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三花] 倒带,少年

作者:东京dancer

我也不知道我发什么疯,灵感果然说来就来,然后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写了这篇文章出来。我发现会写H的亲都是很了不起的,至于我的······
看不下去就不用勉强了,依然是短篇,依然没有文采,依旧没头没尾。
以上,更文。
=================================================================================================================


夕阳已经掉落在地平线上,树枝夸张地抖动着,风卷落了一大片落叶,秋分。

印有SHUHOKU的挎包弯弯斜斜挂在三井身上,大步跨着步子,微微眯着眼睛,我到底发什么疯,一定要和他比什么赛,他那个体力简直不是人嘛!

樱木跟在三井后面,一伸手的距离,大声吼道,“臭小三,下次一定打败你!哼!本天才谁都不会输的!是一时大意啦!”

三井微微斜着眼,自信的笑着,“还早了几百年呢!”

“臭小三!没有体力的臭小三!”樱木一手叉腰,一手指着三井,大声骂道。回过神,就看到三井走远的背影。“死小三!等等我!”

樱木拉开修长的双腿,追上去,一把勾住三井的脖子。后面的影子被光无限拉长,扭扭曲曲。

特属少年的时光。

 

今天,樱木朝门口看了三次,发呆了五分钟左右,三井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这些东西。可能是高三刚刚开学的时候吧,就听到德男经常说:和光区有个叫樱木花道的国中生,高大的身材,一头怪异的红头发,还有过硬的拳头和大家技术,没有几个高中生是他对手。没有几个高中生是他对手?他嘁的一声。不断地找人打架,之后就和宫城良田打架进了医院,德男来看的时候身上也一身伤。

“三井,樱木花道进了湘北,随身还有水户洋平。”

“那正好,一起修理掉,还有你身上的伤使他们打的么?”

“是高一的流川枫。”

“今年的高一好嚣张啊。”三井望着窗外,白色的云朵被风吹得东荡西晃,“这下就不无聊了!”

 

“宫城良田,找得你好辛苦啊!”

“啊!”宫城良田被人举了起来,朝三井那边扔去,他一瞥身,宫城良田就砸到德男身上,顺势就掉在花坛里。

“樱木花道!”

红色的头发,凶狠的表情,眼里那种清澈无畏的是他所渴望的。为什么明明是不良少年,身上却散发着阳光的味道?

既然我得不到,那么久摧毁它吧!三井产生了强烈的念头,执着的,怨恨的还有嫉妒的。

 

“他们都是篮球队的。”

三井失了神,国中的比赛还历历在目,今天他却是站在学校与社会边缘阳光照耀不到的地方,学生害怕的不良少年。

我一定要亲手摧毁篮球队!

带人去砸篮球队,竟没有想到会以这样的结局来收尾。他,三井寿,也能站在篮球场上挥霍青春,下意识的看了看樱木。

“良田,本天才厉害吧!”

“啊!臭良田!你使诈!”宫城低下腰,加快了运球速度,一下就过了樱木,樱木像只猴子一样,拉拉跳来跳去。

完全是外行人嘛!到底哪来的自信呢?三井想了一会,实在没有头绪,“那么,来吧!”对面,安田和木暮的防守,“看来,你们还是不行啊!”

人生的交集完全改变,就像樱木红色的头发,灿烂而又浓烈。

 

翔阳之战上,那猛烈的灌篮;海南之战上,误传了球,哭的淅沥哗啦,随后又任性消失了两天,再出现的时候那头嚣张的红头发变成了短短的板寸,丰玉比赛上,跳投得分,还有山王比赛上,英勇的救球,最后光辉的灌篮。

千转百弯,原来我已经与你肩并肩打了那么多比赛,原来我们认识了那么长时间,原来我的记忆里只剩下与你有关的事情。

“哇!死宫城!”

“樱木,你也太白痴了吧!”三井调笑着,“活像一只猴子!”

“死小三!”

“哈哈!樱木,你又欺负三井!”宫城走上去,三人帮开始不顾形象的打闹了起来。

彩子无奈地挥了挥纸扇,“还在训练!宫城你怎么做队长的啊!”

“要不是我让你做队长,宫城你还早呢!”

“樱木,你明明是外行人嘛!把篮球队交给你,肯定会输的嘛!”

“明明是我年龄最大,比赛经验最多,应该我是队长才对嘛!”

“谁叫小三不良过啊!”

“混蛋!”

三人又不顾形象的打闹起来,彩子无奈地摁着头,要是赤木前辈在就好了。

“我帮大家买了一点水”

“啊!晴子小姐!”马上停下手,跑到晴子面前,“啊,那个混蛋让晴子小姐拎这么重的水啊!”说完马上就拎起口袋把水放在板凳上。

三井突然就没有打闹的心情了,就像咬了一口还未成熟的柠檬。

“拿去,小三。”三井接过樱木递过来的宝矿力,“也不知道死小三喜欢和碳酸饮料的,先勉强的喝吧!”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和碳酸饮料的?”

“角藤偶尔说过,本天才记得了,怎么样我天才吧!”

“花道,你的宝矿力。”

“啊!我来了!”

三井低头看着手里的宝矿力,然后再看着在大猩猩妹妹面前献殷勤的樱木,嘴角勾出似有似无的笑容,邪气却英俊。

如果,那个叫晴子是你追逐的爱,那么,你就是我势在必得的爱情。

 

 

“三井,你真的拒绝深泽大的邀请?”木暮坐在对面,有些惊奇。

“恩,荒废了两年,今年我一定要让湘北全国制霸!”三井漫不经心转动吸管。

“三井,不管怎么样,谢谢你!”

其实,说什么为了弥补过去的空白这样的伟大的理由,只是希望在看到樱木那欢快的笑容还有依旧清澈无畏的眼神。

 

 

三井趴在桌子上,突然想到樱木红色的头发,怎么离社团活动还有两个小时啊!无聊的课堂还不如和樱木吵吵架来得有劲。

不如逃课吧。

三井站在天台上,果然有很好的风景,对面,红头发,樱木。

戴眼镜的老师把书拍在樱木红色的脑壳上,樱木睁开惺忪的眼睛,摸摸了被拍痛的后脑勺,然后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三井笑了笑,躺在天台上,透过手指的缝隙,天空中残留着一条被客机丢弃的残留物,青光还有些刺眼,然后他沉沉得睡了过去。

那么告白吧。少年的心事。

 

青春期躁动的感情,我们管它叫做爱情。

 

三井准备了很久。

对着镜子练习了很长的时间,什么样的笑容不做作,露出几颗牙齿不恶心,笑多久肌肉才不会抽筋,他煞费苦心,终于,训练完后,大家都走了,只剩下他和樱木在打扫卫生,樱木看到三井坐在地上,大声的嚷嚷,“小三,又偷懒啊!”

“哎,你以为每个人都是你啊!不知疲惫为何物的怪物!”

“哈哈,没有体力的小三怎么能和本天才比呢!”

三井站起身,眼前的少年要比他高上一点点,却像个孩子一样,大声的哭,大声的笑,活得肆意。

樱木看到三井盯着他的脸看,马上便红了脸,“臭小三,看什么看!本天才脸上有什么嘛!”说完还夸张的用手擦擦脸。

三井一把抓住樱木的手,练习了许久的笑容,直视着樱木的眼睛,“樱木,我喜欢你!”

“什么!?”

“我三井寿喜欢你,樱木花道!”

红晕由樱木的脸蔓延到耳朵,脖子,眼睛也不自觉的乱瞄,声音就放得更大了,“哈哈!胡说什么啊!你以为本天才会相信!”

声音在偌大的篮球场上回荡开来,砸得三井有点疼,依然固执握着樱木的手,“真的喜欢你!”

“啊!!!”

樱木一把甩开三井,飞奔出去,三井看着地上自己孤零零的影子,抬头看着门口,笑了笑,收拾了一下打扫工具,关上门,失落就锁在里面,果然谁也带不走樱木骄傲的灵魂。

 

轻轻吻上樱木的丰满的嘴唇,舌头就伸了进去,温柔的绯绵,手悄悄伸进白色的T恤里,熟稔逗着他的乳尖,直到乳晕变成深深地红色,嘴巴离开了他丰满的嘴唇,顺着下巴慢慢往下,白色的T恤不知道什么时候脱去了,宽大的手一把扯去了樱木的牛仔裤,伸进少年未经世事的禁地,慢慢的搓揉,少年好听的声音就从嘴巴里泄了出来。

身体在叫嚣着,脱去衣物,压在樱木身上,樱木双手放在他的后背上,金色的眸子里不在光芒四射,淡淡的雾气,声音也不可思意的柔和,“小三。”

三井从床上弹了起来,被子里湿漉漉的裤子上也湿了,粘得他十分不舒服,一打开被子,白色的混浊物,他梦遗了。

已经过了那种兴奋期了啊,怎么还会?对象还是樱木?三井吓出一声冷汗。

 

 

樱木今天没有来训练,真的被吓到了么?“混蛋!”三井狠狠啐了一句。

“三井前辈,你啊知道樱木去哪了?”

“不知道!”三井狠狠白了一眼那个新来的新生,知道的话就不在这儿了。

神射手三井寿今天完全不在状态,三分球一只都没有进,传球频频失误。“樱木不会仇家结得太多了吧!人家来找他麻烦。”宫城一手运球,还半开玩笑的说。

 

如果他知道樱木也和他一样的烦恼着,心里会不会平衡一点呢?

“花道,今天怎么不去练习?”

“不想去就不去了。”樱木一闭眼就是三井认真的神情,“我三井寿喜欢你,樱木花道!”

喜欢能随便说的吗?何况还是跟他一样的男生,还是在篮球队里最要好的朋友。

莫名的烦躁。

“花道,恋爱了吗?”

“没有啊!”

“你那种神情只有为喜欢的人担忧的时候才会有,晴子怎么了?”

“晴子小姐没有怎么,只是,只是,小三他说他喜欢我。”樱木委屈的憋了憋嘴,“他们都拿我寻开心!小三最可恶!还一副很认真的样子!”

洋平听了,惊了一惊,三井吗?完全没有看出来嘛,那么我是不是要帮你一把呢?

“那么,花道,你讨厌三井么?”

“说什么呐,他只是我的朋友啊!”

“不是朋友,会讨厌他么?不良少年,还一副很臭屁的样子,会讨厌么?”

“洋平,他是我朋友也不是不良少年,他现在是个篮球手!”

一朵云,两朵云······“那么花道,你为什么要逃避呢?”恩?不知道数到了那一朵,重新再来,一朵,两朵······

“不知道!”

少年的心事比云朵还要厚重。

 

“花道你个混小子到底在干什么啊?两天没有来训练了!”宫城看到樱木晃着螃蟹步过来,冲过去一把勾住樱木的脖子,电光火石不是白来的。

“咳咳,良田放手啊!要死了要死了!”

三井瞥了一眼,回过头赌气扔着三分球,脸上的红晕依然可见。

樱木看着三井,犹豫着要不要走上去打招呼,最后还是释然的笑着,“死小三,干嘛!害怕啦!”

“混蛋,我就不知道害怕怎么写的!”三井低声吼着,跳来跳去,活像被踩了尾巴的猴子。

“那是说明你国语没有及格!”

“七门不及格的家伙有资格说别人嘛!”

“啊!”两个人又打闹了起来,宫城跑到彩子面前大献殷情,彩子无奈地转过身对新生说,“开始练习!”

三井专心地投着三分球,看到躲在门后面的洋平,洋平朝他暧昧的笑了笑,三井也笑了邪气却强势。

我是谁?我是永不放弃的男人,三井寿!

 

“小三,你给我留下来!”

“恩,好啊。”

众人看着他们两个,哎,一副了然的表情,也不知道樱木要输多少次才会甘心,三井麻烦你了。

“那要把门锁好啊。”

“樱木,喜欢你!”三井大声吼道。

“你说的是真吗?”樱木红着脸,眼睛开始不自觉地乱瞄。

“你说是不是真的呢?”三井往前一步,亲上那个温暖丰满的唇,离开时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樱木站在那儿,动也不动。

“啊!你亲了本天才!晴子小姐~”像是突然反映过来,樱木大声叫道,不知所措。

“我看到你会对你有欲望,我看不到你会想你,看到你笑我也很开心,看到你难过我也会不自觉地难过,我不喜欢你,但是我爱你!”三井一把抱住樱木,可怜的高大的男生不知道如何安慰这个曾经是他最要好的兄弟,只能傻傻呆在原地。

 

别说少年不识爱。爱未必是浓烈的,撕心裂肺的,只是淡淡的喜欢经过时间的洗礼,还剩下的感情那便是爱。

 

“对不起,小三。”樱木轻轻拍打着三井的后背,“我们还是好朋友,还可一起逃课,一起打架,一起打篮球。”

“不要说什么对不起!樱木,你小看了男人的欲望,何况我是对你如此执着爱着你的男人!”三井红着眼,一把把樱木推到在地,樱木吃痛地蜷起身体。

 

接下来的事似乎异常迅烈,樱木丰厚的嘴唇刺激着三井的荷尔蒙乱飞。

三井压在樱木柔韧的身体上,吻上樱木丰厚的嘴唇,手也不安分地伸进他的衣物里,少年身体有着惊人的温度还有不属于男生该有的细腻皮肤,三井觉得如果此时能够和樱木死去该多好。樱木的反应很大,可是平常看上去没有体力的臭小三怎么推都推不开,最引以为傲的力气也化作乌有樱木急着闭上眼睛,却没有想到这时的感官却是最为集中。

三井熟稔逗着樱木的乳尖,他蹙起眉头,这个衣服实在是太碍眼了,一把就把衣物拉开来,少年精壮的胸膛,蜜色的皮肤,嘴巴沿着下巴一路往下,脖子,锁骨,然后就是乳尖,手一把抓住少年未经世事的禁地,一下一下,搓揉了起来,果然就像在梦中。

“小三,放手啦!你在做什么?”

“爱。”三井勾起嘴角,手更加用力的搓揉,直到少年好听的声音从嘴巴泄了出来,“啊,不要!”

白色浑浊的物体一地都是,三井脱下衣裤,一只手轻轻摁着少年的后庭,伸进去一只手指,少年大声叫道,“痛,死小三!你赶快放手!”

“不要,我就是这么恶劣得人,得不到就摧毁,不良少年不变的真理!”

“可是你不是,恩~不良少年~啊·····你,可是篮球手······啊~”

三井手顿了顿,欲望大过理智,然后伸进第二根手指,樱木皱起眉头,真的很痛,很痛,“啊~”

听到樱木舒服的叫着,三井眼里有什么东西闪了闪,随后抽出手,让自己的欲望挺进去,樱木握着拳头,杀人的心都有了。三井不断抽动,射了一次又一次,樱木昏了一次又一次。

 

少年的欲望,无穷无尽,欲望过后,剩下的是什么呢?

 

三井看着痛晕过去的樱木,憋了憋嘴,眼泪不自觉地流了出来,帮樱木穿好衣服,收拾好地面,随后就走出篮球场。

 

我的世界荣不得失败,既然摧毁了你那清澈的灵魂,那我就离开吧。我一直是不良少年啊。

 

樱木,再见,再也不见。

 

等樱木去找三井的时候才知道他已经转了学,樱木垂着头,握了握拳头。

 

深泽大,三井躺在天台上,习惯性看着对面的教学楼,只可惜没有红头发的家伙,三井无奈地叹了口气,转过身。

“小三,好久不见!”

“樱木?”

“伤害了我就一走了之?”

“我,樱木,对不起······”

“那就用你一辈子来补偿吧!”

 

空荡荡的天台吹来寂寞的风,少年时代的烦恼划破云朵擦破苍穹呼啦啦的向天外飞走。

标签:
 

最近更新

[仙花/聪花]遥望   绘心
[仙花/河田花]弟弟   绘心
[仙花]SPY   hanakuma
[流花]花吐症   hanakuma
[流花]情书   hanakuma

随机文章

[清花]夜班   卡雅
[流花]伊甸之东   妖精鸟
午夜马戏团     yasha
那些小短篇   漫蔓
[流花]宠物情缘     无心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