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 迷失的尘夏

(8 次投票)

作者:东京dancer 周五, 2010年 08月 20日 12:03

这是我第一次发文,所以肯定有很多地方做的不好,如果大家又看到的话请直接无视。然后偶的文采也不是很好,所以觉得这篇文没什么内涵的请直接无视。
以上。然后开始发文。
================================================================

我看着远去的你,一生再也不敢勇敢。

————题记



枯叶在街道奔跑,枯枝在风中哀嚎。仙道是十分讨厌冬季的,说不上原因莫名的讨厌。

一阵风刮来,仙道缩了缩脖子,手中的热可可也快冷却了,无奈的叹了气,眼前大片大片的雾气。

今年的冬天怎么会这么冷呢。



“哈哈,刺猬头怎么像个女人一样啊!”

“樱木,你不冷么?”

“本天才怎么会怕冷呢?只有像你们这么平民才会被冬天所打败!”嚣张地叉着腰,朝天大笑,红色的头发仿佛就要燃烧了一样。



在下个路口,仙道毫无预兆的笑了起来,扯了扯脖上的围巾,留下了冰冷的温度。



神奈川的冬天远没有东京来的冷。  





“Akira,有找你的电话。”

“恩。”仙道接过电话,电话那头就传来田刚教练大吼,“仙道,你个混蛋,还不打算过来啊,你要偷懒到什么时候啊!”

一手捂着耳朵,一手接着电话,仙道有点委屈,“啊,那个,教练,我忘记了耶。”

“混蛋,再过几天是和湘北的练习赛,你赶快过来!”

“恩,明天打算出发。”



“妈妈,明天我要准备去学校了。”

“Akira,今天不要出去了,等爸爸回来吃顿晚饭吧。”

“谢谢妈妈。”



仙道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湘北,SHOHOKU。

十一号,超级新星,流川枫。十号,••••••,樱木花道。

想着想着,突然就“嗤嗤”笑了起来,然后十分生气,怎么弄得自己像个花痴的小女生?

可是对方是花道,如果自己是个女生就好了,是赤木的妹妹就好了。

那么,你是不是毫无保留的把爱留给我呢?



那个冬天你带走了我所有的温度。





仙道乘上新干线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了,东京的天空依然是灰蒙蒙的,天空中漂着雪花。

他哈了口气,跺了跺脚,叫了一杯热可可,望着窗外的世界。



“你笨蛋啊。”红色的头发像把火蔓延了他整个胸膛。

“算了,平民就是平民,永远都不能和天才相比。”红头发的少年拉起刺猬头少年的手,递上一杯热可可,“喝吧,不过小心烫。”

红红的脸,粗鲁的温柔。刺猬头的少年眼角弯弯。





窗外的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仙道换了一杯又一杯的热可可。突发奇想的,仙道在窗户上哈了一口气,然后画上了一只猴子,底下署名:hanamichi



花道,我很想你。那么你呢。



“哥哥,你画的是什么啊?”一个小男孩张大眼,侧着头看着窗户上的猴子。

“哈哈,是一只可爱的猴子。”

“可是,那不是小狗狗么?”小男孩不解的神情。

“小奈。”后面女人的惊呼,一把抱住小男孩,“你怎么跑这儿来了啊?”

“妈妈,这位哥哥说这是猴子,可是我觉得她是狗狗耶。”叫小奈的男孩躲在女人的后面,大大的眼睛,不解。

“啊,对不起啊!见过的动物只有小狗。”

“很可爱的孩子呢,你是他妈妈么?怎么看上去像姐姐啊?”仙道弯起眼,往旁边挪了挪,“我叫仙道彰,请问美丽的小姐你叫什么?”

女人红了脸,“我叫柳生美娜。”

“妈妈,我很喜欢哥哥呢。”小奈爬上了座椅上,站起身,“哥哥,你的头发为什么全都竖起来了啊?”

柳生美娜红着脸准备把小奈抱下来,小奈真是的,不过他也真的是温柔啊,人又帅气。



“刺猬头,你为什么要把头发弄得像扫把啊?”红头发的少年完全不知他也一头惹人注目的红发。

“这样子,就算花道和我走丢了,在远处也能远远看到我的头发。”

“哈哈哈哈,我才不会和刺猬头走丢呢,因为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啦。”花道回过头看到刺猬头的少年哭的淅沥哗啦,“喂,刺猬头••••••你怎么了?”

刺猬头的少年深深吸了口气,不语。花道急急忙忙停下来,“喂,刺猬头,仙道,你到底怎么了啊?”

“没事,风太大了,被沙子迷了眼。”

“真是笨蛋。”



如果一开始,你就不要出现我的面前,那么我就不知道痛并甜蜜着的幸福。



小奈很喜欢仙道,而仙道也意外喜欢着小奈,这个眼神清澈的小男孩。

“仙道哥哥,不行哦,妈妈只属于爸爸。”小奈一把蒙住仙道深邃的眼睛,语气微微的不满。

“哦,为什么啊?难道仙道哥哥没有你爸爸帅么?”

“怎么说呢?”小奈摸摸头,然后仔细的看着仙道的完美的脸庞,“仙道哥哥比爸爸要来的帅,只是爸爸是小奈的爸爸,不会变的啦。”

仙道眯起眼,呵呵笑着。旁边的美娜扯着衣角,别过脸,脸上的红晕一圈一圈。



“在我心里晴子小姐是晴子小姐,只有一个。刺猬头是刺猬头,也只有一个。”花道坐在刺猬头少年的对面,“咻”的一声,碗里的面又少了一点。

刺猬头的少年惊讶看着花道,然后嘴角止不住的甜蜜。





“神奈川站,请下车的乘客注意安全,携带好随身物品。”

“神奈川站,请下车的乘客注意安全,携带好随身物品。”



仙道回过神,看着把自己腿当枕头睡的小奈,笑得温柔。

“花道,到站了哦。”

“真是讨厌,这样就看不到仙道哥哥了。”

“我也很舍不得小奈呢,但是你在远处看到我竖起来的头发,就知道是仙道哥哥了哦。”

“仙道哥哥,这就是你要把头发梳起来的原因啊。花道是谁啊?” 小奈站起身来,突然想到什么,“仙道哥哥,花道是谁啊?”

“啊?”

“刚刚仙道哥哥叫我花道了。”

“他啊,是我花了整个青春得到的爱情。”

“那她是你的喜欢的人啦?仙道哥哥喜欢的人怎样的呢?真想看看啊!“小奈故作老成的朝天望着。惹得仙道又是一阵呵呵。

美娜看着仙道完美的侧脸,眼中浓浓的温柔掩饰不了悲伤的情绪。到底怎么样的一个女孩子这么幸福,让这么温柔帅气的仙道永远爱着。

“美娜,小奈,我在这儿。”远处男人朝着这边挥手。

“爸爸。”小奈飞奔过去,美娜朝仙道挥了挥手,“那么祝仙道先生幸福哦。”



仙道看着三个人走远,眼泪终于止不住流了出来,帅气的脸庞上弯弯扭扭的泪痕。





神奈川没有下雪,天空依旧明净。






灼眼的太阳,了无止境的练习,闷热的篮球场,这是属于神奈川的夏天。

仙道厌倦了这样的生活,所以他决定逃掉下午的练习,然后到海岸上去过属于他自己的下午。

 

“仙道,仙道!”越野站在篮球场边点着人数,那个万年痞子男怎么又不在?这不知道是第几次逃掉了。

可恶,如果自己也能逃掉该多好,这个鬼训练。越野抱怨道。再如果,自己是仙道该,然后想到仙道那个十几年不变的笑容,恶寒了一把。

“好了,大家开始训练吧。”

“越野前辈,不等仙道前辈了吗?”彦一站在越野旁边,一手拿着笔记本,一手握着笔。

“笨蛋,他来他就不叫仙道了!”

 

仙道趿着人字拖,收起钓鱼的工具,哈着气,真的是悠闲的下午。

这才是生活嘛。

 

“哟,这不是樱木吗。”仙道看到那头张扬的红发,原本燥热的天气更加热,仿佛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然后故作轻松打着招呼。

“哼,刺猬头,你怎么不要篮球练习啊?”花道语气凶巴巴,努力瞪着眼睛,使自己看上很凶恶的样子。

 

只有他自己不知道,他努力装凶恶的时候是多么可爱。

 

“刺猬头,你真是好人。”花道看到大碗的拉面时,眼神闪闪发光,然后朝仙道灿烂的一笑。

“那么,樱木你,不回去练习了?”

“恩。本天才才不要看死狐狸那副嚣张的样子呢。”樱木用舌头舔了舔嘴巴,“老板,再来一碗。”

“那么,樱木,我们可不可以来一场比赛呢?”仙道把他的拉面推到樱木的面前,双手撑着下巴,一副很快乐的样子。

“恩?”花道抬起头,狐疑地看着仙道,“哈哈,等本才吃碗拉面,慢慢收拾你!”

 

我想你很快乐,看着快乐的你,我也很快乐。

 

“小熊,那个红头发的人好凶啊!”

“哎?可是那个笑起来香蕉的家伙的头发也很奇怪啊!”

“明野,你看他们是不是职业篮球手啊,怎么打球这么厉害啊!”

“笨蛋,职业球手怎么可能会到这里来啊!”

 

刚刚被花道“借”走篮球的小鬼头实在因为不甘心自己的篮球就这样被“借”走,然后折回来等他们打完后准备要回家。

 

露天的篮球场上,仙道先控球,眼前就是在IH赛出尽风头的樱木。再次确认樱木的后背没事,比赛开始。

一改往日沉稳的作风,仙道一开始就是犀利的进攻,变相运球骗过樱木,突进禁区,射篮得分。

“刺猬头,还不错嘛!”

“那么你要尽全力了么?”

“当然!”

球权到了花道手中,花道朝仙道微微一笑,举起手,把球往板上砸,然后冲进去,扣篮得分。

仙道睁大眼睛。还有人这样one on one?那么樱木你眼中倒地渴望什么呢?

 

 

你来我往,谁也不甘示弱,最后花道还是输了五只球。

“可恶,果然还是不够!”花道愤愤地把球扔到地上,球顺势抬了起来,然后滚落到三个小鬼头那里。

“喂,红头发的,我们回家了。”三个小鬼头拿到球,呼啦一下就不见了。

“那么,樱木,一起回家么?”仙道扶了扶有点倒塌的头发,笑得一脸灿烂。

花道坐在地上,盘着腿,“刺猬头,我肚子饿了。”

 

花道摸摸圆滚滚的肚子,笑得灿烂,红色的头发被风微微带起。仙道就笑得越发的灿烂了。

“樱木,这里的拉面不错啊,以后真想天天来。”

“哈哈,当然啦,本天才发现的地方哇!没有问题,本天才以后天天陪你来这里吃拉面!”

 

这个夏天,我听到了花开放的声音。

 

日子从六月的头滑到了六月的尾,仙道那个万年痞子男和花道那个自大嚣张的猴子的友情就像消化在花道肚子里的拉面,越来越深。

 

暑假来临了,仙道为此很头疼。他有几天放假的时间,过去的一年,他都要回东京看望父母,可是今年难得和樱木••••••万年痞子男的烦恼。

不管了,等爸妈问起来再说吧。看了一下时间,快六点了,樱木应该过去了吧。

仙道匆匆冲出家门,往车站奔去。

 

“刺猬头,你好慢啊!”花道不满的嘟起嘴,大声吼道。

“哈哈,我不小心迷路了。”仙道走到花道身边,自然地摸着他的头,很久很久以来,他一直想摸花道的头。

哎,不是火一样的温度呢。

 

依旧是花道输了,仙道和花道肩并肩躺在空旷的篮球场,看天空中的星星。

 

“刺猬头,死狐狸要去美国了。”

仙道默默数着天上的星星,一颗,两颗••••••十颗,“你说什么?”

“你敢不认真听本天才的话?”花道的语气有凶恶起来,“死狐狸终于逃掉美国去了。”

“恩,花道你会难过么?”

“才没有呢,哈哈,本天才怎么会难过呢!哈哈!”

仙道的右手轻轻覆上花道的左手,轻轻吞了一口唾液,“如果我说,我也要回家了呢?花道会想我么?”

花道侧过头去,他从未认真看过刺猬头的脸,高挺的鼻子,深邃的眼睛,连嘴角的弧度都是完美的,没有了往日的笑容,好像有点焦急的样子。

“哈哈,刺猬头你开玩笑吗?”

“没有,我是说真的,花道,你会想我么?”

“会。”花道望着天空,最边上的星星亮了又暗了下去。

仙道微微舒了一口气,“那么,花道你会阻止我回家么?”

“不会。我都不知道是什么味道了呢。”花道有点失神,琥珀色的瞳孔光芒暗了下去,落寞的神情。

 

如果幸福可以分享,我愿把我的一切都给你,因为你就是我的幸福。

 

“我说,花道,我喜欢你,我们交往吧!”不给花道拒绝的机会,仙道略失温度的嘴唇附上花道饱满的嘴唇。

 

花道,我求你,请你不要拒绝我。不要拒绝我。全世界的人都可以拒绝我,唯独你不行。

 

“刺猬头,你••••••”花道推开仙道,看到满脸泪痕的仙道,吓得一时间不该说什么。

 

我不是有着如沐春风的般笑容的仙道彰,我也不是有着天才般头脑的仙道彰,我更加不是球场上无敌的仙道彰,我只是被樱木花道吸引的仙道彰,和天底下被爱情愚弄的情人一样的仙道彰。

 

“刺猬头,我是男生啊!”

“花道,我只是爱上的偶尔是个男生而已。”

寂寞的空气,不知名的小虫子鸣叫着,花道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好吧,就当我可怜你这个刺猬头。”

仙道猛地抬起头,花道嘴唇轻轻覆上仙道的嘴唇。

 

——不是没有想过如何拒绝你。

——只是真的拒绝不了温柔而又小心翼翼的你。

 

我的爱情,迷失在这个尘夏里。

仙道紧紧握着花道的手,向天空笑得灿烂,漫天星光散落。


仙道沿着海岸线,慢慢向陵南高中走去,海岸的地平线,灰蒙蒙的天。

仙道看过很多海。北海道海岸,伊豆的海岸,九州岛的海岸••••••只有湘南的海岸有着大把大把的鱼,还有属于他的灿烂的笑容和大海一样的生命力。

Sakuragi hanamichi。

 

“花道,你喜欢北海道的海岸么?”刺猬头的少年握着花道的手,躺在北海道的沙滩上,属于他们的甜蜜时光。

“恩,但是本天才还是喜欢湘南的海岸。”

“哦?为什么?”

“哈哈,因为这里的海岸没有拉面的味道!”

 

悉数甜蜜的时光,原来那些都不及你灿烂的笑容。

 

仙道还是不可避免的迟到了。田冈教练气得不得了。仙道淡淡地说,“我看了一会海。”

所有的人都沉默了。谁都知道在仙道的心里有着无法愈合的伤痛。

“那么就开始训练吧!这次一定要赢湘北!”

 

仙道见到流川的时候,是在他们的练习赛上。

“hi,过得好么?”仙道看到流川并没有很惊讶,只是他忽略自己语气中浓浓的疲倦。

“不好。”流川沉默着,谁都不愿意提起一些事,因为那些事实在太疼太疼,疼得他们无法抑制自己的悲伤。

 

“刺猬头,我要打败你!”

“哈哈~好啊~”

“笑什么笑!看不起我么?”

“我期待你来打败我哦!”

蓝色球衣,七号,刺猬头,仙道彰。红色球衣,十号,红头发,樱木花道。

 

太阳只有挂在蓝天上,才会晴朗。我是如此认为的。

 

湘北的人看来已经从花道去世的悲伤走了出来,只不过,篮球场太过于安静,安静的叫人寂寞。

谁都有悲从中来,只不过日子依旧要继续,人都不会永远活在悲伤中。

流川也好,他也罢。这个世界永远不会少了谁而活不下去。

但是,花道你知不知道,没有你,仙道会很寂寞。

 

没有了支柱大猩猩,没有了篮板天王樱木花道,由三井寿带领的湘北军团依旧很厉害,超级后卫宫城良田,神射手三井寿,美国回来的超级新星流川枫,风光依旧。

“这场比赛,是花道期待了很久的,只可惜他没有机会参加了,那么为了花道我们会赢。”

三井眼角,淡淡的红,樱木花道那个白痴!

“好啊,但是我不会输的。”仙道看着三井红色的球衣,有些出神。

 

“刺猬头,不要输给死狐狸啊!”

“因为能打败你的只有本天才花道大人。”

“那我等着你哦,花道!”

 

我,仙道彰,不是能说到就能做到的男人。但是,我答应你樱木花道的事情,永远都做到。

 

比赛结束,陵南以一分险胜,仙道并没有什么笑容。

 

“喂,去喝一杯。”流川叫住仙道,眼神凛冽。

“好啊!”仙道耸耸肩,笑得无辜。

 

最后,他们还是来到了拉面店。流川一个斜眼扔过去,仙道大声喊道,“老板,两碗大碗的豚骨拉面。”

“哈 哈,刺猬头你又来啦,花道怎么没有一起来啊?”老板咧开嘴,开心地笑着。他很骄傲也很自豪,因为那个红头发的混蛋小子总是一副很嚣张的样子,“老板,本天 才吃过全日本的拉面,这里的拉面最好吃了。”吃完后,旁边那个刺猬头的少年总是用纸巾温柔地擦着红发少年吃得软七八糟的脸。

“老板,记账!”刚开始的时候,真的是被吓到了,然后旁边刺猬头的少年就会拿出钱包替红发少年付账。

在这之前,他从未见过如此温柔的少年,也从未见过可以这么理直气壮欠账的少年。

“恩,花道最近有事情,所以不能来。”

“哎,真是可惜,我以为又能狠狠赚你的钱了呢。”老板端了两碗拉面,调笑着,“你们慢慢吃。”

 

“大白痴,他?怎么会出车祸?”

“花道外表虽然凶恶,可是他是一个很温柔的人,最见不得小狗小猫被人丢弃了。”仙道放下筷子,看着流川,“说实话,有时候真的很嫉妒你啊,能在花道的身边,和他打打闹闹。”

“这里曾经见证了我所有青春的地方,友情,爱情,这里可是花道带我来的哦。”

 

花道你走得太急,我开始怀疑,曾经你是否来过。如果那是幻觉,为何情节如此清晰,我的心是如此疼痛。

 

流川看着悲戚的仙道,白痴就是白痴,以前为了一只球差点断送自己的前途,现在居然为了一只动物丢了自己的命,白痴真的就是白痴!

曾今他义无反顾的飞向美国,心里默默期待,白痴!等我。

美国的天空,你要跳的更高,你要跑得更快,进攻更加的犀利,才能呼吸到更新鲜的空气。这些流川都默默忍受下来了,白痴,你想超越我还早了点,然后朝天空比了个中指,然后就是更强度的训练。我要更强,更强,更强。让你永远追寻我的步伐,让你的视线永远追寻着我。

 

当流川怀着期待的心情回到神奈川的时候,就听到樱木花道去世的消息,早在三个月前举办了丧礼。

流传并没有收到任何书信还有电话,到后来才知道原来是樱木叫彩子不要告诉他的,原因是怕狐狸看到他那副糗样。

流川做了决定,留在湘北,帮助湘北问鼎全国冠军。

 

其实,一个人的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忘记自己,不求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我最美好的青春遇到你。

 

“老板,结账了!”

“哈哈,仙道,不用啦,这顿我请,只要叫花道那个浑小子经常来吃就好了。”

“谢谢啦,我会说的啦~”

 

冬日的夕阳,伴随着偶尔飞过的鸟,翦亦出斑驳的生命力,比夕阳还要红的头发,张狂的生命力就这样消失在我的世界里。

你教我如何是好?花道你个混蛋。

 

“那么在县大赛见,”

“哼。”

仙道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掉头,走向了公墓。

 

“花道,今天我们赢了呢,没有你,我谁都不会输。”摆上刚刚在门口买的花朵,这个被爱情折磨的伤痕累累的少年终于跪在花道的墓前哭了起来。

 

“花道,你醒醒。”刺猬头少年的怀中,花道微微闭起眼。

“刺猬头,本天才最见不得被人抛弃的小猫小狗,怎么样我很伟大吧!”

“花道,我的花道!”

“刺猬头,可能我要死了,你不要难过啊!我最喜欢温柔的刺猬头了!没有本天才你要连我的份好好活着!不活到一百岁不准死啊!还有叫彩子姐不要告诉死狐狸,本天才才不要让他有理由逃回来偷懒呢!”

“花道,我已经打了救护电话,你坚持一会,不要在讲话了,花道!”

“还有,我忘了说,我爱你,Akira Sendoh。”花道微笑着,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

“花道!!!”

 

你应该知道,为什么不叫你仙道,或者彰,因为你是我的刺猬头,只属于我的刺猬头。

 

那个刺猬头的少年在后的一个礼拜哭得凄惨,像是要把一辈子的眼泪都要流光。像是你知道的,刺猬头的少年,叫仙道彰。

 

我的世界曾经绚丽色彩,如今回归黑白色彩。我的世界曾经欢声笑语,如今失去声响。

最好的时光里,我依然走在那条繁华但却不属于我的街。我像是个拾荒者,悄悄收藏起时光的底片,让它变成陈年的私酿,然后在那个尘夏的午后,晾晒出任何与你有关的画面。

 

这个冬天比任何时候都要来的冷,没有人给我热可可,没有人能温暖的我的胸膛。花道,花道,我好想你。

 

海水啪打着海岸,然后迅速退下去。这里埋葬着神奈川的篮板王,湘北队的樱木花道,还有仙道彰一辈子的爱情。

 

 

 

你从这边走向了那边,避开了我的一生。

                                                        ————尾记。
 

标签:
  D - 东京danc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