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流浪

作者:Levis 周六, 2010年 07月 24日 19:08

一朵樱花,是不是也有来生?

在落下第一枚樱花的三月,流川这么想着。
此刻他正背着他的NIKE背包,游走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背包里装的是他最珍爱的东西,一个长筒状的圆形银器。每当他将它从背包中拿出来的时候,阳光反射瓶身刺亮的光,总是让他不禁微微地会心一笑。


这天的天气很好,阳光普照。
累了,记不得走了多久的路,流川朝四周稍微张望了一下,附近有一棵硕大的树,流川走向树荫,卸下沉重的背包,坐在从泥土里钻出的肥硕树根上歇脚。
背包在放下的那一刹那,银器隔着背包的尼龙布料与地面轻撞了下,清脆的金属击响,流川听见了,很快地又将背包提起,平放在双膝上试图将背包拉链打开──他是一点也舍不得那银器受到任何毁损伤害的。
银器圆滑的表面没有受到摩擦的痕迹,流川稍稍放了心,亲吻了一下,将银器捧在手中细细温柔的抚摸。原本冰冷的金属面在抚触下渐渐染上人的体温,仿佛被付予了灵魂生命能让它活起来。

他想起了樱木,想起并且回忆着曾经拥有他的种种过往。

流川想着,阳光钻过叶间的隙缝浅浅地洒落在他白晰的脸庞,他舒服的闭上眼,他想着,他回忆着,他在回忆里睡着了……………
……………
…………………

天才。樱木总是这么说:我是天才!
大白痴。流川不屑地应了声哼:你是最天才的白痴。
去你的!樱木狠狠槌了流川一下…………笑了。
那笑容总是让人错觉自己拥有了全世界最棒的幸福。
红发,英挺神气的背影,笑容与阳光,那大概是樱木永远的形象了。
流川看着樱木,握紧了樱木的手,私心认为要这么看着他一辈子,至少,一辈子。
人一向是贪心的。

“啧,天才怎么可以配一只臭狐狸…………”
[你才是大白痴!]
“算了,看你可怜,我就委屈一下吧!”
[…………哼。]
“唉唷!你竟敢打我?!我要打十倍回来!!”
[…………]
“什么嘛,真不像谈恋爱………倒楣的我居然会看上一只无聊没情调的臭狐狸,改天我要去检查眼睛…………”
[白痴,你连脑子也该检查了。]
“你!你到底像不像我男朋友啊?!有没有人教过你对男朋友说话要温柔?!”
[没有。]
“哇啊啊啊~~~~气死我了!我要跟你分手啦!我不要跟你这种人交往!!”
[哼,谁答应要跟你分手了?]
“…………”
[…………]
“呐,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吧?”


[白痴,我……………很想你……]
[…………从梦里出来见我一面,好不好?]
[不要离开我……………]


“我们,要一直在一起喔!”


熟悉的声音,流川倏然睁开眼,四周却依然是一片无人的荒凉。
[这是你的声音…………为什么………我却再也见不到你?]

流川重新将怀抱里的银器放回背包里,关上拉链。
[因为还怀抱着对你的爱,所以流浪是必需的。]

所以不知道没有目的的旅程是不是有结束的时候。
就像不知道禁忌的爱情是不是有看得见尽头的一天。


[你怕吗?]
[……………我不知道。]
[那逃吧?]
[……………?!]
[我们………一起逃。]

一起逃。
一起流浪。
流浪所以…………也就不需要尽头了。

这是跟樱木许下的约定。
现在,却是流川一个人默默在实行。
因为樱木已经不在了。
再也回不来了。
灰飞烟灭。

遗憾吗?不是。
失落吗?不是。
心碎吗?不是。

没有心,怎么碎?
没有你,无法爱了而已。

不是不爱你,是对你不是爱这么简单。
却还是只能说爱你。

即使你不在,约定依旧不会变。
──我会带着你流浪。


流川在路上拾到了一朵完整的樱花。
也许是花托与枝桠的连结太过脆弱,还来不及让花瓣随风飞绽它最后的美丽,就这么折夭了。

──脆弱么?…………那并不像你。

流川嗅了嗅花蕊间淡淡的香气,随即从背包中取出银器小心翼翼地打开,将早夭的樱花放进银器内,将它仔细地密封起来,让它与樱木的骨灰共长眠。然后直到有一天,将这银器与自己的心,一同埋葬。


流浪一直在继续。
但是,接下来又该往何处去?
流川不知道。
因为流浪,所以这个问题没有答案。
流浪了多久,不可计数。
只能任由双脚带领自己无意识地走向他方。

标签: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04年花道生日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