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仙道彰一日日记

(3 次投票)

作者:烧饼微温 周二, 2010年 08月 24日 00:22

○月○日 晴



我不擅独白,因为我觉得我自己是一个无趣的存在。有人问过我“仙道,你有没有在乎的事情?”我总是笑着说“没有”即使我心里明明是有着那种事情,我还是会说没有。虽然我没有玩过,不过口是心非的游戏我可能会是冠军。

篮球对我来说是很好的游戏,那种流着汗不停的动作的时候我觉得我能特别冷静,而这个时候的冷静又不会像别的时候那样,有一种说不出口的寂寥。这种 冷静对我来说,是快乐的。教练田冈很严格,我不是很了解他为什么要这样把大家操到要吐一样,听越野说好像是要把陵南的球队送上全国大赛去,讲着这话的 越野眼睛晶晶发亮,我有些羡慕。好像很少会有太过高昂或是低落的情绪,这可能跟我天生心跳就比较缓慢有关。

到目前为止的人生算是平静顺遂的,也没有什么满意不满意,反正就这样过了。明儿说不定也就那样过了。这样过日子的方式好像有一个专有名词叫什么来 着?喔,对,叫“浑浑噩噩混吃等死”但我不在乎,我每天把头发梳的高高的去学校,该练习的时候偶尔迟到,想睡的时候就睡,饿的时候就吃,当我过日子过到觉 得已经可以看到晚年安详的景象后,我却发现我好像不太能像以前那样随意生活了。

因为那个人,那个红毛的,湘北的樱木花道。

那天我还是照例迟到,说了“抱歉,我睡过头了!”然后照例被田冈骂是个混仙,照例面对队长担心的询问“仙道,等会可能没时间让你热身。”,给予让 人放心的微笑“放心,我是跑步来的。”然后啊,他就那样跑过来说要打倒我,我只是笑笑,也没多注意,说要打败我的人太多,也没有谁真能做到的,倒也不 是我自大,不过这就是事实,他们私底下叫我天才,我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至少比较我笨蛋白痴来的好,虽然这两种人都一样不会有人想接近,一样寂寞。

那家伙真的很宝,一下子大吼大叫,一下子捅教练屁股,如果他要让我分心那他的确是做到了。结果就是被同样是他们队上有着一双冷眼的男生给超过去, 他也有绰号,叫什么“富丘的超级王牌”应该是,我没记那么多,都是彦一告诉我的。等了好久,樱木才终于上场,他一上场就紧张的手脚僵硬,害我很想笑,那个 时候我才注意到,他因为紧张呆楞的眼睛,是很漂亮的金色。虽然我不太会画画,可是我知道那个颜色是漂亮的。

然后,被那个男生(是叫流川吧?)踢了一脚之后他就回复张狂的样子,说着“我是天才”他说着这话的时候,我真觉得他有那个样子跟架势,能比我当个 更称职的天才。然后我开始专心,不知道为什么的在接下来的比赛之中感到压迫感,所以我专心,不像平常那样自然的就会嘴角上扬。然后,很激烈,我只记得这 样。赢了一分的样子,樱木他好像不愿意认输,坐在地上好像很难过的样子。那个时候我突然很希望我是他们队上的赤木(应该没叫错...)是那个伸出手把他拉 起来的人。后来我也的确这样做了,在礼貌性的跟流川握过手后,我就对着他伸出手,虽然脸上笑着,可是其实我有点紧张。

“樱木,想打败我的话就要10倍努力的练习喔!”

有点挑衅意味的,我很少对人这样做,事实上,他是第一个。

“哼”

不是很甘愿,但还是握紧了我的手。

手掌心传来他手的温度,我觉得那样的热度只差一点就要传递到脸上去了。真的是不知道为什么心脏就快速的跳了起来,我还以为我有心脏病,结果只是一 直快速的跳着也没发生什么事,我觉得我第一次有强烈的感觉会想把一个人记下来,甚至主动去了解,想到这里的时候我看着他的眼睛,发现这个时候他红色的发丝 垂到眼睛旁的样子,是美丽的。美丽的定义有很多种,他的美丽,是让我心跳加速的那种,虽然用一般标准来看,他应该是高大魁梧的,我却觉得这形容词真是再适 合不过。看着他高大的身影走掉的时候,我微微发痛的手提醒我,下次看见他的时候一定要问他

“你想不想跟我一起去钓鱼?”



◇◇◇◇◇◇◇◇◇◇◇◇




小小的怨念发泄……..近来不是非常顺遂的情况下,就想到仙道,说也奇怪,说不定他就是让我有那种感觉叫做“不畏艰难”不是勇往直前的那种,而是不会害怕难过的那种,可能这叫做对无感动物的膜拜也说不定。原谅我胡言乱语。

标签:
  S - 烧饼微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