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我要的正义

(1 次投票)

作者:Jadeite72 周六, 2010年 07月 24日 18:46

「本案到此宣布终结,被告无罪!」

「庭上!?」

「检察官,你不用再说了,证据不足以判被告有罪!」

「他怎么可能没罪,一定是他私底下销毁证据!」

顶着显目嚣张的红发,樱木对于法官的判决非常的不服。只是有钱有势就能玩弄别人的性命
与股掌之间?就可以这样强|暴了无辜的女孩,然后丢下几千块钱,就当他是妓女一样的打发
掉?这样的人无罪?那世界还有正义可言吗?气愤,因为脑中闪过一幕幕原告美穗的羸弱样
子,还有惊魂未定了无生气的样子,真想就这样越过那道栅栏,把那个该死的大洋雄三,从
证人席上抓下来狠狠揍一顿!

「樱木!注意你的言词,像你这样情绪化,怎么能作个好检察官?」

做为法官,也是樱木花道的老师,安西知道自己有义务告诉他这个事实,这里是法院,不容
撒野,即使再不甘心,也得循法律途径上诉,这就是现实,现实的法律界,现实的社会。执
意寻求正义的结果,就是像自己只能待在上诉法院一辈子,而没有升迁的机会。都是退休的
年龄了,也不会去在乎这些,只是,不希望这样一个好孩子,也沦为功利社会的牺牲品。

「.......」
没再说话,因为不想给一直这么照顾自己的老师难堪,所以只是瞪着老神在在缓步走下证人
席的该死猪哥,恨不得用眼神就能将他千刀万剐。

「呵呵,樱木检察官,我刚刚好像听到你说我销毁证据什么的,这是毁谤喔,我看我好像得
反告你一状喔?哈哈哈。」

「碰!」

再也受不了了,凭什么自己得让他这样践踏?凭什么正义得屈服于他,好恨!所以把怒气发
在自己的席位上,光滑的桌子上瞬间凹下一个大洞...。
「呦,好恐怖阿!呵呵,不过如果你胆敢对我怎么样的话,流川律师还是会帮我打赢官司的
,对吧?」

大洋雄三用他不足160公分身躯上的肥短双手,搭上才刚刚帮他打赢官司的有名律师身上。流
川枫,执业不到一年,却帮知名的越野实业打赢国际官司,瞬间声名大噪,然后直至目前,
没打输过任何一场官司。他的人,也跟他在法庭上辩证的一样犀利,锋芒毕露,环视着神圣
的法院的眼,是那样不屑一顾。大洋雄三在看到他的律师的瞬间,就知道这场官司一定会赢
,他在商场上打滚多年,看人可准。还记得第一次看到他时心里闪过的那句话

「还好我们不是在同一个领域竞争!」

所以相信,这样厉害的人,如果能为自己所用,行商路上必能更顺畅...。还沈浸在自己描绘
的美好远景里,却听到流川冰冷的语调响起:

「这个案子已经结束了,余款请你汇到我户头里!」

没去管大洋雄三错愕的脸,流川只是嫌恶的拍去他有些勉强的搭到自己肩上的手,对于这个
客户,没什么好印象。

而流川收拾好公文包,正要往外走的当儿,却被大力的抓住

「!?」

「喂,死狐狸脸!看样子你也不是很喜欢那只猪哥,那你为什么还帮他辩护,难道你相信他
无罪?」

有如火焰一样烫人的质问,樱木凶狠的问着,他已经顾不得眼前的这家伙刚才还是敌人,只
希望多个人来证明,其实他有罪。

「白痴!」

从一开始的搜证,就觉得这家伙真是白痴到家,明明是毫无胜算的案子,却在那边跟被害人
拍着胸脯保证一定替他讨回公道,笑话,要是公道这么好讨,那哪会有那么多人冤死?法律
的世界里没正义,早在看到父亲那样的下场之后,就不相信有这种东西的存在。想要谈正义
?行,先有钱就行!

「你说什么?」

樱木真的是气坏了,从头到尾都不出面只派秘书来跟自己协商的这家伙,已经让自己很不爽
。今天开庭看见他一副苍白到要死的狐狸脸,然后不屑到会冻伤人的眼神,就一肚子火,干
律师的就是这样,十个八个没格!这个更是特别欠揍!所以积了一整天的怨气,就要往流川
脸上招呼去...。

「啊,不要打架!」

甜美而惊恐的声音传来,樱木倏地停下了拳,而流川的拳却没来得及停住

「碰!」

骨头和肉的闷声撞击,樱木被揍的一拳倒地。流川有些恍神的看着自己的拳头,再看看坐在
地上狠瞪着自己的樱木,耸耸肩说

「正当防卫。」

然后,才刚开完民事庭被放出来休息的事务官晴子,也是樱木的同学兼暗恋对象,匆匆的跑
来检视樱木的伤。

「樱木君...你还好吧?」

然后她圆溜溜的大眼就这样运命般的飘向一旁站着的律师,瞬间雷声大作,然后晴子小巧精
致的脸上,就浮现片片红云。樱木眼见晴子向是魂被钩去一样直盯着死狐狸瞧,更是咬牙切
齿,心中直嘀咕「死狐狸,我跟你仇结大了!」 然后马上跳起来大声的说

「晴子小姐我没事!」

来搏回晴子的注意力。流川看着眼前一个脸红得像发烧的女人,跟一只怒气冲冲的猴子,心
里不禁叹了口气「今天真不应该出门的!」

这是流川枫和樱木花道的第一次交手,流川胜。

●          ○        ●        ○        ●        ○        ●          ○          ●        ○

「美穗小姐,我...对不起!」

樱木特地选了一天,带着厚礼,来拜访败诉的被害人,藤岛美穗。才22岁,是大洋企业里的
员工,因为长的美丽又瘦弱惹人怜爱,才会被盯上遭受非人道的对待。樱木看着比一开始报
案时还要瘦弱十倍的藤岛,心里真是又气又悔。为什么没有办法能惩罚那个人呢?为什么没
钱人格就非得遭受践踏不可?樱木越想越气,眼眶都气红了,可是无限的后悔,只能用九十
度的鞠躬请求他原谅...。

「没关系的,樱木先生,我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毕竟...他是大企业的老板嘛!」

自嘲的笑着,美丽的脸庞炫然欲泣。樱木只觉得心脏就要炸裂,一直以来相信着的司法正义
,就是会将无辜的人弄成这副德行吗?这就是正义?

「那,再见了!」

再看不下去她的泪容,几乎逃窜一样的夺门而出。樱木看着满天星斗,只觉得有一肚子话想
说,又,没人可说...。

于是到了下班都会去捧场的路边摊,在老板讶异的注目下点了生平第一瓶酒。厌恶这样的自
己,竟然对强权低头。于是一杯接着一杯,结束了一瓶换一瓶,名副其实的借酒浇愁,也许
尝试过这样的不得志,就离变成大人近一点?想到安西老师总是笑着说自己笑个毛躁的小孩
,长不大。又想起那天他严肃的喝叱,突然眼前一片迷蒙,有滚烫的液体流动。如果这样才
能长大,才能懂事,那么自己宁可一辈子毛躁,不要懂这么多肮脏!然后就伏在桌上哭了起
来。

然后,失去意识之前,好像看到了有些熟悉的苍白...。

流川觉得自己很衰,可能是中了猴子瘟还是什么的。不然不会从休庭那天就一直想着白痴的
白痴样子,还吓到秘书,跑来问自己怎么一个人突然笑了出来?一定是白痴太愚蠢,自己才
会惦记着他那副样子,无聊时拿来取笑用。然后今天下班的路上,看见大学时常去的那家路
边摊,才想说来吃点什么,掀开布帘的瞬间就看到白痴趴在那里抽抽噎噎不像个男人。不知
道发什么疯把他带回家里,在他吐了自己一身 还没打下去的时候还真是佩服自己的忍耐力,
所以,就有了现在这样的情形,坐在沙发上让他枕着自己的脚,方便自己换毛巾,好让他快
些酒醒。

「唔.....」

「白痴你醒啦?」

「..对不起...美穗小姐...」

「!?」

美穗,不就是上次那个案子的被害人吗?死白痴这么在意阿?突然有些小小的愧疚感浮现,
在流川万年雷打不动的心里。也许自己接下这个案子,是太过无视于法律存在了,放任着大
洋他布局除去证据,大言不惭的作伪证,自己却装作没看到。明知有罪,却还要帮委托人将
错的掰成对的,黑的说成白的,这就是律师。自己早就认了,但为啥会想起,学长留给自己
的那句话

「小枫,作你自己!」

而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样的呢?金钱名誉,早就有了,不是见钱眼开的人,却专挑有暴利可
图的案子,是为什么?难道这样的自己,也还渴求着正义?

有些烦躁的起身,忘记腿上还有一个人,听见他的头撞击到地板的声响,叩一声像是撞的不
轻。

「!?」

有些担心的摸着他的后脑杓,果然有微微的突起。一转念,就放弃了绝不让他过夜的坚持,
带他进了房间,将他丢在床上。看着他不是很舒服的睡颜,流川心想,白痴,下次绝对靠实
力赢你,不再让你这样没用的一个人哭泣....

●          ○        ●        ○        ●        ○        ●          ○          ●        ○

「白痴,你又输了!」

「妈的死狐狸,你找死阿!」

「像你这样怎么起诉都不成功的检察官,好像很少?」

「你...你!」

「这次我可是光明正大赢你阿!」

「!?」

「上次的案子,我已经匿名上报大洋雄三作伪证了,那个叫啥美穗的,应该可以得到不少赔
偿,虽然可能没有用...」

「狐狸,...你?」

「我什么,下次别输啊,不然我赢的好没意思!」

还是冷冷的看着他,不过嘴角已经不能自主的弯了起来。第二次交手,更确定这家伙是个白
痴,老是出现情绪化的控诉,这样不行的,但是,却很能让人燃起对司法的信心,至少,自
己已经逐渐相信,其实真的是有所谓正义,从他身上散发。像这样的人,能在这黑暗的洪流
中保持光芒多久,很想看看呢! 然后,也许能证明,自己也不是所想象那般污浊不可救!

「哇!这次是本天才不小心,下次哪轮的到你赢?不,不只下次,下下次,下下下次,以后
都不让你赢啦!」

笑了,然后看见白痴有些呆楞的脸。

「原来你会笑喔!?」

「白痴!」

「你说什么!?」

然后神圣的法院里,又有猴子追狐狸的戏码上演.....。

●          ○        ●        ○        ●        ○        ●          ○          ●        ○

「你这次是怎样,怎么被客户告阿?」

「没什么!」

「死狐狸不要骗我!我都知道了,因为你故意辩输让他坐牢对不对?」

「......」

「...你,给我赢阿!」

「我知道了」

「你知道个头啦!本天才的意思是...是你绝对不可以输,因为...因为你是为了维护司法的
正义,所以才被告,所以不准输!」

还有,因为如果你输了去坐牢,本天才会寂寞。樱木脸红红的对着才被告诈欺的流川说着这
句话的时候,他们交手的次数是10次,流川胜6,樱木胜3。这就跟犯罪坐牢一样道理,同样
自然,一直看着彼此,互相竞争的结果,就是不容许那人轻易的消失,不管到底是什么原因
...。

「我会赢!」

「哼,你是非赢不可啦!」

流川那天是笑着离开的,因为他知道他会赢得这次的官司 ,理由同樱木,就是不想轻易离去
...。

而那天流川为自己赢得了那场官司的时候,首先过来给自己一个恭喜的拥抱的,就是他。紧
紧抱住他的那一刻,流川知道自己已经不单单把他当成对手了...。

●          ○        ●        ○        ●        ○        ●          ○          ●        ○

美丽可人的晴子事务官结婚的那一天,冲着他哥哥赤木大法官的名号,法律界有很多人到场
祝贺,其中有一对特别突出,据说他们是法律界仅存的正义之声,不畏强权因此得罪了不少
权贵,只是因为他们过份勇敢,所以舆论给予他们的保护远超过所能预料,而那些蠢蠢欲动
的恶势力,也只敢观看不敢草率下手。也许他们身处重重危机之中,不过为了他们想要的正
义,他们会一直努力。

所以,当新郎新娘率先举杯向他们致敬,所有宾客也向他们俩举杯,为了很多人不敢挺身维
护的所谓正义!

这一天,樱木和流川交手的比例降为零,因为听说流川抛弃了王牌律师的称号,投入和樱木
一样的职业中,纠举罪恶。而他们举起杯子向大家回礼的手上,有同样闪耀着光芒的戒指
...。

 

标签: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04年花道生日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