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 最明媚的阳光(番外)

作者:东京dancer

卡卡,提前祝你生日快乐。
应了大家的要求,写了一篇番外其实我是送给卡卡,因为你明天就生日,来不及准备更好的,这篇先垫垫吧。
最不想结局的结局,凑合吧,狗血之外有些无聊,不喜欢点个红叉叉
最近在想H怎么写的,脑子崩坏ing,番外居然比正文还要多,所以草草完结了,我无语中
最后,卡卡总攻,送你一朵菊花,加油吧!总攻的日子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以上,贴文。
=====================================================================
地球,几亿几千人个人,奇怪的是,我只会想你。

“混蛋!樱木你个臭小子!昨天企划书又偷懒!”
田之介郎推开门,大声的吼着,办公室里的人低着头,依旧忙着手里的工作。这种事自从红头发的樱木来后就已经见怪不怪了。
红头发的樱木啊,他暴躁,他冲动,他自大,他嚣张,但是他却有着最阳光的笑脸最灿烂的红发还有最清澈的灵魂。
可是,你不知道吗?最灿烂的却是最孤独的,最温柔的却是最遥远的。樱木如此,仙道如此。
那个红发樱木早已被年少的爱情烧的体无完肤啊。

“哎呀,死老头,本天才随便写写就能超过什么公司了,不用太认真啦~”樱木端着咖啡从田之介郎旁边走过,“哎!一郎!那包糖是我的!”
彻底被无视了。田之介郎额头井字突突,身为主管的尊严何在?
“樱木花道!你企划书重写!在新的经理来之前!”
还是放心不下他啊!听说新的经理刚从美国回来,年轻有为,希望白痴混蛋樱木不要惹到他,不然不就是一个小小的主管能帮的了他的。
“不要,本天才花了一夜写的东西你敢不要!”手里的咖啡已经变成了糖,“恩,昨天詹姆斯一节得了12分?哈哈!年轻有为啊!”
田之介郎大声吼道;“不是我不同意!就你那点水平骗骗我还行!新来的经理那边你就混不过去了!”
“什么?有新来的经理?男的女的?”办公室的女人开始八卦起来,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嘛。
“是男的哦!”
温柔的声音,奇怪的扫把头,深邃的眼神仿佛爱情海一般,温柔的让人溺毙。
“对不起,我迟到了。我叫仙道彰。”
“哇塞,好帅啊!”
“他就是经理?有福了有福了!”
嘴里的糖早就失去了甜味,浓墨重彩的苦涩,少年未果的爱情。
樱木低着头,摆弄桌上的吊兰,在惊喜与慌张中来回彷徨。
“花道,好久不见。”
眼神平静,语气依旧温柔,笑脸依旧赖皮,少年时代的缩影。如果心脏在跳慢一点,再慢一点的话,平静的谎言就不会戳破,我依旧是那个完美的仙道彰。
“恩,不见更好。”
头也没有抬,仙道嘴角微微下撇,随后立即上扬,他依旧还是那么率真。
“呐,我很想花道啊。”
樱木猛地抬头,嘲讽的表情,怀疑的眼神。心脏爱上了谁,忘记了跳动,我的少年不再相信我,仙道苦苦笑了笑。

“嘭”
“怎么回事啊!樱木!你这几天摔坏了多少东西啊!”田之介郎一把揪起樱木的耳朵,獠着牙,下巴夸张到极致,口水四溅。
所有捏了一把汗。田之介郎在樱木没来前可是能把人生吞活剥的,现在不会要把他最疼的樱木••••••
樱木眼睛瞬时变成豆豆眼,眨了眨眼睛,一不小心又把椅子踢翻了。
气氛陡涨。
“田之介郎前辈,这份企划书是花道写的吧。”
仙道拿着企划书站在田之介郎的后面,眯眯眼,耳朵上的手很耀眼啊。
“啊,那个樱木刚刚来不久,还不上手,一会我亲自写一份给你。”
“不用麻烦你了,花道,请你跟我办公室去一趟。”
“凭什么啊!不去!”
“樱木!”田之介郎推了推樱木,樱木不情愿的跟在仙道后面。

“花道~”
“啊,经理有什么事,我还有事要忙!”
“我很想你。”
“说完了?我走了。”
樱木转身,仙道拉着樱木的手,平静的爱情海波涛汹涌,仙道的眼泪刺痛了樱木的心。
“刺猬头。”
“花道花道,我真的很想很想你。”
熟悉的气味,阳光的味道,仙道抱住樱木哭得伤心。美国的阳光也很灿烂,美国也有延长的海岸线,美国也有疗养院,美国也有篮球社,美国也有红发的人。
但是,美国没有樱木花道。

我真的已经忘记你长什么样子了。仿佛只记得温柔的语调,深邃的眼神。
还有你你转身离开。
我的刺猬头已经离开了我。
我不是圣人,我会怨恨,当初明明告白的是他,陪在我身边依旧是他,丢我而去的还是他,当我知道死刺猬为了我和爸爸吵翻了,一个人独自忍受着孤独,最后疗养院的钱和我的未来妥协的时候,我决定忘记死刺猬。
那个天底下最赖皮,最温柔,最英俊的刺猬。

“仙道,好了,我还有工作。”
缄长的沉默,夹杂着现实浓浓的无奈,樱木开了口,伤人伤身。
“花道,我回来只为给你一个将来,现在的我足够保护你。”
温柔的诉说着誓言,宽厚的胸膛,仙道彰最终长成男人,可以负担起所有的责任,给最爱的人最美好的将来。
“本天才用得着你保护吗?!当初也是这样!你以为我会接受你爸爸的钱么?一声不吭的就走了!你知不知道你的背影不适合孤独!刺猬应该是最赖皮的笑容!”
我不喜欢你,从来都是。我一直骗自己,到后来真的相信了。
天才不会因为感情的是哭泣。樱木哈哈笑着,大喊自己是天才。
仙道怔了怔,年少时耍的那些小手段,他居然都知道?背影?机场。接受爸爸的钱?难道他••••••
是啊!他忘记了。他的樱木有着最坚强的灵魂,不要妄想以生活套住他,活得肆无忌惮。忘记了呢。爱上了一个人失去自我,却忘记了人生就像饮水,冷暖自知。
“花道,我爱你啊!”爱你只去了自我,爱你耍尽了手段。
“我也喜欢刺猬头,五年前,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呢!”自嘲得笑了笑,温润的嘴唇亲亲触碰脸颊,樱木走出了办公室。
仙道失神地摸着刚刚被亲吻的脸颊,随后轻轻笑了起来,最后眼角勾起一个弧度。
这样子,花道,你以为你逃得掉么。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