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你的爱

(2 次投票)

作者:Fanny17 周四, 2010年 07月 22日 21:32

叮叮叮……
红色的电话发出催人的响声,床上的人翻了个身,继续沉静在美好的梦乡中。
叮叮叮……
把被子盖在头上,低低的咒骂吵死人的电话,依然不愿伸出手去接。
叮叮叮……“你好,这里是天才樱木花道的家,本天才现在不在,有事就留言!”
“花道啊,你还在睡吧,怎么不接电话呢?”
被子里的人一动不动,好像又睡着了。
“今天是开店一周年纪念日,你这个店长怎么不来呢?”
“洋平跟我说,你感冒了,好了点吧?”电话里的男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完全没有条理性。
“对了,彩子发的请帖你收到没?她跟我说了,你要是敢不去,她要让你好看!”
“还有,你们篮球队的聚会,你怎么没去啊?前一段时间碰到三井了,他在跟我抱怨呢,说你这小子消失好久了,都不跟他们联系!”
“喔,对了……”男人还想继续说下去,从被子里伸出来一只手,扯过电话,也不管电话摔在地上,发出震破男人耳膜的声响。
“仙道彰,你大清早的就想死吗?”
“花道,你终于接我电话啦?”
“死刺猬,你管我!不要吵我睡觉!”整个人探出身去,扯掉电话线。
电话的那头隐隐的传来男人的呼唤。“花道,花道……”接着就是嘟嘟声。
房间再次沉静了下来,床上的人却睡不着了,揉了揉眼,爬下床,站在大大的落地窗着,阳光洒在他蜜色的肌肤上,有点刺眼,他用手挡在眼前,看着太阳的高度,转头去看摆在床边的闹钟,瞪大了眼:“啊!该死已经十二点了,都是他们害的,让我喝那么多酒!”边骂边忙着穿衣服,“洋平肯定要骂死我了!哎呦~!”被牛仔裤绊倒,狠狠的摔倒在地上。他泄愤的把裤子丢得好远,“连你也跟本天才过不去,真是的最近太倒霉了!”嘴里骂着SHIT,然后还是乖乖的去捡裤子穿上,因为他可不想让洋平给杀了,今天可是大日子啊!

“痛痛痛!洋平,不能怪我啊!都是高宫他们害的,说什么今天是大日子,昨天要提前庆祝的,搬了好多酒来!”青年衰怨的看着好友。
“酒?我们的天才什么时候会喝酒啦,我怎么不知道!”嘴上笑着,下手可不轻,洋平死命的捏着眼前红发青年的脸,弹性很好,很早就想试试了,一直没机会,这下被他给逮到了。
“本天才当然会了!”挣脱好友的魔爪,揉了揉被捏红的脸,一副豁出去的样子,“要喝多少就喝多少,而且绝对不会醉。”洋平看着红发青年特意仰起头来说这话,嘴角忍不住抽搐了起来,这小子一逞能就会这样,已经成为招牌动作了。
“那好,今天晚上就让你想喝多少就喝多少!”洋平顺着红发青年谎话说。
“啊!”青年皱了一张脸,“洋平,我昨天喝了很多了,今天就不要了吧?”装可怜。
“不行喔,你不是说自己都不会醉的吗?”看着青年可怜的瞪大他好看的琥珀色的眼睛,再也忍不住的笑了出来,“哈哈哈,花道你真是……”笑得弯下腰,完全不顾青年在一旁发出杀人的眼神。

“花道,花道,你别走那么快嘛!”尖发男人加快了步速紧跟在青年旁边。
“别缠着我,死刺猬头,最近碰到你都没有什么好事!”青年给了男人一个响亮的头锤,不理会额头冒烟的男人消失的无影无踪。
“花道,等等我!”可怜的尖发男人捂着额头还想挽留已经消失的青年。
喧闹的街头,青年漫无目的的走着,他本来要帮忙洋平打理店的,虽然他一点都不像个做店长的,但是他对自己的店还是非常关注的,可是为什么洋平要告诉他呢,不说的话,就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吧……就能变回原来的自己了吧……死洋平,为什么要告诉他,混蛋,混蛋!青年握紧了双手,指甲刺进了手心里。很痛,却不肯放松。抿着嘴,全身愤怒的颤抖,再也抑制不了心中的愤怒,朝着天空大喊:

“该死的狐狸,我永远永远讨厌你!啊——!!!”


“洋平,你跟花道说了什么啊?”尖发男人缠着洋平,想知道青年生气的原因。
“没什么?”洋平淡淡的垂下了眼。
“你这是什么表情,你要是觉得不对,干嘛还要跟花道说,你不是最疼他的吗?”尖发男人不可思议的喊到。
“仙道,对我来说,那件事是没什么;但对花道来说,永远都摆脱不了。我不说他迟早也会知道的……我只是让他有心理准备罢了!”洋平黯然的放下手上的洒杯,转身拿了一瓶酒,对尖发男人示意:
“要不要喝一杯?”
“…花道又会躲起来吧!”
尖发男人眯起眼,看着杯中的麻醉品,“他总是这样……躲起来,自己伤心,然后再像一切都没有发生的笑着出现在我们面前。好像以为我们都不会担心…… 每次看到他那样,我就想杀了流川!”捏紧了酒杯,优雅的尖发男人眼神冰冷。
洋平唇边一抹讥讽:“仙道,你每次说起流川的时候都好像杀手一样,哈哈…”他似笑非笑的看着仙道,“一直想跟你说,你当杀手满适合的。”
“…还说我?你说到流川的时候那个表情更可怕呢,我都会打颤!”仙道故意抖动了两下身体,神色又瞬间放松。那是被男人刻意隐藏的情绪。
“是吗?”洋平一口饮下酒,“明天就去找花道吧,不然又会跑了!”

“花道,你知道彩子结婚的日子吧!”
“知道,哪敢不知道啊!”
“你会去吧!”
“看看!”
“彩子叫我警告你,要是你敢不去的话,她说杀了你!”
“大姐头还是那么可怕!宫城那小子怎么都不管好自己老婆!”
“还有前一段时间的聚会,彩子说你没去,大家都念着你呢,说你不打篮球了就把他们全忘了,他们都骂你呢!”
“居然在本天才背后说坏话,看我去灭了他们!”
“花道,你在在意什么,流川吗?”
“啊?你说什么洋平,什么流川,我不认识这个人!”
“花道,流川这次也会去婚礼!”
“洋平,你跟我说不认识的人干嘛!”
“我昨天碰到流川了!”
“。。。。。。”
“他叫我跟你说。。。”
“停!洋平,不要说了好吗?我不认识他,你也当做不认识他吧,婚礼我是不会去了!”
“你怕了吗?你变了,你以前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吗?就因为打球受伤,为什么你对流川就这么放不开呢?你一直不肯对我说,你们之间发生过什么,几年了,我都没问,你还要逃避多久,这次又要躲起来,准备躲到哪里!”
“洋平,我……我没想逃避,事情已经过去了,我是天才,怎么会怕呢?只是太累了,不想去,到时候我会跟彩子说清楚的,还有流川的事,本来就什么都没有!真的,你相信我!还有我不会躲起来,我可是天才啊!你一定要相信我!”
“花道,我相信你,你说的话就算是骗我,我也无条件的相信,只要你不要再跑了,我累了,大家都累了,不要让我们再担心你了好吗?”
“嗯,我知道了,洋平,我……”
“你去休息吧,昨天的宿醉还没好吧!”
“我回去了!”
躺在沙发上的青年,整个脑子里都印着早上的情景。他到底该怎么办,他不能跑,他不是胆小鬼,他是天才,一只狐狸怕他什么……就算他喜欢他又怎么样?那也是5年前的事了。已经这么久没见,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大家都是成人了,不会再打架了吧!青年胡乱的想着,揉乱了一头红发,侧过身去,桌上刺眼的红色请帖提醒着青年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啊啊啊啊啊!!!!”

“花道?起来了!不要在这里睡!!!”
“嗯?”
“起来!”
“洋平,你怎么来了?”
“我怕你连夜逃跑就先来了!”
“?”花道揉揉眼,“逃跑?”
“到床上去睡!”
“洋平,刚才逃跑是什么意思?”终于清醒过来,说话也大声了。
“你——要——逃——跑!!!”在青年身边坐下来,对他一字一句的说。
“我哪有!”花道涨红了脸,典型的被戳破心事的表现。
“明天就是婚礼了,你的衣服准备好了吗?”
“?明天?啊!没有!”
“给你,我已经帮你订好了!”
“洋平,你怎么这样~我又没说…..”
“?不去?”
“我,我,我。。。。。我决定了,我去!不去的话肯定会被大姐头和小宫杀了的!”
洋平摸摸青年的头:“花道,快到床上去睡吧!”
“嗯!”
看着青年的背影,洋平叹了口气:“花道,我不可能护着你一辈子……你也是要长大的啊。”


× × ×

最远的距离不是天涯海角,而是我在你身边,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高二那年的夏天,花道经过刻苦的复健,终于回到了最爱的球场上。活力再次回到了湘北,对于球队里的每一个人来说,花道都是一个重要的存在,不论是在生活中还是精神上,正如晴子所说的,花道就是球队的救世主。新老交替,因为去年夏天那场全国大赛,湘北一时成了篮球爱好者报考的热门学校,队上来了不少素质不错的队员,做为队长的宫城,看到这个情况笑得眼角都弯了。花道见了就说:“小宫,你怎么笑得跟老爹一样!”
马上招来宫城一顿暴打。

因为赤木和木暮的离开,队里的重担一下子就压在宫城的头上。而且队上的两个超级问题儿童在老大走后,更是无法无天,天天上演全武行,就差没把整个球馆给掀了,谁都不敢上去劝,那简直就是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后来习惯了就让他们去打,打累了自己就会休息的!不过一个暑假,好像让他们俩的感情增进了不少,宫城就曾看到,两个人打完架,偷偷的躲在休息室互相帮对方上药。虽然还是火药十足,但这是以前绝对不会发现过的事,不过这两个奇怪的小孩,既然知道痛为什么又要打架呢?

“花道,我来了喔!”洋平在门口对留下来打扫的花道招招手。
“洋平!!!泽木,我已经做完了,剩下的就留给你啦!”花道拿起丢在地上的衣服,扔下扫帚跑到门口。
“樱木,那个,才开始打扫啊!”泽木望着花道远去的背影,小小声的说,一脸悲惨的表情,这么大一个球场,他要打扫到什么时候啊!!
“最近怎么样?好久没看你打球了,医生的话你有听吧,不要运动过量了!”
“洋平,你怎么最近越来越像老妈子了!”
“是谁让我变成这样的,你这个让人不放心的小孩子!”
“我要是小孩,你自己不也是,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啊!”
“哎,你看看你,这不是小孩的行为,这是什么?”洋平指着满脸写着不公平的花道,笑道,“好啦好啦,请你吃拉面去!”
“我今天要吃排骨的!嘿嘿!”

直走,转弯,再转弯,抬头就能看到叫一井的拉面店,花道大呼小叫的推门过去:“老板,给我来一碗拉面,加排骨的!”
“呦,小哥你又来了!”老板边下面,边回应着,脸笑得像花开的一样,谁不喜欢天天给自己生意的人呢,而且这个红发的小哥一次都要吃个五六碗才会走,不过从来不付钱,真正的财神爷是跟在他身边的叫洋平的小哥。
“老板,我走了好远就是为了来吃你的拉面,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什么时候让小哥失望过了,你每次都不是一直叫‘好吃’的吃得很开心吗?”
看着老板跟花道,有来有去,洋平无奈的笑了,跟老板熟的应该是自己吧,这些钱可都是自己付的,花道真是有本事。
“花道,今天你怎么没跟流川一起走?”
“。。。。。。。”
“怎么了?”这小孩,有点不对劲。
“没什么,他的事,又不关我的事,那只死狐狸!”嘟着嘴。
“喔喔,昨天不知道是哪个人跟我说狐狸请他吃好多好吃的、狐狸其实还不错啦之类的话!”看着花道涨红着脸,忍住笑,都忍内伤了。
“那是谁啊,我才不会跟你讲这么恶心的话!”埋头苦吃。
洋平可不会放过捉弄花道的好机会:“喔,上次是谁说以后要跟狐狸好好相处,看到狐狸受伤冲得比谁都快!”看着花道快要埋到碗里的头,再也忍不住的暴笑出来。
“臭洋平,那不是本天才,不是!!!”
看来真是被逼到绝境了,开始以眼杀人。
“好啦好啦!不说算了!”洋平安抚了一下快要暴走的小孩,“不过花道啊,你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流川他真的要去美国了吗?”
“他这几天都没来练习!”闷闷的说。
“他没跟你说去干嘛吗?”
“我是什么人,他怎么会跟我说!”听得出抱怨的意味很重。
“朋友啊!”
“连朋友都算不上,只能算是对手吧!”花道用手盖住脸,看不到他的表情。
“。。。。。。”这小孩应该发现到了吧。
“洋平,要是心里天天都在想着那人个,看到那个人开心,看不到那人会胡思乱想,那是什么样的心情呢!”很认真的问,花道问自己琥珀色的眼睛直直的看着洋平。
洋平抬头想摸摸花道的脸,可是像是被压住了,他扯出僵的笑脸,“花道你喜欢上那个人了!”
“是像喜欢晴子小姐一样的喜欢吗?”
“比喜欢晴子小姐更深吗?”
“我喜欢那只狐狸吗?”花道一句一句的问,问得很郑重。
“是!”
“更深!”
“你喜欢他!”洋平也慢慢的回答,虽然他心里在呐喊,不是不是,可是看到花道那纯净的眼神,完全说不出骗他的话,他永远都逃不出花道的手掌了。
“是吗?为什么我觉得喜欢上那只狐狸一点都不好!”咬牙切齿的说。
“。。。。。。”洋平看着花道,神色无奈。这个名叫樱木花道的大累赘看来是永远都卸不掉了吧……
“洋平,你说流川会不会喜欢上我呢?”
早知道就不要说了,这叫他怎么回答,洋平挫败的想。
“他应该会很讨厌的说白痴,我一点也不喜欢你吧!”花道苦笑了一下。
“花道,你……”
“洋平,我在复健的时候就发现我喜欢上他了,可是一直都不敢说,那时候真的是幸福和痛苦交加!”孩子气的脸一下子变得忧郁起来,爱真的能改变一个人吧。
“为什么喜欢晴子小姐的时候都没有这么难受呢?”
“花道,你现在最想见到谁?”
“。。。。。。”
“是流川吧!”
花道点了点头。
洋平觉得自己已经成为爱情顾问了,可是又不能放着这小孩不管,不然以他那个直肠子会想坏脑子的。
“为什么你想见的不是晴子而是流川呢?”
花道红了一下脸,喃喃道:“不知道!”
“因为你爱他啊!”
瞪圆了眼,好像看外星人一样,“爱?我爱他?”
“是啊,喜欢和爱是不一样的!”
“可是,可是。。。。。。我怎么会爱上那只臭狐狸呢?”
“爱要理由吗?”
长时间的沉默,永远都不适合思考的花道大叫起来:“烦死了,最讨厌那只狐狸了!”
“花道,你要说吗?”洋平有点担心,这样的小孩能过得了这关吗??
“说?说什么?”花道疑惑的看着洋平。
“哎~对流川说你喜欢他!”
“不要!”完全是条件反射,典型的心虚型。
“那永远都这样下去吗?”
“。。。。。。”
“永远这样痛苦下去?让他都不知情的去美国,然后留下永远的遗憾?”
“。。。。。。”
“花道原来也会怕啊!”
“我怕?我是天才,怕什么?”
“那你准备说咯?”
“不要~!”又到原地打转了。
“花道,你到底要怎么样?”
“洋平,让我想想!”
“你什么时候学会思考的?
“洋平,你在怀疑本天才的智商!”
吵吵闹闹的吃完饭,花道搭着洋平的肩,大摇大摆的走在街上。
“那个人不是流川吗?”
“洋平,你怎么老在说那只狐狸啊!”不爽!
“我看到一个长得很像的人走进二十四小时店了!”
“长得像就是?不过狐狸脸也不是常人能长成的!”
“要过去看看吗?”
“不要了!”他还没想好怎么面对他,已经好几天没见了,想来他没来没这么窝囊过。
“那我们走吧,你不要后悔喔!”
“后悔什么,只有本天才让人后悔的份!”
转身走的时候,两人同时感觉到身后传来一个凌利的眼神。
“白痴!”
花道转也不转,加快了脚步,想干脆跑起来,流川像是早就料到一样,先一步拦下了他,两个人就这样对瞪着,不说话。
洋平看着那两人的世界已经容不下他人了,叹了口气离开了。
“白痴,你跑什么?”
“我没跑!”
“那我刚才看错了!”步步逼进。
“狐狸眼,当然看错了!”不要靠近啦,心跳被听到怎么办?
“那你现在在干嘛!”流川指了指,花道不自主的跳离流川范围两米之外的地方。
花道涨红了脸反驳道:“你管我,我喜欢!”
“你刚才跟洋平去哪了?”
“你管我!”
“白痴就会这句话!”
“我是天才!”
流川想要是继续这样下去,肯定会没完没了,伸手抓住花道就走。
“放开,手会烂啦!”
“白痴,给我闭嘴!”他现在很生气很生气,白痴怎么能跟别人肌肤相亲。(作:你想得太过了吧!)
“我干嘛要听你的!”挣扎中,还是被拉到了没人的地方。
要不是没人经过,不然肯定会有人停下来看,这两个男生的姿势太诡异了吧。
花道背后紧贴墙,一只手被流川拉着,一只手放在流川的肩上,流川一只手压在墙上,因为两个人的身高差不多,脸就贴着特别近,好像下一刻就要吻上了一样,用全身的力气压着这个准备随时逃跑的人,流川挑了挑眉,一点都不觉得这样有多暧昧,花道用力的抗拒着,可是这时候力气都打了半折,加上涨红的脸,有点口气的骂到:“死狐狸,放开我!不要离我这么近,会传染啦!”
“白痴,你这几天在干嘛!”很想吻吻看,离自己这么近。
“练习啊,你这只狐狸,居然连练习都敢逃,现在本天才一定比你厉害!”
“喔?是吗?”白痴的皮肤很好,不知道咬起来的感觉怎么样?
“你这只狐狸,不敢跟本天才比就直说,你那是什么表情啊!”为什么自己看到狐狸的表情会害怕呢?
白痴,我该拿你怎么办,流川低下头靠在花道的肩上,花道觉得自己心跳已经达到了两百下,狐狸是想要他死吗?
两个人沉默不语,流川紧紧的握着花道的手,跟自己一样因为打球而粗糙的手,蜜色的肌肤和自己苍白的皮肤衬在一起,白痴的身上很温暖,白痴的头发很红像个太阳,白痴的脾气很急像小孩,白痴,白痴,白痴,花道。。。。。。流川在心里默默的念着想叫却叫不出口的名字。
“狐狸,你要去美国了吗?”花道微微的弯着身,低着头,让流川的头靠不到自己肩上,用自己不知道的忧郁表情问流川。
白痴在伤心吗?流川笑了,白痴在为他伤心。
“死狐狸,你到是回答我啊!”抬眼就看到嘴角上抬的流川。
“混蛋,你笑什么!”挥拳。
“白痴!你要我去?”
“你快去吧,你这只死狐狸,我才没有舍不得你呢!”
“你喜欢我吗?”
“啊?”
“你喜欢我!”这次是肯定句。
“混蛋狐狸,我怎么会喜欢上你!”不承认,绝对不承认!
“白痴!你爱我!”
“才没有,没有!”
月光透过云层静静的泄在大地上,流川拉着花道的手慢慢的走回家。
“去哪?”
“回家!”
“这不是我家!”
“回我家!”
“。。。。。。”
“狐狸,我喜欢你!”
“!!!!!”流川完全没有料到花道会告白。
“可是我也讨厌你!”
不明所以的站在原地听那个脸红成猪肝色的人小声的说,“喜欢上狐狸的感觉一点都不好,会心痛,跟爸爸当初走的时候那种心痛一样,所以不喜欢,讨厌!”
“可是看到狐狸也会感觉幸福,跟那时候我们一家人都在的时候一样幸福!”
花道顿了顿,看到流川认真的脸说不出下面的话来。
白痴,把我看得跟他的家人一样重要,流川再也忍不住的伸手抱住了这个自己爱了很久的人。
“狐狸如果真的要走的话,本天才是不会阻止的!”
“大白痴,我有说我要走吗?”
“?那你这几天干嘛去了,他们不是说,你忙着办签证吗?”
“。。。。。。”流川在想要从哪里跟花道说起,他讨厌要讲故事一样跟别人讲事情。
“不是吗?”花道又是急性子。
“以后住我家吧!”牛头不对马嘴的答案。

后来花道才知道,其实流川去美国的事早在他复健期间就已经弄好了,流川为了他一直没走,而且永远都不打算走了,那几天失踪就是忙着处理事情,然后找一间两人合住的房间,想尽办法把他拐到手。
狡猾的狐狸,这是花道天天都要说的一句话。可是每一个人都能看出他很幸福。
幸福的日子总是过得非常快,从指尖漏过抓都抓不住。三年高中毕业,一起升上体大,以为永远都这样过下去了,一个突来的消息打破了所有的平静。

“流川同学,你能来一下吗?”水哲叫住要离开的篮球队队长。
给了对方一个冷脸,“等我一下!”转头过去对喝水的花道说。
“喔!”继续喝。
“流川同学,我们学校校刊想给你们拍一组照片,做为下期的专版用,可以吗?”
流川转头就走,要不是看到水哲常常照顾花道,他才不会来呢。
“等等,其实我想让你和花道避闲嫌!”
“。。。。。。”什么意思!
“你跟花道是那个关系吧!”
“他是我老婆!”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可是你知道吗?学校里早就传开了,学校也叫我们盯着你们,怕你们太过份惹出事情来,你们毕竟是篮球明星啊!”
“哼!”转身离开,他可没功夫跟他废话,白痴还在等着他。
水哲望着流川的背影,苦笑道:“流川你这样是害了花道啊!”
然后就如水哲所说的,不知道是谁拍下了流川和花道接吻的照片,然后就是公然的贴在校园最显目的地方,歧视,厌恶,恶心。。。。。。铺天盖地的漫骂,拿后就是校方对两人的训话,花道崩溃了。他是个单纯的孩子,对外界很敏感。因为背受过伤,对能再打篮看得很重要,跟看流川一样重要,心理和精神的双重压力,让他长久的不能入睡,最后他逃了,背着一切的罪名逃了,离开了他最爱的篮球和最爱的人。一逃5年。。。。。。

爱你让我痛苦

还是忍不住要爱

也许这世上所有的爱情都是痛苦的吧

这样想着我似乎就可以快乐一点

如果从来就没有爱情这东西

那存在于你我之间的又是什么呢

你闭上眼睛就可以看不见我

我闭上眼睛却还是看得见你

或者我死了就再见不到你

可是

可是我怎么觉得

就算是我死了

我还是会看见你

还是会看见你

只看得见你一个

再没有别的什么人 什么东西

可以进我的眼 入我的心


× × ×


“洋平,我这样穿不会奇怪吧!”青年扭了扭脖子,他真是不习惯穿这么拘束的衣服。
“你别扭了!”按住好动的青年,“这样穿很帅啦,肯定非常多女人爱上你!”
“本天才当然帅了,不要洋平来提醒!”得意的哈哈大笑。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走吧!”洋平催促到。
“知道啦!”青年慢腾腾向玄关移动。
“你是要反悔吗?”
“什么,本天才从来没有反悔过!”除了那件事!
“那还嗦说什么!”把青年推进车,“系上安全带!”
车子呼啸而去。

婚礼很简单,新娘很美,今天她是世上最幸福的人,看着那个以前对自己常挥动大扇的女人一脸幸福的走向自己的另一半的时候,有点掉泪的感动,自己什么时候变成这样软弱的人了!以许从爱上他开始吧!青年死命的揉着眼,不让泪从眼眶里溢出,他会不会跟着另一个女生幸福的过后半辈子,他是不是早就忘记这个爱叫他狐狸,爱跟他打别,但爱他爱得死心踏地的自己,都过去了吧,过去了!

流川没来,洋平从花道伤心的眼神,不用看会场就能猜到。
那个任性的小子到底还要怎么样,洋平有种拉花道离开的冲动。
“花道,你终于肯出现了!”彩子拉着裙子开心的说。
“彩子,你很漂亮!”青年不好意思的搔搔头。
“呦,我还以为你永远都长不大呢,现在变成男人了嘛!”彩子心疼的看着这几年消失得一干二净的青年。
“彩子。。。。。。”
“花道,你来了!”宫城抱住彩子的腰,“大家每次聚会都念着你,流川到处在找你啊!”
“呃!”青年完全说不出来,他不知道要怎么说下去。
人慢慢多起来,宫城和彩子要招待客人离开了青年和洋平身边,走之前还留下了一句话:“敢走的话,试试看!”这简直就是威胁嘛!
郁闷的吃着桌上的食物,青年控制自己想偷溜的欲望,眼睛在会场上寻找着,那个让自己心痛又幸福的身影。
“花道!”肩上的力道很大,听声音是三井。
“花道,你终于出现了!”木暮。
无奈的转过头,青年来个天才式的微笑,马上就跟两人闹成一团。
“你这小子,居然就这样给我搞失踪,活得不耐烦啦!”
“花道,你过得好吗?”
一人一句,青年头都大了,啊啊的叫了几声,“天才怎么会过得不好呢!大猩猩呢?”
“还大猩猩,要是队长听到肯定揍你!”
马上应验的在青年的头上肿起了一个大包!
“哈哈哈!我就说嘛!”
“大。。。。。队长!”青年反射性的又想叫,可是忍住了。
“你怎么都学不乖,这么多年还是一样,还想你会不会长大一点,真让我失望!”
“对了,你有没有看到流川?”三井问赤木。
青年的心突了一下,赶忙转身去吃东西。
“他说今天会来,可能是有事担搁,那小子最近不知道在忙什么,好像在策划什么大事!”
青年觉得自己背上全是冷汗,难不成是对他不利的事。要赶快跑!
“大家好,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欢迎大家来!”彩子站在台上优雅的说,“还有今天还有一件喜事!希望让大家一起来祝福!”
众人的头上都是问号,还有什么喜事啊!
然后就是会场里的青年被人拉着手毫无知觉的被拉上台。
花道的目光呆泄,看着那个离自己脸还不到一毫米的黑发男人,他有多久没看他了,长得更帅了啊,但是永远都没本天才帅。接着就是热吻,吻到后面青年差点窒息,想骂又喘不上气来,红扑扑的一张脸,很像苹果,然后左手被拉起来,中指被套进一个戒指,听着他最爱的人大声的说:“以后花道就是我的妻,我们会永远幸福!!!”

一秒,两秒,三秒,掌声轰鸣,震得青年的耳膜嗡嗡的响。

什么?他漏了什么吗?等青年完全清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离开了会场,坐在一张大床上,这张床跟他家的好像……那么自己看到的,听到的都是做梦咯,怎么会这么真实啊……准备当做梦境的花道躺下去的时候,一个人扑了上来。

“啊,死狐狸!下去!”
“五年!”
“死狐狸,不要压着我!”
“五年了,你居然从我身边逃走五年!”
“狐狸!”好冷,好可怕。
“现在你是我老婆了,他们再怎么说都没用了!”
“什么,什么是你老婆,你疯了吗?”
“我们刚才已经结婚了!”
“屁,我怎么不知道!”
“你看看你的手!”
这是什么?戒指!这是什么带上去的,死命拔,就是下不来。
“你不许逃了!”
“狐狸!”
“我死都不会放开你的,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永远!”
“我才不要跟你这只死狐狸在一起这么久,讨厌!”

“讨厌也要在一起!”
“。。。。。。。”
“永远都在一起!!”


爱着并痛着,要永远都这样下去,一直纠缠在一起。到老到死,我都不会放开你的手。让你没有机会再逃离我的身边。

大白痴,你会永远都爱着我,眼睛里只看到我一个吧?
就像我,一直注视着你一样。

 

标签: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04年花道月&流花月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