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福花]无尽意

(1 次投票)

作者:三七 周六, 2010年 07月 24日 19:10

天碧如洗,有一角晴空的山岭绿意葱茏,于春时舒展无限。
岭上有一株开满黄花的树,枝叶飒飒,金属似的声音颇有烈气,却在满目柔黄的花开中化作风情。苍黑色的树屹立岭顶,很有一种独藐天下定乾坤的气势。树醒目而立,很适合做一个标志。定下约定,于是哪怕过了前生来世,仍使人相信此树既在,相约之人,也会来——

他立于树下,不动。
黄花纷然而谢,簌簌铺了满肩,仿佛也等待了一个前生来世。
握紧手里长剑,低头看到突兀出的指节变成惨淡的白,骨指间有一道红痕恍如刀迹。花坠了下来,依依然落于拳上遮掩了痕迹,落花凄婉指骨钢硬,淡香微微袭来,他忽觉心头突的跳动,竟似全身血液都涌涌着要破壁而出——
那花!——
终于昂首,却未曾拂拭——

花谢得媚然,那种情态不适合这男子的。若是被师门兄弟看了会笑话吧,他有些讪讪,但是越发握紧拳的时候,就越能感觉那一点仿佛贴在了心头的柔软,于是,便舍不得了……


******************


福田吉兆刚从禁闭室出来的时候就听见了他的名字。谈论他的人正是自己最敬佩的前辈,马上凝神细听却越听越不服气,那样一个连招数也记不完全的红发小子凭什么得到赞誉,又凭什么让向来闲散的前辈兴致勃勃。樱木花道,樱木花道,反反复复念着这个名字,不知不觉就记得了——

“他与你相比如何?”

静静听了很久,忍不住带着挑衅的问。
“这个吗——”他想了想,微笑的眼睛里闪亮着,“两三年后,我就不敢说了,他呀,是个天才啊……”
第一次听到无愧天才的前辈毫不犹豫将称赞送给别人,于是抚摸腰间的剑脸上出现狠鸷的表情,“我很期待,能够得到你夸奖的人,应该不错吧。”
他看在眼里,只是笑笑,这个师弟向来心高气傲,如果遇到那同样张狂又不懂收敛的红发小子……
不知为什么,忽而生出了担心。

●          ○        ●        ○        ●        ○        ● 


在风云不断的那一年,福田得知樱木不久后就遇见了他。
初夏的天碧蓝无限,广阔的林野间他一眼便注意到他的红发。纷乱的发丝,大剌剌的颜色,曾被称赞的人正低着头,含着泪在想着什么。

一眼看过去的时候,福田是失望的——

“你就是樱木吗?”


霍然回首,目光又凶又亮的瞪过来,泪水在阳光下一闪顺势滑落,福田呆了呆,一时也不知道要不要提醒他擦干眼泪,
“你是谁啊?”
那小子也不懂得掩饰,任凭泪水挂在红红的眼睛里面,狂傲无忌的斜睨,张眉怒目之间于是就像看低了众生,看轻了红尘。这狂徒自顾自的,高慢的偏过头打量,他那一瞥便激起福田心中所有斗志和狂态,仿佛他与他之间,非死其一,非死不可!!!




这个山野开满了一种不知名的小白花,短茎柔软,随着风摇摇摆摆,使得周围都清甜起来。
夏风徐徐,大约是从那边吹拂过来的吧。
清晨的阳光还浅,颤颤的是淡金色,像梦呓一般轻软的扑覆他满身,照映着鹅黄肌肤上的泪痕,他竟也淡淡,或许离得太远,然而终究是被太阳眷顾的人呢。


看到这么美丽的情景,随即想到此时此地要跟那个我行我素的人决斗生死,福田忍不住要发出一声呻吟。突如其来的战意在胸口燃烧,以至忘记前一刻他在自己心里还是不屑一顾的粗野猴子!眼里被刹那涌现的血红覆盖,听见利剑出鞘和他随之而来的惊呼,“混账家伙,要打架也不打声招呼!哼,算了,反正本天才心情不好,就乖乖受死吧你!”
他大叫一声腾身起来,含着怒的笑容像惊动天地颠覆昼夜,要不然,为什么会眼前突暗,心头突动呢。福田震了一震,侧身躲开毫无章法的一刀,稍微定神才发觉竟被樱木毫无自觉的气势所迫,顿时沉下细长如蛇的眼,高耸的颧骨愈发显得森森。

一击不中的樱木怔了怔,出现惘然迷惑的神色,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哟,你还有两手嘛,那样更好!省得本天才不能尽兴!”
一边说,一边眯眼,同时陡然掠刀。


刀光如雪,他直视而来绝不回避的眼神如刀,明亮的光芒更衬出福田不得志的郁郁——拙劣,粗笨、无礼、自以为是、狂妄自大!为何还会被这样的人撼动!愤然不平时,冒出一股极浓的杀机!

樱木原本只是初学者,哪禁他一轮强攻,剑华粉碎尚显粗粝的刀芒,他大声惊呼,被一股大力掀翻在地。

“我赢了啊!”

使劲握住剑柄,手仍然在突突跳动,福田竭力控制想要折辱他的欲望,淡淡的说,眉抑郁住眼,使原本深沉的瞳仁不小心驻进一个火一般的影子。
樱木撑着地,红晕的脸色有些发白,唇抿得死紧,那一双睥睨的眼睛依旧有怒火燃烧,甚至越来越汹涌。他忍着愤怒与耻辱的脸具有丰富的情感,看了便让人生出忍不住与他决一死战但又不忍伤害他的复杂感情。

“你已经输了。”

重复同一个意思,福田口里很不屑说话的时候,忽然感觉他变得模糊,甚至连脸貌也消失,然而这时的樱木却令他异常熟悉——

仿佛七世三生里他们已经注定纠葛,见过了,对上了,明明相争以生死,偏觉得是分不离的血肉相关;离开就有一种痛在咬啮骨肉,催促他沸腾的血液连他也一起吞噬!




恍惚间,眼角瞥见一缕极快的红影,大吃一惊,反手撩剑挡住樱木的袭击,那股蛮力震动内腑,福田忍住一口血咽入喉中,全身掠过一种不知名的颤栗——
樱木的额头划破一道口子,血浓稠的流了出来,他被自己的回击弹开,颓萎不甘跌坐地上,愤愤不平的瞪着他大声骂着,“混蛋,我只是不小心罢了,有种约个时间再来比划!本天才不可能输给你!!……”
没细听他说什么,福田只看见一朵小小白花粘在流着血的伤口,迟迟不去,明白色微染红迹,竟让他惑魅了人心。

那一刻究竟在想什么福田也忘记了,他只清清楚楚记得,明明那么刚硬的一个人,当他的唇舌被含入嘴里时竟然柔软得如同冰雪消融——


“明年我在这里等你,想报仇的话尽管来吧!——樱木,我始终会赢你。”

●          ○        ●        ○        ●        ○        ●


春尽夏初,福田便在这岭上的最高处等他,怀着焦灼不安的心情等待。
遥望那片广袤的山野,小小的白花再次铺满大地,风起之时,就随之而去,纷纷扬扬是一次灿烂的花谢。明丽的情景恍如昨日,而他要等的人再也不是一年前的他了!

樱木樱木——

握紧手中曾使他屈辱的剑,他立于开满黄花的树下,静静等一个人来……
标签: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04年花道生日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