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分开旅行

(1 次投票)

作者:魇 周二, 2010年 08月 17日 00:04

叶子是不会飞翔的翅膀
翅膀是落在天上的叶子
天堂原来应该不是妄想
只是我早已经遗忘,当初怎么开始飞翔
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
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
爱情原来的开始是陪伴
但是我也渐渐的遗忘,当时是怎样有人陪伴
我一个人吃饭旅行到处走走停停
也一个人看书写信自己对话谈心
只是心又飘到了哪里,就连自己看也看不清
我想我不仅仅是失去你.
-----阿桑<叶子>

睁开眼睛,只看到一片纯白,这是哪里?想坐起身来,只感到背后的一阵刺痛.
"花道,你终于醒了!不要乱动!"一阵喧哗声中,我知道现在我是在医院里,回过神来,发现洋平和篮球队的队员们全站在我的床边.
"洋平?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不是应该正在比赛吗?"头很痛,奇怪我不是在比赛吗?
"还有大猩猩,为什么你们都在这里?我们不是应该正在比赛吗?"
当我这么问的同时,我发现所有的队员和朋友们都转过身去,不再看向我.
"你们怎么这么奇怪,到底怎么了?"
沉默,还是一片沉默,后背的刺痛提醒着我发生了什么事,最后的回忆是我在争球的过程中,再次撞伤了背部.
"你们都说话呀,到底怎么了,医生呢?医生在哪里?"看着大家的表情,我感觉到有什么不一样了.
"你们都说话呀!告诉我,我的伤到底怎么样?说呀!"
"白痴,安静!"黑色的发,冷冽的眼神,流川,为什么,为什么你也在这,听到他的这句话,我很快得安静下来.
"洋平,告诉我医生到底说什么了?是不是从今往后我不能再打篮球了?"
看着洋平和大家的表情,我知道我猜对了,背部的再次受伤,似乎在宣告我的篮球生涯的结束.虽然知道总有一天会出现这样的结果,但是当真正来临时我只感到无力和悲伤.
"樱木!""花道!"听到大家的呼唤,我努力抽动嘴角"呵呵,放心吧,我是天才,这点小事不会难到我天才樱木花道的!"
"樱木........"
"你们怎么都是这种表情,我不是还好好的吗?对了,比赛呢?比赛的结果如何?不会是没有我这个天才在,你们就输了吧!哈哈哈!"
"你这个笨蛋!"赤木一听到我的这句话,脸立马就黑了,呵呵!终于恢复成原来的大猩猩了.
"樱木花道!你给我老实点躺着!""彩子,好疼!不要打了!""呵呵!加油!大姐头!""你们说什么?看我的头锤!"
"你们在闹什么,这里是医院,请让病人安静的休息!你们都给我出去!"
看着护士将满屋子的人一个个的赶跑,我用笑容向他们告别,我知道现在我只能用笑容来安慰他们并骗自己.
"樱木,明天我们会来看你的,要好好休息喔!"晴子很温柔的对我微笑着,但我看到她的眼睛里含有泪水,我只能装作没有看到.
"嗯,好,晴子,回去的路上要小心."我回给她一个平时那样的笑容让她安心.
"花道,我回去收拾一下你的东西,很快就会回来."洋平还用和平时一样的态度对我说着.
"好呀!不用急的!"
终于屋内恢复了安静,我静静的躺在病床上,看着窗外的樱花翩然而落,有一瞬间的恍忽,开得越灿烂的樱花,败落时也越发的绚丽.
"白痴,你在看什么?"猛的一震,我才发现原来屋里还有一个人没走,很奇怪最后留下来的为什么会是他.
".........."
在沉默中,我感觉到他走到了我的身边,轻轻的他站到了窗前,风从他的发间穿过,在他的发中带起黑色的涟漪,他并没有回过头看我,只是静静的看向窗 外,看着和我一样的风景,时间就样在沉默中的我们之间慢慢的流逝,仿佛带着魔咒一般我很快沉入梦中,再次醒来,他已经离开了,只有洋平坐在我身边的椅子 上,"洋平,刚才有人在吗?""咦?没有呀,我回来时,只有你一个人在睡觉呀!怎么了?""没,没事?"
听到洋平的回答感觉刚刚的一切都象在梦中一样,难道刚刚是我的幻觉?也是,那只狡猾的狐狸怎么可能陪本天才嘛,想到这里,我笑出声来.
"花道!""嗯?"看着洋平欲言又止的表情,我知道他想说什么."放心吧洋平,我可是天才喔,才不会因为这点点小事就被打倒的,只要好好复健就一定会好的不是吗?""呵呵,对呀,花道是个天才!一定可以恢复的."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不管我怎么请求,医生都不同意我做恢复性的运动,当我准备偷偷做恢复时,被医生发现了.
"樱木同学,你不要再做这种危险的事了,你的背部不能再承受激烈的运动了,如果你再这样下去的话,你有可能会全身瘫痪的!"
全身瘫痪?没有想到最后的结果竟然会是这样,我真的无法再打篮球了吗?
很快我出院了,我向医生请求不要告诉任何人我的出院时间,我只想静静的呆着,不想见任何人,出院的那天,只有洋平一个人来接我,也没什么和原来不同,只是我又回到了原来的没有篮球的日子.
"花道?""放心吧,洋平,我没事的,只不过是不能打篮球了,我真的没事."
这么说着的同时,眼角有什么东西在滑落,顺着脸庞落入嘴中,有种苦涩的咸咸的味道,心中空荡荡的,洋平走到我的面前把我拥入怀中,至始至终不发一言.
当真正离开所爱的人和事时才发现他们对自己的重要性,没有篮球的日子里,我每天都是浑浑噩噩过着,什么也不想,每当上学放学时,我总是远离人郡, 篮球队的队员来找过我很多次,每次我都在逃避他们,尽可能的远离篮球馆,连带着远离所有的人,包括晴子和那只狐狸,我不想看他们的眼神,从那之中我只能感 觉到自己的无力.
当我再次逃离到天台上睡觉时,我碰到了他.
"白痴,你在逃什么?为什么不来参加训练?你怕了吗?"看着他冷冽的眼神,我只感觉到愤怒,为什么,为什么你还能用这样的态度来说出这些话.在无 意识中,我己向他冲去,重重的用拳头打向他的脸,小腹,下一瞬间他的拳头也向我挥过来,但我明显的感觉出,他并没有用力去打我,因为我的背吗?我不需要任 何人的同情!站起身,转身,准备离开!
"白痴,你放弃了吗?你不是说过要赢过我吗?这样就放弃了吗?"
"..............."
"白痴!和我交往吧!"
"你说什么?死狐狸?"
"交往吧,我喜欢你!"接下来的事情就和梦一样,我感觉到他走到我的面前轻轻的吻住了我,和平时的冷冰冰的感觉不同,他的唇很温暖,使人沉沦的吻,我不知道我是否喜欢他,我也不想知道他是否是真的喜欢我还是同情我,但是我喜欢和他在一起的感觉.
于是我们开始交往,每天他都会去我家里,陪我吃饭,看电视,和正常交往中的男女一样,但是他不再向我提有关篮球方面的事,和他想去美国的事情,虽 然他不说,但我知道,篮球是他永远的最爱,就象它曾经也是我的梦想一样,渐渐我发现,如果这样下去,我只会拖累他,他的梦想是篮球,是去美国打球,如果他 一直和我在一起的话,他只会放弃他的梦想.
在他参加比赛和训练的日子里,我通过洋平找到了几份兼职,每当他去打比赛时,我都会去悄悄的看,想象自己在场中飞翔的样子,很快,就要毕业了,在选择学校时,我知道有美国的大学向他发出了通知书,但他都拒绝了,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我.
终于我下定决心,离开他,为了他和我共同的梦想,我知道这样做很自私,但是我不想让他后悔.在他参加夏季比赛的时候,我离开了我们共同生活过的地方,离开了神奈川.
三个月后,我从洋平哪里知道了他即将离开日本飞往美国的消息,那一刻心跳似乎象要停止一样,离开将是永远,也许有生之年不会相见,但是我从未后 悔!通过洋平,我知道了他要乘坐的飞机班次,连夜赶到机场,远远的看到人群中的他是那么的显眼,曾经几时我们的距离是这样的遥远,伸出手就可以碰到的距 离,我却没有勇气去碰触.
"花道,要过去吗?"看着洋平担心的表情,我笑了.
"不用了,走吧!"远远的看着他走入通道,终于要开始实现我们的愿望了,这样我就放心了.
走出机场,在围栏边,看着载着他的飞机升空,越飞越高,我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了,阵阵的风吹过,吹落眼角的泪水,慢慢的顺着脸庞滑落,只到消失不见,别了我的爱人!
从他离开的那天起,我也开始了自己的旅行,在独自一个人旅行的日子里,我背着行囊走遍所有能想到的地方,每到一处我就会在哪里停留一段时间一边打 工为去下一个地点赚路费,一边去学习哪里的语言并了解他们的风俗文化,用自己的笔记录下来旅途中的点点滴滴,有时我会想到如果被神奈川的那帮人知道肯定会 有什么样的表情,他们认识的那个樱木竟然可以成为一个职业旅行者,并以此为职业时,心情就会很愉悦.
有时我会去到一些偏远的地方,哪里的交通通讯方面都很落后,每当离开这些地方去比较发达一点的地方时,我就会去看有关篮球界的最新报道,通过电视 和报纸,我知道流川现在正在NBA为了自己的梦想而努力着,虽然我不能在他的身边看着他的成长,但是我会用心去为他加油祈祷,不管我身处何方,也曾到过美 国,而且在他所效力的球队的主场看过他的比赛,看着他跳跃,投篮,传球,灌篮,我知道现在的他是真正的篮球手,这就是我所希望的,不过在最后离开时,他似 乎发现了我,当他向我跑来时,球迷和队员围住了他,看着他脸上的表情,我笑了,我知道你还记得我,但是现在我却不能再次站到你的身边,于是我选择逃离.

当我再次回到神奈川时,已经过了七年,走在曾经熟悉的街头,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当初的那个小小街头篮球场,已经被翻盖成了公园,物是人非,我慢 慢的照着记忆中的样子,去回顾这个城市的变迁,神奈川的海边,拉面馆,弹球店,一直走到湘北高中,只有这里还是当初的样子,走到篮球馆的门外,听着里面传 来的运球的声音,有种久违的感动.
"樱木花道?"
"咦?"回头看去,远处走来一个有着蓝色短发的男子.
"小三?"
意外的重逢,没想到当初的那个家伙,居然接替了老爹的位置,成为湘北高中的篮球教练.从他的口中断断续续的知道了大家的情况,良田毕业后如愿以偿 的娶了彩子,现在已经是一个孩子的父亲了;眼镜兄也成为了老师,同在湘北,教文学;最可怕的是当初的大猩猩队长,大学毕业考取了研究生后,出国进修物理 学,晴子也在三年前嫁为人妇.
"看来最后只有流川那个家伙还在为篮球而努力着啊!听说那家伙已经得到了总冠军戒指了!"
"是吗?"
"对了,花道,这些年你都在哪里?你知道吗?你离开后,流川疯了一样的练球,在你走后不久,那家伙也去了美国!喔,想起来了,再过几天,他所在的球队会有一场比赛在神奈川,你要去看吗?"
"不知道,也许会去吧!"
"呵,想当初,那家伙只有在面对你时,才会出现人类的表情呀!"

你会回来比赛吗?我应该去见你吗?在逃避了这么多年后,当我和三井告别后,独自一人走在街头,忽然一片枫叶从树上飘落,落在我的肩膀上,拿起那片红似火的叶片,想起不久前看过一段话:
传说,在落下的叶子的世界里,只有属于自己的那一棵树,不管叶子曾经飘到哪里,最终都会回到属于自己的那一棵树.
而流川你是属于我的那棵树吗?飘泊这么多年后,你是否还在原地等待我的归来?

一个星期后,湘北海边.
我缓步走在沙滩上,想起原来在这做复健时,参加全日本青年比赛的流川,每天在这里跑步时,并且时不时的露出队服让我看时的情景,感觉好象这些事情 就发生在昨天一样,当我再次抬起头望向他常向我跑来时的方向,看到那里有个黑发的人在静静看着我,以前一样的黑发,一样冷冽的眼神,就这样对看着,看着他 向我跑来,就这样紧紧的拥抱,一瞬就是永远!

标签:
  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