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流花]谁说爱情走的时候什么也不留?

(1 次投票)

作者:某 周四, 2010年 07月 22日 00:23

谁说爱情走的时候什么也不留?
那个人一定是骗子。
“哐当!”这是今天第9只蒙主召唤的盘子,洋平无奈的看了一眼发呆中的樱木,认命的开始收拾地上的碎片。明亮的松木地板上,支离破碎的瓷盘闪着令人心碎的光芒,洋平的眼眶有点发热。
“呃,对不起,我来收拾八。”樱木弯下腰,几缕红色的头发顺着光洁的额头滑下,遮住了他琥珀色的眼睛,修长的手指上贴满了大大小小的创可贴,让洋平觉的有点刺目。
“花道,帮我泡杯咖啡吧。”心里为自己的胃默哀3分钟,什么烂借口,这已经是他一个上午的第6杯咖啡了,上帝保佑不会咖啡因中毒,他可是一个前程远大的大好青年。
乘着樱木转身去泡咖啡的档,洋平以最快的速度把地上收拾干净。明黄色的地板上光可鉴人,什么痕迹也没留下。
咖啡的香气开始在整个房间里四溢。相较于喝这种苦涩的饮品洋平更喜欢它在嗅觉上带来的享受。不过花道的咖啡总是很甜,因为他怕苦,所以总是在里面加很多糖。花道只为一个人泡黑咖啡,然后皱着眉头看那个人笑着喝完那杯看上去很苦的东西,好象喝进那黑色液体的人是他。
“不苦吗?”
“不苦,甜的。”
有一句话叫好奇心杀死猫。于是花道这只小花猫在某人的怂恿下小小的尝了一口那看上去很苦,具某人说很甜的黑色液体。
“刺猬头,你骗我!”真的是学不乖,老是上那只死刺猬的当。
“不是的,花道泡的咖啡总是和花道一样舔,味道好极了!”乘某只当机的时候,先偷个香。
“仙、道、彰”这个人的脸皮到底有多厚!把肉麻当有趣。花道的脸红红的,很好看。
洋平喝了一口手中的咖啡。很甜,太甜了,甜的有些发苦;就像花道脸上的笑容一样,很灿烂,太灿烂了,灿烂的有点刺眼。洋平突然很想喝一杯黑咖啡,虽然苦,却比那加了很多糖,甚至过多糖的咖啡要好的多;就好象有的时候哭要比笑好的多,也容易的多。
樱木的心很软、很细。洋平知道,那个人也知道。就像世界上所有柔软、脆弱的生物都会找一个坚硬的外壳来保护自己,花道的壳是他稍显粗鲁的温柔和永远灿烂的笑脸。如果不是有心人是永远不会发现在粗陋坚硬的外壳下所珍藏的心是如此美丽、清澈。
“花道,我从来没见过你哭呢!”那双缠在腰上的手怎么也甩不开,所以只好由他抱着,靠着那个人的怀抱很温暖、很安心。
“你变态!”世上哪有人没事喜欢看别人哭的!
“可是,花道一直笑着,我好心疼。”那个人孩子气的把头搁在樱木的肩上,冲着他耳朵哈热气。
“……”为什么心里暖暖的?眼睛涩涩的?鼻子酸酸的?这个男人讲那么多的废话就是想惹天才哭吗?
“啪嗒!”不知道什么时候一滴温润的液体掉在手背上,发出动听的声音。该死!这绝对不是天才的眼泪。
“花道~”仙道轻吻着樱木的眼睛,一只手放在自己左胸心脏的位置“把你的眼泪全给我,好吗?我会一辈子把它珍藏在这里。”所以想哭的时候千万别笑,我会心疼的。
骗子!骗子!大骗子!那个说过要珍藏他一辈子眼泪的家伙不在了,所以再也没有眼泪了。所以仙道彰,你这个混蛋!天才绝对不会为你流一滴眼泪。
墙上的时钟“滴答!滴答!”的走着,洋平不知道自己已经喝了几杯咖啡。他起身,近乎局促的向樱木道了声“再见”走出了房间。看着樱木笑着把他送出了玄关,在他身后关上了门,终于那句憋了一整天的“你还好吧!”说出了口,回荡在空荡荡的楼道上,无力的弥散在空气中。
洋平走在大街上,街道上的车辆川流不息。在这个城市车祸发生的频率是每天两到三起,死亡的人数是平均每天5个,曾经有个梳着冲天发,笑起来很好看的男人这样说过。车祸这种死亡方式是上帝创造的俄罗斯轮盘,为了追求刺激而发明的一种危险游戏,最大的亮点是——突然死亡。快的让你还感觉不到痛,就已经被切断了神经。没有漫长的生离死别,只是迅速的从身上剥下一块血淋淋的肉,然后再撒上盐让伤口结疤,愈合。也许这也算是上帝仁慈的一种方式,在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洋平都这样想。
很不可思意,樱木想。上一刻还在他身边说要守他一生一世的男人,下一秒就躺在那里不会动、不会笑,甚至再也不会喊他“花道”。就这样离开他了?带走了一切。他的眼泪、他的誓言、他的爱情,他的世界。崩溃了、什么也没留下。
爱情走的时候什么也不留……
他走的时候带走了爱情……


****************************************


很多很多年以后,樱木再次学会了哭泣,一个叫流川枫的人一直、一直陪着他。
“彰~我很幸运呢!”看着自己手指上淡的几乎看不见的伤疤,樱木常常这样想。
流川座在那里,喝着樱木为他泡的黑咖啡,为口腔中的苦涩淡淡的皱眉,他一直没有告诉花道其实他最讨厌喝黑咖啡——太苦。不过,没关系,他有一生一世的时间慢慢的告诉他……
谁说爱情走的时候什么也不留?
那个人一定是骗子。
 

标签: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05年花受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