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公园

(3 次投票)

作者:皮 2010-07-22, 周四 23:10

男人在地上被人以粗鲁的手法推醒,好不容易才睁开眼睛看清楚前面站立的红头发少年。公园早晨的光芒混杂着醉酒的味道和树叶的残绿,红头发的少年穿着白色的短衫,很不客气的大声讲。
“喂,大叔,让开啦,你妨碍到我练习了。”
被人这样叫大叔,男人一时回想不起自己的名字,晕沉沉的大脑里全然空白,毫无知觉的站起身,缓慢的往边上走了几步,重新躺下。
红头发少年不满的哼了一下,也就无所谓的耸耸肩,啪一声将篮球砸到了地上。

他再一次醒来,依旧是被人使力气的踢了。
“大叔,你再睡就死了。”
少年端正的一张脸凑到了男人的面前,瞳孔里的光芒很是扎眼。
“哦。”
男人丝毫没有感激之情的应了一句,注意力转到了少年被汗浸透的短衫上,发呆半晌,在少年就要起身开的时候,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纸片。
“流川枫。”
他一个字一个字的念出来,抬头盯着少年的眼睛。
“喂,我的名字叫流川枫。”
“谁想知道你叫什么啊,既然没问题,就回去吧。”
红头发的少年吞吞吐吐,不客气的扔下一句。
“你叫什么?”,男人似乎清醒了,虽然依旧是半开半合,眼睛里出现了一些有胁迫力的东西。
“啧,樱木花道啦——干吗要告诉你。”
两个人乱七八糟的对话也这样连贯下来了。流川又去摸另一个口袋,这次拿出来几张零散的钞票,他找出其中一张,伸手递了出去。
“帮我买两杯咖啡,一杯你的,找的钱归你。樱木——花道。”
流川枫三天四夜的公元住宿生活,从这一日开始了。


樱木花道并不明白自己那一天早上为什么要给叫做流川枫的男人买咖啡呢,但是他很快就明白了一切恶事都是由那杯咖啡开头的。好不容易盼到了暑假,可以专心练自己的必杀技投篮,如果旁边总是有一个邋遢的男人无精打采的看着你从篮筐上掉下来,本就闷热的夏天逐渐进了焦躁的境界。
国二的小孩,也懂得这样算是骚扰,气势汹汹的跑了过去。
“进步很快。”流川枫用没表情的脸正经的讲,顺手递上一张钞票,“‘两个咖喱面包。一个你的。”
“切。”小孩想高兴,但又觉得自己似乎是被骗了,开始耍便扭。“你看得懂篮球吗?”
“找的钱归你,”男人不理会少年的挑衅,完全按照自己的步调走。他松开了手,钞票晃晃荡荡往地上飘,樱木眼明手快一把抓住。
“每张钱上都住着七个神仙,你知不知道啊。”,红头发少年用和国中生很不相称酸溜溜的语气讲,把钱小心塞到口袋里。等到樱木急急忙忙的跑远了,流川才想起来,应当是每颗米上都住着七个神仙吧。

“每粒米上都住着七个神仙,大叔,你要吃的小心点啊。”
隔天的早饭是樱木从家里拿来的饭团,当然也是要收钱的。紫色海苔里包裹着米饭,打开盒子就可以闻到清淡的香味。
流川默默用嘴巴嚼动着饭团,眼睛茫然的望着前方。
“喂,大叔。”,红头发的少年很喜欢讲话,“你还没想起来从前的事情么?”
男人关于自己的来历只说过脑袋里好象泡水了,什么都想不起来。不懂得人情世故的樱木既没有同情他也没有想过那是不是借口,很认真的要帮流川找回之前的回忆。虽说是认真,可是从流川那里可以赚到零用钱花,所以也不必太焦急。
“想不起来。”,男人吞下了米饭,喃喃的回答。
“哈。”少年怀疑的瞥过来,“我看你根本就没去想吧。笨蛋,一定有人很担心你哪。“
小孩子教训起了大叔,嘴角的米粒还没有擦干净,瘦长而结实的胳膊在半空中胡乱挥动着。少年薄薄的耳垂,似乎在热乎乎的发出暖意。
流川拜托樱木买了香皂、牙刷和换洗的衣服,光明正大的用着公园的水管进行露宿。但是他哪里也不去,每天除了坐着就是躺着,没去理睬的胡碴,很快满满的长了一脸。

再隔天,就是周末。平时冷清的公园因为所举行的夏日主题活动,忽的热闹起来。和平常一样的两人不断的被有所企图而闯进来的青年男女打扰。有一次夸张的一对边吻着边从树林里困难的往小球场挤,等看到了坐在地上的流川猛然松开彼此,才发现居然是两个长相普通的年轻男人。
年轻人们很不高兴的走了,红头发的少年困窘的骂了一句混蛋,狠狠的把篮球砸到篮板上。远处滴滴答答的是小丑在吹喇叭,流川沉默的看了一会樱木,突然站起身,朝外面走去。
捡起了球的红头发少年转身看到了这一幕,因为脑子里轰的一下,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喂,你要去哪?
原本应该是单人使用的篮球场,此刻只剩一个人反倒分外的宽敞起来。坦率的樱木什么都做不了,只好走到篮球场边上,坐下来发呆。

过了半个小时左右,流川才慢慢的走回来,一直走到把头埋得象只袋鼠的少年前面,蹲下来拍拍他的膝盖,递过去一只气球。
“给你。”
流川的眼里,不是茫然也不是冷淡是让人看了会起鸡皮疙瘩的温柔。
“混蛋大叔,我又不是小孩。”
小孩嘟嘟囔囔,由于莫名其妙的生气两眼泛起轻薄的红色。
“哦,你不是小孩。”
男人似乎在忍着笑,松开手画了兔子和小熊的气球一下就飞到了两个人够不着的高度。流川按住想要站起的少年的肩膀,将脸低下,咬住了樱木微微发抖的嘴唇。

这可是一个长到让少年舌头差点抽筋的吻。等到流川轻轻舔了他的舌尖做了结束,樱木也只能涨红了脸瘫在男人的身上,张大嘴巴拼命喘气。
少年未发育成的身体发出好闻的气味,但已经整整三天什么都没做的流川并不仅仅满足于此。他顺手挽起了樱木的衣服,宽大的手掌放到了少年的腰上。
“喂,你干什么?”
这样的问题,要等到第二天,浑身酸痛的樱木才能理解了。

 

标签: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04年花道月&流花月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