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决战

(4 次投票)

作者:Pierides 周日, 2010年 07月 25日 14:55

我帮樱木擦剑的那一天晚上,正好是满月,红发的男人背对着我毫无防备的坐着。有一刻我举起了剑,对准了他的第三根和第四根肋骨之间,口干舌燥蠢蠢欲动。这是我身为往日那个不败的剑客依稀的尊严,然而月光鼓惑,毫不遮掩的描绘出男人沉稳的背线,他让那月色兴奋却未曾失去冷静,在迷惘到来之前我的身体已经不能移动,剑的影子在地板上如同衰败的秋草一般颤抖,它自我手中垂下时发出了厌恶的哀鸣声。 ——这是我第十次输给这个男人。
“洋平。”他漫不经心的打量着门外,自在的露出白森森的牙齿,“有个人告诉我,月光会让剑客疯狂,为什么我偏偏着急不起来呢?”
“若是泽北听到你这句话,”我老实擦剑,“怕会生气吧。”
“呵呵,明天那一战吗?也好,”樱木轻笑出声,那让无数剑客动容的月光此刻驯服,柔顺的护着他长发,“我就先把这笔帐记起来。”
“嘿,”我望着他,脸上微烫,“泽北三岁习剑,有神童之称。十四岁初战江湖,十年间无一败仗。有人说他的剑法是真正上道,洁净如水,寻不出一点瑕疵。”
我说的也都是废话,江湖上人人知道,樱木如何不知。况且他眼中的泽北和我眼中的又必然不是一个境地,我说了,只是想惹他说话。
樱木侧身,在月色里露出一双黑白清楚的眼睛,我看得手也慢下来了,听他冷静开口,“不错,那个人的确很有意思,不过,你知道那所谓清流最怕的是什么吗?”
他看过来,我马上低头。脑子里仍是留下那一刹间分明的唇齿。
“那些名门的清水,”他右手轻轻撑地,笑得天真,若在旁人看来又要说那是狂傲了。“最怕的就是污泥了。只要有一点进了它的身,便会全然乱套。泽北荣治那样的纯种良马,正是给大爷我这匹野马准备的。”
月色在他身上清澈,我的眼前却被这个男人搅得浑浊,激动起来,手势跟着也乱,中指在剑上便忽的划出一条口子,好大一滴血珠。
天分所及,不管我做了多久剑客,这样一个浅浅的伤口也还是会疼。
有人不会,红头发的人大概就不会。
我中指轻轻一偏,小心在布上擦去血迹。果然是一把好剑,不动声色。
剑擦净,我将它入鞘,站起来走过去看已经侧卧的樱木,天下人都说这个初出道的少年找上无双的泽北来战是多大的福气,殊不知这只是泽北大难将至罢了。这样一会他已经熟睡,神气的脸此时只剩了好看。第一次见樱木是在五年前,这五年他除了剑术疯涨,竟与那时的他毫无二样,此人真的是浑然天成了。我卷起他一根长发,缠在手上仔细端详,心头一点躁热,我悄悄俯下身子,想要亲他。
门外有人接近。

五年前一日正午,烈日当空。
他来见我,背着一把好剑,发色如血,大咧咧的笑,“听说你是湘陵城内第一名的剑客,跟我来比划一下如何?”
那时我二十,年少气盛,看他一眼心头砰砰乱跳,就转不开双目。
“好。”我点头,“不过你若是输了,就要答应我一件事情。”
“那当然。”他笑嘻嘻应诺,气势十足。
我们只比了三剑。
第一剑我让他,第二剑我挑他右手,第三剑我指住他的脖子,压他在地。
我们两人大概都吓了一跳,我呆住问他,“你学剑多久?”
“三天。”少年皱眉,“你学了多久?”
我叹气,“十年。”
“啧,不过也才十年。”少年神色不忿,偏过头去。我一楞,看他咬唇,一双大眼中有泪光浮现,就生不起气来,狠狠心厚着脸皮开口,“你说了要答应我一件事情的。”说着也不等他回答,迅速低头,在他唇上轻轻啄一下。
若是知道他只会输给我五次,我该做点更坏的事情才对。
前四次樱木输,眼圈就红,第五次他输,反倒笑了,也不等我占他便宜,扬长而去,彼时我已经耗尽力气,想追他也追不了。
夕阳如血。
这没良心的死小孩,果然从此以后再不来找我比剑。
只好换做我跟着他了。

二更时候,来这里的能有几个。我不理站在门口的流川,故意贴得樱木更近一些,有人在身后要装做稳若泰山,我可是真的要亲下去了。
可惜,樱木突然睁眼,我心里一震稍微闪开身子,他眼中已无我。
我起身,去收剑。
门口的流川轻巧跃进来,依旧是平常的白衣白衫,果然是名门见的少爷,半夜访客要着黑衣的规矩也不懂么。他手握剑柄,一气呵成指着樱木。
樱木躺在地上瞪他,身子不动。
“你要找人比剑,干什么不找我?”少爷的声音恼火得很,全没了素人剑的气度。
湘北门下第一传人流川枫,十六岁出道,名声直追泽北。有人说他剑术或已超越泽北也未可知,名门家规矩多,这也不是两人说比就能比的。
“找你有什么好玩。”樱木也是小孩子口气。
流川倒像是真的恼了,一言不发薄刃就顺着樱木的脖子划开去,他上身一弯单膝点地,头朝着樱木略微低下,也是江湖上人称龙凤的一张脸。
樱木依旧瞪他,不说话。
两人僵了好一会,流川的脸就淡淡红起来,看也知道这个小鬼心里做何打算。他松了手中的剑,抓住樱木的领口,认认真真的一口咬下去。我只当是两只小兽互斗,坐一边冷冷看着。樱木也没反应,流川一味赖在他身上,眼里渐渐变了色。我心里一动,右手拿剑想要起身,樱木已抢先一步轻松挣开流川跃起。
他坐着时还不觉得,这一站起来就显出身形高大,红发自两肩披散开,无端的一股气势。我和流川一时不能言,眼睁睁看着他不耐烦的向后面的卧房去了。

明日午时,决战山王。
标签: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04年花道生日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