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等一个晴天

(4 次投票)

作者:坠子 周五, 2010年 08月 20日 11:59

这篇是仙花吧的活动文,短文完结       
仙花日请HAPPY!!哦也
-------------------------------------------


等一个晴天


在过去的十几年里,樱木花道都没有考虑过有关雨季的事情。天气确实会影响人们的活动,但影响不了花道的心情。

比如说,想吃拉面的话,即使外面下着瓢泼大雨,花道也会撑着伞,心情很好的哼着歌、穿过一条又一条街。花道会来到水户洋平的拉面店,发出比风雨还强劲的叩门声,扒开门缝,冲开着低瓦度灯泡的店内大喊,“老板,来一碗拉~~~~~~面~~~”。花道的声音比任何顾客都来得洪亮和活泼,从来不带一点倦怠或疲惫。喜欢把“拉”这个音拖得长长的,就像喜欢把面条扯啊扯的,不间断的,从头到尾塞在嘴巴里。

洋平最喜欢看花道吃拉面时腮帮子鼓鼓的样子,于是,在这个雨季,他格外的期待着花道的到来。
可这个雨季、重重砸在门上玻璃上的、没有花道的拳头。


花道在等一个晴天,一个与人的约定。

所以在雨季里,他想的是未来的事,什么时候能够放晴呢……
什么时候能够放晴呢,他不知道,因为他从来没有计较过。所以花道有些苦恼,在雨季里,有些不知所措。

所以,这使得他也常常想到过去。


狐狸什么的,已经远远的滚开了。

终于还是去了美国。那个凡是打篮球的人都会向往的地方。

在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和他恶狠狠干了一架。那是花道活了这么大,最凶猛的一架,虽然和流川打架每次都是见血的。但那次,流川的鼻子好像止不住一样的,刷刷的流血,很快就在两脚之间积了一滩。可流川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真的是,死死的,一滩死水的样子。
花道的腰也很痛,痛得要疯掉一样。
泪水糊了一片。

好像被泪水洗礼的那天,就是雨季的开始吧。

花道向安西教练借了一堆NBA的录像带,又向三井借了影碟机。开始在家里养着腰部。荧荧的屏幕映得花道的头发发出幽幽的蓝光、长睫毛一动不动的微微覆盖住金色的眸子——那曾经耀眼的让人不敢直视的眸子。


有时洋平会来看他,给他做好吃的饭。那时花道就会高兴起来,恢复一团孩子气。让洋平直叹这个年纪的少年最难懂了……

不、也许洋平是懂的,因为每次告别前,他都会望着花道背向他的身体发呆、目光在他的脖颈流连,虚虚抱住那拖在水泥地上的影子好一会儿,手的动作、就好像在抚摸着花道的头发,轻轻柔柔的、一遍又一遍。

花道自己也不知道这样的雨季过了多久,只知道、腰痛得最厉害的时候,就是雨下得最烈的时候。


直到有一天,仙道来了。

仙道彰是个突兀的人物,起码在花道看来是如此。是敌军、是对手。纵然老是张笑脸。
花道不喜欢仙道的笑脸,尤其是他笑得最灿烂最甜的时候。

每当仙道冲着他那样笑时,花道都会有那么一丁丁点的畏怕,当然花道本人是不承认的。毛都会炸起来,像小动物一样的。

而仙道偏偏最喜欢炸毛的花道,特想拎拎花道的脖颈,看看他会不会蜷成一团,“喵喵”的叫,可他没有。

他把花道收进了自己怀里。

不像流川枫那样只会闷在心里使用暴力,也不像水户洋平那样畏手畏脚无限的等待时机。他愿意设下一个温柔的圈套、等待一只受伤的小野兽,来把那圈套当然柔软的归巢。
在雨季过半的时候,仙道彰搬来与花道同住。

花道小小的屋子里,逐渐多出了很多奇怪的东西,比如剃须刀、带兔耳的绒绒睡衣、“吱吱”乱响的闹钟……

仙道会陪花道一起看录像带,两个人坐在水泥地上,屁股底下垫着绒绒睡衣。仙道揽着花道的腰,一开始全神贯注,但过不了一会儿,就会贴上来,嗅花道的脖子耳朵,然后吸吮。
到了雷雨交加的夜晚,花道也会手脚并缠住仙道,梦中无意识的急急的唤着:“彰……彰……”虽然只是梦里,却是一种极好的趋势。

仙道彰笑了,那种最灿烂最甜的笑,可惜是在偶有闪电的夜里,也幸好、是在这样的夜里。



后来,被水户洋平撞见了。
再后来,洋平再也没有来过。

再再后来,仙道彰走了,留下了一堆奇怪的东西,和一个约定。
“HANA,等雨季过去,天放晴了,我们一起去打篮球吧,就在咱们家附近的那个小公园。”
没有留下理由,花道也没有追问,如同来时一样。


可仙道的陷阱真的很好用,随着雨季的过去,过去也在过去,樱木花道,在等待一个晴天。

标签:
  Z - 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