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洋花]单轨道的行星

(6 次投票)

作者:风舞樱 周六, 2010年 07月 24日 21:37

习惯是什么?
当你猛然发觉,却发现已经上瘾,再也无法戒掉。
这就是习惯。

八月,只有一个字来形容,热。
已近黄昏,还是觉得被一团热气紧紧裹着。

水户洋平自嘲一声,拉了拉帽沿,习惯性地往学校体育馆走去。
    
他知道哪里可以找得到樱木。

果然,一到门口就听到嘭嘭的声音。

篮球队的例行训练已经结束。体育馆里还有两个人。
一个是习惯性留下来练习的流川枫。
一个是刚养成这个习惯的樱木花道。

樱木站在罚球线附近,取球,站立,屈膝,跳起,投球。
只是一般跳投,却有一股强烈的气势。

以前与不良少年打架时,他也是这么有气势。  
洋平不禁微微一笑。
几天没见,樱木当然没变多少。
可是自己这不见时的心情,却瞬息万变。

一直很羡慕他,可以单纯地生活,最终找到了想要做的事。
自己呢?
有些迷茫,也有撕开一切的冲动。

但如果真的做了,就不是他水户洋平了。

  
樱木投完铁筐中的球,转身之际,才发现友人含笑立在门口。

“啊,洋平!我今天的感觉非常好,球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投中!”
没有多想,樱木马上高兴地大嚷。

“是吗?一定是你勤奋练习的结果。”

“洋平,我还要投两百个球,你帮我把球扔过来吧。”

“好。”

宠溺地笑笑,脱下帽子,站在篮边。

洋平并没有特别喜欢的东西。
任何游戏在他眼中,只是游戏,并不能夺去他全部心神。

但他,分了一些心神在篮球上。
其实只有一点点,放学后会来看看篮球队的练习,湘北比赛的时候会凑个热闹,偶尔陪陪独个儿练球的樱木。
只有一点点。
因为樱木在打篮球。

一年前,洋平就站在这个体育馆里,帮着樱木做特训。
那时,他第一次看到樱木真正喜欢上一样东西,并为此而拼命努力。
他发现了樱木深藏心中的决心和毅力,也发现了他以前从不知道的樱木的天分。
  
一旦全心浸入,就会不断琢磨不断提高。
樱木,对所喜欢的东西,绝对不会放弃。
 
洋平对篮球也有了一点兴趣。
在樱木手下,篮球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呢?


很快,高高的窗子外一片漆黑。
体育馆里的灯光越来越亮。
樱木抓起背心,抹了把汗。
一旁的流川也适时停了下来。

“咦,洋平,今天怎么有空陪到我这么晚?”
樱木后知后觉,这才问起。

“今天刚领了打工的薪水,请你吃晚饭。”
  
“我要吃拉面!”
樱木一听,两眼放光。转头对向流川,“有人要请我吃饭,你羡慕吧?啊,我的人缘真是好!”

“白痴!”
不出所料,流川果然冷冷迸出这一句。

“哈哈哈,我大人就不跟你这小人计较了。喂,我自己的球收拾好了,你的你自己收拾。”
不等流川再说什么,樱木一把拉起洋平,“我们走了。”

洋平苦笑地摇摇头。
都一年多了,这两个人还是这样。虽不至于水火不容,可也经常相互挑衅。
应该没有什么危险吧?
他对自己这个直心直肠的朋友很了解,樱木只是孩子气地好胜心强了些,对所有能盖过他锋头的都极为不甘。
只是,自从樱木进篮球队,他也开始打工,两个人相处的时间是不是太少了?
樱木的态度从没改变。但洋平总有一分不安。
没有约束的,单方面的约定,也许樱木已经忘了。
他不会忘。
那一个风雨之夜,他的承诺。


热腾腾的拉面放在面前,樱木心满意足。
在极热的夏天,吃着刚出锅的拉面,一头大汗,是最爽的。
其实生活这样就够了。
有喜欢的事,睡得好,吃得饱,有可以商量可以倚靠的朋友,更不用说能经常从朋友那里敲到一顿两顿。
樱木不会想得再远。
眼前的幸福,已经足以让他想不到将来种种的可能。
  
樱木吃得十分开心。
就像在课堂上常做的一样,洋平半托着颊凝视他。
他喜欢看樱木各种各样的表情。
他更喜欢看樱木兴高采烈的样子。很单纯,纯粹的快乐。
让人心底不由也高兴起来。

樱木自己并不知道,他的一喜一怒能感染别人。
简单地被人看透,也轻易地被他传染。


直到樱木开始第二碗面,洋平才懒懒开口。
“花道——”

“嗯?”樱木嘴里嚼着面,含混不清地回答。

“今天是夏夜祭,你还记得吗?”

嗯?
樱木筷子停在空中,侧着头,望向洋平。
怎么了?
  
看来樱木的全身心都被篮球吸去了,没想到其他的事。
轻叹一口,洋平淡笑着说:“晚上神社那里会很热闹,我们去玩吧。”
“想起来,好久没跟你一起了。你一直在训练,我在打工。”
“难得我今晚没事,还是你已经不屑跟我这个兄弟一起?”

怎么可能?
樱木摇摇头。不是这个意思。
洋平一向很狡猾,没搞清楚他的目的,会让自己不安。
想想,的确很久没跟洋平他们在一起了。平日里,除了篮球还是篮球。

“把高宫他们叫来?”
一出生就认识了洋平,而高宫他们是初中才熟悉的,但大家成了很好的伙伴,有什么事总在一起。

“他们?算了,没有预约,是找不到他们的。”
洋平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什么时候他们这么热门了?
樱木有些转不过脑筋。

“他们好像发现了一些新游戏。好了,花道,吃完这碗面,半个小时后我们在街口碰面。”

    
    
如往年一样,神社的夏夜祭总是那么热闹。
人流,小摊。
樱木打了会靶,又捞了几条鱼,兴致有些提不起来了。

洋平察觉到,笑说:“走吧。”

神社后面是山,茂密的树林,乱石成堆。

樱木和洋平爬上一块比较平整的大石头,灯火明亮的广场就在眼下。

两个人躺了下来。

树梢是黑的,天空是黑的,星星是闪亮的。

“好久没来了。”洋平沉默了一会说。

这是他们小时候的“秘密基地”。两个人躲在这里逃课,睡觉,休息。

“是好久没来了。”
樱木有些怀念地说。

那时候,一直和洋平在一起,一起上学,一起逃学,一起打架。
很有干劲,却没有目的。
这样想起来,现在的自己真的是长大了。

闭上眼,全身放松下来,身旁是熟悉的呼吸声,让樱木不禁有些昏昏欲睡。

洋平好笑地看着已发出微微鼾声的朋友,目光却不由自主地固定在他的面庞上。

很累吧,天天这样训练。
可是樱木没有放弃,而且越来越执著。
其实,在他们这些伙伴认为,认真的樱木绝对是一个男子汉。
只是……

洋平没再想下去,也躺下,闭上眼。
也罢,让我和你一起感受吧。

“嘭!”
巨大声响惊动了洋平。
当他睁开眼,头顶上,一团灿烂无比的金色花正在盛放。
瞬间灿烂,瞬间黯淡。

焰火开始了。
神社特别订做的小型焰火是夏夜祭的高潮。

把樱木摇醒,两个人枕着手臂,欣赏夜空中流光溢彩的火花。
好几年的夏夜祭,他们都是在这里,一同享受这美景。

焰火结束,神社的人开始稀少。

樱木和水户,手在插在口袋,慢慢地在街上晃。
从背后看,除了身高,竟那么相似。

樱木觉得心里满满的,好像充满了感动。
每一次看焰火,每一次都有一些不同的感觉。

“你还是一样喜欢看焰火。”
洋平抬头,笑着说。

樱木搜肠刮肚,想找出最适合的词句来感叹一番。突然,一股蛮力将他撞开几步。

谁?谁这么大胆,敢来惹他!
樱木猛地抬头,瞪着面前不知死活的少年。

“唷,这么凶!我很怕!”
染着金色头发的少年接到樱木凶恶的眼神,缩了一下,随即拍了拍胸口,嚷起来。

另一个笑着接口:“这家伙比你还厉害,竟然染成红色。喂,瞪什么瞪,不过跟我们一样的,还想装好孩子!”

这班煞风景的家伙!
樱木握住拳,不耐烦地低吼:“滚开!”

真的转性了很多,要是以前,一定就冲上去了。
洋平凉凉想,樱木没敢忘了跟老爹的约定。

樱木再瞪了几眼,忿忿地转身就走。

几个少年却不愿意了,紧追几步围了过来:“撞了人还想走,你们太不客气了吧!小子,那位被你撞得肩伤,快掏出钱来赔!”

好久没碰上这样的事,看来他们的确与不良少年这个名词脱离了很长一段时间。
  
眼看樱木就要爆发,洋平冷冷地插口:“各位,我们到巷子里讨论讨论。”
就是要动手,也不能让樱木被人看见。他明白篮球对樱木的重要性。

“好!”仗着人多,少年们肆无忌惮。

走入黑暗时,洋平低声对樱木说:“你不要动手。我来。”
  
樱木沉默着点点头。
他相信洋平的身手。
并肩作战那么多年,他从没退缩过。如今,却因为他对安西老师的承诺,而要洋平来承担。
无法发泄的愤怒,被他紧紧攥在手心。

贴在墙上,樱木面无表情。
他的面前,是凝神站着的洋平。
少年们怪笑:“噢,想逞英雄啊?”

“不,英雄救美!看看,就像要守着情人一样!”
又一阵哄堂大笑。

“你们这群混蛋!”樱木捏着拳大吼。

“哈哈哈,生气了!”少年依然调笑着。

洋平微咪了眼,冷冷地走近他们:“你们以为说了这些话,能逃过这一架?”
话落拳起,刹那间金发少年就倒在地上。

  
洋平并不在乎打架。
很多时候,打架是让人住嘴的最快手段。
打赢了,也是强大得足以守护想要守护的人的证明。

与樱木相比,洋平打架多了些技巧。
这也是他比傻瓜三人组更出名的原因。

这几个人,小角色!
洋平唾了一口。

被袭击愣住的少年醒来,一齐冲了上来。

洋平冷笑一声。
捣,劈,踢,扫,摔。

不良少年趴满一地,这才知道踢到铁板,急急忙忙逃跑。

“走吧。”
洋平抹了抹脸颊擦伤,拍拍手。
  
樱木呆呆靠在墙上,不知想些什么,忽然问:“你没有生气?”
  
这一次,洋平出手比较轻。
他知道洋平真正狠起来,那帮人的伤决不止那些。

“是。”

“为什么不生气?那么难听的话?”

洋平转身,定定望着樱木。
墙的阴影落在他脸上,模糊了他的表情。

“他说的是事实。”
“我看你,用的就是那种眼光。”
平静的语调,听不出主人心情的起伏。

樱木怔住。
脑子里哄地一声,炸成空白。

洋平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

他是不是听错了?

脸蓦地烫起来,耳朵也开始发热。

“这个玩笑不好玩。”

“不是玩笑。”
洋平坚定地,望进樱木眼底。

洋平是认真的。
得出这个结论,樱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骂吗?
洋平一直是最亲近的兄弟,这么认真的事,骂不出口。
好想逃。
如果没问就好了。

“为……为什么?”

“……”

“为什么以前不告诉我?”

“你是天才,还不明白?”

一向以来,他只以洋平为兄弟,洋平知道。

“那现在为什么要告诉我?”

“事实就是事实,我不想隐瞒。”
依然镇定温和的口气,却掩饰不了隐隐的期盼。

 
樱木低头,避过洋平的目光。
脑中一团混乱。
怎么办?

“其实,你也没什么好烦的。”
静默之间,洋平忽然开口。
苦笑一下,只觉得心口有些痛,像从心口抽丝,一缕一缕,却细微得看不出来。

“怎么可能!这种事,怎么可能不烦!”
或许是洋平过于冷淡的态度不像在讲这话,樱木又羞又怒。

“说出来又怎样?只是我自己一个人的事,我们之间没有什么改变。”

“可是我,我……”
樱木不知道怎么回答,似乎就像洋平所说,但是,心里总觉得哪里不顺。

“现在与以前有什么不同?只不过你知道了我的心思。那对你有什么影响?如果你没心,你仍然把我当成兄弟就行了。”
这种说法真有点自欺欺人。但对于樱木,有个借口就够了。

“可是,可是,不可能呀!”
樱木大叫一声。

“花道,你会讨厌吗?”
洋平忽然问。

“啊?讨厌?为什么?”
樱木一脸茫然。

洋平一步一步走上前,紧紧拥抱樱木。

“啊,洋平……”
樱木手脚不知该往哪里放,只能僵着身体站着。
  
“你不打算给我一拳?”

樱木似乎这才清醒过来。
“你,你放开我啦!”

洋平却抱得更紧。
微微颤抖着,胸膛贴着胸膛。
 
巷子里很静,静得可以听到洋平和自己激烈的心跳。
但感觉到熟悉的气息,熟悉的拥抱,樱木的身体不由自主开始放松。
以前和洋平亲密相处的影象一晃而过。
好像很久很久以前开始,他就习惯了洋平的声音,洋平的手臂,洋平的味道。

很温暖。
不是像夏天一样的闷热,而是让人平静的温和柔软。
这种感觉很舒服。
让他想要依赖。
 
无论做什么事,他都不怀疑,洋平会站在身边支持他。

这一刻,世界上离他最近的,是洋平。

 

四年前。风雨飘摇的夜晚。两个少年相拥。
“洋平,你会像老头子一样离开我吗?”
“不会,永远不会。”
“真的?你不骗我?”
“我发誓,我一定会陪着你。所以,放心地睡一会吧。”

 

标签: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03年花受稀有CP十二月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