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流川爸爸AND花道宝宝

(16 次投票)

作者:欧墨尼得斯 周二, 2010年 08月 24日 00:32

【爸爸篇】

 
终于到家了
自家门前,流川“呼”的叹了口气
经过数月的集训和比赛后,流川枫顺道回父母家接回寄养的独子—花道宝宝,风尘仆仆的回来了。
(说明:花道的妈咪是谁?欧也不晓得啦,哦呵呵…………又在逃避)

衣服,球具,(老爸老妈硬塞的)土产,食物,玩具,儿子……大包小包的一大堆,好容易挪出一只手摸到了钥匙,可…………看不到钥匙孔(^^;;东西太多)于是,只好摸索着,身子靠向门将怀里大部分东东的重量压在门上,插入钥匙,转动,好,开了,哇啊---------
忘了自己几乎是靠在门上的,当然,在门被打开的同时只能跟着倒-------

还好反应快,在所有东西落地后,流川踉跄几步算是站稳了
当然,花道不属于东西类,所以也没落地(偶怀疑花道是不是被流川揣在口袋里)。但是,由于不明原因的震动,花道醒了。

花道宝宝属于早熟类,不不,应该是早早熟类的幼儿,因为他的眼睛睁着时是无时无刻不散发正义之光芒的,就像在小小的鼻梁(也许还看不出鼻梁吧)处 把眼睛眉毛扎紧了一样(看过<酷妹当家>没?小琪的眼睛)眼神也颇具杀伤力,看的出,单凭这一点,就没人怀疑不是流川的儿子(委屈你了,花 道~~^ ^~~)

被吵醒的花道自然很不爽的瞪着流川,流川当然也不示弱的瞪回去
开玩笑,谁是老爸,搞没搞清啊.

右脚一勾,把门带上,
跨过一地的行李,流川径直走进客厅,把花道放在沙发旁的地毯上(请各位放心,房子定期有人打扫,花道不会受到不法侵害)

然后,漫漫长夜就从整理行李开始了。

在把剩下的东西搬进房后,流川关上灯,前脚刚踏出房门,不得不在迫使下将还没着地的脚向前跨了一大步,这才避免了踏上儿子花道扬起的脸蛋。(呼---好险)愣了一会儿,接着把后面的腿越过花道的脑袋收回来以便完成走完一步的动作。(好罗嗦哦~)

要知道,花道宝宝还没有流川的膝盖高,
流川挠挠后颈,低头看着花道(这姿势远看就像在研究自己的脚丫子一样)然后一把抱起来,突然,停下来,花道就这么两腿悬空

刚刚我是把他放在地毯上吧,
流川回头看看地毯,好好的,还在那儿,然后又看看自己站的地方,
可……这家伙刚才站在这,恩,是用站的,

花道宝宝感觉不舒服了,开始胡乱晃着悬空的腿,
没觉察花道一直瞪着他的“以眼杀人”的目光,流川放下花道,然后退,退,一直退到沙发旁,蹲下,并伸出一只手来回晃,像在逗小猫,
花道小猫看着他愚蠢的行为,叹了口气,摇摇头(当然,流川没看到)(天~~~到底谁是老爸)然后,“大摇大摆”的朝流川“走”去。

“走”到流川跟前时,由于“长途跋涉”体力不支而干脆一屁股坐了下来,就这么,父子俩又大眼瞪小眼。

会走了啊,
流川身子向后靠而拉开距离观察着花道,
把他带到爸妈家时还不能自己走吧,就像软脚虾一样(有这么评价自己儿子的么?)好容易让他站好,手一松,就往下软。

正当流川兴致勃勃的研究花道会走路了这件事时,花道也目不转睛的瞪他,
我瞪,我瞪,我瞪瞪瞪

“恩?”流川终于被“电”到了,
奇怪,这小子怎么从刚刚就一直瞪我啊,我可是你老爸
流川起身朝厨房走去。

一会儿,端了碗面出来,放在茶几上,顺便瞥了瞥“忠于职守”瞪他的花道。
筷子还没拿起来,流川一拍脑门:
对了,老妈好象说过,这小子饿了就会一直盯着人不放(花道,偶再次道歉,让流川做你老爸偶也有责任~)

可是在不知道要给他吃什么的情况下,流川决定给他煮些牛奶。然后在行李里翻出一个大奶瓶,真的很大,花道用双手抱着,可是,只捧着瓶口,没办法吸 到奶,正当流川准备伸手援助时,花道“碰”的一歪倒地,流川吓的一愣,然后,看着花道两腿缩起,一蹬一蹬,把奶瓶底部托了起来。

流川睁大了眼,只看着儿子躺在一旁心满意足的吸着奶,甚至忘记了吃面。

看来,流川不在的这几个月里,花道宝宝在爷爷奶奶家学了不少东西啊~~

【玩具篇】

 
话说花道从爷爷奶奶家被带回来后,让老爸流川时不时感叹一两句(当然在心里,)同时也会骄傲自豪的认为:不愧是我儿子。(欧汗--)

流川在这次比赛后有一段不长的假期,说是假期,可对一个名人来说就不那么轻松完美了。虽然为了清净而选择住在人口相对较少的地段,可是这样英俊潇洒,玉树临风,深沉含蓄,无论脸蛋身材都乱酷一把的,走到哪都闪闪发光的人物,就算不知道他是篮坛的明星也会崇拜的吧。

于是,从流川回家后的第二天一大早,前来拜访的邻居太太们就络绎不绝,帅哥老爸和可爱宝宝之超级组合的魅力无人能挡啊。
花道是被第一个来的人吵醒的,一直丁冬丁冬响个不停的门铃让他“神志错乱”的咦咦啊啊的嚷开了,当然是对着流川的脑袋。

这是花道回家后值得纪念的和老爸的第一次“讲话”,流川为此拆了门铃。
准备继续去睡的流川无奈的再次打开门时,
“流川先生,您的门铃坏了啊,需要我帮忙吗?///^ ^///”这是第二个拜访者。

流川本是不理这些麻烦的,可是人家在门口就大声喊着“天哪,花道回来啦,越来越可爱了~~”然后又像单口相声一样唾沫横飞的大讲一气,见流川在一旁毫无顾忌的大打呵欠,还在心里崇拜着:好有个性~~~~

才一会工夫,家里又多出一些“慰问品”。
流川不得不开始整理(难道也有洁癖不成^^;)。

要是以前,把花道随便放在哪,没个三五分钟,他绝出不了方圆1.5米(因为行动过慢),可是现在,头天晚上还让流川感叹的事却成了不大不小的麻烦。
流川得时不时迈开大步以躲避不知什么时候就出现在脚后的花道,也许从左边搬起茶几准备挪到右边时,得用腿迫使花道先挪挪地方(当然不是用踢的啦~)。

在反复刻苦练习下,花道走得更好了,他拽着最心爱的玩具兔子的耳朵,盯着流川的脚,一步一个脚印的跟着走,同时也奇怪怎么老爸的脚总是从自己头顶上过列。

终于整理完了
流川躺倒在地毯上,花道也“嘭”的坐在一旁。
见花道背对着自己不知道磨蹭些什么,于是流川侧过身子,左手撑着脑袋,就这样也能居高临下。眼睛正对着花道满是红发的头。

小孩子的头发很细很软,短短的,很稀疏,所以花道的头发应该是偏橙黄一点,
看着眼前的小脑袋瓜不停的轻微晃来晃去,好想咬一口看看哦~
流川是那种想到什么就做什么的人(爸爸),于是他伸过右手,单单这支手就足以让花道的脑袋即不能前后晃动,又没办法左右晃动,然后,慢慢,慢慢的 张开嘴(流川,冷静,虎毒不食子啊~),在快接近时,大致测量一下,觉得似乎没办法咬,于是,迅速的改为在目标点上吻了一下。(^ ^;;)

接着,流川注意到那小子一早就拖着个兔子到处“窜”,还是个粉红色的。当时也是他“坚持”一定要带回来的玩具。
这小子怎么会喜欢这种白痴玩具?

反正呆在家里还不知道又会有谁来“骚扰”呢,不如出去算了。
于是,流川爸爸以给儿子买玩具的名义带着花道宝宝出门了。

通常,当孩子没事干的时候,很可能用睡眠填补空白,所以路上花道就在流川怀里睡着了。

“闪闪发光”的父子俩在闹市区的街道上悠悠的走着,突然一个人从背后猛撞了流川,
“恩?!”流川和花道同时抬起头
天亮了?

流川停下脚步,看看怀里伏在自己肩上的花道,
因为刚醒而不知身处何处,花道就一直盯着流川的后方,
流川回头,
哦~~是一家体育用品商店啊(好死不死~这么巧^^)
而花道在转过180度后开始盯着繁忙的街道。

满意儿子的选择,流川带花道走了进去。

这是一家有专业水准的体育用品店
恩~不愧是我儿子
流川又一次感叹。

不顾几乎要蜂拥而上的女店员的殷勤,流川将花道放下,然后直起身子,两手插进裤子口袋,一副悠闲的样子看着儿子踏出伟大的户外第一步。

“您的弟弟可爱哦~////”
“对呀,对呀,头发是橙色的耶”
“皮肤看起来好软,好像抱抱看,一定很舒服”
“有奶香哦////”
流川眼看着花道被一群麻雀挡住去路,于是,
“他,是我儿子”
一秒钟的清净后,
“哇啊—”麻雀们转而崇拜的把流川围了一圈,花道“大摇大摆”的继续直行。

流川微微转过头,然后,眼皮抬起,平视远方,
“你们经理来了”
瞬间,麻雀们纷纷跳了开去,
哼,一个假动作而已。

当流川转回头时,花道已经不在视线范围内了,
“啊---”的一声,
流川跑了过去。

看到花道背着他抱着一个,
篮球,
而对面,女店员双手捂着两个腮帮子,一副见到蟑螂的样子。
流川还以“我儿子又不是蟑螂”的眼神猛瞪了回去,并且把花道抱了起来。

从正面看呢,
花道张着大大嘴,手脚由于“惯性”还一副抱着球的样子。
其实,在花道看到这个橘色的玩具时,是靠双手双脚把它稳住,然后,慢慢,慢慢张大嘴,闭着眼准备咬哇(绝对的有其父必有其子,真理~)
店员小姐当然不知道罗。

所以,这天,花道宝宝有了一个老爸也满意的新玩具。(流川要在上面涂巧克力吗?嘿嘿)

标签:
  O - 欧墨尼得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