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太阳当空照

(4 次投票)

作者:三七 周六, 2010年 07月 24日 20:22

睡一觉醒来已经是夕阳灿烂的时候,微风吹拂的沙滩渐渐有了凉意,躺在碧蓝的海天之下,还不十分清醒的樱木懒洋洋伸直腰,舒服得不想起来。
七月末,来到海边进行康复治疗的花道已经适应每天检查理疗的生活,虽然,一个人的日子很寂寞……
抓起一把沙粒转动手腕,做出凭空投射的姿态,想象橘红色篮球划出完美弧度落入篮筐,耳边仿佛响起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与掌声——“我是天才嘛!”樱木得意的笑笑,翻身让脸颊贴在松软的沙滩,眼角余光不小心瞄到一个物体——

“咦?”

高大的背影,深红的衬衫,一头黑发朝天,有点眼熟……

那个还在让樱木思索究竟是谁的人动了动,慢慢走向海水深处。
“喂,等等!”樱木开始有点紧张,这片海域是深海区,并没有开放作为旅游景点,看他的模样也不像游客——“你别往前走啦,前面水很深……”
那人顿了顿,只是传来一声轻轻叹息。
哗哗的海浪兀自拍打礁岸,空嗵空嗵的悠长回波愈发使这声叹息幽怨而且寂寥。
他没停,只是再深深长长叹息一声,继续背影凄凉的向前走。
这可不能闹着玩,樱木一跃而起,紧张的扑过去,

“你干什么!咦,仙道?”

被唤住的男人用了无生趣的眼神看他一眼,然后将视线笔直投向红得惊心动魄的夕阳,
“好美的落日。”
“什么?”
“……大海在召唤我。”
迷惘空洞的呓语,然后向前迈步!

“你疯了!”樱木受到不是一般的惊吓,赶紧拦腰抱住他用力往后拖,“你这个笨蛋,想要自杀啊!!掉下去谁也救不了你!!大笨蛋!!!”
仙道拉住他的手作势挣扎,“不管你是谁,都不要管我!”
“混帐,我是天才樱木花道,打败你的天才,天才樱木!!!你想起来没有!!”
不得不收回手捂住几乎要震破的耳朵,仙道清醒了几分的样子很无辜,“想,想起来了……可是,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句话该我问吧!樱木气咻咻的呼吸,两眼发狠的样子让仙道忍不住瑟缩起来,
“哎,有点冷耶,樱木你不上岸吗?”

“混帐!你跑到这里来找死啊,知不知道刚才你差点没命了。”
一语勾起千古恨——原本还端出一张笑脸的男人忽然变得委屈,“……我没事,你走吧。”

相信他才有鬼,死白的一张脸,无精打采的一双眼,连轰人也有气无力。

“喂——”维持挟抱的姿势不放,甚至多加了些力气,樱木就站在海水中试图心平气和的跟他沟通,“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
“我在跟你说话,回答呀!回答!!!”
“是……夕阳很美丽……”
“……然后呢?”
“还有吗?……海水,很蓝也很漂亮,它在呼唤我……”
“你有病!”忍不住重重一拳把他揍出去,马上察觉不妙可是已经晚了。

“别过来!”

“喂喂,”樱木紧张的盯着他,“仙道别开玩笑,你再往前走就是自杀,自杀你懂不懂?就是……”
“我懂。”幽幽的说,仙道的脸藏在落日瑰丽的万道光芒中看不清楚,背后一片海浪涌来退去,怎么看怎么都像电视里主角绝望轻生准备一跳了之的情形,差别只在此时此地没有哀怨缠绵的背景音乐助兴——“反正我是天煞孤星,死了最好。”
“……什么是天煞孤星?”呆呆的准备先满足自己的求知欲。
投过无比怨怼的一眼,仙道开始倒退,“就是命中注定孤身一人,不会有人来爱我,我爱的人,更不会爱我……”
“等等等……”吓得有点结巴,赶快咽口唾沫绞尽脑汁的安慰他,“你,你的意思是不是,你失恋了?”
哀怨无比的点头。
“哈,那算什么!”樱木松口气,“本天才失恋五十次才找到晴子小姐呢。仙道,喜欢你的人在未来啦,眼光要放长远一点,区区感情的痛苦是不能让男子汉……”
再退一步,吓得胡言乱语的小子急忙住嘴,仙道盯着他,眼睛就像深海里的微光,淡渺得不紧紧抓住就会于不知不觉中消失,他看了他好一会儿,才缓慢的说,“我、只、要、他。”

……呜,很感动,“我也只喜欢晴子小姐……”

“……可是,他不喜欢我;我不要以前,也不要未来,我只要他!!但是,他不喜欢我……没有他,我活不下去……”仙道的声音抽泣。
“那也不用去死啊!”樱木嘟囔两声,忽然指着前方茫茫一片大海大叫,“你看 ,她来了!”
好拙劣的演技——仙道忍不住嘴角抽搐,做出惊喜的样子慢吞吞转头,脑袋还没偏过一半眼角余光就瞄见红头发的家伙像猴子一样跳过来,紧紧抱住他在耳边大声嚷嚷说,“有本天才在肯定不会让你死!!”

“放开我!”心里激荡了一下,然后才记得很用力(至少看起来是这样子)挣扎,仙道依然用幽怨得像了指责的声音说,“还是让我死了算了……”
“你闭嘴!”恶狠狠的小猴子其实也很可爱,“我告诉你,既然被抛弃就要遗忘她好好活下去,而且要比任何人都活得快乐;挺起胸膛活得逍遥自在,活得快快乐乐让她感觉放弃你是损失,你给我振作点。”
“可是,我好想他——忍不住跑去看他他却不理我……樱木,你不用管我……”
“不行,这件事我管定了!”大声嚣张的嚷嚷,原本抗拒推拉的力量忽然消失,害得樱木一个踉跄。

“你说——”

仙道的眼睛闪闪发亮,漆黑深邃的瞳仁像子夜一样深沉迷人,他朝下靠了靠,鼻息就轻轻吹拂到樱木脸上,温热中带了一点点醺然,是似醉非醉的感觉。

“你说,你管定了?”

“是啊!”依旧不怕死的回答,樱木眨眨眼,忽然发现两人原来已经这么近,近得连仙道隐匿在唇边的微笑也看得一清二楚,“别担心,男人都会经过这样的打击啦,只要以后习惯就好,哈哈哈。”
好看的唇角微微一撇,仙道低下头,认认真真说,“我不要习惯,我只要一个他!”

好痴心的人啊,樱木稍微有点发呆;被人喜欢,被人全心全意对待的感觉恐怕是自己一辈子都无法了解的吧。忽然有点羡慕仙道喜欢的人了,然后想到晴子,心里出现一点涟漪似的难过,不过,只有一点点而已,打倒狐狸,晴子小姐一定会回心转意的啦。
心里虽然这么快乐的想着,但终究没法回到刚才肆无忌惮的时候,“仙道,我会帮你的!!”用力拍他的肩,很诚恳地说,绽开一个淡淡的笑容,不是他任性张狂时那种耀眼的笑容,却会使人觉得分外温暖。

仙道看着他有些恍惚的笑呆了呆,不知为什么一直微微上翘的嘴角沉下来,“帮……樱木,你怎么帮?”
“……”哑口无言,“我,我是天才,自然有办法帮得了你——别说了,我们先上岸去。”
使劲拉一下,仙道没有动,只是看着他像个愤愤然的小孩子一样努力瞪视自己,忽然觉得心情很好,于是慢慢露出一个格外耀目的笑,“谢谢你,你真是好心的天才。只是我的忙,恐怕你帮不上。”颓丧的低头。
“谁说的!!”不服气,开始哇啦啦的叫,“总之,总之我会有办法就是了!仙道,你找死啊,竟敢不相信天才的话!”
“可是……”
“反正你不用管,我肯定会让你打起精神来!”

“咦,那我们交往吧!”

仙道忽然激动起来,用力握紧樱木的双手,站在逐渐风大浪大的海里,一腔坚定,满目希望,全身爆发出不容置疑的坚持,面孔像是会发光,充满会摄人心魂的魄力在威胁他——答应答应答应答应答应!

樱木张大嘴当场傻眼,无法从急转而下的形势中清醒。

仙道离他极近,稍微低下头,呼吸就轻轻拂在嘴唇,痒痒的忍不住想伸手抓挠;他狭长的眼睛这时候闪闪发光漂亮得使人不敢直视,樱木尴尬的打个哈哈,转开脸,揽着他腰的胳膊也缓缓放松,“开,开什么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脸庞期待的光彩暗淡下来,“我是认真的。”
“你就是在开玩笑!”樱木涨红脸,但还不敢放开眼前这个家伙,“你不是有喜欢的人,你不是喜欢得失去她就会活不下去吗!”
“可是,你不是说喜欢我的人在未来,不是让我遗忘他好好活下去吗?”哀怨在加深。
差点咬到舌头,“我,我是这么说,可是……”
“我明白了,你果然不是真心的。”仙道沮丧着一张脸,很用力也很缓慢的看了眼樱木,然后很毅然也很视死如归的转身,“连你都不要我了,我还活着干什么……”

“等等,喂喂,你疯了!”风浪渐渐大起来,被一波比一波汹涌的浪头冲击,樱木一时不查被他扯开双手,心头一跳赶快追上去,一把抓住他的后颈。
“不要管我,让我死。”他是很认真的在伤心。
“我不是不要你啦,不不,我不是要你,不,不对!啊~~~~”樱木哀嚎起来,脑袋已经给搅得一塌糊涂,“仙道,有事好商量,我们先上岸好不好。”
“不好。”
“你——别太过分!”露出凶恶的嘴脸,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
回头,面无表情拍开他的手,“让我走。”
“休想。”樱木也被激起脾气,两眼冒出熊熊怒火,“既然叫我碰上了,我就不会眼睁睁看着你死!!”


“我想回家。”

“什——么?”忍不住啊的大叫,樱木气得差点蹦蹦跳,却见这家伙还以一幅碍事的眼神盯着自己的手,当场就爆发出来,“谁,谁理你啊,混账,要回家就快滚,浪费本天才的时间!”
仙道一声不吭,转身,朝沙滩满是礁石的一边走去。

瞧着他消失在一块巨大黑石后面,然后看不见了,樱木皱起眉,老觉得怪怪的。奇怪,刚才还口口声声嚷着要自杀的家伙,为什么忽然想回家。用力瞪着碍眼的石头,如果不是它遮住视线,至少……不对,这块巨石后面根本是一滩乱礁,他不可能从那里离开海边!

“仙道彰!!!!!”气急败坏的追过去,赫然发现那家伙有一半的身体已经浸在海水中,“你这个该死的混蛋!”冲过去用足了力气一把抱住向后退,“那么想死的话让我揍死你好了!!”
“放开我……”毫无生气的声音试图做最后的反抗。
“你做梦——”
“梆!”
一个头槌干净利落解决问题,樱木拖着大型物体开始艰难的上岸之路——


******************************************


海边这座颇具规模的康复中心院长是安西教练曾经的弟子,因此给了樱木特别待遇,让他住在一间单独的附带电视电话,单座沙发,和小小盥洗室的房间内。
空间并不算宽敞,何况再加上一个跟他一样高大的男孩子。


仙道局促不安的挂在椅子边,眼巴巴望着樱木在床头柜中翻找,“樱,樱木,你要做什么?”
“唔,给你找件换洗衣服——”拉出短袖T恤和皱巴巴的短裤,扔给看着自己发呆的家伙,“你去洗个澡,把衣服换了吧,全身湿淋淋的别把我的东西也弄湿!”

捧着夏天轻薄的衣物,仙道不知为什么,慢慢脸红了。

“不要拖拖拉拉!”樱木本来很生气很想义正词严教训他,可是,注意到对方红着脸看自己的眼神,然后就……跟着脸红了……
“你,你还呆在这里干什么!快点进去换衣服啦!!”

“可是,不太好吧。”仙道害羞的低下头,把衣衫摊开在膝盖上用手肘压好,开始对手指,“我们刚刚交往就这么亲密……是不是太快了些?不过,不过如果花道坚持的话,我可以……”
“你乱七八糟胡说什么啊!!”脸庞滚荡的热度随对方不好意思的程度加深;虽然脑袋里混沌不清,不过也感觉他应该是愤怒而不是一起脸红!为了掩饰慌乱的表情,樱木转过脸虚张声势的鬼吼鬼叫,“谁,谁跟你在交往!不准擅自决定!仙道……”
“不,不对,你应该叫我的名字——”带笑的脸一下抬起来,原本像天空一样清亮寥阔的眼睛变得深邃迷人,红晕淡淡的印染在他俊朗的脸上,像一朵盛开的桃花。


很,很好看……


“你应该叫我彰……”
站起来就更具压迫力的男孩无声无息来到樱木身边,用低哑得接近缠绵的声音在他耳边咕哝软语。
哪堪他笑里低语,心里一窘就失了主张——
“彰……”
“哎,花道。”桃花笑得光芒万丈,于是更桃花了……

呼一声捂住红通通的耳朵向后窜两步,樱木凭直觉避开危险才慢慢思考这混蛋企图不轨,“仙,仙道!!”
“既然在交往,叫彼此的名字不应该是第一步吗?”仙道的桃花脸有些哀怨,可是那双眼分明带着笑。趁樱木还在脸红还在犹豫要不要冲上来给自己头槌的时候赶紧手脚利索溜进浴室,小心放好花道的衣服,心情于是大好,一边放水冲洗有点发烫的身体一边按捺不住雀跃的,轻轻哼一首情歌。

 

他好像,做了一件很不该做的事……


盘坐在床上不知发呆多久,忽然听到浴室门开的声音,他吓了一跳,恶狠狠望过去——

刚刚沐浴过的仙道依然带着笑,薄利的嘴角微勾,自自然然便流泻满不在乎甚至是淡漠的气势;他这么笑着的时候,神情是从容不迫的,仿佛无论什么事也难不倒他,仿佛什么事也,无法放进他心里——樱木有了一种难过的感觉,贴在胸口让心凉了一凉,“你笑什么?”

独自懊恼的红发小子抬起头看向他,拽拽的坏孩子表情也不能遮掩脸颊尚未褪去的浅绯色,仙道的懒散一下子变成拘束,手足无措的样子拉拉衣角,半低头,用微勾的漂亮眼角偷偷打量他,“衣服,很合身呢。”

樱木比他矮一些,于是衣服显得有些紧,贴在身体勾勒出他强健结实的线条,不曾彰显,或者说被总是悠然神情掩盖的强悍就张扬出来——尽管这男人还是一幅欲语还休的模样。
樱木不自觉打个寒噤,搔动红色短发烦恼该怎么开口,“那个,你要回家了吗?”
“已经没有车了——对不起,给你添了不少麻烦,我会离开……”恭恭敬敬的鞠躬,脑袋几乎垂到胸口。
“我不是这个意思!!”樱木差点跳起来,这家伙,总是随随便便曲解别人的好意!他将电话朝前推了推,呐呐道,“我是说,这么晚还不回去会让你父母生气啦,如果已经回不去了,要不要打个电话回家,免得他们担心——嗯,本天才好心,晚上你可以住在这里……你,你看什么!!?”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消失在仙道赫然抬头时,亮得刺眼的期待笑容里面。


呜,满,满天挑花飘……


目眩得有点晕眩,迷迷糊糊中听到他忸怩的声音,“如果花道不介意,我当然!也不会介意啦,虽然,第一天交往就开始同居……好像太大胆了,不愧是花道呀……果然要先通知父母才好吗?花道好体贴哦。”
“你你你,我我,我才没有说跟你同居!!”屁股着火似的,一边脸红一边发脾气的毛躁小猴子慌慌张张从床上跑下来,一脸气愤不平的样子要跟他对峙,可是那幅闹别扭的表情让笑弯了的眉眼更加柔软。仙道凝视他跳下床的动作有些不协调,眼睛变得幽暗,于是走过去轻轻揽住他的腰,转开话题,“……背,还好吗?”
“呀?差不多了吧,医生说恢复得很快。”
“太好了。”被搂入怀里,没有看见声音有些低沉的他的表情,“我呀,一定会努力不再让你受伤——就算受伤,我也会一直,一直陪在你身边——”

不知道怎样回答了——这个时候似乎并不适合有声言语的,心里渐渐滋生出什么,漫溢得胸腔有了微痛。樱木抓紧仙道的背,他以为从不会让天才软弱的东西在今夜,在温暖得使人想依赖的怀抱中跳出来,该怎么平息?焦虑还来不及占领思绪,拥抱就加重力量,沉静的守在身边,不离不弃——
房间内是安静的,窗外的路灯一盏盏亮起,透过玻璃发出如月的光,樱木恍惚间忽然察觉,最美丽的夏夜已经来临。


“我可没说跟你同居啊!!我是同情你才让你留下来!!明明在海边吵着要自杀——你这混蛋,休想糊弄本天才!!”安静不了多少时候,依然念念不忘辩白。
“是,是。”仙道由他任性的推开自己,深吸一口气,摆出最正经的表情轻轻诱拐不断抱怨的花道,“我也觉得,第一天就跳到同居不好呢……”恰到好处的脸红,然后要跳起来反驳自己的樱木也开始脸红了——
“那么,我们还是从头开始吧——初次交往首先应该交换的,是这个唷~”
凑上前,清风似的拂过他的唇,温润柔软的感觉像触电般烙出颤栗的痕迹。仙道看着还来不及反应的樱木,真心微笑起来,再次低头就着眷恋已久的唇瓣呢语,

“以后,请多多指教啰,亲爱的花道……”

“呜…………|||||||||||||||”

 

标签: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04年花道生日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