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两个王子

(5 次投票)

作者:Echo 周六, 2010年 07月 24日 20:56

他出生在冬天

出生的那天,天上下着大雪,大地是一片肃杀的雪白,美丽,单调而寒冷。
鸟儿无声,花儿隐迹,天地间安静得犹如新生儿那双悠悠如沉潭的眼。

他的母亲是个聪慧而傲气的女子,怀着他的时候就已经弱了身子,生他的时候更是难产,在鲜血仿佛永远也流不止的时候,勉强问了声“男孩?”,看到产婆点头的那一刹那就昏了过去,没有了气息。
大家都以为她一定活不了了,可他的母亲,在二十个小时后醒了过来,从此就一直身体康健,活得比她自己原本期望的要久得多。

他出生在春天

出生的那天,阳光璀璨,天是水洗过一样的蓝,大地上樱花如雨曼妙,美丽,缤纷而热闹。
花儿盛放到鲜艳的及至,鸟儿清脆的鸣叫着振翅徘徊在宫殿的上空久久不去,连某农家角落里那只懒洋洋的老狗都凑热闹的嗷嗷叫嚣了起来,加上新生儿那仿佛永无止境震人暴走的哭声,这一天的热闹,让父母们往后面对着一桩又一桩匪夷所思的麻烦,都老神在在的扬起“早有心理准备”的苦笑。

他的母亲是个美丽而娇憨的女子,被他折腾了整整十个月,生的时候也就只剩下了难产的份儿,从月亮升空到太阳初现,他的难缠让她的母亲近乎于绝望的恼怒着身边手足无措的男人,好不容易他决定放过母亲,姗姗降临于这个世界,她的母亲也耗尽最后一丝气力狠狠的在心爱的男人手上留下一个永不再消失的齿痕后昏了过去,没有了气息。
在男人暴跳如雷的怒吼声中,没有人敢轻言她的死亡,终究,二十个小时后,在爱她的男人不眠不休的呼唤中,在所有人胆颤心惊的祈祷中,也在她儿子不屈不饶的嘶哭声中,她睁开了眼睛,活了下来。


他比他长三月,是哥哥。
他随母姓,名字也是母亲给取的。
单字“枫”。
有传言说,他的母亲是在一片枫红如火的季节里第一次见到她心爱的男人的,“枫”这个字,留在母亲心中的,是永远鲜艳的那片枫叶,那个季节……
然而,母亲失去她的爱情的时间已经太久,传言的真实与否,也无人有心或胆敢追问,执念一般留下来的只有“流川枫”这个如静水流川,一叶知秋般美丽的名字。

他比他小三月,是弟弟。
他也随母姓,名字是父亲给取的。
双字“花道”。
飘雨落樱花铺道,取自他出生时的天降祥瑞。
“樱木花道”,雪落无声,图画一般美丽的名字,甜甜的,就像他的笑容,绽放得是那样的无边无际,光芒璀璨。


#######################


蓝天白云的朗朗晴空,太阳精神抖擞的照耀着,阳光铺洒下来,耀眼夺目的金色让人无处可藏,同时伴着阳光一并铺天盖地洒下来的还有那仿佛没有了止境,粉红的,粉白的,冶艳的樱花瓣……

“滚!滚滚!!”

一地破碎的声音。

帝王是真的生气了,平时只要一个眼神就能办到的事,他居然连说了三个“滚”字,还赙赠了一地的狼籍,这足够让这个偌大的宫殿人隐兽潜,一瞬间鸦雀无声,如入无人之境。

只有樱花和阳光不受威胁,依然旁若无人的飘着洒着,渗透进每一个角落。
这是樱花的国度,樱花决定要在这一天全开了,全谢了,就算是帝王也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的吧,伸出手去抓不住阳光,也嫁接不回远离枝头的樱花。

离去的东西,就算是帝王,也要不回来!

他的脸在空中,愣愣的,然后浅浅的笑,仿佛也是这么说着,这么嘲笑着。

漆黑的瞳,悠远得没有底的深,如旋涡一般,看久了,忍不住就要溺死在里面,成为梦魇,失去魂魄。
定定的看着,看得那张脸虚空的露出笑容,帝王的手,一只还沾着祭司的鲜血,另一只却握着一把长长的红发,紧紧的,紧紧的握着,宛如那是最后一点可以抓住的东西,一定要握住了,抓紧了,稍微的松懈了便会随风去了,什么都没有了。
所以帝王的手掐得紧紧的,紧得那把红发几乎是要滴出血来。

他浮在空中,笑容慢慢的消退,苦涩的,露出悲哀的神情来,然后眼中出现怜悯一样的感情,这一腔的怜悯也是苦苦的,苦到难以下咽,苦到无法接受。

从来也没有想明白,这怜悯的,是自己还是他。
这个人,从来也是不肯主动靠近他的,从来也是不要他的!

伸出手去摸他寒冰凝雕般没有表情的脸,刚刚触到,烟雾凝成的手指立刻就散了,有句话要告诉你,可你从来都不肯听,有句话要告诉你,可你从来都不让我说,有句话要告诉你,可是我现在没有办法说了,怎么办,还有一句话没有跟你说……

怎么办……

你的温度,玉一般清凉的温度,可我现在摸不到了……

还要靠近干什么?
明知道办不到,明知道会消失,还是靠近干什么,还要开口说什么?

他的脸就在眼皮子底下,是那样那样的近,近得可以清楚的数清楚那金棕色的睫毛,平日里他总是动得太快等不及他细看,他也总是太忙,总是没有时间,那个时候都以为时间很长,时间还有很长很长,能在他睡梦时细数他睫毛的时间还有很长很长……

你不知道我在爱你吗?
你在吻我,我没有动,可你不知道我在爱你吗?
你在消失,我还是没有动,你不知道我在爱你吗?
你为什么笑,知道我在爱你吗?
你为什么哭,不知道我也爱你吗?

有句话还没有告诉你,可我做不到了,怎么办,你会知道吗?
你会知道吗?

不会再见了
不要再爱你了
不要再相遇了
下辈子
下下辈子
下下下辈子
无数个来生后世
都不要再相遇了
永远都不要再和你相遇了
忘记你
永远都不要再记得
你……
你原本就不会记得我的吧
狐狸
永远都不要和你再相遇了
所以,那句话,这辈子还是想要告诉你?
你知道的吗?
我爱过你的事,你知道的吗?你相信过吗?

有句话,一直都想要告诉你……

袭上冰冷的唇的是一阵灼热,灼热得要焚烧起来的温度,然后是咸,清凉的滴在唇上,流到舌尖去的涩苦的咸,流进血液,融入血液,血液也咸了,全身都咸了,心揪了起来,心也是苦咸苦咸的。

你消失了,在我的眼前,再一次,逃跑了,我知道,我没有伸手留过,一直都没有伸过手,可是,你逃了……

你以为你逃得掉吗?

用这些像你一样愚蠢的花,幽灵一样的出现掉上一滴眼泪就能骗得到我吗?想出这样的伎俩来想要逃跑吗?就凭你??白痴!……

铺天盖地的樱花,席卷进来,如雨,哭泣一般的落满帝王的身,落在长长的黑发上,落在白玉一样的脸上,落在紧掐着红发的手上,落在如深潭一样幽不见底的黑眸上,盖起来,这样深重的悲伤要盖起来……

窗外,阳光普照。

入夜,阳光退去了,樱花也累了,尽了,帝王莫名其妙的脾气也像是过去了,宫殿中又渐渐有了生气,有了走动的人影,有了言语的声音。

穿过回廊的时候,帝王停住了脚步。

“那是什么?”

冷冷清清的声音,一贯的听不出情绪,只是这时却好象多了些困惑,就是这绝无仅有的“困惑”,让心提了一天的女侍们脸无人色,“扑通”一声便跪下了,跪了一片,额头贴在地上,如进入死域般的寂静。

帝王的黑眸里,绕宫而出的河流,飘飘摇摇的流来一丛又一丛的灯火璀璨。
精致的河灯,四面琉璃的中央护着托出一盏颤颤巍巍的烛火,三个一伙,五个一丛的,顺流慢慢的往这边飘来,赤橙红绿青蓝紫俱全的色彩,雾蒙蒙的光芒,漂浮在漆黑的河面上安静的流动着,鬼魅的一般的感觉,在漆黑的夜里是一片诡异的壮观。有的灯上烛火已经灭了,可也依靠着亮着的灯漂过来,顺着水流漂过来。

踏出长廊,走在石板上,停在河畔,慢慢的蹲下来,直到滑下肩头的漆黑长发垂到水面上,激起一圈圈微荡的波纹,一直没有表情的人才恍然回过神来,凝眸看着不知何时抓在手里的一盏河灯,心中也是微微的诧异,难道刚才他失神了吗?

伸手入水中捞起这盏灯,水不凉,温热的,也或许只是因为他的手比水更凉吧。
灯是莲花盛开状的,偌大的洁白的花瓣,层层叠叠有七重,中间黄色的琉璃做的精致花蕾,空心的,是一个小巧的油灯,还有长长的一截雪白的灯心浸在灯油里,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还可以燃很长的时间。
微微的灯火亮着,昏黄的光芒映亮了灯,也映亮了帝王的眼,不知是什么吸引了帝王的注意,拿起灯凑到眼前仔细的看着。

……

犹如鲜血一样血红的字倒影进漆黑的瞳孔里,似乎还可以闻得到血腥味……

樱 木 花 道

灯火一丛丛的,飘摇在河面,鬼火一样的,流过身边又往更远处流去,就像那个人,来过却不留恋。

有些记忆,本以为是不屑,事实却是在心中这样深沉的铭刻,有些记忆,本以为早已经遗忘,挖到心脏才明白,原来是被藏在了灵魂最隐秘的地方,竟是生命中最铭心刻骨的珍宝。

樱 木 花 道

这四个字便是钥匙,便是刃,一刀往深处挖,挖到鲜血淋淋,挖到白骨嶙峋,挖到无处可藏,才看清自己,才看清他……

#########################

对他的母亲而言,他的父亲是一个负心无情的背叛者,他娶了她,可不到三个月便从宫外迎来了新的妃子,新的妃子是怀着孕被娶进来的,两个月了,他的母亲当场便吐了血,那个时候他也在母亲的肚子里,也是两个月……

他的母亲是个有实权的大贵族的独生女,高傲,美丽而聪慧,目空一切眼高于顶,当时还只是王储的他的父亲爱上了一个平民女子,一心只想娶她为妃,国王立下了条件,只要王储能将他的母亲娶到手便允许民女入宫,否则便要杀了民女全家断了他的念,没有多久,蒙在鼓里的母亲便嫁给了他的父亲为正妃,一向绝美清冷的脸上全是甜蜜的笑容,沉浸于爱情的笑容。

事情一发不可收拾,高傲的母亲受不了这样的欺骗和打击,吐血后缠
绵病榻,心中有愧的民女前来探视,一个纠纷中的意外让她跌倒险些流产,父亲盛怒中的一巴掌让母亲彻底的发了狂。

两个月后,先帝崩,父亲继承了王位。
再三个月后,才七个月的他便出生了。
再三个月后,民女也便是宠妃的孩子在母亲的肚子折腾了足足的十个月后,也出生了。

流川枫
樱木花道
这样的两个人,待在一个宫殿里,注定的,就只能是冤家!

他是母亲全部的希望,母亲寄托在他身上的是满腔的怨恨,还有与生俱来的清冷和高傲,一张冰雕玉琢般俊美的脸也是遗传自母亲,他身为国王的父亲不是不疼他,只是碍于和母亲之间的心结和心中的愧疚,对于母亲救命稻草一样巴着他的行为便冷漠样的放任了。

另外的那个孩子,却在另一种名为“娇宠”的放任中成长着,父亲对他是发自内心的,无法掩饰的疼爱。
母子,父子,夫妻,一家三口那样美满幸福的家庭。

就这样按照正常的,接下来便是等待长大,顺理成章的演变为仇恨的双方,然而,事情却总是不肯如人所愿。

那样在蜜糖中长大的人,却总爱腻上应是仇人的他……

####################
1.
“狐狸,狐狸,狐狸……”

娇脆的声音满宫殿的响着,无头苍蝇样的到处窜着,然后两眼一亮,一团火球便往这边“滚”过来了。

圆圆的身体包在红色的小棉袄里,胖乎乎,圆嘟嘟的脸,滴溜溜,圆滚滚的一双赤金的大眼,圆圆的大头,白白胖胖的小圆手,圆乎乎的两条小短腿,频率颇高死命的捣鼓着往这边奔来,除了“滚”还真找不到更贴切的词来形容,胸前的黄金锁随着他身体的一起一伏而一蹦一蹦的跳起落下。

皱了皱眉头,冰雕玉琢样俊美的小男孩,转身想躲,却是已经晚了,那个火球已经“滚”到眼前来了。

“狐……狐狸……”

跑得喘不过气来,小胖手伸出来先揪住流川枫,跑得太急,全身都成了粉红色,大冷天的,小额头却上密密麻麻的渗出汗来。

“白痴……”

跑那么急干什么!脸上还是没有表情,手却很自然伸出去擦着他额头上的汗,应该要躲开的事一下子就忘掉了。

小火球揪着他的衣角拼命的喘气,好不容易换出口气来,却只是咧开嘴朝他好不开心的笑,金色的眼睛象藏了两颗星星,闪亮闪亮的,乖乖的站着一动不动的让他擦汗,虽然他粗鲁的动作擦得粉嫩嫩的小脸有些疼,比刚才还红了,也不动,乖乖的站着,刚刚他让他找得要死,不答应他一声的事也一下子都忘掉了。

“狐狸,父皇要教我骑马,你也去好不好?”

美男孩的脸一冷,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手臂,放下手来:

“不去。”

小火球的兴冲冲的小脸一下子垮了下来:

“去嘛,去嘛,狐狸,你去嘛…………”

两只大眼巴巴的瞅着,死命的瞅着,小手将他的衣摆揪成了结,死命的扯着,扯着……

被这样的瞅着,扯着,巴着,于是,便忘记了手臂上的痛,忘记了这个人是应该要躲着的,在那片金色的笼罩中,蛊惑一般的轻轻点下了头。

“耶——!!”

他扑了上来,圆圆的小脸笑成了花,金色的眼睛绽得出阳光来,于是,那最后一点东西也忘掉了。

……

“啪”的一巴掌,小身体站不稳的跌坐在地上,粉嫩雪白的小脸立刻就肿高了,浮出一个清晰的巴掌印来。

浑身发抖的美丽女子,显然是已经气疯了,不然,她是从来不打他巴掌的。

“你也是这样吗?你也喜欢那个贱人吗?!!!…………”

鞭子如雨一般挥下来,火辣辣的打在娇嫩的肌肤上,不一会儿便是鲜血淋淋了,女子歇斯底里的声音,扭曲的五官,厉鬼一般的,让这里一下子变成了地狱。
宫女侍卫赶忙的四处走避,一下子都走得没影了,男孩在角落里蜷缩成一团,埋下头,不哭也不叫。
求饶没有用,也没有人会来救他,自从他跑去向那个叫做“父皇”的人求救,第二天又被送回来后,他就知道,没有人会救他……

犯下罪孽的国王和宠妃,只知道鸵鸟一般的蜷缩在愧疚的补偿中,而这罪孽的延续,却在这深宫的角落里,一鞭又一鞭的落在一个幼小的孩子稚嫩的身体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浑身痛得已经没有了知觉。

“枫儿,枫儿……你听话好不好,原谅妈妈好不好,妈妈只有你了,只剩下你了……枫儿……枫儿……”

清醒过来的母亲扑过来紧紧的抱住他,放声的大哭着,眼泪掉在他血淋淋的伤口上,引起又一番滋味的痛楚。
但是,这样的忏悔一点也阻止不了这样的夜晚周而复始的重复着。

漆黑的瞳看着头上华丽的穹顶,如疯子一样失去理智又痛哭流涕的母亲,如破布一样奄奄一息的自己,小小的脑袋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

……

所有的痛苦及不上看见小火球震惊的目光,怜悯吗?同情吗?可怜吗?
无处可去的怒火一下子像找到了发泄的出口,前所未有的恨着这个人,只能恨他,只有他能让自己恨,只有他会被自己的恨刺伤,自己只想恨他!看见他惨白的脸,看见他畏缩痛苦的样子,心中又痛又安慰的,一下子竟好象什么都可以忍受了,为什么?……不明白!小小的孩子,其实什么也不明白……

这是怎样的傲慢呀…………

等自己终于知道为什么的时候,却是已经习惯了,习惯了这样的彼此相处,他只会这样的对待他,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所以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

幸福的他,只有他给他带来痛苦,他只为自己而痛苦着,不管是再怎么开心的笑着,看见了他便会在那双金色的眼睛里浮现出痛苦来,他为自己而痛苦,只因为自己,这样的事,没觉得有什么不好,让他痛苦,没什么不好……


2.
翘着二郎腿摊在太阳底下,拖鞋险险的吊在一只脚趾头上,两手笔直的伸向两边,像要拥抱什么又像是要舍弃了什么腾飞而去,耀眼的阳光照得眼睛眯了起来,无限惬意的样子,要不是叼在嘴里的稻草还时不时动一下的话,来人就真以为他睡昏过去了。

“喂。”

毫不温柔的用脚尖踹踹他:

“阿姨找你都快找翻了。”

拖鞋“啪”的一声掉在地上,人也一骨碌的坐了起来:

“彩姐。”

咧嘴就笑,乱阳光灿烂一把,一边以可笑的金鸡独立的姿势站起来伸脚去勾拖鞋:

“我妈找我干什么?”

彩子伸手耙耙他又变成一摊杂毛的红发,忍不住皱起眉头,对于他这暴殓天物的行为深痛恶绝:

“洗头去。”

“彩姐~~~~~~~”

刚刚就在心里暗叫不好的人立刻惨叫出声。

没耐心了,一把揪起突然变得磨磨蹭蹭的人的耳朵就外扯:

“洗个头而已,鬼叫什么,又不是要你的命!”

“痛~~~痛呀~~~魔鬼头~~~恶魔~~~”

也不管可怜的耳朵正在迅速的发红发肿,没有一点王子气质的人索性一把捞住旁边的柱子死命的抱着,打定了主意绝不轻易投降,虽然明知道没有一次是成功了的,可是不努力挣扎一下又好象太对自己说不过去,惨然鬼叫的样子看得彩子是又好气又好笑。

正在双方纠缠的时候,突然不知道为什么,正在努力挣扎的樱木花道愣了一下,八爪鱼一样贴在柱子上的身体也滑了下来,彩子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来得及看见拐弯角处飘过的一角黑衣。

“彩姐~~~~”

眨巴眨巴眼睛,王子殿下只会傻笑。

彩子心中暗叹了一口气,松了手,可怜那只耳朵已经红通通的像在锅里煮过一样了,忍不住心软的又用手揉了揉:

“你妈等着你呢,别耗太久。”

话音未落,王子殿下顶着一头乱草红毛已经冲了出去:

“狐狸,狐狸,狐狸……”

身后彩子一声长叹,心里乱糟糟的,话说这枫王子也真是令人叹息,性冷又傲,又是流川王妃的孩子,人也偏激,难得花道人单纯从小把他当兄弟爱缠着他,可自己这心里怎么老是不安呢?
花道这孩子,也太心无成府了……

“狐狸,狐狸……”

缓慢行走的黑衣人停下了脚步,微微的偏过头,漆黑的长发一直拖到地上,是白玉梳子一梳到底的顺滑,和他的主人一样,似乎也带着那股冷到骨子里的寒意。
白玉一样的肤色,在阳光底下几乎是透明的,细长的眉,也是那种沁到骨子里的绝对的黑,不可妥协的剑一样锐利的线条,下面的一双眼却如幽暗角落里的沉潭,光芒内敛,深邃不见底。
没有一点柔和的面部线条,却是完美得无可挑剔。
只微微偏头的姿势,也是透着傲慢的优雅。
精致得只能出现在梦中的美丽伴着寒气一起袭来,头晕目眩之后剩下的只有一腔子冷意。

但还是有人在这样温度下依然丝毫不受影响,神经大条得一点也感觉不到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浓烈的“旁人勿近”的冷气。

“狐狸……”

大吼大叫的声音,在这双黑眸安静的凝视下,不知怎么的,气势自然就弱了下来,只剩下了佯装的声势,吞吐了。

咬着唇犹豫了再三,还是决定要问出口:

“父皇说你……”

握紧了拳,深吸了口气,樱木的声音突然暗哑了,流川枫还是原来微偏着头的姿势看着他,没有表情的等待着他把话说完,全身上下从脸到眼睛里,一点情绪预备要变动的迹象都没有。

“……要娶妃?”

樱木花道偏过头,避开流川枫的眼,血一样红的发同样长长及地,虽然是乱糟糟的,此时却衬得那张赤子的脸上突然的茫然越发的恍惚。

彩色的,太鲜艳了,晃眼!

流川枫心里想着,伸手去牵樱木的发,玉一样白的手指冷得跟冰雕一样,一缕红发缠绕其中,就像是引来了一簇火焰,似乎要将这根手指给绕化了。

真是太鲜艳了,小孩的颜色!

想着,拉下樱木的头去吻他的唇,樱木的脸闪过一丝惊讶,然后就自然的合上眼,任由他掠夺,不自觉的回应他,心里也有了答案,难过得揪疼了起来,却又无话可说,脸悲伤的沉静了下来。

“臭狐狸,娶了就要好好待人家!!…………”

臭狐狸,本天才以后不要陪你疯了!!

不要理你了……

无数次重复的誓,从来都没有做到过。

小孩子的脾气,流川枫说。

这次是真的!本天才绝对绝对绝对要你这只臭狐狸绝交!!绝交!!!

哼!……

……

“花道呀~~赤木家的小姐你不是一向都喜欢的吗?昨天还夸人家漂亮来着,你看连枫王子都要当爸爸了,你……………………”

“好了,妈妈,别假哭了,不就是娶妻吗,天才……天才娶便是了……”

晴子小姐,晴子小姐又美丽又温柔又善解人意又知书达理又大方又善良……才不像某只狐狸,不要他了,不要想他了……

妈妈不要哭了,天才娶便是了。

当爸爸了不起吗?!天才也能当爸爸!!!

晴子小姐,你喜欢草原吗?天才带你去草原玩好不好,要春天去,春天草原上开满了花,可漂亮了……
冬天去?冬天去不好!没有草,可冷啦……雪?雪又什么好看的!!
白兮兮的,冷死了!!!~~好吧好吧,就冬天去,大不了天才给你做个火球,你带在身边,就不会冷了…………
天才的妈妈说,在草原上住上一辈子就可以看到草原仙女了,晴子小姐你陪天才住在草原上好不好?仙女?仙女当然没有晴子小姐好看啦~~可是妈妈说看见仙女就可以许愿,晴子小姐,你陪天才住在草原上好不好?
愿望?……天才希望一个人可以幸福……
晴子小姐,你陪天才住在草原上好不好……

……

天才说了不要冬天去,冬天太冷了,会生病的……

都是天才不好,不是冬天来就好了,晴子小姐你为什么这么冷,连天才做的火球都不能温暖你吗?
晴子小姐你温暖起来好不好?
晴子小姐你为什么哭呢?都是天才不好,天才不知道那只狐狸也来了,晴子小姐你不要哭好不好?天才,天才才没有哭呢,天才不会哭的,晴子小姐你温暖起来好不好……

天才不会哭的,不会哭的!!…………

3.
知道他喜欢自己,所以可以对他予取予求,知道他喜欢自己,所以可以肆虐的掠夺他的身体,知道他喜欢自己,所以听从母命,王妃也照样娶得心安理得,知道他喜欢自己,所以对他残忍变得理所当然。

知道他喜欢自己,所以对他做什么都可以。

因为知道,他在喜欢自己!

他们的父亲死了,生前无数次要立心爱的儿子为储都被他自己坚拒了,他们的父亲看着心爱的女人和孩子,睁着一双不放心的眼睛死去了。

饶是他的母亲多年的精心部署,还有娘家的庞大势力和他正妃的家世,什么都挡不住国王临终的遗诏来得名正言顺,他们的父亲知道小儿子绝对不忍心违背奄奄一息的老父亲,临终前召集了群臣当场将王位传给了他。

父亲托付给他手里,要他珍重的不光是他自己,还有他的母亲!樱木花道再也没有办法拒绝,也不能拒绝!

但是流川枫他要权力,他要可以控制这个王国的权力,他要这个国家的王位,不光是因为他的母亲,还因为他,绝对的可以控制他的权力,他一定要得到!

剩下的,只有战争了。

纵使有话说是“退一步可以海阔天空”,但他不会后退!对待他他从来都是冷酷残忍的,他本来就是冷漠的,没有感情的人。
他也不能后退!爱他的人,他爱的人,甚至是他养的小猫小鸟小马,他都要保护他们!他的母亲,最重要的,他挚爱的母亲,他要保护她!!

战争,只能是战争,不能后退,鲜红鲜红的血流到脚底下来了,也不能后退。
不能后退,面对的是他,绝对不能后退!
彩子姐姐死了,不能后退!
小孩子在哭,不能后退!

妈妈,妈妈,为什么,为什么!
我没有后退,为什么,我会保护你的,为什么!
妈妈,妈妈,你为什么要哭?我会保护你的,你为什么要哭?!!

小王子的母亲是自杀的,在战争如火如荼的时候,深夜,在黑暗的角落里看见那个狂狷的男人抱着她心爱的孩子狂吻,看见她心爱的孩子,她如烈火一样骄傲狂妄的孩子一脸的悲切,回去她就自杀了,锋利的匕首扎进胸膛,扎进心脏,决绝的,半点也不犹豫。

孩子,对不起,对不起……
妈妈,妈妈,为什么,为什么,你想要什么,我会为你做到的,妈妈,你为什么要死,妈妈,我做错了什么,妈妈,你为什么不要我了,妈妈,你也不信任我了吗?妈妈,你想要什么,我会保护你的,妈妈,妈妈……
孩子,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我的孩子呀
妈妈是自私的人,毁了别人的一生来到这个宫殿里,可妈妈不知道,妈妈不知道妈妈的罪孽都你一个人在背着,我的孩子呀,离开这里,离开这里,不要管妈妈了,离开这里…………

这个宫殿呀,在黑暗的角落里流淌的都是罪恶的血,可是我的孩子,我如早晨的太阳一样光明又纯洁的孩子呀,这样的罪恶不该他来背,他自私的父亲,他懦弱的母亲的罪恶,不该他来背,不该他来背!
神呀!我匍匐在你的脚下,请您惩罚我这真正的罪人,请怜悯我的孩子,请保佑他,请保佑我的孩子,我从纯洁的天堂带来的如太阳一样光明的孩子呀…………

母亲死了,战争是如愿的结束了,但是命运并没有依从母亲的愿望,呵护她心爱的孩子。

内讧的战争,流淌的都是同样鲜红的血。
自刎的尖刀逼走了忠心的勇士们,小王子的投降换了允许母亲长眠于父亲身旁的承诺。
坍塌的神殿,冰凉的鬼火,阴阳的祭司的咒语,承自母亲的长长红发,一缕一缕的断在刀锋下,落在灰尘里。
从父亲的身体里继承来,可以控制火的高贵血液,在污血,阴风和邪恶的诅咒里被剥夺,被生生的从身体凌迟而去。
鲜艳的红色中,血腥的模糊中,只看得见他的眼,漆黑的,如沉潭一样的眼,幽深的,不见底,如同有旋涡,只望一眼便失了魂,散了魄,永溺在其中,活不过来。

活不过来……

狐狸,狐狸,不要动啦,妈妈说梳够九十九下才能长长久久……
不要动啦~~你乱动我才会梳掉那么多头发…………
好奇怪哦~~妈妈给我梳都没有掉头发~~狐狸~~真的很痛吗?~~
九十九下~~九十九下~~~臭狐狸不要跑啦~~忍一下啦~~~妈妈说一定要九十九下才行~~~~

漆黑的发,长长的,白玉梳子一梳到底的冰凉…………

4.
后来呢?……

后来?
后来某一天,小王子被一个刺猬头,长着一双桃花美目的吟游诗人拐跑了,流浪去了,没有再回来。

再也没有回来……

5.

“天下没有不爱孩子的母亲呀!”

他的母亲冲着他的背影叫着,因岁月而憔悴却依旧美丽的脸上崩溃样的落满了泪痕,娇小的身体在风中颤抖,被铭记在记忆中的高傲像一下子被狂风吹散了的灰尘,无影无踪。

他顿住了,却没有回身,只是几秒,依旧笔直的迈步离去,黑发长长的,长长的,拖在地上,千丝万缕,刹那间的错觉,仿佛难分难解,无穷无尽。

“我……我才没有喜欢你这只狐狸!!”

大吼的声音,连灰尘都激得飞扬了起来,脸一点点的涨红,滴得出血来,一如天边绚丽的晚霞。

原来还有这样幸福的时候,是真的吗?是真的吗?

华丽的大殿,空阔的四壁,一遍遍响着的回音,少了什么?有什么不见了??
他奔跑的声音呢?
他大吼的声音呢?
他叫嚷着“狐狸”的声音呢?
他可以滴血的容颜呢?

急急的行走着,几乎奔跑了起来,抬目张皇的四顾,寻找,寻找,寻找……

突然,捂着胸口慢慢的蹲了下来,记得,他也曾有一天这样的捂着胸口在自己的面前蹲下,眼泪一滴一滴的打湿面前的地板,倔强的他,那是唯一一次在自己面前哭泣,自己呢?自己是怎么做的?被吓到了,愣了,不知道怎么办,转身走了。

一下子,心如刀割…………

长长的发,覆盖在地板上是漆黑的颜色,白玉梳子一梳到底的寒冷……

身后,母亲的眼泪砸在光洁的地板上,无声无息……

##################

放手,让河灯顺水流去,樱木花道四个字在自己的视线里越去越远,不过,没有关系,他知道这河的尽头在哪里。

要逃吗?白痴…………

站起身,走过回廊,绕过前殿,穿过树林,樱花已经谢光了,树上都是光秃秃的。

对岸,等待着他的,是一片灯火璀璨……

###################

烧成灰吗?
不要被我找到吗?
没有痕迹吗?

这样就可以逃得掉了吗?

白痴…………

散魂成风,散魂成雨,散魂成气,追寻这红发的主人而去,千年万年,来生永世,追寻而去,不屈不饶,追寻而去……

逃得掉吗?

白痴!~~~~

 

标签: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04年花道生日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