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 温柔的野兽(小五生日贺文)

(4 次投票)

作者:凤阳凤歌 周日, 2010年 09月 12日 10:24

“花道,那小子又来了哟。”好友搭着他的肩轻笑出声。
果不其然——

“花道,花道!等我一下!”夕阳下尖头发的高大少年正往这边跑来,穿着蓝白相间的无袖球衫,一双桃花眼,顾不上抹去脸上的汗水,虽然气喘的有点狼狈但难掩骨子里的优雅,就这样微笑着追赶过来。

看样子又是半途从训练中逃过来的,从陵南到湘北要两个小时,这个时间湘北篮球队放学练习也结束了,每天每天这样跑过来,不说什么,有时一起去小公园一对一到天黑,有时只是跑来打个招呼,有时一起去吃顿拉面。他很闲吗?篮球队不用管了吗?

看小宫也没有这么悠闲。没有重要的大事跑来干嘛,或者就不怕人都走掉了么。不过一起打过几次篮球,就莫名其妙地总是跑过来,花道花道地叫着自己的名字,一副自来熟的样子。

“做什么啊,刺猬头,练习赛已经结束了,你想探听什么消息也晚了快点回去吧笨蛋!”
“啊,那真是可惜呢。”仙道彰笑意不减,“花道是要我下次来早一点吗?”
“什……什么啊!”红头发的少年激动地挥开拳头,气冲冲地扭头往前走,“谁管你这个敌人,我要加强练习去了!”
残阳似血,被气跑的少年偏向一边的脸到底还是红了。

“啊啊,跑掉了。”仙道彰喃喃低语,眼角也带着笑。

——快点回去吧笨蛋!是想说已经晚了快点回家的吧,
我听见你这么说。

仙道回过头来看见水户洋平淡然地站在原地,笑起来,“哎呀,水户君也在啊。”
“看完了?”水户的脸上也挂着笑,只是有点冷淡。不可能看不出来对方的来意,这样毫不遮掩地慢慢浸入友人的生活里,是想要什么的吧。

毕竟,是那么珍贵的东西呢!

“别来打搅他。”
“真是狡猾呐,想要一个人独占吗?水户君,哦,还是说,应该叫你忠犬攻阁下?”



第二天,湘北篮球部练习赛结束后。
樱木站在水龙头边慢慢地洗去脸上的汗水,洗了一遍又一遍。
“花道,”好友的声音在背后想起,温柔的语调带着一贯隐含的宠溺,“再洗要破掉了哦。”
樱木直起身立马转过脸来,故作凶狠地瞪着眼睛,“混蛋先看看你自己的伤再说!又偷偷跑去和哪个学校的家伙打架了?让你不叫上我这个打架高手,哼!看你这么惨!”

对方可是更惨,不过谁也不能说打赢了便赢了。水户在心里想。

“叫上你?这么想被安西教练罚做冷板凳吗?”水户低笑,马上扯开了嘴角的伤口,舌尖舔过滑出来的鲜红色血珠,嘶嘶吸口气。
“不让教练知道不就可以了,”花道靠过来拉起他的一只胳膊环在肩上,歪着红脑袋,“带着面具!上次夏日祭买了一个狐狸的面具还放在家里没用处呢。呐,洋平,我果然是天才吧,想出这么好的点子!”

“是是,天才SAMA!”洋平顺势将一半的重量放在对方身上,其实身上的伤并未到影响行动的地步。
“呐,花道,下次打架你可要帮着我啊。”
“那还用说!我们是好兄弟嘛!”

太阳,落山了。

“花道在等谁吗?一直往后看呢。”
“没……没有啊。”

在等人出现的吧,不时向后扭头,看不见来人,眼神便暗淡下来,无意识地咬着嘴唇。这样满心失望的样子……

“放手吧花道,我自己可以走。”
“少废话!”红发少年粗鲁地打断,生气似的将搭在他手臂上的右手立马加了几分力。
“真的啦,骗你的,你还真上当了?”
洋平抽回手臂,绕着红发友人转了一个圈,“你看,好好的吧。”
“砰!”青烟袅袅。
“臭洋平,谁叫你摆出一副要死的样子啊!”樱木终于怒了,金色的眸子,亮晶晶的。不含半点杂质地直直看进他的心底,耀眼的锐利的美丽眼神,纯洁野性的不像人类。像……像是……

“敢骗我!洋平你这个混蛋!自己滚回家吧!”

------------------------------------------------------------

兽类,天性凶猛,外表凶悍,常用狂躁的吼声宣泄自己,有强劲的力量。永远不会被征服,它站在高处,生而为王。

那个不良的红头发少年,他外表总是嚣张凶悍,在这个条规满满的世界里,任凭自己像初生小兽一样横冲直撞。他神采飞扬,他唱着战歌一路厮杀到死,绝不回头,绝不认输。如此自由,如此耀眼。
红头发的樱木花道,从来与脆弱臣服这些字眼无关。看见他便觉豪情满怀,他是激烈的战鼓,响彻人心。

“我要打败你!”

第一次见到他时的心情,就像一面原本风平浪静波澜不惊的湖面,毫无预警地被人投进一颗石子,于是波动便从中心一圈一圈以浪漫的速度荡漾起来,再也平复不能。所以,只说心动,远远不够。

仙道彰对樱木花道一见钟情。

陵南VS湘北全国大赛出线权争夺赛里,陵南输了。
他说:花道,在下面的比赛里也要加油练习啊。
他说:那当然,本天才会带领湘北队夺得全国大赛的冠军的,所以刺猬头你输了也没什么丢人的。
拍在他肩上的手力量很大,也很温暖,这样鲁莽地小心安慰。
后来狐狸猩猩们跳过来争吵。
谁说湘北队是你带领的!
你这个狂妄的小子!
只会说大话的大白痴。

他的身边一直有很多人,聚集着,不自禁地被那光束吸引着。他似兽中之王,自然带着光华。

仙道留在神奈川没有去看全国大赛。陵南的海岸很长很长,云暖暖海蓝蓝,悠长的钓鱼线好像思念一样长。仙道随着海水波动轻声念:花道啊花道,你何时才回来?
等来的却是他受伤的消息。

医院里,前来探望的篮球队众人和樱木军团一个接一个地离开。
不知是哪个笨蛋竟然送来了一大捧红玫瑰,鲜红的,像是火焰在燃烧一样。看了一会,樱木歪头躺着不动便觉浑身不舒服,翻身下床找来一个大口水杯。

开的绚烂的红玫瑰,干净地澄清的杯子,被暖风吹的一荡一荡的白色窗帘,还有安静地有点不寻常的樱木。仙道彰停下脚步,透过门上的玻璃看进来。
太安静了,风吹过,一片花瓣飘荡着盘旋落在桌面上。樱木伸手捡起来,放在脸上碰了碰,小心翼翼地低头蹭噌。

好像……好像啊……

那猛虎在轻嗅蔷薇
一刚一柔
却如此交融

当年,热血的篮球少年仙道彰也是走过文艺路线的,他不记得在哪里看过这句话,也不记得还有什么别的寓意。只是,就在此时此刻,这个句子却无比鲜活地从脑海中翻出来。

于是,有什么东西在仙道的左心房里荡漾而生。

-------------------------------------------------------------------------

----

“喂,是彦一啊,有什么事情吗?”仙道躺在床上漫不经心地接起电话。
“啊,仙道学长,因为你没有来,教练今天很暴躁呢。他一共皱眉17下,比平常多了一倍喔!而且今天的训练强度全部增了一倍,越野学长也暴走了四次,大家都很害怕。”队友彦一絮絮叨叨地讲着琐事。
“真是不好意思呢,让大家这么辛苦。”仙道看了看裹着绷带的右手。

外面是谁在按门铃,一声一声响的轻快。

“不不不,学长是不是有事情啊,生病了吗?那可要好好休养了啊。虽然越野副队长说队长这么懒散没用只能靠我们自强不息才能战胜敌人,但是我和其他队友都相信只要有仙道队长在,任何敌人我们都可以打败的,我们……我们……都很崇拜队长啊!



“阿彰,你有客人哟!”妈妈的声音从客厅里传过来,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知道了,妈妈带过来吧。”仙道扬声答道。
“喂,彦一,我有客人来,下次再联系吧。”
“哎哎,仙道学长,有件事我忘记说了。”
“嗯?”
“有人问我要你的住址,你猜是谁?”
门开了,妈妈笑眯眯将一个熟悉的人拉进来,红红的头发,琥珀色干净的眸子一瞥见仙道立马躲开了。高高的个子,提着一袋水果,长长的手脚拘束着不知往哪里摆,脸蛋也是红艳艳。

“是湘北的樱木前辈呢!啊,真是没想到,学长竟然和樱木君关系那么好!唔,这个我要记下来,好好观察观察……”耳边未放下的话筒里,彦一依旧在兴奋地碎碎念。

仙道的妈妈对樱木倒是很中意,一趟一趟地往房间里送吃的,一遍一遍地说:“花道以后常来玩啊,阿彰也真是的,有这么可爱的朋友竟然瞒着我,妈妈我很伤心啊。”
樱木羞得脸色快赶上手中的红苹果了,不过终于明白仙道的自来熟也是有原因的。
从来没有遇到这种状况,樱木每次都是在仙道妈妈进门的时候连忙站起来,磕磕绊绊地低头道谢。
最后还是仙道扛不住,凄惨地叫道:“妈,拜托了!”

总算没人打扰了。
仙道坐在床上不动,樱木坐在一旁的凳子上低着头也一动不动。
半晌,仙道用唯一能动的左手指了指他手中的苹果,“这是特地买来看望我的吗?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
“哦。”樱木连忙拿起水果刀削起来,平时总是大着嗓门说话的,现在一反常态地很安静,若有所思的样子,像是一只可爱野兽收敛了兽性。

有 点紧张,其实樱木从一开始就紧张了,心里还有点迷茫,乱糟糟地不知道目的,全凭着本能跑过来了。现在面对面才察觉出来,心脏也在砰砰跳,说什么呢,说笨蛋 刺猬头真没用竟然伤成这样,说刺猬头原来你也是个不良少年这样怎么带领球队,说陵南队想要失败吗竟然找你这个笨蛋做队长,说……

还想说什么呢,樱木摇摇头,心里还是不明白。他懊恼地将切好的苹果狠狠咬了一口。
“噗。”对面一身伤的病人笑得一脸阳光灿烂,“花道你怎么把我的苹果吃了?”
“少……少啰嗦!”好像做错事被抓住一样,樱木涨红了脸,扬高了声调大声嘟囔道:“再削一个给你,小气的家伙。”
“太麻烦了,花道手里的给我吧。”
说完真的探身靠过来,拿走了他手里的苹果。樱木觉得自己像煮熟的虾子,咻咻地从里到外冒着蒸汽。只好再拿起一个苹果削起来。就这样,一个不停的削,一个不停的吃。最终袋子里的苹果全部消失了。

再也没有什么外物遮掩的时候,四目相对,对面之人一双桃花眼直勾勾看过来,脸上笑得很无赖,可是眼底却很温柔。心里突然开始作死地打鼓,樱木匆忙站起来,差点将椅子撞翻,“我……我回去了!”还是不知道说什么。TAT

“啊!这就回去了吗?”仙道倒是有点失望,嘴角耷拉下来,露出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
“呐,星期一见,花道放学要等我喔,我可能要走的慢一点。”

樱木头也没敢回地点点头,没有发觉嘴角不可抑制地稍微上扬,不过心里总算舒了一口气,好像之前的紧张迷茫,全被这句话给救赎了。


樱木虽然不明白跑过来是想做什么的,但是现下觉得已经不重要了。
仙道虽然没听到想听的话,但是还是很满足,无论是心里,还是胃里。


因为他们有大把大把的美好青春时光,可以一起来慢慢搞清楚。


-----------------------我是有点紧张的分割线------------------------------------------------
某S携仙道彰樱木花道来贺,祝小五生日快乐!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PS:你明白的,我想说什么。对你,对仙花。

标签:
  F - 凤阳凤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