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生日贺文】幸福的8月4日

(5 次投票)

作者:麦子 周日, 2012年 04月 01日 22:31

尽管并不喜欢自己的生日,可是樱木花道在自己生日即将到来的时候还是干劲十足地开始了伟大的告白准备计划。
告白于他并不陌生,尽管屡战屡败,但是樱木君这次有九成的把握晴子小姐就是自己命中注定的另一半;他高大的身体趴在显得过小的课桌上,努力地制定着计划日程表。
只有九成的希望,终究不是一件让他愉快的事情,所以在偶尔抬头的时候,他狠狠地瞪了一眼坐在自己身边的队友,黑发长得像只狐狸的家伙,外加给了对方一下绝对没有水分的肘击。
“混蛋狐狸!为什么晴子小姐偏偏……”
樱木君并没有把话讲完,反正狐狸向来不会搭理他类似的话茬。
这是在渡过了热血沸腾的高一年级之后,即将步入高中二年级的樱木花道和流川枫终于在某些方面成长了。比如今天,两个人居然在课下安安稳稳地坐在相邻的课桌上,仅仅是拌嘴而没有拳脚相向,这在去年是完全不可想象的。
“再不快点就不等你了。”
黑发的少年硬生生接下了樱木君的肘击,沉声威胁。
“那怎么可以!”抓耳挠腮的樱木君这下真的有些着急了。“不准你一个人先到晴子小姐家去。”
其实黑发少年也根本没有独自先走的意愿,真的要说的话,他只是觉得红发的樱木君吭哧吭哧一边查字典一边写情书的样子难看极了。


对于为什么会和流川枫突然关系变好了,樱木花道其实自己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他隐约记得好像是在新年那天,刚去为父母扫墓回家的路上遇到了刚从神社出来的流川枫。
“臭狐狸为什么不去山上拜狐狸神?”樱木记得自己好像这样说了一句,然后就向流川和他身边的家人挥手告别。
一路上闷头走路,直到快到家的时候才发现身后跟了个人。
“你哭了?”
流川枫这样问的时候,樱木花道下意识地用手挡了挡自己的眼睛。
其实并没有哭,只是在扫墓的时候突然觉得有点寂寞罢了。
两个人就那样站在樱木家门口,反而是樱木觉得有些尴尬。
“我不喜欢队长的妹妹……”半晌之后流川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什么?”
“我有喜欢的人了……”
“什么?”
“我喜欢的人也不喜欢我……”
樱木觉得那个也字听起来很别扭,可是看着向来面无表情的那张脸上那掩饰不了的沮丧让他觉得这个冷淡讨厌的家伙似乎也有那么一点点人情味。
樱木花道是在很久之后才明白流川的逻辑,在很多次对方不配合他挥出的拳头之后,他才知道原来在黑发而又沉默的队友眼中向他挑明自己不喜欢队长的妹妹其实就是化敌为友的单方面认定。
其实樱木很不愿意承认自己和流川的关系正在一点一点变好,可是这毕竟是事实。
两个人的友情是在一次又一次当掉考试和接踵而来不眠不休的补课重考中建立起来的。和流川正好相反,樱木喜欢接受队长和晴子小姐的补课,当然这并不是说眼镜哥哥和大姐头不好。晴子小姐做的宵夜很好吃,流川也会很自觉地将晴子小姐特别加料的那份料理换给他——即使如此,樱木最终还是答应了流川提出的条件,由这四个成绩优秀的人轮流给他们补课,而不是总去队长家。
虽然流川不喜欢晴子小姐,而且经过樱木旷日持久的观察发现这似乎是真的;但是对于让流川去晴子小姐家这件事,不知道怎么回事,樱木总是觉得不舒服。这也是为什么,今天两个人会在放学后空无一人的教室里写作业并且约好一起去队长家。
“臭狐狸是怎么勾引那些女生的?”
这样无礼的话,在流川面前说是不要紧的,樱木不知道为什么非常确信。这只臭狐狸,似乎脾气也没有原先认为的那么差。
“勾引吗?”
无所事事趴在边上的少年抬起了头,狭长的眼睛在长长的刘海后面若隐若现。
“混……混蛋……”樱木扭过头不去看少年的眼睛。他想不通为什么明明自己的眼睛比较大,可是每次对视的时候,落败的总是他樱木花道。


选在自己生日这天告白,其实是有原因的。一边对自己的魅力相当自信一边又异常敏感脆弱的樱木君接受了宫城新队长的建议,并且相约要在同一天向自己心仪的女生告白。约到空无一人的天台,然后递上自己写的情书,要说的话是绝对不能说错的:“我也喜欢你!”要强调这个也字,这样的话即使失败了对方也会认为是有人在恶作剧,同时方便以后再接再砺。
“晴子小姐为什么偏偏喜欢狐狸……”
手上正在写着的纸刷地一下被称为狐狸的少年抽了过去。
“亲爱的晴子小姐: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起,你就让我留下了美好而深刻的印象……”少年试着读了两句,平板的声调和樱木想象中富有激情的腔调是完全不一致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这个狐狸脸的家伙心里也有着一个这样的女生,樱木有了一种即将被打败的愤怒。
“15分!”最后,辛辛苦苦写出来的东西被下了一个这样的结论。
就在樱木决定要挥出拳头的时候,沉默的少年站了起来。“我今天不去队长家补课了。”没有理会樱木在背后的追问,他提起书包直接走出了教室。


一直到生日真正到来那天,樱木和流川都没能讲上几句话,这让樱木的不满越积越多。明明看起来一脸心事的样子,却什么都不肯说,平时就惜言如金的少年即使面对樱木也不说话了。果然是讨厌的狐狸。樱木愤愤地看着独自投篮的流川,直觉对方的情绪和自己有关,更深一层的原因却想不出也不愿意去想。原先紧张而期待的心情,已经被这个境况弄得一点不剩了,如果告白失败了,一定要和臭狐狸算账。
平日里吵闹得不得了的军团众人一个也找不到,在校园里转了好几圈的樱木终于也开始沮丧了起来。
如果没有人帮他把晴子小姐叫出来的话,他的计划就进行不下去了。
当他第三次从流川枫的教室门口走过的时候,发现那个一直趴在课桌上的少年站在门口冲他抬起了下巴。“别像个傻瓜一样转来转去了。”
“明明说好了要帮我约晴子小姐的……”樱木一边抱怨一边扭过头不去看流川的眼睛。“他们都躲起来了。”
“我帮你去。”
“啊?!喂……”
樱木迷迷糊糊地走上天台的时候,突然觉得对于要向晴子小姐告白这件事,准备的时候分明要开心得多。真正做起来,心里却空空的,如果晴子小姐答应了,那该怎么办呢。
天台上一个人也没有,樱木站在空地的正中,握紧拳头等待身后那扇门的打开。
那个女孩子,从一见面就喜欢了,喜欢了很久,盲目的无条件的觉得她好,可是也正因为这样,对她的了解并不多,甚至远远及不上对狐狸的了解。
如果是狐狸的话,都可以想的出来会有些什么样的反应。对待所有告白都是一样的冷淡无情,性格恶劣,原来竟然也有个喜欢的人存在了。
天台的大铁门吱呀一声被推开的时候,樱木全身都僵硬了。
也许保持现状是最好的,和晴子小姐做朋友就很不错啊。
“晴…晴子子小姐,今天天气真好啊,哈哈哈。”樱木没有转身,他觉得浑身都紧张得快要沸腾了。“我……我……”
对方屏住呼吸在等待着,没有一点儿声响。樱木终于豁出去了,大声地喊出了那句话:“节日快乐!”
“胆小鬼!没种!”
回应他的并不是甜美的声音,而是平板毫无起伏的冷淡腔调。
“狐…狐狸!”
“她已经被人先一步约出去了。”
听到这么说,樱木松了一口气,顺势在地上坐了下来。
“就这样结束了?”
“啊。”
“果然是胆小鬼。”流川站在樱木面前,俯视着红发的少年。“但是我不是。”
“狐狸你什么意……”
“我喜欢你。”
……沉默了半晌之后,樱木的心跳依旧没有平复下来,他觉得在流川的俯视之下,浑身像被无数细小的针扎着,细密的疼痛而又麻痒的感觉真真切切。“……所以我最不喜欢这一天了,大家都拿我开玩笑。”
“信不信随便你。”少年一边这样说着一边在樱木身边躺了下来。
“……”樱木有些惊讶地看着这个好像刚对自己表白了的家伙,轻轻合上眼睛似乎就要睡着的样子。“喜欢,是什么意思?”
“你真的不知道吗?”
“……今天是我生日,可是大家都爱拿我开玩笑。”
“我也不喜欢我的生日。”
“诶?为什么?狐狸生日是哪天?”
“新年那天,我看到你哭了。觉得这个人实在是白痴到无可救药了。”
“新年啊……”


虽然樱木在心里坚决地将流川的告白当成了玩笑,可是学校里的其他人似乎不这么看。
“被男生喜欢了哟,恭喜啊花道!”这句话,已经听到很多人说过了。生日当天遍寻不着的其他闲杂人等,是在樱木和流川在天台上睡着之后蹑手蹑脚从各个隐蔽的角落钻出来的,其中还包括了晴子小姐。
“原来如此……”每个人的心里想法都大同小异。对于那个沉默的少年,其实他们在心里暗暗想着——早就觉得他不对劲了。
所以樱木花道目前的处境非常尴尬。
尽管已经赏赐了很多头槌,可是大家仍旧爱拿他和流川开玩笑;因此反而只有和流川在一起的时候比较轻松。可是这样又会制造更多的话题。
“都怪你,为什么要开这种玩笑!”一边酣畅淋漓地灌篮,一边向身边的人抱怨。
流川并没有否认。所以,果然是个玩笑吧。
樱木打篮球的技术突飞猛进,两个人1on1,樱木也偶尔会有赢的时候。
和流川的沉默寡言相比,樱木的话很多,即使是没有人搭理他,他也能自得其乐地说上很久。
在更衣室里,樱木一边得意地数着自己灌篮和三分球的个数,一边嘲笑着狐狸进步的缓慢。偶尔会出现的关于晴子小姐啊喜欢不喜欢的那些烦恼,都好像在另一个虚无的空间里存在。只有篮球是真实可感的,还有这只狐狸。
沉默地在边上换着衣服的少年和往常一样,只有很偶尔的时候会吐槽几句。但是樱木其实经常都能够体会到对方的感觉,也许果然是个天才吧。
可是这天当流川枫换好衣服突然向樱木逼靠过来的时候,樱木觉得自己大脑当机了。他只能茫然地看着对方长长的刘海,完全不明白这是要做什么。
樱木比流川还要高出一点点,可是流川气势强硬地将他挤压在自己和更衣室那组柜子之间,流川的手肘紧贴着柜子,这使得樱木和流川之间几乎没有了任何空隙。他们贴得那么紧,樱木觉得自己身上的汗水都会将流川的身体打湿了。
明明可以反抗的。
流川的嘴唇凑过来的时候,闭上了眼睛,让他的表情显得有些柔和。樱木的后背都要嵌进柜子里了,可是他避不开那个吻。
那是他的初吻,结结实实的,他还不懂得要闭上眼睛。他看到流川的睫毛很长,因为紧张或者激动而剧烈地颤抖着。
“这个臭狐狸……”樱木又忍不住这么想,心里却有些开心。因为似乎确认了愚人节的那个告白并不是玩笑。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突然明白过来,狐狸一直说的喜欢的那个人,似乎就是他樱木花道。非常喜欢,流川枫非常喜欢他樱木花道。这个想法在他脑子里生成的时候,他有了一种大获全胜的成就感。
“嘴巴张开……”
樱木没有抗拒,他还顺便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在告白和接吻之间,隔了差不多有一个多月,而在那之后,两个人依旧一边别扭着一边打打闹闹。是不是算交往了,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樱木觉得自己也勉强默认了。
“真的不喜欢愚人节。”樱木在有一次接吻之后,和流川说。“在那一天做的事情都好像是一个笑话一样。”
其实是介意在愚人节被告白这件事。流川没有说出口,只能更紧地抱住了樱木。因为喜欢是认真的,他并不介意告白是不是认真这件事。但是如果樱木介意,他也愿意认真地再来一次。
“还有晴子小姐……”
和樱木一样,流川也不喜欢自己的生日,因为那本该全家团圆的日子,樱木却要在怀念父母的情绪中渡过。
“都没有好好地过过一次生日呢。蛋糕什么的从来没有,反而是捉弄人的礼物会有一大堆。”
“我也是,因为是新年,所以总是不会认真吃蛋糕。”
“是啊。蛋糕什么的,其实很喜欢呢,还有蜡烛,每年都在生日的时候许愿这个事情也是。没有蛋糕蜡烛许愿的生日,总是觉得不完整呢。”
“以后可以在结婚纪念日的时候做这些。”
流川枫是认真的,可是他的内向的恋人却像触电一样跳了起来。“结…结婚?”
“我是抱着结婚的目的喜欢你的。”
“太不要脸了……”
这种肉麻的话,居然也能说出口。樱木花道挣扎着甩开了流川拉着他的手。


结婚还很遥远,首先要解决的是如何在生日的时候切蛋糕并且许愿渡过一个和普通人一样幸福快乐的日子这个问题。
于是,他们最终决定,选择一个折衷的日子来共度他们的生日。
和喧闹的新年无关的,和充满恶作剧的愚人节无关的,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秘密的生日。
距离流川的1月和樱木的4月一样的8月,也就是他们所在的这个月份,看起来非常合适。
于是,在以后的很多年中,他们都会在8月的某个日子买上樱木爱吃的蛋糕,插上幸福的蜡烛,许个美好的愿望。
这一天,在天才的提议下,固定在8月4日。

  M - 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