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流花]断章

(2 次投票)

作者:永远 周三, 2010年 07月 21日 23:40

第一章:


乳白的尖顶,猩红的地毯,喧扰的人群,花团锦簇中,英挺的男子微笑着和祝贺的朋友们寒暄。
“恭喜啊!”花形一面忙着道贺,一面还得注意昏昏欲睡的藤真。怕是昨晚太劳累他,今天不做了……想想还是舍不得放弃自己的福利,花形暗下决心,少做一次就好!

“新郎在那里啊!”不顾场合地大声喊叫,小跑而来的,正是樱木军团中的三个。

高宫将礼物塞到男子手里,难得地正色威胁,“别欺负花道!”

“不然我们可不饶你!”其他两个挥舞着拳头,狠狠地瞪着。

一向讲究礼仪的男子露出真诚的笑容,拍了拍高宫堆满脂肪的肩头,“我会让花道幸福!”

阳光下,顶着冲天发的面庞竟出奇的英俊。


第二章:


乐声响起,冲天发男子的脊背绷得紧紧地,双目死死地盯着宏伟的大门。

所有的宾客都望向门口——等待着……分分秒秒都是煎熬。

红毯的那端终于出现了两个人影——一黑一白。

黑衣男子虽有些单薄,却不失俊俏。在场的众人却仿佛看不到
他的存在,目光都聚集在他牵着的白衣男子身上。

穿着与新郎同款西服的白衣男子,五官其实并不出色,组合在一起,却异常地生动。尤其是那双黑亮的眸子,不知是不是兴奋的缘故,竟似在发光的黑珍珠。满脸红晕更柔化了面部线条,使他显得孩子气十足,让人有种可爱的错觉。最特别的是,他竟有着一头艳红的发。

一路走来,没有人知道,花道双眼发光是因为怒火冲天,“死刺猬头!为什么我要象个女孩子一样,被洋平牵进来!”

他偷偷地咒骂着要共度一生的伴侣,见到那么多宾客,更是羞愧地满脸通红,“现在人人都知道,天才嫁给刺猬头了,以后怎么见人啊!”

恨不得拔腿就跑,“呃……甩不开洋平的手嘛!”

赶忙丢卫生眼给他,却见洋平目不斜视地前行,面色严肃。

继续甩——抓得太紧啦——甩不开——用力——还是甩不开——

前方——一张傻呵呵的笑脸已经近在咫尺。

心中一热,“算了,天才不跟小老百姓一般见识!”

认命地上前。

却不知道,他嘴角勾起的那抹笑容,已经被窗外的鸟儿偷偷看到。


第三章:


“你确信这婚姻是天之所配,愿意承认樱木花道为你的生活配偶吗?”

深情地看着不自在地站在边上,似乎随时准备逃跑的心爱之人,仙道悄悄握紧情人的手,“我愿意!”

慈祥的老神甫点点头,转向那个害臊的大男孩,“你确信这婚姻是天之所配,愿意承认仙道彰为你的生活配偶吗?”

“恩……”嘟囔着,总觉得在这么多人面前说这些话,太让人难为情了,面色更红,“恩……”

“咚!”

“哎呀!”尖锐的女声惊叫起来。

众人齐刷刷地回头,不由地都笑了起来,“哈哈……”

原来,来宾席上竟有一名男子睡着了。他的头撞到前座的椅背,发出好大的声响。

男子黑发黑眸,目光清冷,玉树临风,若是走在街上,怕是回头率高过当红的偶像明星。可惜,睡眼朦胧加上额头迅速肿起老大一个包,不禁使他显得颇为滑稽。

“怎么样了,疼不疼?”同来的女子亲昵地揉着他的额头,满脸心痛之色。

俊男美女,和 谐得仿佛一副优美的画,众人不由得沉迷其中,暗自赞叹,“好一对金童玉女!”

没有人发现,新娘(?)神情已变,“刺猬头,你请他们的?”

紧紧地握住他忽然冰冷的手,想将温暖和感情传给他,轻轻地回答,“是啊!我想这样你才能放心。”

是啊!放心了!知道他过的好,悬在半空的心终于放下!

该放手了——再看一眼亲密的俩人,红发男子知道,过去的真的该过去了!

老神甫最早从痴迷中清醒,重咳一声,提醒来宾们将注意力转回来。

“樱木花道,你确信这婚姻是天之所配,愿意承认仙道彰为你的生活配偶吗?”

艳红的头低下去,再缓缓地抬起,片刻间,眼中闪过痛苦、迷惘、不舍……

望向老神甫,已转为清明,“我愿意!”洪亮而坚定的声音,在大厅里回响。

一片恭喜声中,刺猬头牵着天才的手,相视无语,心明如镜——从此刻起,我的心里只有你!

当然,天才并不知道,在他心灵深处,还有一个小小的坟冢——埋葬着一只骄傲的傻狐狸!


第四章:

夜色深沉,狐狸脸的英俊男子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他在做梦,梦里有一轮火红的太阳,好温暖!

他跑啊跑,跑啊跑,拼命地追赶。好不容易接近了,天色却忽然暗下来。

一片漆黑中,渐渐传来气急败坏的声音,“狐狸……臭屁狐狸……”

好熟悉的声音啊!他连忙叫起来,“你是谁?在哪里?出来啊!”

远处慢慢出现个身形修长的影子,仔细看好象正对他挥舞着拳头。

“你是谁?”靠近点,再靠近点。急切地想知道他的长相,飞快地跑着——

影子却忽然消失了!

猛然睁开眼,对上女友关切的目光。

“你怎么了?最近睡的越来越多。难道是失忆的后遗症?”柔软的小手摸上他的额头,担忧地问。

“我没事!医生不是说全好了”只是永久性失忆,再也找不回来了。虽然通过看资料,对自己的过去早已了如指掌,流川枫还是有些遗憾,毕竟没有生历其境的感觉。

何况——总觉得记忆里丢失了什么——好象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

“可能是错觉”,流川枫自嘲。从小连在意的东西都没有,怎么会有重要的事物呢?

一眼看见女友的红发,有些慌乱的心顿时平静下来,眼睛涩涩地,又想睡了。

他不由地打个哈欠,片刻间,又沉沉地睡去,有力的手掌紧紧地握着女友的发梢。

 

标签: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05年花受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