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依兰依兰

(4 次投票)

作者:兰舟容与 周六, 2010年 07月 24日 20:17

『上』


“流川同学,请你跟我交往。”
“。。。。。。”
烂云如荼的樱花树下,高个的篮球手和他面前低着头红着脸的娇小女孩形成一副让人会心一笑的青春图画。
不知道两人又说了些什么。
女孩忽然跳起来甩了黑发帅哥一巴掌,捂住脸跑走了。
流川枫沉默不语,三分钟后,单手拉起被无辜踹了一脚的单车,也走掉了。
远远的树后。
“切~~~有什么了不起的!”一个红发少年从藏身处跳了出来,一脸愤怒地冲他的背影比了一下中指,然后横横地转身,怒气冲冲地向着相反的方向行进。
可恶啊!连晴子小姐也~~
这样哀怨地想着的少年,眼中不禁升腾起一片弥漫的杀气。
“咦,那不是樱木花道吗?”
“喂喂,花道――”
高大的红发少年充耳不闻,紧握双拳地走过,泛着红雾的眼睛直直的,瞪视着前方。
洋平连忙顺手捞过斗胆挡在那少年道上晃动手爪的黄毛小子,避免了一起惨祸的发生――
“喂,你们看花道的这付样子,难道是那个计划――”
“没错,一定是的!”三人齐声合奏。
和光三笨鸟互相看了一眼,同时泻出鬼笑,然后悄悄地跟在花道后面。
走过三条街,走过柏青哥,花道连头都不抬一下。
“喂,你们看花道被刺激得不轻耶!连柏青哥都不去了。”
“嘘~~”
再过去是拉面店,花道加快了脚步,――忽然又倒回来,停在一条小巷前面探头看。
“咦咦?”花道一眼看见了那个被一群人围在中间的男生。嗯,好像是认识的人!
他直接走过去,三下两下拨开挡在他面前的人,低头研究目前情势:“喂,候补的,你在这里干什么?”
被按在墙上的男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以为我在这里干什么?”
“老大,他们是一伙的!”愣了片刻,忽然背后有人叫。
“打,打,打!”
“小心~”一根棒球棒带着呜呜的风声砸向花道的后脑,避不开了!花道嘴一撇,像是嘲笑那猛人的无能似的,竟然轻轻地用手接下了那人用尽全力砸下的一棒,接着就一拳把那人轰了出去。从头到尾,用的都只是一只左手,让周围的混混们看得头皮发麻,几乎就想掉头逃走。你看我,我看你,这是什么怪物啊!
“打!打,给我打扁他!”被一拳轰得鼻血长流的老大在地上狂呼。
喽罗们一哄而上。
“你、惹、火、我了!”目光准确地穿越人丛,对着那倒在地上的人狠狠一笑。吓得那人心里一寒,哇,那么多人围攻都不放在心上,他以为他谁啊!
乒乒乓乓,乒乒乓乓。不断有人躺下,跌出,这在打群架里面应该是很平常的,但是如果一方只有一个人的时候,就非常地不寻常了。
所以,当花道嘴角破裂,混身乌青,直直地走向那位老大的时候,他的眼睛已经直了!这这这还是人吗?
“你的手下已经全完了!”花道插腰宣告,意气风发。
老大露出认命的表情:“告诉我你的名字。”
“我干吗要告诉你?”
“这至少也是对将死的人的一种礼节吧。”老大语带哀凄。
“啧,竟然搬出这么大的借口来!好吧,我的名子是――流川枫!记住了!”
当他走出巷子的时候,那可怜的男人已经变得连他妈咪都认不出来了。花道朝后看了看,眼神中泄露出一丝鬼笑。
他现在差不多已经忘记放学时候的不愉快了。
打架有益身心,打架有利健康。
他满意地笑了。
去吃拉面!
运动量大,肚子早饿了。

“晴子的计划完了!花道通过别的渠道发泄了他的怨气。”
洋平叹了一口气,宣布道。
高宫语带悲悯:“想不到花道居然这样单细胞。”
“打了一架就把什么都忘掉了。”没能看到好戏让大楠野间也很不爽。
“可怜的流川枫。”洋平想着,又叹了一口气,不过心里其实有点高兴。哪能让那个家伙那么容易得逞。就算,是出自晴子小姐的计划也不行。

●          ○        ●        ○        ●        ○        ●

『下』

夕阳斜照。
樱花树下,簌簌的落樱舞成一片凄美。花期已经快要结束了。
类似的场景再度上演。
高大的男孩和活泼娇小的女孩,丢在一边的背景脚踏车。
远处草丛里的男孩:“可恶~~!为什么最近总是有人来向那只狐狸告白?”他无意识地蹂躏着掌下的青草。
更远处,埋伏着和光三笨鸟和水户。
“你说花道今天会上当吗?”
“没可能吧。花道不是只对晴子小姐有反应的吗?”
“是啊――可惜没设计好,让晴子小姐在第一次就被拒绝。不过能发动这么多女孩子,实在是太厉害了!”
只有洋平阴着脸没说话。因为他有预感计划已经接近成功。
因为计划的重点可不是向流川告白的女孩子,而是受到女孩子告白的流川枫。。。。
“快跟上!花道要走了~~”
几人蹑手蹑脚地从草丛里面爬了出来。
这次花道没有像往常一样,往相反的方向走。
“咦咦?这是到哪里的路――”
高宫的疑问被憋了回去。因为他们跟着花道窜过几个巷子街道之后,居然发现流川枫从不远处摇摇晃晃地骑着单车过来了。哇!花道是怎么知道这个捷径的?
花道冲了出去。
“流川枫!站住!”
虽然花道的确是想这么喊的,不过这一声大吼并不是出自他的喉咙。
他停下了脚步,奇怪地回头张望,为什么觉得这个声音有点熟悉咧?
“白痴!”流川枫显然也很愕然,不过他先下了车,抓住了东张西望的花道的手,才看向那个忽然冒出来的、脸上贴满了ok绷、叫着他的名子却狂热地瞪着花道的男人。
“‘流川枫’,我终于堵到你了!受死吧!”
流川枫皱起了眉头。
花道一脸迷糊,终于勉强记起一张跟眼前的男人有三分相似却“精彩”的多的脸:
“是你啊!”
咦咦,他叫他流川枫?难道。。。。!他下意识地看了看不知道什么时候贴他紧紧的流川枫,不禁露出一点点心虚的神色。
流川枫眉毛一挑,明白了。
“还敢在我面前眉来眼去!弟兄们,报仇啊~~”男人不识相地振臂一呼,更多人呼拉拉冒出来,流花两人就这样被这群人熙熙攘攘地拥入了旁边的小巷子。
才多带了一半人啊。花道数了数人头(咱家花花的算术不好,其实是两倍来的),狠狠地笑了,竟敢说本天才跟可恶的狐狸眉来眼去?不可饶恕!
流川的脚踏车被丢在地上,踩了好几下,他的脸也黑了。
“上啊~~”一句话敲响了送死的鼓点。
两人再度走出巷子的时候,流川的手臂被割了一下,花道的腿被划破了。不过比起那群还躺在地上呻吟的倒霉蛋,可算是光洁亮丽毫发无伤。
“你的腿受伤了。上车。”
“切~~~放手啦~臭狐狸你干吗?”
流川把花道强行按在后座上,然后抬腿跨上单车。好不容易白痴来主动找他,又有这么正当的理由,他以为会轻易放过他吗?
花道本来只要长腿一支就能踩到地上,不过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就乖乖地不动了,还配合地划了两下。嘿嘿,他来找狐狸不就是为了那件事吗?
晚风轻轻拂动,道旁落樱零星飘过,带着慵懒的暮春的气息。
骑着单车的少年,眼神还是冷冰冰的,嘴角却好心情地微翘着。
坐在后座的男生,则是在咕咕哝哝地盘算着,如何在车停后以强大的气势质问这支狐狸晴子小姐的事情还有那些那些樱树下的事情。。。。。

******
这样的暮春,
温柔着,
温柔得宛如幻梦。

要小心那些冷冷的人,
因为那冷酷下的温柔,
会不经意,不经意地掳获你的心~

如果你被锁定了,
那么,不要逃,
不要逃~~
因为我会设下一个的、一个的小小圈套,
直到你心甘情愿地落入我的怀抱。

 

标签: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04年花道生日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