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SIGH

(3 次投票)

作者:katy 周二, 2010年 08月 24日 23:55

流川枫死了。

这件事早已传遍了整座湘北校园,以及整个高中篮球界。

仰慕他的女同学们为此一个个痛哭失声;每一个跟流川交过手的球友们都为此感到哀伤;每一位欣赏流川卓越球技的教练们也为此深表遗憾。但是无论其他人再怎么对流川去世的消息表示伤心难过,都比不过湘北篮球队里的人更能体会这种深切的哀恸。

球队里几乎每个成员都曾到流川家探视过他的双亲,虔敬地替他上香,甚至表示愿意留在那里过夜替他守灵。

只有一个人例外。

事发之后的第一天,樱木花道没有到学校去上课。

但隔天他到了学校,表面上也没有任何异样。他还是跟平常一样大喇喇的,在练球的过程中不断称自己是天才,双手插腰不可一世的大声笑闹,并且不断地斥责其他队员们练习时的心不在焉。

只有一件事跟平常不一样,他始终没有提及流川,一个字也没有。

每天练习结束后,彩子或是晴子总会到樱木身旁,问他要不要和她们一起去流川家探望。然而樱木也总是心平气和的拒绝,声音平稳到让人听不出任何一丝恼怒或是哀伤的情绪。

直到流川的葬礼完成,樱木也不曾去看过他一眼。

连樱木最好的朋友水户洋平,也不得不承认他完全看不出樱木到底在想什么。

樱木到底在想什么?

其实连他自己也不怎么清楚。

他知道流川已经死了,他却一滴眼泪也没有流,一点伤心难过的情绪也没有,就算是最恶劣的兴灾乐祸也没有。

他曾经想过自己应该要对这件事多少展现出一点反应出来,至少哭一下也好,或者至少心里要想那只狐狸死了最好以后再也不用看见这么讨厌的人以后也不会再有人跟自己抢晴子小姐了也好。

但是脑袋里浑沌沌的,什么念头也没有。

“你真的这么讨厌他吗?”
有一次,洋平这么问道。

当时樱木没有立刻回答。他只是抬头看向碧蓝的天,于是想起那天,窗外的大雨淅零零。

他被雨困在学校里,进退不得。

这场雨异常的大,雨水打在阶梯上飞溅了起来,溅湿了樱木的长裤,他惊呼一声向后退去,却不意地撞上正要往外走的流川。

“大白痴!”被撞得踉跄的流川瞪了樱木一眼,拍了拍自己的身子。
“你!你拍什么拍啊?”流川的动作让樱木微怒。

“没带伞?”流川打量了一下樱木。“真是白痴。”
“哼!难道你就有带吗?”
“没带。”
“呿!”

话题到此中断,只剩下一片夜色的沉默。

雨越来越大了。

樱木看着漫天的雨,心想这样干等下去不是办法,便脱下黑色的制服外衣用手撑开罩在头上,就打算这么跑回家去。

“等等!”
樱木正要往外冲去,却一把被流川扯回来,只见流川也脱下制服外套撑起来,把樱木给拉了过来和自己一块并肩。

“这样中间比较不会淋湿。”流川说。
“啊?凭什么我要跟你一起走!!”
“就凭明天的比赛!”流川白了樱木一眼。“除非你想生病被禁止出赛?”
“啥?我不才要!!”
“那就给我忍耐一点!大白痴!”

两个少年撑起外套,手各自拉着对方的外套让接缝处更紧密一点,避免雨水渗漏进来。两人就这么交错着手臂,双手几乎就要交握在一起了,就着这样别扭的姿势,他们紧靠着对方一起跑了出去。

水漫街道,胸膛以下几乎都湿透了,两人一路跑到某栋公寓的车棚底下歇脚避雨,喘息着掀开罩着顶上湿淋淋的制服外衫。雨水冲刷过头发,挟着发际的温热淌入衣领,樱木拨了拨狼狈散乱的头发,发现流川正在看着自己。

“落汤狐狸。”樱木忍不住嘲讽道。
“落汤猴子。”流川视线还是抓着樱木没有放开。
“到那边,就各走各的路了吧?”樱木指了指不远处的叉路口。
“你湿了。”流川答非所问。
“你不是也全湿了?”
“…没关系,我喜欢。”
“嗯?你说什么?”樱木顾着咒骂外面泼辣的雨,没有听见流川的话。

车棚里很暗,樱木只能稀微地看见流川凝视着自己的目光,温柔灿亮的,就像今夜无法窥见的星光。樱木触见这样的目光不禁怔了一下,马上尴尬的又开始咀咒外面的雨,然后胡乱地跟流川道了个不太像样的别,就这么独自冲了出去,让流川一个人留在那里。

那一刹那,他其实有感觉到某种东西。
但是他想不出那究竟是什么。

日子还是一样过。

七夕那一天,彩子不知从哪儿拿来了一枝长长的许愿竹,发下许愿签给球队里的每一个人写下自己今年的心愿,系在许愿竹上,让大家体会体会过节的气氛。

樱木写下的愿望是打败流川枫,当初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许的愿居然跟恋爱一点关系也没有,甚至在写好许愿签之后拿去跟流川挑衅炫耀,接着换来流川的嗤之以鼻,于是狐猴大战再度开打。

当时樱木表示既然自己给流川看了自己的愿望,那么理所当然自己也要看流川写了什么愿望,但流川死也不肯给他看,两个人像小学生一样的在体育馆里追逐了一阵,最后还是由彩子给两人狠狠各扇了一记,把许愿签给收了回来。

许愿竹就悬挂在体育馆外的树上,樱木却没想到自己可以去找来看。

终究樱木也没能知道流川许了什么愿。

后来,流川就死了。

大家都在伤心,樱木却连一点最基本的遗憾,也不曾感受。

‘你真的这么讨厌他吗?’
一句反问的声音在樱木心里不断重覆响起,他一次也没有回答过。

他找不到答案。

他摸不透……自己对流川究竟是什么样的感觉。

葬礼结束了。

他被葬在一座种满了樱花树的墓园里。

参加葬礼的人潮愈渐散去。

过了些时日,曾经为流川伤心过的那些人,仿佛都变得像是从来没有认识过这个人一样,像是把他整个人都忘记了,世上不曾存在过流川枫这个人。

樱木也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

直到夏天结束。

彩子要樱木去把外面树上的许愿竹收进来。

樱木照做了。当他把许愿竹从树上拆解下来,晃动了干枯的竹叶散落一地,一张没有系紧的许愿签也跟着飘落下来,樱木弯腰将它拾起。那是一张浅蓝色的许愿签,纸上有雨水模糊过的痕迹,樱木将它翻了过来看看正面的字迹。

刹那间他愣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纸上写了什么他看不清楚,泪水模糊了他的眼,也模糊了纸上那如蟹般的字体。

‘大白痴,我想跟你在一起。’

语调恍若那夜的雨落得彷徨,落得狂烈。

落得心碎。

黑暗中流川那样炙烈的凝视,像一把温热的触手,轻柔的抚着樱木被淋湿的红发,一下又一下,一下又一下……

樱木却逃开了,任那滂沱的雨淋得自己遍体鳞伤。

而他永远不会知道,他所遗留下的那一夜骤雨,那一双孤独深情的眼,在昏暗的夜里,幽幽叹息。

Из-под белой косынки, покрывающей ее голову, выбиваются длинные локоны, сверкающие всеми оттенками золота.

Старик Бассет вышел из ступора, в котором пребывал, и издал звук, напоминающий предсмертное кряканье утки.

К сожалению на современных самолетах расстояния "Автомобильная карта Самарская обл. Республика Татарстан" преодолеваются столь быстро, что знакомство с экономическим расцветом марксистской страны на Арабском море "скачать альбом ярмака" заняло у великого вождя только полдня.

Он заявил, что его сын монгол, как были монголами Чингис-хан и Тамерлан, как оставались монгольскими бескрайние степи, откуда они пришли.

Вдруг из чащи вышел волк, Злой, худой, голодный волк, Скалит зубы страшный волк!

Боксировать я не умел, но знал самбо.

标签:
  K - Ka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