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花受文系统评论-文库小说导读:A区 - B区

作者:红盏

 

在乐园文库终于修葺一新的时候再次注册了乐园账号,激动之情无以言表,在这里开贴是想要和大家分享一点自己的阅读心得。不能算是评论,大概只能勉强称为读后感,有赞美也会有批评,都只代表个人观点,如果有大人谢绝评论,请直接回帖告知,因为我大概会按照文库字母顺序慢慢往下写

A 区

Adail

A字打头的第一个就是爱戴君,实在是非常大的挑战。

在今天温习此君的文之前,我对她的文章还停留在温馨、美好、童话的阶段,并且正打算就此衍生出一番天真烂漫的感慨;所幸在写之前我谨慎地将她的文都重温了一遍,于是差点咬掉自己舌头。

Adail喜欢或者说擅长写童话体裁的小短文,从语言上来看这些篇章篇与篇之间差别不大,都是可爱的充斥着浓厚的娇憨气息,非常像是井上笔下那个永远三头身的q版花道,浓浓的感情呼之欲出。被物化之后的sd众人一如既往地欢快地干着各种事情以及,调戏花道。不管是八哥花道,猴子花道,番茄花道,钞票花道,他都神气快活,高唱天才之歌。大概就是如此种种,让我留下了相当错误的印象,觉得爱戴君写的都是甜文,温馨轻快。

当然甜蜜的不是没有,比如要学爬树学飞翔的流川猪君,比如唯一幸存下来并想和仙道争宠的710蟑螂君,比如虽然全灭但是更像进了洞房了番茄炒蛋兄弟。Adail君更擅长的却是在你笑得欢畅的时候不动声色地将粉色的童话故事抹上浓重的血腥,故事就在你千百个疑惑冒出来的时候戛然而止。

比如仙花的《我爱你》,孔雀仙道爱上了猴子花道却似乎还没有明了自己的感情,春花烂漫的山野,调皮胡闹的猴子,顶着漂亮羽冠却被奚落为刺猬头的骄傲孔雀,怎么看也该有个甜甜蜜蜜的结局。可是(要没有可是,大概我们就不用叹气了),猴子花道的伙伴们不见了,于是倔强的猴子和孔雀决定上天入地也要找出它们。丑陋的人类世界刷地一下在它们面前拉开了遮羞布,它们撞入都市被人囚禁……

巨大的反差和心理落差,实在是让我有那么一瞬间的茫然。

如果说《我爱你》这篇文在语言上或者说在情节的转换上还有那么一点点不够圆转如意,那么下面的这篇《猫爱上鱼》则完全可以称得上是精品了,经得起一再品读。仙道主人养了一只黑猫,照例是酷酷的,养了一尾鱼,精力无穷的,原本这可以是一个萌系的故事,如果不是后来晴子小姐的到来,如果不是花道没心没肺地天真烂漫地单恋着晴子小姐,如果黑猫流川不是那么的流川——在图区,强大的didi为这篇文配了强大的图,图文相得益彰,绝对不容错过。

既然说到了adail笔下那么流川的流川,正好就可以来说说她的其他几篇正常向文。和其它cp比起来,她笔下的流川并不见得有多么特殊,深情而且带有一些暴虐的特质,爱着花道却还没有学会怎样爱,在表达爱情之前已经开始掠夺——这样的流川,似乎也是很多的流花文里的一贯形象了。不用说,只要语言漂亮,情节妥当,这样得不到毋宁死的流川,其实是很讨人喜欢的。(好吧,我说的是其实我很喜欢。)

她笔下的仙道,倒真的是个深情温和的好攻君,我非常喜欢那篇仙花的《花》,言辞干净流畅,一点都没有拖泥带水,完全没有多余的矫饰,随着故事的发展情感慢慢酝酿,然后很明快地就结束了。(说起来,事实上我都不确定我是不是完全看懂了故事主线,但是这不妨碍我看得津津有味呀。)

最后要说的是,adail最令天怒人怨的是开了非常大的三个坑,一个就是花太狼系列,萌到人发抖却迟迟没有撒土,还有一个是悄悄披着马甲写的稀有花系列,故事一环套着一环,真相和疑惑并生,在看的时候就忍不住担心,这么复杂的关系怎么写下去呀,于是,(不负众望的)果然坑了。还有一个,是萌系列的短文,妈妈我很困扰呀,我在打这几个字的时候,其实很想跟着喊一声,蹲坑的我也很困扰呀!!非常好看,所以,虽然是个坑,我也建议大家去跳一跳。

Aki、apple

这两个作者都只有一篇文,而且也算是满典型的一类。风格清淡,语言流畅,情节也是淡淡的有点小温馨,有点点类似日翻文,就是一个个小小的故事,讲的是花道和流川生活中的琐事,很平淡,顺畅地看下去。看了会让人微笑。

Anyi

文库收文三篇,一个短篇,两个中篇,这里简单讲下两个中篇。

记得在老评论区里有人曾经说到过,最怕的就是标题写着allchar的文,因为根据经验进去之后往往会被雷一下。在这里提到这个(笑),是因为一直混在all花向的乐园,很少会有这种直观感受。

《方式》一共5章,出场人物简单,故事也不复杂。简言之,成年之后的花道自己开了公司,洋平是他的助手,这天却收到了来自对手牧绅一的示爱信于是引出了潜在的商业阴谋,同时,花道遇到了少年恋人流川枫,对方早在多年前就因为花道的忍让成全而负气赴美并且音讯杳然,而此时和流川一起出现的还有泽北荣治,流川坦诚那是他在美的同居者。

光看简介,是不是觉得这是一个超级动人的故事?事实上,我也觉得这个故事可以写得凄楚哀伤缠绵动人,可是抱着这样心态的我悄悄地被雷了一下。

随着谜底的揭晓,原来当初花道赶流川走的时候便承诺会一直等他,原来流川在美国只是和泽北分摊房租,原来向花道示爱的牧绅一爱的是仙道彰,而牧的妻子弥生对他俩这种关系尽力呵护(omg)。

那么这样纠缠的故事该如何结局呢?流花二人不用说已经相亲相爱,和牧欢爱一场走出宾馆并且正好被牧的元配弥生撞破的仙道一脸颓丧凄楚,但是,但是,他见到了洋平,于是人生华丽起来==

就是这样一个故事,它小小地雷到了我,也许会有同好想去被雷一下,所以特意推荐,orz

这个故事请用原作的最后一句话作结:

“那一夜仙道哭的像个孩子,眼泪不管怎样都止不住。”

和前面一个故事比起来,《雷雨》这篇就没有那么多雷点了。

热带毒蛇专家仙道彰和杰(原创人物)因为飞机失事流落荒岛,不想遇到了同样落难荒岛的流花二人。这个岛上有一种神秘的毒蛇,不行流川就被咬了,于是出现了假死现象,在被埋之后又诡异复生,因为蛇毒和雷雨中的某种成分产生了反应……

欲知详情,不妨自己去看吧。

看到这里,大概会有人跳出来批评楼主的不厚道了,事实上我自己也有这样的感觉,因为一直以来大家习惯说的就是不爱看请点击右上角小叉叉,我又何必在这里借机对自己不爱的文奚落一番?但是,请看我真诚的双眼,这绝对不是我的初衷。我在这里想说的是,为什么看起来明明是挺有吸引力的故事,在读起来的时候却觉得味同嚼蜡?(当然,这是针对我自己而言,有人喜欢这一类型的文还请不要打脸==)

这位作者的语言并没有什麽大问题,用词也中规中矩,完全没有过分肉麻的词句让人起鸡皮疙瘩,可是在看的时候,我却一直是刷刷刷一目十行往下看。在花受圈里,有的是文字很美的作者,比如皮,比如小哈,比如三八女神,比如写古风的七窍君和老白,自然我们读者不能要求每个人都能写出这么美好的文字,可是我想来想去,这个作者的文最大的特点大概就是文字不够美。

不够美,不是说她的文字就很差,也不是说要写成教科书上那种美文,而是说作者似乎急着将故事讲完,忽略了其他的东西。比如没有环境描写,没有氛围营造,台词上没有精彩的对决,对话过分直白,叙事方式也是直白到没有给人留下一点思索的余地。看文的时候,就好像是在节假日被迫跟着拥堵的人流参观景区,风景再美都没有了欣赏的心境,唯一催促着看下去的,大概就是对于结局的一点点好奇。

事实上,给我留下同样印象的此类文很多,在看的时候经常会觉得作者是不是在写的时候完全是一口气写下来的,急急忙忙想要完结,于是只关注情节的发展,其它的一切都先放在一边,连带的让看的人都觉得气息急促喘不过气来。当然了,根据作者对语言感受度的不同,这种感觉的程度也有所不同。

比如,ochly的文我非常喜欢,她写的一个短篇《追花》一度是我每天必看的治愈圣品,每次看都会忍不住怦然心动,她的《罂粟》更是把我坑的死死的,可是在乐园同人志上的《湘北记》,却总会让我产生一种奇怪的排斥感,觉得那篇文是她赶出来的作品,所以她没有花更多的精力在文字上使之与故事更完美地匹配。(拿自己喜欢的作者开刀,真的很痛苦,也表示我很有诚心,爆)

还有类似的艾玛(希望这样提一下不要紧),她的文笔其实挺不错,在看文的时候也能看的很happy,可是却不太会提起兴趣去看第二遍,因为,故事已经知道啦。

这样说起来,那些让人印象深刻的文章,其实都是文字很漂亮的,只有这样才会让人一遍一遍阅读,比如我绝对看了尾巴美人的某一篇文不下30遍。

每个人对于文字的喜好都不一样,感受力也各有不同,我喜欢的那个频率也未必对得上他人的胃口,但是,我之所以说这么多,其实只是为了表达一种遗憾,有很多的文,就是差那么一点点感觉,于是它单纯地讲述了一个故事而已,简言之,如果有人能够用100字来概括其内容,那么它就完全可以被取代,这是多么令人伤心的一件事。

再说一个题外话,前面那篇《方式》大概成文时间较早,基于一些历史原因使得文中存在现在看来挺雷的几个cp,如果伤害到作者,我诚挚地表示歉意。


Autumn~0903

短篇2篇,都值得一看。

[仙花]戾
很难用好看或者不好看来简单地形容这篇文章。怎么说呢,我在看文的时候,脑袋里不停地闪过各种想法,归结起来大概可以用如下词汇来总结:青春,叛逆,挣扎,回归,等待。

我想,大概没有看过这篇文的人已经可以据此想象出大致的内容,但是,可以说你的想象肯定和此文有所出入。

首先来说说文字(笑,未能免俗又要从这里说起)。在看到第一段的时候,我就忍不住猜测作者的年龄,我觉得大概应该在18岁左右,生活中遇到了一些不如意,大概性格内向又敏感,但是在陌生人面前也许会更加自在,皮肤白皙,身形瘦弱……好吧好吧,我猜想看到这里的各位已经忍不住要吐槽了,因为连我自己都已经忍不住觉得我在说的是某个人笔下的女生形象,至于是谁,看一下我从作者文里摘抄的一段便知。

“女人有着一头黑色如海藻般的卷发,长长的睫毛如同诡异的花朵一样,扑扇着,丰满的双唇红艳艳的撅着。涂满寇红色指甲油的手轻轻托着酒,轻轻摇晃几下。整个人看起来就像1朵妖娆如沉沦的鸦片花朵罂粟。只有眼神,是大段大段的支离破碎。”


我想,不用我说,大家也知道这是安妮宝贝所惯用的辞藻,在我看来这些形容已经几乎成了一种icon,只属于一去不返的青春年代。

这篇文分成四个段落,启、承、转、结,段落之间风格差异挺大,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作者花了较长时间来完成它。但是这一点也不妨碍文章的完整性,或者不如说,正是因为文章里有些显而易见的拗口的别扭的转折,有一些微微的惆怅的蛋疼词句,有很多一看就知道是堆砌的唯恐不够的夸张辞藻,才越发的显出它的青春特色。

故事以仙道的等待开始,在幽深的角落,他独自等待,然后思绪闪烁仿佛晦涩的文艺片——各种文艺的片段,内心独白式的短句,其实更像是时下流行的某些歌词。虽然在看第一部分的时候,需要不停脑补——可是它们毕竟能够激发人的想象。词句有些生涩,甚至有点刻意,可是会觉得挺贴合这个离家出走的少年仙道:谁让他正在闹叛逆呢。

作为一个差不多过了半辈子的老人,我觉得对于青春期的叛逆这种东西,早已经无法感同身受了,我努力理解,我努力接受,我努力安慰,可是到底隔了千山万水。文中少年仙道难以忍受家庭所给的压力,决定离家出走,他要摆脱家庭给他的上流社会的桎桍,他要对抗父亲的绝对权威。他想要抛弃一切,于是连钱包也扔给了路边的乞丐。然后他遇到了樱木花道。这个是文章的第二段落,按时间上来说,应该是作者在回顾仙道和樱木相识的经过,还暗暗地埋了一个伏笔下去。可是我想说的不是这个,因为从各种角度来说,这篇文的故事性远远弱于它带来的情绪上的冲击。那么在看这一段的时候,我想到了什么呢,说来很可笑,我想到了自己在前不久整理qq时候看到的一个小姑娘的签名:

“每一个声音都细微而深刻。”

我不知道这句话是不是有些什么典故或者出处,我只知道,能够写出这句话的人,肯定不是像我这样已经混成了老油条的人。说得矫情一点,这是只有纤细的少年才能有的感受,他虽然尚未经历大风大浪,可是他的各种情感体验和成年人是一样的,他的甜蜜痛苦并不会因为他还年少而减少半分。回到文章中来,我要表达的是,青春期的叛逆和苦恼,在我这样的老人看来,动人的是情绪,而不是理由。

仙道离家的理由是什麽都好,他反感的上流社会怎样都好,他的那些想法(或者说作者加之他身上的想法)不管是怎样幼稚或者单薄,都不能抹去她在文章中表露出的扑面而来的苦涩情绪,所以,好吧,其实看这一部分的时候,我是被这个打动了。情感的描写,仙道内心活动的描写推动着故事的发展,所以当他遇见花道之后,情节在这里似乎出现了一个断层。

仙道认识了花道,可是如何从仙道的视角来看到在花道身上发生了什么?文章似乎没有犹豫地就进入了花道的回忆部分,这不能不说其实是一块硬伤。可是,哈哈,正如我之前说了那么一大篇的青春啊什么的,我觉得这和之前看到的那些词句上的生硬什么的比起来都一样不能阻止我看下去。

花道暗恋着流川,可是流川却已经去了美国,并且是对花道毫无眷恋的。花道挣扎着固执地等待着他回忆着他,仙道遇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已经负伤的花道。

这样的设定其实相当难写,移情别恋这种事情是很难写出其过程的,当然,由不爱到爱的过程也是同样。所以大多数的同人文乐于设计成一开篇就已经互相喜欢,纠结的只不过是如何表白而已。离家出走的仙道和花道同居了,花道过的是一种近乎放荡的生活,所以有了文章开头的仙道近乎无望的等待。

文章到了第三部分,该文我觉得写得最好的部分就在这里。花道不愿意忘记流川,所以选择让自己一再回忆一再受伤。

“年少的爱情,务必要血肉横飞才算快意。玩具已经不是所需要的款型,但习惯了抓在手里,所以依旧丢不下。一边抱怨一边绝对不离不弃。只是愤恨,为什么爱了那么深那么长,却得不到个结果。”


你看,多么青春逼人的词句,可是我最喜欢的是仙道找花道打球的那一幕。(太长,我就不做摘抄,大家自己去看吧==)到了这个部分,我觉得作者好像突然写出了感觉,遣词用句开始流畅起来,不管是故事的讲述还是台词的设计都圆润熨帖,而仙道在篮球场上劝花道放弃流川的那一幕真的令人怦然心动。所以,在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就觉得,花道爱上仙道这件事几乎是毋庸置疑的了。(这可不是简单地在标题上标个cp就能做到的。)

故事讲到这里,似乎可以圆满结束了,可是事实上故事远没有这么简单呀。樱木生病了,在医院里遇到了他之前怎样都忘不了的流川。

“哦。我先走了。“樱木向前跑了几步,突然又想起什么似的回头,对着流川大声的叫到:”嘿,狐狸,还有件事情忘记了告诉你,我喜欢过你哦。怎样,很荣幸吧。“


是不是很像天才的花道该做的事情?他爱的时候舍生忘死,不爱的时候就绝不纠缠。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几乎忍不住眼眶酸涩==

樱木的病,仙道的离家出走,都以仙道的妥协告终。虽然这个解决方案有些狗血,但是大概也是唯一的方式了。

该作者的另一篇,似乎讲述的是一个空间穿梭的故事,我不确定自己是否看懂了。仙道的父亲去世了,于是他得到了自由,30岁的他回到十多年前去看望17岁的花道,而大概在另一个空间里,他们在相同的年纪就相识了。是个小短篇,很有意思。里面有一些句子挺漂亮,但是要单独提出来,似乎又无法让人体验到它在原文中的感觉,所以大家自己去看吧。

最后要说的一点是,这个作者的文错别字出现在多个地方,比如“惊虹一瞥,撕声裂肺,亦或”,看的时候,愉悦性难免要打些折扣。

要是错过了,会是挺可惜的两篇文。


Ayane

挺可爱的小白文(中性词,非贬义),温馨甜蜜。仙道是炮灰,流花很幸福。哦,其中有一篇是仙花文,也是很甜蜜。这种文应该很符合大多数人口味,看的时候完全没有任何压力,休闲必备。


安非他觅

赤花文《赤樱》,一篇。

我得坦白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篇文。

一般来说,第一次看的文往往会带来相当准确的情绪感受,再看的时候也许就是评估质量的成分居多。

我在水区看到了好几个关于赤花的帖子,所以猜测大概时下正在流行这个cp?

其实在原文中,赤木对花道的好是毋庸置疑的,队伍中唯一镇得住花道的也就是这个比他块头还高的队长。(这当然不会仅仅是因为晴子的关系)可是,赤花文,其实相当难写吧。因为赤木的形象似乎更接近父兄,如果说洋平对花道的守护还可以看做是养成系列,那么赤木的关爱和他本人表现出的正直优秀,几乎会硬生生将他自己拔高好几个辈分。

这篇短文应该算是原著衍生向的,花道家境一如既往的糟糕,和原著反差较大的是,他的性格中负面消极的部分似乎被放大了,不过如果说作者描写的正是这个角度的花道,那么也未尝不可。总之花道上了大学,受到的是非亲非故人的资助,在大学里他遇到了大猩猩,而这个人,其实正在被他悄无声息地怀念着。

“我们不订报纸。”

为什么这句话会比“以眼杀人”记得更清楚更牢固呢?

这是文章的开头,我想大家都不会忘记这是哪一个场景,而高中时代在花道脑中渐渐淡去之后留下的印记也只有大猩猩而已。

笑,这种一开始就已经有所好感的设定,确实是相当讨巧的啊。所以,后来,大学里的花道为了猩猩努力,各种努力,各种约束自己,然后知道了其实资助自己上大学的正是这个大猩猩的父亲。在对方打电话要花道离开自己的儿子之后,花道收到了猩猩的表白。

其实我想,换做任何一个另外的人,哪怕是鱼住,替换成赤木,到了这样的时刻,都会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天经地义,可是当花道在文章里抱住赤木的时候,我心里仍旧闪过了一丝违和感。这绝对和颜无关。

花道接受猩猩的感情,挺符合他在文章里设定的叛逆的性格。从理智上来说,花道在那么糟糕的环境下性格颓废偏激也没有什麽好奇怪的,但是正因为大多数人都会变得糟糕,如果花道也这样,总觉得这样的花道并不为我所喜爱。

很难描述我对此文的感情,说实话写的挺好,可是在我看来,似乎花道的性格有些崩坏了,我还不太习惯花道成了一个亦舒笔下的女主角那样的人物,对这个世界冷眼旁观。

不知道有没有人和我有相同看法。


艾玛

打下这两个字很花了些力气,再加上文库里有两篇文一直打不开,我不是很确定是不是要写到她,但是觉得跳过又很刻意。

很久之前看她写的文,后来听说了关于抄袭的事情,于是就把电脑里存的文删除了再也没有拿出来温习,今天再次看的时候,觉得还是要更正自己的一些说法,比如在主楼我说到她的文似乎文笔差了一点,事实上并非如此,文笔相当不错,只是未能给我留下鲜明的印象而已。所以,不如说没有什麽自己的特色,但是这样的文有一个好处就是随时拿出来看都好像第一遍看一样。(汗,这到底是表扬还是批评?)

好吧,其实我承认,我是对这个id有成见了,毕竟抄袭这种事情,一旦被捅破就已经无法挽回,如果说原本印象不错,那么恐怕成见会更厉害。所以,对她的文不做评论,因为不知道哪一篇是她自己写的。Over。


阿夹

目前文库收文12篇,所以这里只说这一部分。

首先要说的是,这个作者是我很喜欢的一个,她的好几个短篇实在令人印象深刻。我发誓绝对不是因为她给我加了100乐园币的关系,笑。

先从哪里开始说起好呢?因为接下去我要讲的话似乎是相当极端的呢。(打人请千万不要打脸==)

《我和我的哥哥》
说实话,认真的看完这篇文我满震惊的,因为这有点颠覆我对小夹同学的印象。这篇文我觉得应该是早期的作品,语言当然是没有问题,可是人物崩坏有点厉害。讲述的是兄弟恋的故事,背景剧情什麽的都简单明了,流川哥哥花道弟弟。首先流川很爱花道,可是话多得有点不太像流川了。这不是说流川必须要冷酷惜言如金,而是说其实他并不喜欢说一些无聊的无意义的话,比如像正常人一样调情,我觉得他大概会不太擅长。而文中的花道,他专属的性格特征几乎没有什麽表露,在看文的时候我不止一次觉得这是常见少女向bl漫画里面那些敏感纤细的娇小少年郎。其次是文中叙事角度的转换有点奇怪,樱木的视角和我这个第一人称的视角时有混淆,导致看的时候有些微的不适感。所以我愿意相信,小夹自己大概也不会乐意看到这篇文存在于世上,所以,怀着某种心态,我大力向大家推荐。(奸笑)

《他的恋人》
讲的是爱情小说家流川和摇滚歌手花道的故事。两个人在火车上相遇,而后很快相恋,(掀桌)花道的形象比上面一篇有了进步可是依旧没有摆脱那么一点点的平胸气质(真的只有一点点啦)。两个人相爱的过程有点简单轻率,因为设定中是偶遇才认识的么。倒是这一篇的番外挺好看,看起来比正文要好太多。

我一度想说难不成是因为小夹同学文笔轻快的关系所以导致她笔下的花道布满粉色的少女气息?后来我想了想,觉得其实应该是说小夹并不是很擅长这样子讲述故事的关系。

她擅长的是气氛描写,场景描述,如果指定某个情景让她来写,估计她写的东西会萌到人发抖。典型例子就是文区她新帖的仙花文《下一个晴天》,由不同场景片段连缀而成的短文,好看得不得了,每个人物都在有限的出场时间里酣畅淋漓地将自己炫示一番而后从容退场。可是当她想要用普通方式来讲述一个故事的时候(开始然后接着最后诸如此类循规蹈矩),这些东西就把她的灵性给掩盖掉了。

所以,我下面要讲的是她的另外几篇短文,包括流花和仙花在内。

同样是流花文,这几篇文和前面两篇有了天地般的变化。

请容许我先故弄玄虚一下,举个也许不太恰当的例子。南宋的李清照一度嘲笑苏轼等人的词作粗鄙不堪,乃是“长短句读不萁之诗”,甚至是“不合音律之作”。且不说这评价是否端切,我们也可以看出长短句读契合音律乃是写作的大事。写过文的人都知道,一个故事在心中构思好,开头结尾中间的狗血都已经到位,可是最难的却是用怎样的方式将它们表现出来。单纯的写一篇文,和写一篇好文,这中间的差距何止十万八千里。一句话可以有千万种说法,一个意思可以选择千万种词汇,如何选择最妥当的那种?

我铺垫了这么多,有人可能会对此嗤之以鼻了,觉得要什么样的文才当得起这么高的评价呀。(相信我,花受好文那么多,后面一定会有的。)

先说《黏糊糊的夏天就要过去》
一篇挺有意思的小甜文,要是光看内容的话,也许只能这么说。花道要和流川一起去看花,于是去了海边,甜蜜得不得了的文,却让我非常喜欢,坚决不肯将其简单划归到看一遍即可的小白文里面。原因在哪里呢?

事实上,我不敢说小夹的这篇文字好到合乎音律那么强大,可是真的去看之后,你会觉得,每一句看起来都那么舒服,长短停顿抑扬顿挫,流畅得好像音乐一般,绝对不会突兀的跳出一个字来卡住你。看一遍,再看一遍,可以笑眯眯地一遍一遍看下去,放空脑袋什麽都不想,真的超级轻松。什麽内涵啊深度啊都抛开,心情会像在海边度假那么闲适。就像在听一曲欢快甜美的歌,就这样度过某个慵懒的下午。

《为什么要在冬天唱歌》
这篇文小夹自己说了是拼凑删改再加上原创之作,我在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并没有看到这篇声明,当时觉得有些眼熟,但是直到今日我也仍旧未想起何时何地看的谁的作品。这篇文很好看,强烈推荐,但是因为各种原因我不多做评论。

《香蕉皮的真理》
终于写到这篇了,在写下题目的时候我就这么想,因为这篇文实在太令人印象深刻,我是说里面的猥琐流川实在是太令人喜爱。那个坦率到几乎没有羞耻感的流川,那个被爱情弄得脑浆都沸腾起来的流川,固执地抓着花道不放手,脸上大概还有着一些无辜的茫然的委屈的或者自大的神色,总之正好戳中了我的萌点。

我想大概这时候的小夹同学已经意识到自己踏上了流川猥琐攻的康庄大道。因为这篇文她写起来绝对是得心应手极了。(好吧,这是我的猜测,事实上我并没有荣幸认识小夹大人,更未私下交流关于写文的心得感受。)在井上的笔下,流川展现的是他强大的一面,帅气,技术高超,但是同时井上也轻描淡写地借由各种渠道让我们知道了他恶劣的那些方面,比如没有时间观念,国中时候因为睡过头连比赛都没能赶上(后来花道同样来了一次),他睡觉流口水,他有很大的起床气(被人吵醒也算吧?),他爱捉弄花道时常在众人面前让花道丢脸(比如那些很多余的吐槽)。殊不知,正是这些缺点让他成了一个较为可爱的家伙,于是每次看到猥琐的流川我就老怀大慰。毕竟只要主干是高大正直的,我巴不得有许多诡异奇谲的旁枝斜杈来增加一棵大树的美感,而在那些轻松甜蜜的文里,连他是不是高大正直其实都不重要,爆。

“那时候你也会叫出来么?书上说你不叫出来我就不能射精……”

“我不是猴子,你也不是!”樱木一把拽起流川的衣领,面目狰狞:“也不会有那个时候!!!”

“我也有两个睾丸……”流川无辜地眨着眼。


书中俯拾即是各种令人莞尔的萌点,所以请千万不要错过。在这个流川并不非常受欢迎的乐园里,也许你会稍稍喜欢上流川君也不一定。

(最后流川君的哔丸治好了吗,我很想这么问?)

《沙扬那那》
和前面这几篇文不同,因为它是一篇悲文,从各种角度看来都是。

花道出门远行了,流川天天守着二人的小店等待他,一边等待一边怀念。语言是轻快的,细节一点一点在不经意间渗透出来,先是洋平的叹息,再是镜子里偶尔闪过的红发,然后是耳朵上的一对名为纪念的耳环。终于谜底揭开,原来流川早已死去,留下来的不过是伪装成流川的花道而已。再没有什麽比失去更悲伤,再没有什麽比不愿面对更令人无力。深厚的感情就那样一点一点弥漫开,语言越是轻快,结局到来的时候就越是令人酸楚。文章构思不落窠臼,虽然流川的死因显得有些苍白甚至无聊,但是这种戏剧性的片段也许真的会随时发生。要说到不足的话,我觉得是本文的最后一部分,有点多余。结束在5那里,我觉得刚刚好。不过难保作者写到5戛然而止的时候,我又会在这边大喊意犹未尽,所以,哈哈哈,大家都去看看吧。

仙花文《核桃》《护花使者》
如果说前面的香蕉皮可能会让人爱上猥琐版的流川的话,那么看了这两篇仙花文,一定一定会爱上仙道的。如果要严格比较的话,我更喜欢《护花使者》这一篇,因为和前面一篇感情尚有一个寄托物核桃比起来,这篇已经完全达到了物我两忘天人合一的境界,笑。

小夹写起仙花大概是后期的事情了,文笔纯熟,用词到位,早已不是那个靠直白的形容词来表现主角性格的小夹了,行文的节奏感一如既往把握很好,没有多余的突兀的字符,流畅如同音乐;更加不用担心人物形象问题,不管是花道还是仙道,都妥帖可爱的不得了。这会不会其实是因为仙道这个人原本就适合各种形态的猥琐的关系呢?毕竟他是那个在很多同人漫画里面穿着蕾丝裙也不会让人感觉违和的家伙啊。

这是两篇轻松的短文,所以并不适合由我来发表长篇大论,挖掘一大堆有的没的内涵。从人物塑造上来说,仙道比花道更加生动精彩。第一篇是由仙道的视角行文,第二篇则是由他们二人的座驾小毛驴来讲述仙花的故事。小夹笔下的仙道温柔深情而强大,但是这些都被包裹在一团柔软的棉花之下,而那团棉花,你可以在上面找到各种委屈扭捏爱娇耍赖泼皮迟钝懦弱胆怯,总之他会很妥当地运用这些来接近花道,诱惑花道。

如果有人觉得只能接受流花,这两篇不妨可以当做入门文来看。

“站在院墙上,仙道凝眉低目,衣诀飘飘,风度翩翩,宛若天人,他决然地望了我一眼,最后飞身消失在黑暗处。那一刻,我惊呆了,我从没见过我的主人这么英勇过。”


这样的仙道,和花道在一起肯定能给花道带来幸福的吧?(爆,为什么我引用的偏偏是和全文风格最不一致的一句?)



Ok,以上就是文库a区内容,未提到的篇章大家可以随意看或不看。


B 区

Bookocean

一个古风的番外,文笔不错,少女气息扑面而来,比如樱木的娇喘和檀口,还有他叫流川的那一声销魂的相公。几个短篇,描写了流花在一栋小房子里的生活片段,花道的问题依旧是太少女系了一些。


不动

《最悲歌》1-25

要是对语言没有什麽要求的话,可以看看,讲的是一个黑道情仇的故事。

语言比较空洞,作者对于人物的性格也没有什麽把握,堆砌了很多华丽的词藻在出场人物身上,导致看文的时候疏离感很浓重,文字的感染力弱了一点,不太容易代入其中。


不系行舟

《喜宴》《搬家》
短文两篇,都值得一看。
非常生活化的两篇流花文,温情脉脉,不管是流川还是樱木都非常讨人喜欢,在同类型的短文中,绝对是令人印象深刻的两篇短文。正篇是用流川老爷子的视角来看大学之后坚决出柜的流花二人,从一开始的坚决反对到慢慢通融,过程可信而感人。番外自然是一份甜品。

像这样原著向描写流花二人平淡生活的短文大概不计其数,可是真的能让人留有印象的似乎数目并不多,大多数的文平淡得几近乏味,或者甜的让人有点接受不良。这样的短文其实不好写,首先因为写的是日常故事,所以取材就很难新颖,然后因为是甜文,一不小心就会让自己爱心泛滥让文章变得太过小白。对于樱木的爱一旦控制不好,笔下出现的人物大抵就会如同那些被父母溺爱过头的小鬼,除了顶着一个名字实在找不到有何可爱之处。

看过这位作者的好几篇日翻文,所以也比较能够理解为什么这两篇文如此清新。但是说实话,这两篇文比她的翻译文要精致得多,如果没记错,有好几篇翻译作品里面错别字和标点混乱的情况相当严重。

总之十分推荐这两篇短文,喜欢流花的文更加不要错过,是那种可以反复阅读的类型。


冰封三尺

很轻松的小短文。


包饭兔子

几个短篇,两个中篇。

她的短篇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每篇都会有那么一点有意思的情节让你来记住它。所以我觉得其实大多数人应该都看过她的那些短篇,不管是穿越时空的电话,还是在巧克力上写字到手酸的流川,都显得相当有意思。

语言流畅到位,绝对不会有任何突兀,但是可能会稍显平淡,是在普通水准以上的文章,我觉得作者比较擅长讲故事,所以几乎每一篇的故事都很有趣味性。

《深海无沫》
好像是某一年乐园的征文,反复看了很多次,一定还会继续看下去。文字使用娴熟妥帖,人物性格也忠于原著,很难说明我是怎样地喜欢着这篇文,如果可以打分的话,它绝对得到一个相当高的数值。

首先说说文章的设定。这是一个架空的故事,花道不小心进入了人鱼的世界,于是为了保住人鱼的秘密,在死亡和留下之间他选择了舍弃陆地生活,并且鬼使神差地和流川结成了伴侣。人鱼的世界是怎样的,一千个人就会有一千种想象,而作者却并没有向我们描述这个世界,也许是因为某种理由而避免写实地虚构这一切,也许是因为作者觉得这并非重点所在。对于我们不熟悉的东西,在写文的时候是尽力回避还是对自己简单科普而后着力描述,这大概是每个人遇到此类难题都会进行的艰难选择。描述自己不熟悉的东西,有可能会因为超凡的想象力而写得精彩迭出,也有可能左支右绌贻笑大方,端看功力如何。这篇文章很漂亮地回避了这一切而且丝毫不见刻意,从人设的角度来看,正因为掉下来的是花道,所以如果他对这个新奇的世界惊叹连连反而奇怪违和,所以我们尽可以自由地想像那一望无际的大海里蓝天白云之下有着怎样美妙绝伦的人鱼世界,可以说作者的留白给了读者无限的空间。

这是一个简单纯净的世界,不管是未成年的流川那呆傻憨厚的性格还是三井宫城彩子在遇到花道之后对他特殊的照顾,都在作者笔下娓娓道来生动宛如画面。少年的花道既没有对神奇的人鱼世界一惊一乍,也丝毫没有质疑安西长老要他留下是否合情合理,他只是理所当然地接受这一切。这份理所当然,也许有人会觉得作者处理得太过草率,但是在我看来,却觉得异常贴合花道性格,简直就是他会作出的不二选择。在我看来,花道他自己本身有一套浑然天成的处事规则,而外界的一切则对他几乎没有什麽约束力,这就使得他在做事的时候常常会出其不意,也会让人觉得他想法怪异性格单纯。当然了他的这一套规则具体是什麽三言两语很难说清,不过他必然不会被外界所困囿:这种跳脱的性格,在不同人笔下都会有不同光彩,这也正是看各种花受文的乐趣所在吧。——我的这种微妙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可以表达出来。事实上正如我经常想的,虽然大家都爱着花道,可是爱着的又分明不是同一个花道。大家看图看文凑在一个圈子里,也许就是为了寻找那些和自己频率相同的同好,看到喜欢的文,而且凑巧大家喜欢的点都一致,那种心情绝对如同找到知音——是多么的难能可贵。

总之流川和花道相遇了,爱情还很遥远,但是他们已经分享了生命以及所有私密的空间,他们在誓言的约束下必须不离不弃。这很像是古早时候的婚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也许我们会觉得那不够浪漫,因为那不是自己选择的结果,总觉得那并非真正的爱情。可是,如果在誓言之下,他们完全摒除了寻求外遇之心,眼中只看得到对方一人呢?你不能因为这相恋的过程并非自愿而否定这就是爱情。文中的流花就是如此,哪怕到了文章的结尾,流川也说不上来自己对花道是什麽感情,虽然他称那是爱,而花道也只能表示愿意试着喜欢对方;但是,可以预见的是,两个比对方更单纯的人必然会长长久久地厮守下去,生死不离。文中流花二人的感情发展丝毫不见牵强,作者几乎没有一个字的直接结论,通篇都是对他们生活的勾画描述,平淡中蕴含着温情,正是本文最美好的部分,就这个已经值得我为它打个很高的分数。

对于花道在陆地上的一切,文中也给出了交代,但是那仅仅是交代而已,仙道洋平都有出场,我仔细看了,应该没有仙洋的雷。很可贵的是,仙道洋平二人都只是淡淡地掠过了这个故事,徒留惆怅,使得全文单纯干净的氛围由始至终,没有一滴狗血煽情。

文章的不足不是没有,可能会有人觉得过于平淡,也会有人觉得花道的性格处理略显粗糙,而且大概写的比较急,错别字实在不少。我很希望勤劳的版主能够稍为修改一下它的错别字,令阅读的愉悦性提高一个档次。

总之,这是我目前所见到的这位作者的文中,写的最漂亮的一篇,绝对推荐。

《采的就是你》
古风,讲述的是采花贼花道出师之后采到了流川狐狸的故事,人物性格不够鲜明,喜欢看故事的不妨一看,没有什麽特殊的亮点,而且配对是流花+仙洋。流花二人的感情发展有点想当然的味道,就如同大多数从流花相识开始写起的文章一样,感情出现及发展有些突兀。

作者似乎很久没有写文,期待新作。


宝儿

短篇数篇,几乎都是甜蜜的小文。在看的时候偶尔会觉得太甜了,或者被里面几个少女系的形容词小小的雷一下。


白家粉丝

《朔风番外》- 花样年华之后庭花系列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一个公共马甲,因为从那一系列几乎可以称得上接龙文的番外(同人?)中,嗅到了这个那个等等人的气息。

先说一点题外话,就如同上面曾说到的,因为喜爱一个东西而找到一群志趣相投的朋友大概是非常幸福的事情,那么在看这一系列文的时候,这种感觉就更为强烈,传说中的以文会友大概就是说的这个吧。(汗,会不会显得矫情了一点?)

文笔很霸道,当然篇与篇之间会有略微的参差,但是几乎每一篇都非常好看。古风文是很难写的好看的,那可不是简单加上之乎者也就可以奏效,字句的节奏感,意境的把握,甚至是诗词的穿插,一不小心就会有浓重的违和感。先撇开此系列番外依附的正文不谈,我们光看这番外中出场的人物,似乎令大家所喜爱的攻君都差不多粉墨登场,而后一一壮烈成仁。花道在众人之中流浪,最后也没能找到合适的停靠点。这又让我想到了某些人所坚持的原则:我喜爱all花,但是坚持一文一攻,免得令花道伤心。想要让花道被众星拱月般疼爱,和想要让他独得一份不可替代的深刻情感,似乎都是出于对他的宠爱,端看写的人如何驾驭而已。

这系列文中的花道,形象略嫌不够鲜明,虽然颠倒众生,可是似乎单纯扮演着花瓶的角色,他只要叫花道然后在那里就已经足够(大概这也是因为是番外的关系)。倒是每一篇中的小攻形象各异,精彩纷呈,不管是被当做替代的小三,还是落寞毁容的流川,妻子丑陋无比而坚持活得快活的洋平,自饮鸩酒的泽北藤真,还有残忍霸道爱而不得的仙道,都令人心动。

《向我开炮》
同样的非常好看,花道在这篇文中实在是魅力四射,所以绝对不容错过。我很喜欢里面不声不响炫示着对花道所有权的洋平兄。还有,流川掏出万元大钞办年卡,是不是太便宜了点,==

《花样年华》
海上花,女体花,大概根据色戒电影改编?(这年头没有看过色戒的人这里还有一个……)

在看之前,看到标题下醒目的几行提示心里有些小小的犹豫是否要往下看,根据经验来说,标题下写着如何如何请点击右上角小叉叉的作者,说难听了性格中多半有些孤芳自赏刚愎自用,往往听不得别人说些不同意见,所以我一贯是回避居多。可是如果人家有自命清高的本钱又另当别论了,自负和自信不过是在一线之间。(好吧,我只是盲目崇拜强者。)

花道是个混血儿,因为革命的理由厮混在官太太中间,看起来和各个男人都有些不清白。是非常好看的文,可是坑了……下面我要说的是女体花道这件事。花道是个大好男儿,被写成了一个女人,哪怕她再颠倒众生可能很多人也会觉得难以接受。但是这篇文却极好,如果雷女体花道,不妨把它当做一篇普通文来看。好处就是,女主的性格绝对契合大家的爱好,性格什麽的都是非常像花道,不扭捏不做作,干脆爽朗而且有着单纯纤细的美好愿望。其中花道对洋平的爱慕之情真切感人,都令人忍不住嫉妒。

“我爱的人,要有乌黑的头发与眼睛,家里不做官,不当兵,可以每天陪着我骑脚踏车看日出。”

——这是花道的理想。然后他遇到了洋平。

花道失望地转回身,却与来人正撞了个满怀。

“对不起!”花道胡乱地道歉,猛抬头,却不由一怔。

“你,是兵吗?”花道鬼使神差地冒出一句。

黑头发黑眼睛的青年有着一张温和俊秀的脸。他微笑着回答:“不,我是学生。”

花道揪扯着发梢,索性豁出去了,又急急发问:“你家里有人做官吗?”

青年真是好脾气,对她莽撞无礼的态度半点儿也不见怪,继续微笑着回答:“三代佃农。”

花道笑了,如一朵花在瞬间绽放出藏于花心最深处的丝蕊。


在这个作者笔下的三个故事中,洋平都是得到花道爱情的那个,真是会让其他小攻气怒攻心。

更正一点:关于《朔风》的系列同人,我在翻了一遍之后,发现自己并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我会有印象觉得这个是老白同志写的古风文?orz,所以上面所讲的什么正篇番外什么的显得相当无稽啊。


百毒不侵

流花《果酱》小甜文一篇


碧烟棹月

《预言》《当时》《决定》三篇文,仙花文可以一看,文字较另两篇稍好,故事也稍为丰富。


赑屃

流花《这个杀手不太冷》仙花《罗马假日》两篇改编文,语言不错。因为是改编自电影,且相似度挺高,所以很难去评价其好坏,毕竟故事架构立意等等都非原创。单纯推荐。


饼干流口水

短篇若干,小甜文,文笔稍有点小白,但是还在可爱的范围之内。

中篇《这该死的任务》
流花+仙越,雷的人建议就不要看了。讲的是流花二人合力侦破系列杀人案件的故事,想看故事的可以一看。人物性格有些走形,流花二人的感情发展也比较想当然,觉得作者考虑故事的推进比较多一些,相当于在简单地讲述一个故事。作为一个中篇来讲,遣词用句如果和小甜文差不多的话,就会觉得力度稍有不够,毕竟中长篇有更多的篇幅来酝酿感情,在故事发展的过程中不知不觉推进感情的发展会比单纯而直接地写两个人红脸了拥抱了等等更令人印象深刻。怎么说呢,觉得文中花道有那么一点的少女气息,这是一种很微妙的感受,不知道有没有人有相同看法。


B区其他篇目可以选择性阅读,不做评价。



请继续阅读其他导读评论:

【C区 - D区】

 

 

 

最近更新

[流泽花]末日穷途   樱之枫叶
[牧淸花]狮子VS花豹   小南
[仙花]Morning Kiss   靠谱的大爷
[仙花]忠与不忠   windning
[ALL花] 不公   凤阳凤歌

随机文章

[流花]冬潮   Foxtail
[流花]反扒二人组   Ochly
[仙花]薄荷之吻   DVampire
[流花]你的温度   kiki
[流花]露华浓   行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