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毛毛虫 1-4 -待续-

(1 次投票)

作者:翠绿的叶子 周四, 2010年 08月 19日 00:05

      1  
        新生入学第一天,流川枫在寝室楼下遇到了樱木花道,高中时候就已经不对盘了,大学入学就甭在那儿装亲 热了,两人默契的各自把头转向一边。
        倒是跟在儿子身后的流川妈多瞅了人家樱木好几眼。
        到了寝室,流川枫就直挺挺地站着,他妈勤劳的为他铺床。寝室里其他几个人看他那张面瘫脸就知道不是个好相处的,何况这么大一个男人了,居然还让母亲为自己铺床,可见在家里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更是加深了不好相处的印象,于是各干各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流川枫被男生孤立就是由此打下的坚实的基础。
        新生入学,事情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学校里还没有开课,只准备等着军训,事情自然是少的;可换了新环境,要在新环境中生活事情还是多的。
        送走了母亲已经到了晚饭时候,流川决定先去食堂见识一下,不想在第二食堂门口再次见到了樱木花道。
        他身边的那个矮个子是谁来着,想起来了,叫水户洋平。
        哟,流川。
        水户洋平看见他跟他打了声招呼,流川转了转眼珠了没回声,我跟你不熟。
        你个死狐狸一点礼貌都没有!樱木不乐意了要冲上来,水户使劲儿拦着他。
        食堂哄哄闹闹比菜市场都不如可见饭食也好不到哪儿去,回宿舍。
        接下来的几天没有遇到樱木,也没有遇到水户,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出宿舍门口一步,然后,军训开始了。
        一个月,对流川枫来说,并不算什么,虽然他体力不算好,但胜在他天天打篮球,包括在家等待开学的那段日子也是如此。
        一个月过后,流川被孤立的范围已经不限于他的宿舍而蔓延至全班男生甚至全系男生。
        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出在班里的女生身上。
        年轻气盛的男孩子嘛,经过非人的高中炼狱,谁不憋着一股劲儿等着入了大学就交个女朋友顺便把自个儿的处 男身给破了,理想止步于流川枫的出现。班里统共就那么二十几个女孩子,全看上流川了,无奈准备跨班解决终身大事时又传来噩耗,系里女孩子除了看上流川的已 所剩无几——这还是没排除已名花有主的,此事影响恶劣,直接后果就是僧多粥少分配不均。
        全系八个班差不多二百个男孩子全都恶狠狠的盯着流川,而他本人却像个没事儿的人一样,为什么其他男生军训结束就仿佛去了非洲一趟一样?
        军训结束,开始正式上课。
        课程少到让流川想睡都睡不着,幸好后来加入了篮球社团。
        夏季运动出汗出得很爽,背心短裤湿得也快,如果头一天不洗,第二天那发霉的味道足足可以熏死一火车皮的人。流川那双除了打篮球就不沾阳春水——连内裤都 没有自己洗过的手终于任命的揉搓起了已经泡了许久的衣裳,顺便把那十几条内裤也洗了吧,放在柜子里好像也开始发霉了……
        这所大学是优秀的历史悠久的大学,最衬得上“悠久”二字的是宿舍楼——连阳台都没有,大伙儿洗了衣服就往窗外钉的钢丝上晾,每逢遇上艳阳天,高楼层宿舍晾出来的衣服往往就成了楼下宿舍的积雨云。
        流川那一排十几条的内裤迎风招展,内裤上的水珠也随风飘舞着向下坠落。
        不多时,楼下就有一嗓子喊上来:哪个没礼貌的洗内裤把本天才的床单滴湿了!
        流川从窗户探出头去向下看。
        底下的人也探着头向上看,一头火红的头发。


        2      
        十一长假,流川枫回家,带着他那一拖箱的脏衣服。
        晚上吃饭时候,流川枫瞅着一桌子的菜,却想到了白痴。不知道白痴回家了没有,管他有没有回家呢,吃饭。
        流川妈问儿子学校生活怎么样,流川枫简简单单答了一句不错。天知道他这一句是真是假,这都一个多月了,他连宿舍里的那么几个人还没有认全呢。
        他 妈又问了几个问题,这下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答了些什么。最后他 妈问,开学时候我们遇到的那个红头发叫什么名字?
        流川依旧心不在焉,樱木,樱木花道,想了想,又添了一句,白痴。
        他 妈活活活的笑着,真是樱木啊,我还担心认错了呢,然后又像想起什么来一样,笑得更快活了。她抬腿在桌子底下踢儿子,你不记得了,你们上过同一家幼儿园的。
        那么久远的事情,谁记得,我能记得我们是高中同学就不错了,流川不说话。
        流川妈坏心眼儿的继续踢他,真不记得了?那时候他和几个小朋友合起来扒了你的裤子把你的小JJ涂成绿色的,你还哭着回来说变成毛毛虫了……
        流川枫一口饭没咽下去差点儿酿成悲剧。
        返校时流川还拖着他那口大箱子,只是里面全是干净衣服。
        越是靠近宿舍流川在心里越是咬牙切齿,居然还有这种事情!更可气的是,他自己都忘记了!还被嘲笑了!虽然揶揄嘲笑自己的是自己的妈,那也不能原谅!
        接下来的一个月,流川的舍友见证了一个奇迹持续发生的时刻。他们共同的敌人流川枫把箱子的衣服每天拿出来反复清洗,不光衣服,床单,毛巾,毛毯,无一遗 漏,洗完了居然连拧都不拧就直接挂窗户外头!楼下开始了一整个月天天都有瓢泼大雨的日子,那一个月的天气预报都是作不得数的。
        开始还有人来抗议,可每次看到流川那张万年发吊的脸,再看看他身后庞大的流川亲卫队,胆怯了。
        不胆怯的只有一个,恩哼,大家猜对了,就是樱木花道。
        臭狐狸,你滴湿本天才的床单本天才还没有找你算账,你现在居然……
        光滴湿床单算是便宜你了。
        两人发生入学以后的第一次狐猴大战。
        大战之后,狐狸的洗衣计划变本加厉,只要他在宿舍里,时刻关注衣服的滴水变化,只要发现衣服已经半干不滴水了,立马拿进来沾一次水再晾出去。
        这样做的直接后果是,开始白痴还会上来理论,后来也消失了。
        一连几天都没有看到白痴身影的流川后之后觉的发现原来楼下都已经不洗衣服了,窗子外面空荡荡的只有萧瑟的秋风。
        呆愣了半晌,流川觉得还是不能解气,不过他倒是有个疑问,白痴这一个月都没有洗衣服吗,还是说洗了之后就晾宿舍里头了?随即他自己又反驳,应该没有晾宿舍里头,否则那得多潮湿。他一直没有搞明白的问题终于在一个美丽的傍晚揭开了。
        流川呆愣愣的看着洋平递给白痴一个大袋子,他猜得出来,里面装的是衣服。
        白痴这么久衣服都是洋平给他洗的?
        流川在风里凌乱了,怎么可以?!这一个月他的衣服都洗坏了好几件,可人家不仅一点事儿都没有,相反,还在嘲笑自己做了白痴的事情吧?流川凌乱的更厉害了。
        凌乱了许久的流川盯着白痴紧裹着臀部的白色裤子突然开窍了。
        这种事情就要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才有效果,白痴,我若不能把你的小JJ涂成毛毛虫我就不姓流川!!


        3        
        流川枫彻底摒弃了嗜睡的恶习,天天跟在白痴的身后盯着人家的重点部位,双眼放光,眼神猥 琐至极。
        而自从流川不干洗衣服的那种蠢事之后,水户洋平来的也没有那么勤快了。他学校离这里甚远,来一趟不容易——这在流川看来是好事,最起码方便了他行事。于是,他盯着白痴的屁股盯得更狠了,特别是人少的时候。
        为了完成他的大业,他做了N多的准备工作。白痴的每一条裤子他都了如指掌,牛仔、运动、休闲,五分,七分,九分;每一条他都比较过,长裤如牛仔,厚重不易 脱,再加上白痴比自己壮的体格,想要扒掉他的裤子就有点儿难度,相对容易下手的是运动裤——裤腰是松紧的,只要往下一拉便可事半功倍。
        可是计划永远都赶不上变化,一切来的都是那么的猝不及防。
        那日樱木花道禁不住手痒跑到篮球馆看人家打球,越看越不过瘾,便回宿舍换了背心短裤冲到场上。
        那日的流川枫瞪了白痴的短裤足足有十分钟,犹豫要不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把它扒下来时已经扑倒在地,手上还紧拽着樱木的短裤下摆。
        流川枫愣了,樱木花道傻了。不足片刻,两人再次扑到了一起。
        晚上流川枫躺在床上,闭上眼睛脑海都是下午他趴在地上抬头时看到的白痴漂亮的屁 股和两瓣屁 股中间内裤的细绳消失的地方——白痴穿的内裤居然比我的还骚 包!睡不着!翻个身,脑海里又在翻腾,自己只看到了白痴细细的绳包不住后面光光的屁 股,白痴的前面是不是只有一小块布料遮住了重点部位呢?
        还是睡不着。
        浑浑噩噩过了几日,流川枫还没有下定决心要不要再扒一次白痴的裤子呢,突然发现,一夕之间仿佛许多人对他开始和颜悦色了起来,他逃课,居然还有人帮他签到!
        流川枫过的浑噩,樱木过的也好不了哪儿去,单单从校园里走了一圈,就被人摸了十三次屁 股,还是非常情 色的那种摸法,甚至还有一个人掐了他的下 体一把!一次两次可以理解成不小心,次数多了,连樱木都觉得有猫腻。
        终于在又一次被掐之后,樱木迅速的抓住了那个行凶的人,居然是个小个子,还是个男的!樱木在风中凌乱了。
        隔了几天,流川枫买了小本本,第一件事不是登陆美国NBA官网,而是学校的BBS,这不是流川枫本意,只是这一阵子,自己的那几个舍友每天都神神叨叨的留守BBS,于是,他好奇了。
        其实事情的发展很简单,起因仅仅是某一天某一男生发帖感叹《女人算什么,这才是尤 物!》,帖子描述的就是流川扒掉一男生短裤事件,但重点不在此,而在被扒掉短裤的男生屁 股上,楼主人大概是文学院的,把男生的屁 股描述的是天上有地上无,唯一感慨的是去的匆忙没带相机。
        此帖一出激起千层浪,马上就有人回帖并上传了照片或视频,帖子被顶了又顶最后常驻首页,并引发了更多的帖子,更有人匿名发帖《这不是传说》详细描述了自己 如何偷袭该男生屁 股手感如何云云,最后标明,自己是个男的。该男生估计是理工专业词藻不够华丽描述不怎么到位,但这并不妨碍有更多的男生去验证帖子的正确性。
        群众的力量是强大的,仅仅过了几天,该男生就被人肉搜索了,恩,此人就是樱木花道。
        群众空前高涨的热情,使得服务器不堪重负,终于歇菜被关闭了。
        等再次开放时,群众的心血已不复存在。
        流川枫在BBS上挖了许久也就只挖到了一位仁兄的询问帖,大致内容也就是听说有个什么精华帖子被管理员以妨碍社会和 谐为名删除了到底是什么样的帖子在哪里可以看到。有大神回帖幸亏有我存档了留邮箱,然后下面就是噼里啪啦一大串邮箱。流川枫眼珠子转了转,心想大概这就是 他要找的了,也留了邮箱。
        没多久就收到了一封邮件,打开来流川枫就只觉得心血噌噌噌的往头上冲,这不是自己扒白痴裤子时候的照片么?!
        许久,流川枫盯着白痴正面只有一小片布料的细节照片恶狠狠的吐出来一句:白痴是我的!!!

       
        后记
        1、关于流川枫摔倒的秘密
        那日,流川枫在篮球馆是不自觉地扒下了白痴的短裤么?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流川枫此人拉风,打球时更拉风,顺便把学长们的风一块儿拉了,自然是惹了众怒,于是众人下了绊子准备在脚下绊他一跤,从没有抱着成不成功的希望,可事实是流川枫正关注着樱木的短裤,于是歪打正着。
        2、关于众人和颜悦色地原因
        流川枫就读的学校是远近闻名的以理工见长的学校,恩,就提示到这里,剩下的大伙儿可以自己琢磨了。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史上最华丽的扒裤子事件居然揪出了如许多的真君子,真是可喜可贺。
        3、不得不说的事
        不要忘了流川枫扒白痴裤子的目的是什么,不过,到底成功了没有呢,这个嘛,流川枫不说谁知道呢?只是许久以后的某一阵子,樱木都是羞着一张大红脸出来见人的,大概,是成功了吧?
        4、最后再提一下
        樱木花道不喜欢的东西不多,但他后来最讨厌的就是荧光粉。
   
        END 


         



                                                               加续分隔线
    




        4
        流川同学当时那一句“白痴是我的!”到底是什么意味的宣言,尚不明确。
        不过也就是搞不清楚这一点让流川觉得很不爽,非常不爽,胸口溢满了一种异样的情绪,说不清道不明,就像是嗓子里卡了根鱼刺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一样难受,这还不如呛一喉咙灰呢,好歹痛快地咳嗽两声咳完啥事儿都没了。
        后来流川为自己找了个理由,白痴的裤子是我扒的,凭什么我只看到了后面前面却是最后一个看的?
        当了几天的颓废青年,连宿舍门口都没有走出一步,倒也没饿死,这是个奇迹;几个舍友越来越可亲,甚至给他从食堂带饭回来——这也是奇迹。
        下楼经过白痴宿舍的楼层时,流川站在楼梯口愣了好久,心想这白痴会不会扑出来呢?
        白痴没有扑出来,流川带着一肚子的牢骚下楼,有人上楼一步两个台阶从他身边掠过跟他打招呼:
        哟,流川,早上好!
        出了宿舍楼,又有人向他打招呼:
        哟,流川,早上好!
        有古怪。
        流川不认为自己人缘多好,也没认为太坏,顶多就是像以前一样被所有的男生孤立,这样正好。这种云与泥的差别待遇稍微长点儿脑子的人都知道不正常。给脸不要脸是流川的拿手绝活,冷着一张脸眼珠子转都没转走过。
        上课时候流川趴在桌子上,却怎么都睡不着,酝酿了许久都不见睡意来临,发现台上的老师总是有意无意的向自己这里看来,带着意味不明的笑意——眼睛眯得像他睡觉一样严实。
        下午篮球馆没见到白痴。有点儿意料之外,大猩猩被扒了裤子人家还不是照样天天来,何况白痴你还比人家多穿了一条内裤。
        在诡异的氛围中度过了半个月,流川迎来了两人短裤事件之后的初次相逢:
        流川远远的看着白痴从三号教学楼后门出来,把斜肩背包搭在屁股上双手放在小腹,以一种扭捏变 态的姿势跑远了——
        白痴根本就没有看见他。
        再次相逢是三天后。白痴依旧是那幅非常态的架势,看到他居然哀怨的瞪了他一眼,继而跑远。
        流川的眼皮跳了一下,那是什么眼神,怎会如此的撩人?
        第三次的相逢,白痴终于看见他了,只不过当没看见一样偏过头去冲着身边的一个男人傻笑。
        那个男人很眼熟,仔细想想,不就是闭着眼睛上课的那个扫把头么!他教什么课来着?白痴为什么冲他笑,他又凭什么可以靠白痴那么近?
        流川那根刚刚咽下去的鱼刺又卡回来了。
        甩着手回宿舍,把柜子里的衣服全都拿出来端了盆子就往洗手间里走,我就不信,水户洋平永远都会给你洗衣服!流川是有预见性的,白痴后来的衣服都是他给洗的——不过这是很久以后了。
        上完课回来的舍友看到窗外那密密麻麻的衣架,看看流川大敞的空空如也的衣柜,再看看他那臭臭的脸——这小子大姨夫来了吧?

        -待续-

标签:
  C - 翠绿的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