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人形师 (特别篇)

(6 次投票)

作者:魇 周二, 2010年 08月 17日 00:02

湘北校园
新的学期开始了,在迎风飘散的樱花花瓣中湘北高又迎来了新一批的学生,整个校园到处洋溢着笑声,打闹声,春天,处处散发着青春的气息.

"哥哥!"远远的在樱花背景映衬下,跑来了一个娇小的女孩子.
正走在前方的几个男生,听到了女孩的呼唤声,全停住了脚步,迎着风等待女孩向他们的方向跑来.

"晴子,怎么这个时候才到!"一位个子很高的,黑皮肤的男孩皱着眉头看向跑到自己面前正不停喘气的妹妹.
"哥哥,对不起,碰到了朋友,耽误了公车."女孩子双手合十的不停道着歉.
"大猩猩,这是你的妹妹吗?一点都不象耶!好可爱喔!你好,我叫樱木花道!请问你真的是大猩猩的妹妹吗?"站在赤木身旁的红发男孩红着脸问着晴子.
"死小子,你说什么?"一声巨吼,女孩的哥哥赤木刚宪一拳揍向刚刚说话的男孩.
"白痴!"
"你说什么,死狐狸!"被揍的红发男孩斜眼看向站在身旁的浑身散发出冷冽气质的黑发男孩.
"大白痴!"
晴子呆愣着看着刚刚被哥哥揍的红发男孩扑向了高个黑发男孩.流川枫?自己的中学学长,突然见到自己一直爱慕的人的晴子静静的看着正打闹的两人,感觉自己与他们的距离是那么的遥远.
"你们两个都给我住手!"赤木同时揍向缠斗的两人,随着一声惊人的响声,新学期的第一次狐猴大战就这样结束了.

"晴子!你在看什么?"离开学时与流川枫见面已经过去了两个月,晴子每天都默默的注视着自己爱慕的流川枫.
"咦?流川学长?晴子你正在看流川学长吗?"
"不,不....不是的."被说中心事的晴子红着脸结结巴巴的辩解.
"不是吗?那你脸干嘛红呀!"
"晴子你喜欢那个冷块脸的流川学长吗?"听到晴子辩解的女孩诧异的问"虽然流川学长是比较帅但是一看到他的眼神,我就会吓爬下的,我看还是樱木学 长好点,虽然他的红发看起来很可怕,可是他笑起来好可爱喔!好象太阳照在身上一样!"晴子的好友陶醉的看向走在流川身边的樱木花道.
"是吗?"听到朋友这样回答的晴子,看向流川枫和樱木花道走过的方向,一瞬间她发现平时总是冷冰冰的流川居然微微的对樱木抽动了嘴角,一刹那又恢复了原样,是我看错了吗?为什么流川学长只会对着他微笑呢!
"晴子,喂!晴子!"
"哎?"
"你在想什么呢?"
"啊,没有!"
"呵呵,别骗我了,如果你真的喜欢流川学长的话,那么我和阳子都会支持你的,去向他告白吧!"
"哎?"

晴子拿着紧握在手中的信,下定决心去向流川枫告白,走向他经常去的天台,只看到宽广的天台上空无一人.
四处寻找着,终于在教学楼后面的樱花树下发现了流川的身影.
"流川学长!"鼓足勇气开口的晴子,却在下一个瞬间呆愣在了那里.

樱花树下,静静的靠在树上睡觉的红发男孩,阳光透过樱花的花瓣轻柔的洒在男孩的红发和黑色的校服上,粉红的花瓣,映衬着男孩天真的睡脸,仿佛天使 降临世间.原本同样靠在红发男孩身边的黑发男孩,冷冽的眼神在看到红发男孩的睡脸时变得温柔而深情,抬起手拂开落在红发男孩脸上的花瓣,微微的笑着.
"白痴!"轻叹着吻向沉睡中的红发男孩,睡梦中的红发男孩感到温暖的触感,缓缓张开琥珀色的双眸看向吻着自己的人.
"呜,色狐狸!"伸出双手怀住紧抱着自己的黑发男孩.

阳光,花瓣随风的吹动洒落在深吻中的两人,有种不真实的美丽.

看着这一幕的晴子,感到自己的世界彻底的崩塌了,自己从中学时就爱恋的学长,一直跟随学长的脚步考入湘北高的自己,这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什么,都是为了亲眼见证这一刻吗?

跑着,一直不停的跑着,就这样不停的跑着,摔倒了再爬起来,浑身没有任何感觉,一点痛的感觉都没有,只知道向前跑,远离学校,远离他们的身边.

随着刹车的声音,晴子感到自己的身体飞了起来,朦胧中看向天空,阳光照身在自己的身上,离地的瞬间晴子微微的笑了,随后陷入了黑暗中.

"晴子?晴子?"
听到身边有人呼唤的声音,晴子睁开双眼,进入视线的是一片白色,这是哪里?
"晴子,你终于醒来了?你吓死我们了!"
"爸?妈?哥哥?我这是在哪里?"
"晴子,有没有感觉到身体哪里痛?"
"痛?没有呀,一点感觉都没有呀!"
"你说什么?医生,阿宪,快,快去叫医生来!"

接下来的一切都象在梦中一样,车祸,落地时的撞击伤了脊椎,从今后再也不可能站起走路了,看向在一旁哭泣着的父母和努力安抚他们的哥哥,什么感觉都没有了,晴子就坐在轮椅上直直的看着窗外,春天就快要过去了吗?

"很抱歉1"住院时,有一天忽然来了几个访客,据他们说是撞伤自己的车辆的主人,因为自己忽然从转弯处跑出来,所以躲闪不急撞到了自己,也是他们 开车送自己来医院并且联络了自己的父母,看着车主真挚的眼神,晴子没有一丝的感觉,连一点点憎恨的心情也没有.看着他们向自己和父母不停道歉的相田一家, 晴子转过头去看向窗外,他们何时离开也没有注意到.

夏天来临时,晴子出院回到了家中,每当夜晚来临时,晴子总会异常的清醒,记忆总是会回到出车祸前,自己最后看到的樱花树下发生的事情,为什么,为什么你会爱上一个男孩呢?如果我向你告白,你也不会答应我是吗?泪水不停的落下,一滴滴的流在衣服上,化成一片片和水晕.

来呀,快来找我呀!你不想拥有你心爱的人吗?那么就来找我吧!
哭泣的晴子听到了一个声音在呼唤着她,此时的晴子心中没有一丝恐惧,缓慢的移坐到轮椅上,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拿着手电筒的晴子,顺着声音的呼唤来到自己家中供奉着的神社前,轻轻的打开神社的门,在手电的照射下,在最里面的桌子下面放着一个很大的木盒子, 声音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颤抖着双手打开紧闭的盒子,看到里面放着一个上了年代的很古老的人偶娃娃,红色的和服,黑发,绿色的眼睛就这样直直的看向晴子.

"人偶吗?不可能是你在呼唤我吧!"轻轻的说着,晴子打算把手中的人偶再次放入盒中.就在人偶即将放进盒子的一瞬间,人偶的眼睛忽然变成了红色.受到惊吓的晴子下意识把人偶扔了出去.
"晴子,你害怕我吗?不用怕,我是来帮你的呀!"
晴子颤抖着看着被扔出去的人偶在不远处站了起来,黑暗中闪闪发亮的血红色的眼睛就这样紧紧的盯着晴子.
"不要过来,不要靠近我!"
"你难道不恨吗?不恨害你变成这样的那两个人吗?还有用车撞你,使你变成残废的那家人吗?"人偶一边说着,一边走向晴子的方向.
"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
"为什么你就得承受这些呢?该变成这样的不应该是那两个人吗?他们都该死不是吗?"
"不是,不是的,你住嘴!"
"呵呵,不是你一直在呼唤我吗?我想要报仇要所有害我变成这样的人受到惩罚,这不是你真正在想的吗?"
"没有,我没有!"
"我说对了吧!你一直在这样呼唤我呀!"
看向已经快走到自己身前的人偶,晴子颤抖着向推动轮椅离开,就在下个瞬间,从轮椅上掉落下来.
"呵,不想报仇吗?我可以帮你喔!"人偶走进晴子的身边,挨紧晴子的脸说着,晴子说不出任何话,就这样看着人偶.
"是,我是想报仇,你只是一个人偶,你能帮我做什么?"所到惊吓的晴子哭喊着.
"呵,做个交易吧,你把你的身体借给我用,我帮你报仇,等你复仇成功后,我就会把你的身体还给你!当然在这个期间,你得帮我做我要你做的所有事情,当然身体是我们共用的,怎么样?"
".........,好,我答应!"
"呵呵!乖女孩!"

当白天来临时,晴子再次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自己的房间,一切和睡前一样,没有一丝改变,当她看向身边时,只看到一个穿着和服的人偶就躺在自己的身边,嘴角带着一丝微笑的看着自己.

多年后,从法国归来的晴子,已成为一个闻名世界的人偶制作师,和她的未婚夫越野宏明,回到日本,在神奈川的郊外,一个旧的天主教堂,建立一个大型的人偶制作室,房子改造成功的那天,夕阳象血一样的红,满天的霞云就这样照耀着整个人偶制作室.

等待了许久,复仇终于要开始了,杀戳时刻即将到来.

标签:
  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