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 Honey

(4 次投票)

作者:东京dancer 周五, 2010年 08月 20日 19:20

七夕的礼物,送给月月,依然是短篇。
很抽风,最近悲伤无能的我,只有这样子凑合了。
为毛,我的上午我的下午我的人生都在填坑中度过?
好吧,祝大家七夕快乐。
以上,发文。
================================================================================================

1

仙道望着天空中的浮云,又长长叹了一口气,班级的女生看到这情形也长长叹了口气,然后全班的男生也叹了口气,越野看到这样子的情况,也叹了一气。
上次生物学老师讲了一节课的蝴蝶效应也没有懂什么意思,看这情形,不懂才有鬼吧。
仙道又撇了撇眉,嘴角拉到最大的弧度,一脸怨妇像。说实话碰到那种情形,作为本世纪最华丽的温柔攻的仙道也郁闷啊。
从生物学角度来说,我们仙道绝对符合优生学,英俊的脸庞,深邃的眼神,迷人的微笑,高大的身材。从人格的角度来说,我们仙道绝对的优胜,高超的球技,广大的人缘,最主要是对谁温柔的性格啊。从生理的角度来说,这种事只有花道才知道吧。
说到花道,我们英俊风流的小仙哥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作为本世纪最自大的最别扭的最可爱然后带点小奸诈的女王小受,花道无疑是受小攻们的欢迎的,可是他那害羞的性格还是让仙道吃不消啊。
不就是上上次在大街上当着众人亲了他,还有就是上次不节制不小心让花道错过了一场比赛,再想就没有别的了,花道已经好几天没有理他了。
再过几天就是七夕了,他不会和自己的右手度过这么浪漫的七夕节吧?!
不要啊!花道啊!

2

花道坐在篮球场外,盯着流川枫的一举一动,华丽的过人技术,任何角度都能得分,在他不在的时候流川枫有进步了?
仙道再次翘掉了篮球训练,偷偷跑进湘北篮球队,就看到花道盯着流川枫若有所思的表情。加上花道已经好几天没有理他了,我们小仙哥华丽丽的爆发了。
“哟,超级新星。”
自然,自然,一定要自然,仙道在心里警告自己。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走上去打招呼。
湘北众人一惊,仙道什么时候来的?然后一致看着花道,最后才发现仙道居然向流川枫打招呼,还笑得这么甜?
大家好像听到了莎士比亚的召唤,杯具or洗具这是个问题。
花道莫名其妙看着站在球场的两人,也来不及想仙道什么时候走到流川枫跟前的,大家什么时候都已经停下来。
“哼。”
不愧是本世纪最冷面的小攻,长得冷面英俊这是必须的,以惜字如金的性格作为辅助,加上鬼畜式的闷骚,小攻界的超级新星。来,大家鼓掌,咳咳,扯远了。
仙道就是仙道,心里早已经把流川枫千刀万剐,眼神还是平静注视着流川枫,在思考怎能把流川枫扼杀在摇篮里。
“打球不错哦。”
“哼。”
仙道有点挂不住了,他就不累啊,哼不哼的,大家都是男人,怎么会带纸巾啊。
“刺猬头!”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全世界忍心叫本世纪最帅最温柔的仙道sanma叫做刺猬头的只有湘北的篮球手兼仙道的媳妇的樱木花道。
仙道不理,作为男子汉之间的对决,怎么允许分心呢。就算是花道也一样,一定要一决胜负。
“来吧,男人之间的对决。”
狂傲是要资本的。被人挑战的了哪有不回之理?流川枫把球扔过去,看着场外的花道。
看吧,果然有JQ。

最终one on one变成了one on two。
仙道那个恨啊,花道受伤后他一直很少让他碰篮球,现在流川枫搭档着花道一起对战他,不平衡啊不平衡。
明明应该是他和花道对战流川才说得过去啊。
虽然作者的思维有待肯定,但是CP向是肯定的,请不要怀疑这篇是仙花。
“死刺猬,你是打不过本天才的!”
只要不反攻就行。仙道并不在意,就看着流川,冰冷的眼神稍微有点融化,真是讨厌啊。果然是闷骚的死狐狸。
仙道用尽全力,流花组合惨败,仙道笑得得瑟啊。流川枫你要抢花道还嫩了一点,花道走吧,我们回家吧。
“都是你,死狐狸,那只球应该传给我!”一拳头。
“白痴。”一脚。
名产,猴狐大战。
仙道华丽丽的躲在角落,去画圈圈了。花道,为何,你要如此对我?
“花道~”仙道飞扑过去。
湘北篮球场,鸡飞狗跳。不,是一群人闹腾着一只猴子,一只刺猬,一只狐狸。但愿这里不是动物园。              

4

花道十分生气,都不知道死刺猬又来篮球队做什么,害得他被彩子打得爆头。
“死刺猬!”
“花道~你好几天已经没有理人家了~”
仙道垂着头,拖着脚步,可怜兮兮。作为一名优质的攻君,不仅要英俊潇洒玉树临风,也要善解人意温柔体贴,还要经打耐摔任劳任怨,更要能文能武能屈能伸,想我仙道彰哪一点没有做到?花道为何你要如此对我?
“你还有脸说啊!”花道RP爆发,“还不是你上次说不射在本天才的里面,还有上上次,上上次也是这样子。”
仙道回忆啊回忆,好像是这样子的。可是花道那魅人的姿态,甜蜜的嘴唇,敏感的身体,不激动那是无能啊!想着想着我们刺猬身为大灰狼,扑到花道身上。貌似他似乎忘记花道虽然是小红帽,但是不可忽略他那骇人的身高。
果然磕到下巴了,另加樱木的拳头和后来补上的一脚,小仙哥华丽丽的挂了。
“花道~~~~~~~~~~~”
“花道~~~~~~~~~~~”
堪比叫魂的声音引得过往的人侧目观看,花道红着脸,越走越快,仙道就跟在后面叫唤叫唤,最后没有办法,花道停下来,黑着脸。
“死刺猬,你还真不要脸!你没有看到比人都在看我们啊?”
“我好想花道啊,花道好几天没有理人家了~”
花道虽然是女王受,可是心里还是纯洁善良,一看到像是被人抛弃的仙道,心里顿时柔软了片,“你知道错了没有?”
“知道了~”
“错在哪?”
“不该那么次射在花道的身体里,下次不会这么多次的。”
都说了恋爱中的人的智商都是负数,天才的仙道那就是变成了傻子,倒地之前还在想怎么样才能让花道在七夕自动献身出来。
完全不知道是什么状况嘛。

花道终于原谅了仙道,如果在和仙道怄气,不知道那个刺猬头会做出怎么样惊天动地的事情。
花道不可过分溺爱啊。心理学家说了,对身边的人不能过分的溺爱。哲学家也说了,溺爱是一切罪恶源头的温床。只可惜我们花道除了知道牛顿啵啵的万有引力外,连语文老师都不知道长什么样子。
最近陵南高中的气氛很好,大家都笑得得瑟,蝴蝶效应啊,蝴蝶效应,生物学老师的牙齿都得瑟掉了。
今天晚上一定要把花道骗到床上去。我们仙道是如假包换的男人啊,正值青春年少,冲动是有的,ji情也是有的,欲望肯定少不了。

傍晚,有个梳着扫把头的男人在附近转悠转悠,欧巴桑都打开窗户看着他,虽然奇怪但是很帅气啊,少女时代的梦想啊~
“花道~”
“刺猬头,怎么不回家啊?”
“钥匙我没有带,你有没有带。”
花道把钥匙插进锁孔中,仙道居然联想到了他把自己进入花道的身体里,果然是禁欲太久了。
“好了,我要先洗澡。”
花道把篮球袋扔进玄关的柜子里,一把脱了上衣,露出精壮的上身,因为打完篮球的原意,上面还有轻浅的汗渍。
萌啊,扑倒啊,仙道艰难的吞了吞口水。
花道回过头,勾起一个妩媚的笑,“刺猬,今天你敢碰我,我明天马上就去找狐狸,啊,洋平家的们永远为我敞开,上次大叔也说喜欢我,那个长毛猴还邀请我去他家呢。”然后脱掉裤子,晃悠晃悠走进了浴室。
外面的仙道只有眨眼的份,亲爱的右手,这时的我才发现,我是多么离不开你。
小仙哥,七夕还遥远,革命还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标签:
  D - 东京danc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