还是终于出现了一桩够资格让他插手处理的事……总之,他来了……庄主过来了,他亲自来处理庄内的事物了!这真是一件振奋人心的事呀!庄里有救了!他们终于不用再担心庄里会不会在哪里天突然由于行运不善而倒闭了!因为他们的庄主,其实也是个负责任的人,不是吗?

所有的仆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直愣愣的看着他们的庄主朝梅居越走越近,越走越近……三百米、两百米、一百五十米、一百米、八十米、六十米……

正当大家准备齐声呐喊“庄主好”的时候,流川突然在他们面前五十米的位置一个右急转,拐进了梅居前面二庄主樱木花道所在的竹居……

走在他身后的老管家咳嗽了两声说:“大家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咦?怎么都愣着?哎……你们大伙在庄里也干了十余年了,不会还以为庄主是过来处理梅居的事的吧?”说完,摇摇头,随后拐进了竹居。

“呱~~呱~~”

一只乌鸦从天上飞过,仿佛也在嘲笑他们这些会替皇帝白操心的太监们……

>_<~~老管家呀……何必那么吃惊,你明知道我们是怎么想的,何必还装出一副很吃惊的样子呢……

虽然知道要庄主履行自己的义务,就好象要男人生孩子一样——不可能。但是在我们小小的心灵里,哪个不希望自己的主子是人中龙凤,能够得意于天下?这么说好象有点对不起庄主……因为论资质,普天下能胜过流川的屈指可数。但是……但是他……他实在是……

哎~~不提也罢,反正提起来也只是涂增伤心……处理好梅居的事情才是正事……

-----------------------------------------------------------------------

说明一下,流川的全名叫作流川枫,最喜欢干的事是睡觉。今年二十有六,未娶妻。生平没有什么太大的志向,最大的愿望就是安安稳稳没有任何麻烦的和家人一起过平凡的日子。

本来这个愿望对大多数人来说根本称不上愿望。因为这太普通了,随便哪个人都能够轻易做到的。但对于出生在天下第一庄——流云庄的流川来讲,却不是件容易的事。

流川是流云庄的嫡子,可以说是流云庄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当流川在懂事以后就明白了一点——估计他这辈子跟麻烦是脱不了钩了。于是乎发挥自己超大条的特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能躲过的麻烦绝对不往身上揽,能睡过去的时候绝对不要醒着(^^)。

但是到了自己16岁那年,一切出现了转机。

那一年,流川的父亲——流云庄庄主流川昊,在经历了丧妻之痛15年以后,出现了一个能够安抚他多年失落的心的女人,于是乎,两人发乎情,止乎理,在经历了长达一年的爱情拖拉车,把流云庄上上下下整了个鸡飞狗跳之后,终于共结连理。

这件事,本身对流川而言是没有太大的影响的。除了感觉到在这一年爱情马拉松战役中,自己身边的苍蝇越来越多了,支持他们的,不支持他们的,全都围绕着他转,非要他站出来主持公道……真是笑话!他老爹流川昊是什么人物他也不是不清楚,他可以说是一个标准的笑面虎。所以周围的人不管支持还是反对,通通不敢在他老爹面前多嘴,所以一咕噜全跑到他这里来了。干他什么事,又不是他娶老婆。所以在这一年中流川采取了他一贯的三不政策——不闻,不问,不管。任那些个把竿子打不着的远亲在他面前哭天抢地,他也绝对是左耳近,右耳出。台上的人表演的起劲,台下的人睡的正香。

一直到他老爹给他娶回后妈的新婚之夜,爱管闲事不爱多嘴的老管家终于忍不住提醒流川枫小心自己少庄主之位不保时,流川才顿时醒悟。

说起这位老管家呀,可是对流川家忠心耿耿,而且不若他的那些个远房亲戚爱倒弄是非。基本上,他非常明白流川父子两的性格,不该多说的话绝对不多说。但是不搬弄是非不代表不爱多管闲事。上至武林以及朝廷的各种消息、传闻、个人隐私,下至隔壁邻居家的母猫下了几个崽,这位老管家都打听的非常清楚。基本上是属于随问随答的那种,而且消息绝对可靠。流川曾怀疑过这位老管家以前是不是武林里某位隐世多年的谍报高手,不过他马上打消了这个念头——不是因为觉得不可能,而是他懒得去证实。既然懒得证实,不如不怀疑。

上面一段纯属插花,下面接着讲。讲到哪里了?哦,流川这个时候突然醒悟。急忙问老管家何出此言?

老管家果然发挥了他爱管闲事的最大功力,滔滔不绝的将流川后妈彩子家里的情况从上面三代讲到了下面三代……更正一下,是下面一代。下面的二代和三代还没出世呢……这里面包括了彩子爷爷奶奶的恋爱史,包括了在未及笄之前曾经有几个人给彩子写过情书,包括了彩子的前任老公如何去世……(P:真是对不起彩子,不过SD里就这么几个女生……偶讨厌晴子!)

整整一个晚上,流川都是在半睡半醒中听完了整个故事。终于他从老管家杂乱的故事中理出了几个关键点:

一、彩子有个儿子。

二、彩子和他老爹结婚后,她的那个儿子就成了他的弟弟。

三、他的弟弟就成了流云庄的第二顺位继承人。

……

…………

………………

在长时间的沉默以后,流川终于明白了老管家为什么说要小心自己庄主之位不保了……

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

这真的是……这真的是……这……真真真的是……太……太……太太太……太……

太好了!!!

流川曾经认为,在这样的家庭背景下,自己要抛弃流云庄几乎是完全不可能的事,但是现在有个现成的机会,可以让他摆脱这个超级大大大大~~(以下省略10000字)麻烦,焉有不利用之理?

虽然曾想过这样是否对他那个素未谋面的弟弟有失公平,但是再想一想,其实继承流云山庄仅仅只是对自己而言是个麻烦,天底下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巴不得把这麻烦往身上揽呢。于是乎……我踩,我踩,我踩踩踩!流川将他心中偶尔冒出来的那颗名叫良心的小幼苗狠狠的踩死了。

心动不如行动!从这天起,流川就一反他爱睡怕麻烦的生活习惯,开始有目的的接近他的后妈彩子。同时用尽各种方法测试彩子的能力。咦?为什么是测试彩子而不是测试他的儿子?那是因为……彩子的儿子暂时还是由她的弟弟抚养,并没有带到流云山庄来。而流川则是坚信“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的名言。

流川的目的是让彩子知道,如果没有掌权的话,等他的父亲不掌管流云山庄以后,她和她儿子的处境将会如何艰苦。相信对于一般人来说,遇到了这种情况,都会想尽一切办法使自己的手上掌握实权的吧……但彩子偏不。任他明着挑拨暗着欺负,就是没有任何的动静。

流川心里有些没底,忽然发现自己恐怕错了。或许自己真的不适合这种每天让脑子转上三百六十圈的生活!放弃算了!

但是转念一想,要真当了庄主多可怕呀……每天处理不完的商务,身上还压着全庄人的生计以及天下第一山庄的盛名……麻烦呀麻烦!想起来就是可怕!如果真到了那个时候,恐怕每天只能睡上四到五个钟头,根本不可能过着像现在这样每天睡上十八个时辰的日子……

在心里对彩子母子致以二十万分的同情,但是这份小小小小的同情仍然没有改变流川为了未来的睡眠时间的奋斗的决心。流川知道父亲将在四年后他满二十的时候撒手流云山庄,所以在那之前,他必须要把这件事搞定。

即使是他现在每天都在为这盘棋呕心沥血……但是想想,四年时间和下半生的所有时间是没有可比性的。

周公呀周公,我并不是不喜欢你了哦!正是为了以后和你的幸福生活,所以现在我们必须要尽量减少见面时间……等到这件事搞定以后,我每天见你二十小时以慰相思之苦!!

流川决定从长记忆,不再像以前那样明目张胆,而是暗中步好陷阱,让彩子以及他那素未谋面的弟弟不知不觉中走进陷阱……虽然他并不适合这样勾心斗角的生活步调。

一年后,一个梳着朝天发的男子手牵着一个红发的小男孩来到了流云山庄。红发小男孩叫樱木花道,而朝天发的男子是彩子的弟弟,叫仙道彰。

那一年,樱木花道才刚刚八岁。


02

从流川十六岁到二十岁的这四年,可以说是他日后最不愿回忆却也是最怀念的四年了。
不愿回忆是因为这四年里流川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醒着的时间比睡着的时间还多的地狱生活-___-;;;日后回想起来都觉得很可怕……

而怀念则是由于自己在十七岁的时候多了一个家人——樱木花道。

到现在流川还清楚的记得,当时那个小小的孩子抬起他稚气未退的小脸,一双大眼睛好奇的在山庄里四处搜寻。他那魅惑人心的红丝随着微风在空气里肆意的摆动,阳光照在他身上反射出绚烂的光芒。在那一瞬间,流川忘记了呼吸;在那一瞬间,流川以为自己看到了天神。

但是当这一大一小在流云山庄住定以后,流川却发现自己的日子比以前更难过了……睡眠的时间日益减少,麻烦也日益增多。

首先,那个仙道彰就是个超级麻烦的人物。

流川曾以为自己老爹是最适合笑面虎这三个字的人,但当认识了仙道彰以后,他才知道,原来天底下还有一个人比他老爹更适合这三个字。

而且最可气的是他他他他居然是个全才,学问,武功,经营之道全都一把罩。

流川昊发现了仙道这块宝很是满意,立即拨了手下二十七家商行给仙道管理。同时要他平时多和流川切磋武艺。

虽然流川生平最怕的是麻烦,但是并不代表他会承认自己的不如人。所以在几次败北以后流川不得不拨出本来已经所剩无几的睡眠时间勤练武功……

而那个惟恐天下不乱的老管家居然有一次一不小心在他面前透露到:其实仙道在成年以前一直都是彩子教导的……

听到这话的时候流川就喷了饭。甚至在晚上的时候差点失眠……流川失眠……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呀……

从那以后,睡眠时间不得不继续减少,因为流川一想到自己的对手彩子居然是一个如此可怕的女人就全身起冷汗,行事总要再三考虑……

再来就是樱木花道那个麻烦的小鬼……

虽然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差点被他天真烂漫的样子迷了心窍……但后来接触多了以后,流川发现这个小鬼和仙道彰是穿同一条裤子的人。

在来流云山庄以前,樱木花道就是由仙道彰教导的。到了流云山庄以后,由于流川昊很看好仙道的才能,自然是不会重新给花道找师父的。所以说,仙道可以说是樱木花道的师父兼舅舅。

这样说大家应该就清楚了。就算是樱木带给流川的第一印象很好、非常好、好的不得了,但他的口中崇拜的句句都是自己的敌人,难道流川会对他有好印象?

但是这个小鬼偏偏很粘流川,每天晚上都要跑到流川房里来和流川同睡,还非要流川给他讲什么故事。流川每看到他一次,心里就难受一次,好几次流川都差点在花道面前喊出来。

喂,白痴!我是要设计你你懂不懂,不要在我面前晃来晃去!

可是偏偏花道的神经有够大条,似乎一点看不出流川针对他的敌意,依然每晚每晚都往流川的兰居,任自己的竹居榻上灰尘堆积了一层又一层。流川试图反抗,但是每每看到花道含泪的眼睛就什么都说不出口了,只好随他去也。所以无奈,睡眠时间又减少了X小时。

加加减减算下来,流川大吃一惊。

在彩子来以前,流川每天有十八个小时是在睡觉的,在仙道和花道来之前,流川至少也能保证每天十五小时的睡眠时间。而现在每天居然只有十个小时的睡觉时间!!天哪!意思是他每天有十四个小时是醒着的,只有十个小时是在睡觉……

醒着的时间居然比睡着的时间还要多!这对十七岁的流川而言不能说不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果然如此!这两个人的到来果然是个麻烦!但是比起接下庄主这一位置来说,这个还是算轻松多了。我忍,我忍忍,我忍忍忍~~55555忍字头上一把刀呀。

但流川终于忍了下去。四年的铺网,明天,明天就是收网的时候了……

就在流川安排好了一切,准备回屋里好好睡上一觉,明天打个翻身战的晚上,樱木出现在了流川的屋里,带着他那满是血的胳膊。

第一次,流川觉得有一种东西能让自己睡意全无,但他仍然不知道那充满胸襟的到底是什么。

当流川听到那句能把所有人冻死的谁干的以后,忽然发现那句话居然是出自自己口中……

花道说有三个穿黑衣的蒙面人在路上和他打了起来,然后还说流川昊就快不管流云山庄了,流云山庄就快没落了,到时候没有人能保护的了他,他迟早会成为鱼肉任人宰割。

流川终于暴走,冷静的面孔终于支离破碎。他脸上的青筋凸现,并且狠狠的抱住花道使劲吼道:谁说没有人保护你,谁说没有人管流云山庄?我保护你!我来保护流云山庄!

一辈子吗?花道轻声问道。

是的!一辈子!

这是流川生平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暴走,但他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接手下了流云山庄这快烫手山芋。

樱木的伤是真——只不过那是他不小心跌到假山上划破的。

手臂上的血是真——但是只有1/10是樱木自己的血,其他的都是仙道涂上去的鸡血。

但是,流川使出吃奶的力气所喊出的那句我保护你!我保护流云山庄!却是100%的真货,假一赔十的哦!

这一切都被躲在流川房里的三个人听的一清二楚。当然,那三个人不做它选——流川昊、彩子以及仙道。

四年的呕心沥血……功亏一篑……付诸东流……

从此以后,流川昊携带家眷彩子夫人四海为家,游山玩水,再不问庄内大小事物。

从此以后,樱木怕被气头上的流川的怒火烧死,赶紧打包,以出去学艺之名跟着仙道乱跑瞎混。

从此以后,仙道!仙道。仙道……

仙道可以算是最有良心的一个了。虽说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一手设计的,但在此以后至少他还在外面主持着流云山庄所有的商号。

而流川,在发觉自己已无力更改这个事实以后放弃了挣扎,但却不做任何属于庄主分内的事情,以此无言的反抗这个结局。但外有仙道坐镇,内有老管家主事,流云山庄也不是说倒就能倒的了的。

所以,当樱木三个月以后再回到山庄时,发觉流川根本没有任何怒气了。

其实流川成为庄主以后的生活和彩子到来以前没有什么区别,一天睡上十八个小时,剩下几个小时在庄里随意走走逛逛做点自己感兴趣的事……至少,当庄主的这三个月比之前的那四年真的是轻松多了。于是乎也就承认了这个事实,反正只要没有麻烦来就好。

只是再见到花道,流川再不肯让花道和自己同住……不管花道使出三十六般武艺七十二般变化,流川硬是铁石心肠不肯答应。于是乎花道只好被打包送回竹居。

但是樱木在外的三个月却将自己的心玩野了。从此以后几乎有一大半时间是跟仙道一起泡在外面的,偶尔回来小住也是老带些麻烦回来。偏偏流川仍然没有办法抵抗花道那委屈的双眺,只得随花道高兴去。

六年的日子也就这么一天天的过了下来……

昨天,是花道结束了最近半年的在外游荡以后,回到了流云山庄。依照以往的情况看来,一般花道回来后一个星期左右就会有麻烦找上门来。但是没有关系,那个时候,仙道一般已经解决了在流云山庄这边堆积的事物,这种麻烦一般都是由他来解决。

可是这次!!才第二天就出现了梅居的爆炸事件!!

这次的麻烦似乎来的也太快了一点……

03
 
眼观四路,耳听八方!
流川巧妙的闪躲过了竹居里各种的陷阱,但他到达樱木房门后还是暗自流了一身冷汗。

虽然早知道樱木在机械上有着异人的天赋,但却没想到六年的时间居然能让他成长到这种地步。

以前樱木在还很粘流川的时候,就喜欢在他的兰居里时不时的摆弄一些小陷阱。流川在几次上当以后就警告樱木,如果再在他的兰居里弄陷阱就永远不准他进来。那以后樱木就再没有弄过这些东西,而流川也在这一方面做了专门的研究,总之从那起流川就再没有被樱木的陷阱给困住。但是从来没有想过,以现在自己的功力,居然花道的陷阱能够将自己逼到这个地步……

糟糕!忘了老管家还跟在自己后面!

转身一看,老管家正笑呵呵安然无徉的站在自己背后。

“庄主,老身身上有什么地方不对吗?”

“……”

“没!不过竹居里面那么多陷阱,你却好好的进来了,我觉得有些奇怪而已。”

“庄主,我都是跟着你走的路进来的呀!”

看老管家不愿多说,流川也就懒得问了,没事自找麻烦干嘛?

拉起衣摆一脚踏入内屋,在踩到一个稍微松动的地砖以后流川暗叫不好!果然,三只飞镖从不同的角度朝着自己射过来。

流川对此毫无准备,只好轻功一跃,闪过了飞镖的攻击。在跳起来的一瞬流川暗叫不好!

完了!老管家!!

只见老管家在飞镖射过来前一秒一个不小心跌坐在了地上,这个意外却让他躲过了两只飞镖。最后一只飞镖从老管家的左颊飞掠而过,插在了地上。

“啊!”一声惊呼从流川身后的红发人儿儿儿儿儿儿口中发出。

恨恨的转过头,流川的双目狠狠的盯住站在房里的樱木。

“呵呵!”樱木干笑两声,跑过去扶起了坐在地上的老管家。

“老管家!你有没有摔到哪里?”

“哦!二庄主,老身还好……啊!”

樱木在老管家胳膊上拧了一下。

“厄~~二庄主,老身只是自己不小心……啊!”

第二下。

看着樱木警告的眼神,老管家心领神会道:“二庄主,我的脚好像有点扭到了……”

“哎呀,老管家!都是本天才不好!我怎么忘了总归还是会有些平凡人来到竹居的……不是每个人都能跟本天才比的,哈哈哈哈……啊,跑题了……来来来,我赶快扶你到大夫那里看看,脚扭到了可是大事呀!走走,我陪你去。”

说完,扶起老管家就往外跑,完全不管身后慑人的气势。

“站住!”

在樱木扶着老管家刚抬起脚想踏出门槛的时候,流川的声音传了过来。

樱木肩膀一颤,停顿了一下,随即转过身笑着朝流川扑了过去。

“哥!我好想你哦!!”樱木抱紧流川,很狗腿的说道。说完,脸还在流川肩膀上蹭了两下。

一般樱木都是直接叫流川名字,或者喊他狐狸的,很少有这么乖乖叫流川哥的时候。一般他这样叫,就是又闯了什么祸了。

流川的神情稍有放松,一手搂住了樱木的腰,另一手扶上了樱木柔软的红发,宠溺的揉搓着。

“哥!你怎么想起来我的竹居的?”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经樱木这么一提醒,流川脸一黑,一下就想起了他的三大罪行。

一把推开赖在自己身上的樱木,流川指着被樱木抛弃在门槛边的老管家。

“好端端的在自己家里弄什么陷阱!你看老管家跌的多惨?”

“……”

“还有!别以为我没看见,你刚刚掐了老管家两次!看到自己闯祸了想跑路吗?拜托你也做的稍微高明一点!这样蹩脚难道会骗的过我?”

“我……”

“别打断我!还有!为什么好好的梅居会被人炸?不要告诉我这跟你没关系!”

“我……”

“你最好给我一个很好的解释!不然今天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死狐狸!”樱木终于忍耐不住了。

“本天才好不容易回家一趟!屁股还没坐热你就数落了我三条罪名!!不想我回来是不是?那好!我走,不会再碍你眼了!”

一双手从腋下穿过,在樱木身前交叠,紧紧的搂住。

“白痴!是我不好,不该那么凶的对你吼!我只是担心你呀!”

转过身来反抱住流川,樱木轻轻道:“我知道我不该在家里弄这些东西,但是我也只是以防万一呀……我没想到你和老管家会来竹居的。但是你也不应该那么大声的对我吼,我好难过……”

鼻头一酸,流川将樱木搂的更紧了。

“好了,我的错,你不要生气了。我知道这只是你的兴趣,在没弄清事实之前我不该对你那么凶的……”

“就是嘛!而且平时庄内事物都是老管家在打理,你平时都不管的,就算我有错现在也轮不到你骂我……”

“花道!!!”声音提高八度。

“哈哈,我刚刚什么都没有说过哦!如果你有听到了什么一定是你耳朵花了……不对不对是耳朵……耳朵……老管家,那叫耳朵什么来着?”

“回二庄主,那叫失聪!是听错了的意思!”

“啊!对对对~一定是你刚刚失聪了!”

见到流川脸上的黑线越来越多,樱木连忙转移话题。

“哥,我给你带了一样礼物回来哦……”

从床下拿出一个木盒子放到桌子上,打开来看,里面躺着一颗鸡蛋大的琉璃珠,非常罕见的是,这颗琉璃珠的表面流动着五彩的光芒。

“这个是我从蜀州带回来的宝贝哦!它叫凫噐,据说这是女娲在补天的时候剩下的最后一块石头,经过青城山泉万年的浸泡形成的。而且它最大的功效是可以治疗嗜睡的症状耶!”

小心的将凫噐拿在手中,樱木继续说道:“所以这次去蜀州,我特地去把它弄到手了,就是为了送给你耶!”

说完,献宝似的举起在流川的面前。

流川接过凫噐,玩味了半天问道:“这能治疗嗜睡?”

“是呀!”

“那你拿给我干嘛?到不如卖给流云的药材铺!”

“-_____-;;死狐狸,你不觉得你正需要吗?”

“我才不要呢!我睡眠正常!”

“哪有正常??平时哪有正常人一天睡18个小时的!!”

“我就是正常人一天睡18个小时!不跟你说了,反正我不要!”

“流川!!!”

任樱木大吼大叫,流川将头转到一边闭上眼睛,甩也不甩。

哼!硬的不行,我来软的!

轻轻拉着流川的袖子摇了摇,樱木委屈的说道:“哥~~!我只是希望我在家的这段时间,你能够多陪陪我嘛~~你知道,我在家的日子本来就不多……我多想你多抽出点时间来陪我,但是每次你在我身边呆不到两个小时就开始打哈欠,每天也最多只有六个小时能陪我……所以我才想把这个给你,这个月你就能多抽出点时间来陪我啦……”

说到后面樱木的声音越来越小,这委屈的声音让人仿佛可以预见他眼眶里正准备夺眶而出的泪水。

“……”

“这东西是怎么用的?”

“啊!狐狸!”樱木欣喜的望着流川。

“少废话,告诉我这个是怎么用的!你多说一句废话我就改变主意!”

“啊!”樱木抹了抹脸,“这个只要用温水泡三分钟,然后将水饮下就行!一日一次。老管家,快拿水来!”

“二庄主,温水来了!”

“来来来!哥~~把它喝了!”

流川拿过杯子,一口气喝光。不知道为什么,这时流川的左眼突然开始狂跳,心里也有一种发毛的感觉,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左眼跳灾呀……难道真的会印验?

皱了皱眉,流川问道:“花道……这东西你到底是……”

还没等流川问完,门口突然传来了巨大的响声。只见一个肉球从门口滚了过来。

“高宫?”

流川很是吃惊。并不是因为他看到了高宫而吃惊,而是因为高宫在没有任何人的带领下成功的“走”进了竹居而吃惊——声明一下,不是走,是滚。但这并不是因为中了樱木的陷阱,而是因为他不小心绊到门槛造成的。

流川斜着眼睛看着樱木:“他?”

“哦,高宫是我的贴身仆人,我有告诉过他进入竹居的正确方法。你看不是吗?所以我说我并没有做什么大不了的事啦,其实那些陷阱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连不会一点武功,又身形肥大的高宫都能做到毫无损伤的进入竹居……”樱木走过去把高宫扶起来。

“这叫毫无损伤?”

“哈哈……这个……是意外……”

“庄……庄主!”高宫好不容易站起来后上气不接下气,喘了好几下以后才说道,“唐门的大掌门携带了好多人来到流云庄,说是有要事要找庄主面谈,而且个个脸色都不好,我估计事情有点严重,所以马上来通知庄主……”

麻烦!!麻烦又来了!!

“不去,让仙道去打发他们!”

“可是……仙道表舅爷不在庄内……”

“不在庄内??他跑哪去了?”

“回庄主!”老管家插话道,“布庄有一批货物出了点问题,仙道表舅爷赶过去处理了……”

“搞什么呀!需要他的时候他总不在庄内!一点也没有身为流云庄副庄主的自觉性……”流川皱了皱眉。

在场的三个人听到这话,脸上都是一阵青一阵白的。

拜托,你才是没有身为庄主自觉性的人好不好……

但想归想,三个人谁也没敢开口。

“老管家!这件事你去处理吧!我要回兰居。”

“庄主!老身认为这件事由老身出面不合适,唐门虽然只是使用暗器的门派,在江湖上素来被认为是难登大雅之堂,但是现任唐门掌门赤木刚宪为人正直,将门内打理的仅仅有条,使唐门获得了自创建以来最高的声誉。况且他还取了华山掌门的掌上明珠为妻。虽然您平时从来没有做过庄主应该做的事,但是江湖上并不知道这些!他们最多也就是传闻您胆小怕事,不敢接受各派高手的挑战。但您毕竟还是流云的庄主,如果由老身出面,唐门恐会误会流云庄瞧不起他们……”

“好了,别说了!”摆了摆手。

“我去就是了。”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05年花受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