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夏日情事

(3 次投票)

作者:yoshi 2010-08-17, 周二 00:29

今年夏天的天气非常好. 天空蓝得仿若初生. 温度暧昧. 打篮球的少年们沁出细细的汗水, 再被像猫尾巴一样轻灵晃过的暖风吹干. 说真的, 夏天的熏风最可怕了. 会让人不知不觉就想躺下来好好的舒服的闭上眼睛. 睁开的时候什么单车啊钱包啊都不见了. 不过若把人物换成仙道彰这个狗运强的家伙. 他一睁开眼睛, 就看到头发跟夕阳一样红到末梢都是金色的樱木花道.
“喂. 约你出来1 on 1的. 你居然在这里睡得这么舒服”

“对不起. 我没有算好时间. 我以为你要到天黑才会来”

做出一副受教的乖孩子的模样, 从仙道嘴里溜出来的话却证明了这个男人是多么的熟谙表里不一之道. 1 on 1约在三点. 可是当樱木从午觉中醒来并且瞄了一眼座钟. 本来还勉强可以称为优雅的伸懒腰动作登时只能用僵硬来形容. 睡觉皇帝大. 我要这么健康睡眠这么良好也不是我故意的啊是不是……樱木在心里给自己找着理由. 脸上已经有了点讪讪的神色.

仙道其实并没有想要责怪樱木的意思. 在他答应樱木的邀约时就已经在考虑自己要作好等多久的准备了. 一小时? 两小时? 五点太阳下山球场人也散了, 刚好1 on 1. 那…就约三点吧. 所以说仙道是做好了万全准备的. 樱木宝宝没有必要自责. 不过. 请注意这个意味深长的不过. 仙道不打算把事实说出来安抚樱木愧疚的心灵. 就算是事先预料到的自己也的的确确等了快两个小时. 仙道看着手表上几乎和5字重叠的时针. 所以仙道彰, 这个在温柔笑意下隐藏着不轻易被发掘的狡猾神经的男人, 决定要为自己讨回一点补偿.

同志们. 仙道比流川更适合狐狸这个称号……

“那么现在. 1 on 1?”

还在兀自歉疚的樱木听到仙道风清云淡的这么一问. 立刻精神起来了. 刺毛没有生气嘛. 喜滋滋的想着, 心思都显露在脸上.

“笑得这么早. 是怕打输以后没机会笑了么”

“混蛋! 谁会被你打败啊!! 你才是不要笑得这么猥亵”

猥亵?! 仙道惊奇的看着樱木仍带有孩童稚气的面庞. 这种词怎么会出现在樱木的字典里??! 不对. 更重要的问题是. 难道我真的表现得如此明显么?

“用这个词很奇怪吗? 我也这么觉得啦…可是洋平他说, 仙道笑起来就是很猥亵的样子”

“咳……”

面对如此天真的樱木, 仙道怎么能向他解释这个词的意义. 只能在心里暗暗诅咒该死的水户洋平, 自己明明每天出门前都有照镜子, 很确定笑容绝对属于温柔迷人那种了. 该死的水户怎么该死的这么明察秋毫.

“我的国文也不怎么样. 主要是, 我们现在应该开始1 on 1了吧?”

“仙道彰! 你放马过来吧!! 本天才会让你的男人尊严受到严重的挫伤!!!”

到最后尊严受到挫伤的是樱木自己. 虽然并不严重. 因为仙道事后请自己吃拉面的行径被他认为是对自己能力的一种变相的认可.

“哼. 总有一天我会打败你的”

“是的是的. 你不要吃得这么咬牙切齿. 小心舌头”

樱木像要发泄所有怨气一样狠狠咬着自己口中的牛肉. 同时又塞了一大团面进去. 仙道看着对方鼓起的腮帮, 艳红发色在蒸汽氤氲中呈现出快要被融化了一般柔和的颜色. 他轻轻叹了口气.

“叹什么气. 像个老头子一样. 赢了本天才够你高兴大半辈子的了”

可是你还可以让我高兴一辈子的……

仙道一颗一颗吃完了手上的丸子. 朝思暮想的人就在眼前却不能行动的感觉是多么的噬人啊. 柳下惠一定无法理解他现在的烦恼. 要知道他可是打败多少人才争取到跟樱木1 on 1的机会. 好像神奈川每个打篮球的都知道接近樱木花道最好的办法就是1 on 1. 不管是谁, 只要提出了挑战樱木就一定会接受. 而且如果樱木赢了, 他那堪称必杀的笑容铁定会让男人的自尊消失到银河系之外的某个地方去. 仙道跟那些目光短浅的人自然不同, 他知道要慢慢释放自己的实力, 每次樱木都只输一点点. 这一点点简直让樱木疯狂. 于是不停不停的主动找他1 on 1. 这种战术是奏效了. 但是樱木快得不可思议的进步渐渐开始叫仙道头疼. 他的球技已经到了仙道必须认真对待的程度. 再这样下去, 我就要满足不了他了……(- -)仙道心里交杂着焦虑和沮丧的心情.

走出拉面馆的时候天空还是蓝黑的西装色. 樱木在尽情的打球和吃饭后心情极佳. 走路像飘一样轻盈.

“喂. 刺毛, 干吗都不说话啦. 你今天很反常耶”

稍微收敛了一下心绪. 仙道的招牌笑容又回到脸上. 反正只要加强自己就可以了.一定要再强再强, 强到樱木眼里只有自己一个对手. 仙道打定了主意, 立即就想找个僻静篮球场练球. 他不要补偿了. 他现在只想变强…

“没什么. 有点累而已”

“你的体力这么差啊? 跟那只狐狸简直有的比. 不过狐狸的体力最近越来越好了. 哼. 虽然想超越本天才还是做梦”

“什么? 流川枫体力变好了?”

“是啊. 听说有在加练什么的. 一定是嫉妒本天才有用不完的充沛精力. 哈哈哈”

仙道脸色一沉. 流川那小子也很卖力嘛. 混蛋. 本来就近水楼台, 现在更搭起梯子. 这月亮被他摘去好像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樱木, 我……”

本来想说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家吧. 却被樱木接下来的提议打断了.

“刺毛, 我们去你家吧. 反正离这里又近”

“啊?”

仙道觉得自己的反应一定很白痴. 他已经能感觉到自己的眼睛非常可疑的闪亮起来, 同时发现樱木的表情也很可疑. 又不是第一次去我家, 干么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

“不…不行就算了啦. 我只是随便说说”

“我最近刚好买了一个很暴笑的片子. 一个人看太无聊了”

希望的火苗在仙道心中像加了干燥的薪柴一样越烧越旺. 如果这表示在樱木心中除了“很厉害的对手”以外还有其他位置为自己预留着. 仙道一定会毫不犹豫的一屁股坐上去十头牛都拉不起来.

“一起看吧. 反正时间还早”

“嘿嘿……”

天哪为什么他要用这么可爱的表情挠头?!!!! 仙道在心里哀号着. 这个可爱的白痴不知道自己忍耐得多么痛苦么.

仙道于是在樱木的闲扯和低温的夜风中与男人的本能厮杀. 暂时处于胜利局面.

当仙道从浴室出来看到樱木抱着自己的枕头笑得趴在床上的时候. 他的头上仿佛有天使在飞. 仙道彰生来就英俊潇洒幽默风趣家境富裕人才兼备, 但是直到今天他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的受上帝宠爱. 只要能让樱木这么开心, 他就算变成电视里面那个可笑的西瓜头也无所谓.

“这么好看么”

“哈…哈哈哈哈……你是哪里弄来的片…片子…太好笑了……”

笑得太剧烈. 樱木有点喘不过气的开始咳嗽. 仙道马上伸手轻拍樱木后背. 原本单纯的动作在他大手整个覆在樱木韧滑肌肤上以后马上变得暗含深意. 隔着T-shirt, 樱木的身体线条在仙道抚摸下清晰起来. 无论是鼻端传来的熟悉的洗发液香味, 还是曾无数次穿在自己身上的大T-shirt. 更或者是樱木微微向内收缩的腰, 偏高于常人的体热, 都无时不刻刺激着仙道已经脆弱得可怜的自制力.

我刚刚在浴室里解决过了啊……男人真没用………

樱木洗澡的时候仙道就已经难耐了. 才会着急的冲进去解决内务. 现在不是听着水声幻想, 而是真真实实的樱木就在自己面前二十厘米之处. 他红褐色的睫毛颤抖得那么好看. 仙道从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吼, 一低头就吻上了樱木的眼睑. 触感柔软的睫毛挠得嘴唇痒痒的.

“仙道…?”

如果这时候樱木叫他刺毛, 他也许会把自己从樱木身上拉开并且用一大堆理由来掩饰自己的妄想. 但是樱木叫他仙道. 听到自己的名字被那样清越明亮的声音念着, 仙道放弃了挣扎.

“樱木. 不管你对你现在听到的话作何感想, 我都没办法不说了. 我喜欢你”

“……啊?”

慢慢扩大的瞳孔内出现了几乎让仙道心跳停止的神情. 阅人无数的仙道对这种表情再熟悉不过了. 那是羞涩, 完完全全的. 不只眼睛, 脸上也很配合的出现了和头发相映成辉的红色.

“混…混蛋……干嘛突然说这种话…”

现在的事态足够让仙道跳起来像疯子一样狂叫了. 樱木明明白白接受了他的表白, 而且, 看起来回应的可能性非常大. 上帝啊你这么疼爱我会让我觉得这是在做梦的……不久之后怀里的温度给了仙道截然不同于梦境的真实感.

仙道把脸埋进只是稍稍反抗一下就乖乖被自己搂入怀的樱木的发丝.

“樱木…你…你是不是也有一点喜欢我?”

“我…我才不喜欢你咧”

猛然撇头的举动让仙道吃痛的闷哼了一声. 鼻梁差点被撞断了…仙道抚摸着自己的鼻子. 从他的盈然笑意中却看不到一点感觉起来像是在痛的意思.

“笑得这么奸诈. 肯定一点事都没有”

“没有没有. 我好得很”

仙道这么硬扛, 反而比耍赖说痛更让樱木在意. 所以说, 仙道这个男人实在太狡猾了!!

“真的没事吗? 你的鼻子都红起来了”

樱木的手指以非常匪夷所思的轻柔力道顺着仙道鼻梁骨滑动. 他的担心已经不用看都能感觉得出来了. 仙道怎么忍心让樱木觉得是自己伤了他.

“真的没事. 老天难得造出一个这么挺的鼻子, 不会让它轻易坏掉的”

“切. 本天才的鼻子也很挺啊!! 要不要来比比看?!”

本来只是要安抚樱木的话语发挥了仙道预料之外的作用. 樱木把头放到和仙道平视的位置. 鼻子和仙道的鼻子碰在一起. 这个动作……仙道在心里想. 不是接吻的预备式吗?!!!

“樱木…”

“怎么样. 还是本天才的比较挺吧?”

“谁挺都好了. 我现在只想狠狠的吻你!”

“什…”

在樱木尚未反应过来之时, 仙道的唇已经贴了上来. 夹杂着狂热和温柔, 先是吮吸, 舔舐. 再用舌头探了探, 得到樱木微张开口的应许后, 仙道就长驱直入. 卷住樱木柔舌, 不住搅动纠缠. 要不是发觉樱木身体由于呼吸困难而扭动着, 仙道这个吻还没这么容易结束.

“你肺活量太差了吧?”

调侃式的勾起笑容. 仙道的手摸到樱木肺部的位置.

“这个器官这么没用啊”

“要, 要你管. 你这么能憋, 干吗不干脆去游泳”

“这是专门为了吻你锻炼出来的啊”

比樱木的反驳快了一步. 仙道再次用吻就令樱木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虽然也很想看樱木红透了脸努力想回嘴的样子. 不过…某个男性器官已经不让他有这种闲暇了.

(以下H略……- -)

“花道”

“干吗…不要摸我啦. 大色狼”

埋在枕头里的火红头发稍微抬起来一点, 看着边上完全不像自己这么狼狈, 反而挂起一副满足的笑容的仙道. 混蛋. 这个家伙一定是做过很多次了. 不然怎么会这么厉害……樱木脸上刚刚褪去的红潮又席卷回来.

“你今晚怎么会突然想来我家?”

“哼. 我真希望我不要来, 就不用被你折腾得这么痛了”

啊呀. 我的花道还是这么可爱呢. 这样的话轻易说出来, 不怕又勾起我的兽欲么…

“好啦好啦我告诉你就是了. 不要再乱摸了! 混蛋. 我还在痛耶”

樱木被游击一样神出鬼没的手扰得不厌其烦. 他抓住仙道手腕, 把两只偷腥的爪子拉出被窝.

“是洋平啦. 他说你喜欢我…还说要知道到底是不是就主动到你家去…”

樱木白了仙道一眼.

“你在得意什么啊. 这个笑容猥亵的混蛋”

“对对. 我就是笑容猥亵, 你喜欢就好”

“谁, 谁说我喜欢你啊”

“好好. 你不喜欢我, 只要我喜欢你就好”

这种事情都让我做了. 现在嘴硬你不嫌太晚了一点么…我可爱的花道. 心里是这么想的. 但是要从樱木口里套出他想听的话, 最可行的办法就是装可怜.

“……我只说一次哦. 我喜欢你啦. 大笨蛋刺毛”

说完就翻过身去的动作在仙道看来一定是在偷偷脸红. 仙道充分展现了他章鱼的本性. 粘将过去.

“只说一次太残忍了吧. 至少一天一次”

“你没有别的话好说啊”

“那两天一次”

“滚开啦”

“五天一次?”

“烦死了. 我要睡觉了你不要吵我”

“一周一次总可以了吧?”

“有完没完啊你!!!!”

标签:
  Y - Yo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