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前尘

(7 次投票)

作者:Azalae 2010-07-22, 周四 22:48

1、缘起

在神奈川美丽的湘南海边,有着一家很漂亮的疗养院,平时的宁和平静,现在却被快乐的笑声打破,变得很有生气。

院中,一大一小两个“孩子”正在下斗兽棋。(作:哎,难道你还能指望我们的樱木下国际象棋、围棋什么的吗?樱木╬:……欠扁!)

“浅野小妹妹,我认输了,你想要什么?”说话的是个俊朗的阳光少年,一头异于常人的红发飘荡在风中,与它的主人一样生机勃勃,而少年经常带着灿烂笑容的脸此时却有一丝沮丧。这个少年名叫樱木花道,所有看过全国篮球大赛的人都不会忘记,他在今年与上届冠军——山王的比赛中,投入的那个反败为胜的一球。现在他正因为背伤在湘南疗养院准备手术及以后的复健。

“嗯,浅野想要吃烤鱼,樱木哥哥上次烤的鱼好香啊!”浅野心香,虽然只有8岁,却是智商高达300的天才儿童,目前正因为身体虚弱,在医护、设施都一流的湘南疗养院休养。

“没问题,本天才一定办到。等洋平来了,我就去捉鱼。”听到夸奖,樱木立刻恢复了自信,对浅野的要求自然是满口答应。

“樱木同学真的很喜欢小孩子呢,”樱木的主治医生铃木医师很喜欢这个开朗的少年,自从他来了之后,整个疗养院的空气都不一样了,每个人都很快乐。

“是啊,小孩子都很可爱嘛。”

“樱木同学也很可爱啊。”铃木医师笑眯眯的看着樱木。

“可,可爱……”樱木涨红了一张脸,手忙脚乱的辩解,"是帅气好不好,对,以后就叫我英俊无敌的天才好了!哈哈哈哈……"

“花道!”

“啊,洋平你来了,我们去抓鱼吧。”

“好。”洋平看着樱木,笑得很温柔。

“那,铃木医师,我们走了。”

“记得早点回来,你还要做检查呢。”

——————————————————————

湘南海边,两个少年站在水里,猫着腰搜寻水里的鱼。

“洋平,我又抓到一条,哎呀,忘了带水桶了,怎么拿回去呢?”只见其中的红发少年一手一条鱼,对同伴道。

他的同伴——水户洋平用没拿鱼的左手抓抓头,说道“不如我们先上去再说。”

“恩,有办法拉,那边不是有人拿着水桶吗?”樱木花道笑得阳光灿烂,“哈哈,有什么事难得倒本天才呢!”

待走近,才发现那个人居然是两人都认识的。

“啊,刺猬头,你怎么在这里?”

“是樱木跟水户啊,这里真不错,刚才我在那边钓到不少鱼呢。还有,我叫仙道彰,不叫刺猬头。”听到这个外号,仙道彰只能苦笑,却忍不住再次声明。

“哎呀,那多难记,还是叫刺猬头好了。”哎,遇上樱木,还能说什么呢。

“不好拿吧,放这里吧,”把桶递过去,再补上一句,“鱼也给你好了。”

“刺猬头你真是好人,哎呀,天晚了,我要回去了。”笑眯眯的铃木医师生气起来也是很恐怖的那。

“樱木你先回去吧,我和仙道学长一起回市区,过两天我再来看你”

“那,再见了。”挥挥手,不一会,樱木拎着水桶的身影就跑远了。

微笑着目送樱木远走的水户洋平,一回头面对仙道却是一副冷淡,甚至可以说是憎恨的表情。

“你来干什么?离花道远点!”

面对指控,仙道彰只能无奈表示,“洋平,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说过了,我喜欢的不是樱木,而是你。”水户洋平的脸一瞬间刷白。

“你为什么会对我有这么大的敌意?我没有做过什么错事啊。”

仙道的脸可以称得上是委屈了,爱情来得如此突然,让人措手不及,只是在与湘北的练习赛中见过水户洋平一面,就难以忘怀。一次次的制造机会与他相遇,接近他,就愈加被他吸引。水户却从没给过自己好脸色,一次次告白,却被当作另有所图,这一切都让这个被称为天才的自己感到沮丧,难道自己真的做错过什么而不知道?

“不可能,我们没可能,”声音变得低沉,让人听不清,“你们可以忘记,我不能,永远不能……”

无意外的得到跟之前几次同样的答案,仙道彰只能叹气。

咦,洋平在不可能后又说了什么吗?“你说什么?”

“没什么。”转身就走。

—————————————————————

今天是樱木做脊椎手术的日子,湘北篮球队的队员与樱木军团,包括总是与樱木打架的流川枫都来了。大家等在手术室外,担心、忧虑的情绪笼罩着每个人的心,虽然有十几个人,却安静的没有一点声音。

水户洋平青白着一张脸,双手紧紧交握,青筋毕现。

“水户君,不要担心,医生说有80%的成功率啊!”赤木晴子发现了他的不安,挤出一个微笑来安慰他。

“谢谢你,晴子小姐。”嘴里说着感谢的话语,水户洋平的眼睛却直盯着手术室的门。

花道,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流川枫则是盯着走廊的窗外,脸上是一贯的面无表情,没有人知道他在看什么、想什么。

过了多久了,一个小时?两个小时?怎么这么迟!那个白痴!如果你敢有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我要打到你永远爬不起来!我的话还没跟你说,你不可以有事!我不允许!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在大家都快受不了的时候,医生出来了。

“手术很成功,只要经过一个月左右的复健,樱木同学就能完全康复,再上篮球场。”铃木医师虽然累得满头是汗,却也感到很高兴,这么好的一个孩子,神也不愿意毁掉他的人生啊。

“谢谢医生!!!”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对着铃木医师集体鞠躬。

————————————————————————

樱木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水户执意把大家都赶回家,自己却守了一夜。不,还有一个人也没走,是流川!他在病房外等了一夜,直到天明樱木醒来才走,却没有被水户发现。

“洋平……”做完手术后的樱木异常脆弱。

“别说话,我去倒水。”

扶着樱木喝完水,水户洋平在床边坐下。

“洋平……我做了个梦,梦里有你……”

樱木陷入了自己的回忆中,却没注意到,水户洋平眼中闪过的一丝不安。



2、心之伤

好黑,好可怕……父亲,母亲,大哥……我对不起你们,我不能为你们报仇……不要,不要……死,对,死了最好,最好…………

“……只记得这么多了,可是……那黑暗,恐惧的感觉……”樱木的嘴唇在发抖,手在发抖,全身都在发抖!

“花道,”水户洋平抓住他的手,“不要想了,只是梦而已,梦而已!”不知是想说服樱木,还是自己。

等樱木睡着,水户洋平轻轻走出病房,背靠着门,喃喃道:“花道,对于你,忘记才是最好的啊!”

然而,记忆的汹涌而至并没有因为水户洋平的希望有丝毫减缓的痕迹,噩梦缠绕着樱木花道,想要把他拖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晚上不能好好休息,白天还要坚持艰苦的复健,樱木渐渐变得瘦削,原本圆润的脸颊成了瓜子脸,清澈的眼眸满是血丝,他已经无法在黑暗的环境中入睡。这些,都被洋平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但当他发现樱木有自残的迹象时,他再也忍不住了。

“你脖子上的伤是哪儿来的?!”

“伤?我,我不知道,我睡醒了就有了。”

水户知道,那些青紫的指痕是樱木自己掐的!再不说清楚,花道甚至可能在神智不清的情况下把自己杀了。

“花道,我求你,不要再想了,忘了过去吧!你已经重生了啊!”

樱木大骇,“难道,难道那些事都是发生过的?”那个看不清脸的家伙杀了我的父母兄弟?

“可是,我的父母……”

“那是因为,那是我们的前世。”

“前世?洋平你开玩笑对不对,那种电视里的事怎么会发生在我身上!”樱木不想相信,那么惨的事是自己经历过的。

“不,这是真的,樱木你听我说!我们前世所处的叫龙鹫王朝,王朝历来有两大家族,文臣朱雀,武将白虎,你父亲是朱雀一族的族长.在你十六岁时,你认识了一个人。你们都很喜欢对方,甚至,他爱上了你。”

“可是,可是他是男的啊,虽然不记得脸了。我也是男的吧?”我的上一世居然是同性恋?

“他爱上你,那是我后来才知道的。这些年,我一直很后悔,要是当时我阻止你们相遇,你也许就不会这么痛苦了。”

“他就是那个杀了我前世的父母的人?”

“对。”

“那为什么其他人的样子我都记得,就是记不起来他的样子呢?”

“这,也许是你潜意识里不想记得吧。”其实他已经在你身边了,只是你不记得,他也忘了,我第一眼看到他时就明白了,就像我小时侯第一次看到你一样,只是我没有理由把他拉离你身边,所以我只能乞求上天让你们永远忘记,我只想一直守着你的快乐、你的阳光,可惜,天不从人愿。

“既然他爱我的话,那他为什么要杀我全家?”爱一个人不是应该保护他吗?

“你们都不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也许他知道了,说不定会帮你。当时你父亲不忍生灵涂炭,主张与外族和平共处,而白虎是主战派,他查出你父亲的私生女儿在赤阳族为妃,就诬陷你父亲里通外族,是卖国贼,其实你父亲连这个私生女的存在都不知道。皇帝震怒,派那个人去剿灭朱雀一族,你的父母、兄弟姐妹都被杀了,你则被暗中关进了大牢,半年之后你死在了牢里。”

“我到了奈何桥边,你已经被灌下孟婆汤,进入时空轮回转生,就是你的这一生。我没有喝孟婆汤,上一世我没有保护好你,这一次我一定要做到。”

随着洋平的叙述,樱木脑中闪过一幅幅画面,与那人的相遇,和乐的家庭,突然的灾祸,伤心的重逢,黑暗,疯狂,以及最后的那一滩血。这无一不说明洋平说的都是真的!

“我曾经祈求上天,不要再转世,却仍然要轮回,又祈求完全的重生,记忆却回来了……”为什么,为什么我要记得呢?

因为你有了钥匙,你那时背上也有伤,同样的伤让你记忆开了一道门,反映在你的梦中。正如我第一次看到你,就想起了一切,你就是我的钥匙。

“求求你,正视过去,不要被拖入那个梦中。你怕黑,我们就一直开着灯,你怕孤独,我永远陪着你,好不好?”

樱木低着头,一言不发,许久,久到太阳的余辉撒入病房,久到水户洋平开始不安。

突然,樱木抬起头,微微笑了,“洋平,不要再皱着眉头吧,很难看的,你不知道吗?我是天才呢,不会轻易被打倒的。”

那么痛苦的事,为什么还要想起来呢?忘记吧,忘记吧。努力说服自己,都已经过去了。

花道,难道你没有发现,你已经不会大笑,你的眼中开始有忧愁了吗?

几天后,樱木出院,回到湘北高中。

3、旋涡

白痴变了,流川十分肯定。

白痴近来明显精神不集中,以往即使是小小声的“白痴”二字,也会引得他与自己大战一番,现在却有好几次“充耳不闻”。不能碰到樱木,流川很是不愤。

还有,以前白痴和那个叫水户的有这么“粘”吗?现在两人简直可以称为形影不离了,每次社团活动都来接白痴,看,又来了,流川恨恨地想,眼睛也直瞪着帮樱木收拾东西的水户洋平。

把篮球往樱木摔去,再加上冷冷一句“白痴,一对一!”

“死狐狸,一对一就一对一,天才还会怕你这只狐狸?”樱木正要冲过去,却被水户拉住。

“樱木,天快黑了。”再转过头,对着流川,“流川枫,不好意思,我们要回家了。”然后拉着樱木迅速走出体育馆。

是敌意没错!流川很肯定,虽然那个叫水户的脸上挂着笑,但眼中的敌意任何人一眼就能看得出来,难道他对白痴也……

不能输,白痴是我的!

——————————————————————————————————————

之后的几天,流川一直想找与樱木独处的机会,无奈水户洋平保护的太好,迟迟无法接近樱木,流川不由有点心浮气躁,连带的整个篮球队都阴沉沉的。

“怎么回事?流川这几天不对劲啊。”说完,宫城还夸张地打了个冷颤。

“嘿,难不成女朋友被人抢了?”三井看看流川,再与宫城对望一眼,“哈哈哈哈,怎么可能?”

流川?看那冷冰冰的样子,就不可能有女朋友,再说,虽然个性不好,但他的那张面皮,有几个女人会放弃?

流川终于受不了了,把球一扔,“白痴,出来!”

“死狐狸,发什么瘟,想单挑?”自己好好在做基础练习,狐狸无缘无故找什么茬?

“动手吧!”跟着流川来到篮球馆后的小树林,樱木花道说道。

望着樱木花道警惕的眼神,流川轻轻说了一句“我喜欢你。”

“啊……”樱木花道傻了,不是要打架的吗?

“我喜欢你。”他怎么就不明白呢。

这句话,这个声音,这种冷冷的却说着“喜欢”的口气,好熟啊,在哪听过呢?瞬间,那个梦中出现却看不清脸的人与流川重叠了,是他,居然是他!

正如水户洋平与自己重逢,他也出现了,那么,我该报复,还是……虽说是上辈子的事,但是,既然已经想起来了……

“花道!”水户洋平远远看到花道跟着流川进了小树林,连忙跟上,却看到两人对恃的场景。

转头看看洋平,樱木花道冷静地开口“是不是他?”

“恩?”

“那个人是不是他?”声音提高。

“……是!”看着樱木花道混杂着痛苦、恐惧、迷茫的脸,水户洋平举步想走近他。

“不要过来!”转头对流川,“喜欢我是吗?可以,舔我的脚趾,我就考虑考虑。”

之前樱木花道与水户的对话,流川不懂,但这句话,流川懂了。深深注视了他一眼,流川缓缓的蹲下了身体,将手伸向樱木的脚……

“不要碰我!”樱木猛地向后退,转身就跑了。

“花道!”水户追去。

流川仍是蹲在那里,手也维持着伸出的姿势,一动不动,盯着远去火红身影的黑色眼眸,闪着沉郁的光……

————————————————————

夕阳的余辉落下,樱木家渐渐陷入一片昏暗中,窝在沙发中的水户洋平起身开灯,樱木的一句话却使他定在那里。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流川就是那个人?”樱木抱着双膝,将脸埋在其中,声音闷闷的。

开了灯,走回原位,“那是因为,你已经忘记了。”

“他是伤害你最深的人,你却不记得他,这是一件好事。你们今生,只是篮球队的队友,三年之后,各奔东西,这样的结局,最好。”

“可是,我想起来了,他曾经那样对我,刚才我甚至想报复他,把他也踩在脚底,可是我连让他碰都觉得害怕?我该怎么办?”

“花道,你想转学吗?我会陪你的。”

“不!我不会为了他,放弃我的梦想!”

“那就远离他,忽视他!”水户把樱木揽在怀里。

静静听着洋平的心跳,樱木感到很安心。

“洋平,你为什么不恨我?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死。”

“傻瓜,我是自愿做你的影卫的,你不是说,我是你的兄弟吗?好了,不要胡思乱想了,去洗澡吧,我去煮饭。”水户洋平微微一笑,站起身,拉樱木起来。

影卫:朱雀家族独有的侍卫,每一位家庭成员三岁时,父母都会为他挑选一个守护者,并通过一种仪式将守护者与被守护者生命相连,被守护者死,守护者亡,反之,守护者亡,被守护者不会有影响,以此确保守护者对被守护者绝对的忠心。




4、契机

深夜,一阵刺耳的铃声将噩梦中的樱木花道惊醒,吁口气,擦把冷汗,他从沙发中爬起身。

自从洋平走后,樱木便在客厅里看电视,脑中却不断胡思乱想,不知不觉中就睡着了。

看看钟,已经是深夜一点了,“混蛋,都这么晚了……”不满的话语在见到门外的流川枫时骤然停住。

直觉地想把门关上,流川却先一步撞进屋中,转身想跑,又被他抓住了手臂。

“你,你,你放开我,放开……”胡乱地挥舞着手臂,一心只想逃离这个人身边。

“不放!”流川把他压在自己与墙壁之间。意识到两人的亲密,樱木不禁一阵颤抖。为什么?我尚未筑好心防,你为什么要出现,我还无法面对你啊!

“答案!”

“什么……什么答案?”不解。

“我说过,我喜欢你。”

赫然想起,今天眼前这人向自己告白了。

“不行!”

“为什么?”听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流川更冷了,抓着樱木的手不觉加大了力道。

“为什么?难道……你讨厌我?”自从全国大赛中与山王一战之后,两人的关系明明已不像之前般紧张,而更是搭档,甚至是朋友。

“不是,但是……就是不行!”可笑吧,我被自己的前世困住了,虽然心中也明白与你无关,但是,那种怨恨在看见你时又压在我心头,这样的我,又怎能回应你。拒绝你的理由,又怎能明说。

“我们,是不可能的,你放过我吧,还有那么多,那么多人爱你,追逐你……”

“我只要你!”流川猛的抱住樱木,心心念念想的只有你,要的只有你,你比任何人,任何东西都重要!有了你,我可以什么都不要!

“对不起……”

望着低垂着头的樱木,流川心中满是酸痛,“不要跟我说对不起!”泪水滑落,他冲出了樱木的家。

也许你的真情能够打动所有人,冰下的火种可以燃烧一切,但是,那心中的痛啊,何时才能平歇!也许……我只是需要一个理由,能够让我再一次相信,爱情!

任何事都需要一个契机,多年以后,流川想起那次的事件,仍然会微微挑起嘴角,再紧紧抱一下怀中心爱的他。

————————————————————————

之后几日,流川枫就失踪了,课不上,训练也不参加,更不要提出现在学校。

“那个流川枫,实在太过分,这么大的人了还玩失踪!”彩子把手中的扇子挥舞得噼里啪啦,好象流川就在眼前。

“就是就是,对我这个队长也太不尊重了。”虽然嘴里这么抱怨着,但宫城心里其实很着急这个问题学弟。

反倒是平时老是与流川作对的樱木一言不发,默默地在一边做着基础练习,这几天他的沉默被视为流川枫翘练习的湘北又一大恐慌。

不知道他怎么样了,这几天的失踪,是我的话引起的吗?他连他心爱的篮球都要舍弃了吗?他怎么可以不要篮球!如果是,我该怎么办?

越想越不安,干脆抛下篮球,一阵风地跑出体育馆,只留下一句“我去找那只狐狸。”

湘北众人面面相觑,那两人感情有那么好吗?

从流川同班同学口中问出地址,樱木花道直奔他口中的狐狸窝。

————————————————————

“连门都不关,那只狐狸到底在不在啊?”找到有流川铭牌的房子,却意外发现门没锁,推开门,樱木差点被满地的酒瓶绊倒。

“这么多酒,他不要命了不成!”看到在沙发上醉得一“踏”糊涂的流川枫,樱木花道怎么也不敢相信那么高傲的流川也会有如此落魄的一天。

“你个死狐狸,给我醒醒,醒醒……”混蛋,我不想你这样的啊!

流川枫没醒,樱木花道自己却抱着头痛哭起来。

“呜…………混蛋混蛋混蛋混蛋…………为什么我们一定要这样…………………该死的,我为什么要记得什么前世…………那么痛苦,为什么还要记得…………”

他没发现,流川枫正定定地看着他,眼中充满了震惊。

“花道,你,你说的都是真的???什么前世,你说清楚!!!”

被流川吓得一惊,樱木猛地抬起头,却被他一把抱进怀里。

“你放开我!”挣扎。

“不放!你不说清楚,我就不放!”抱得更紧了。

“……好! 你放开,我说!”我们之间总该有个了结。

…………………………………………………………

“……就是这样。”

流川完全惊呆了,一时无语。而樱木也在努力整理自己的思绪,半晌,他站起身。

“这就是我不能接受你的原因,……我希望,我们还是好搭档,甚至是……朋友,但爱情……”

说不下去了,樱木转身走出流川枫家门。

夕阳的余辉轻轻撒在流川枫的身上,仿佛在安慰他失意的心。

——————————————————————

5、我们的未来

一切都恢复了正常,最起码,是表面上的正常。

流川回了校,仍然面无表情,沉默寡言。樱木在高兴之余,却不免有点些微的难过。

难道我们就此再无瓜葛吗?是啊!这不正是自己千求万盼的吗!我,该满足了!告诉自己,没有心痛。

之后的某个星期日

阳光正好,火红的身影高高跃起,“砰!”一记猛烈的灌篮,绚丽而夺目!

篮球慢慢滚远,樱木花道弯下腰,双手撑住膝盖,微微喘气。他不知道,现在的流川正疯狂地找他!

海边、小钢珠店、拉面馆……没有,哪里都没有!白痴!你到底在哪里?

终于,流川在篮球场边找到了樱木,他却睡得更香。

半梦半醒之中,有人将自己紧紧抱住,樱木花道一惊,条件反射给了对方一拳,待看清,只见流川捂着肚子坐在地上。

一时,百般滋味涌上心头,口中不由呐呐道“死狐狸……这,这可不是我的错,谁让你,谁让你……”

话没说完,就被一声大喝截断了,“流川枫!你离花道远一点!”水户洋平像老母鸡护雏一样挡在樱木花道之前。

不理水户,“白痴,你快看这个报导!”不能抑制的满脸兴奋。樱木接过一看,原来是几年前的老报纸。

“……中国科考队在古楼兰遗址下发现一都城。据考,此都城为古楼兰王朝的前身,朝代名称为龙鹫……在都城北部,科考队发掘出一座古代陵墓,据考,陵墓主人应为王朝第十一位皇帝——枫帝。令人惊奇的是,棺木中有两具遗骨,陵墓墙上的古文字记录显示,另一具骸骨为枫帝一生所爱——樱。当地的人们相信,这种同棺而葬的仪式,能让两人在来世相遇。……”

“那是,你和我?” 樱木的泪无声滑落。

“我不相信,我们之间没有爱,我一定是从很早很早就开始爱你了!”

“凭这个就想让我们相信你?”虽然水户洋平嘴上这么说,心中却是无比震撼。

“这一次,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仇恨。我们的相遇不是为了分离,而是让我们重新开始。花道,愿意与我重新开始吗?”

樱木花道的回答是一个和着眼泪浅浅微笑“我说不,你会放弃吗?”

“不会!我要牢牢抱紧你,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洋平,我们都错了,执迷于过去,又怎会有今生的快乐?”转向流川,“那,就让我们重新开始吧!上一世的一切,就让它成为过去,以后你仍然是狐狸,我依然是天才。”

“是白痴!”

扑过去,“死狐狸!是天才!你听不懂人话的吗?!”

望着打闹在一起的二人,水户洋平慢慢离开。花道,你说的对,人无法活在过去,也许,的确是我错了,你的幸福不是我能给。

一句“水户洋平”让他停住了脚步,回头,首先入眼的是一头怪异的朝天发。

“也许……”水户想。

那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标签: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04年花道月&流花月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