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流花]心和风景

作者:芒果草莓 周五, 2018年 06月 08日 20:41

页面导航
[仙流花]心和风景
章 9 - 章 19
全部页面

警告:致郁向报社文,渣花可能,OOC肯定有_(:зゝ∠)_

          

1

樱木花道是个幸运的人,早在15岁的年纪就寻获了常人也许究其一生都无法得到的两样至宝——篮球和他的恋人。

再详细点说,樱木的幸运是从高中开始的,被著名教练发掘并亲自栽培,凭借自身天赋和努力一路突飞猛进过关斩将的成为东京最大篮球俱乐部的主力球员。一改国中三年连续被50位女性拒绝的惨痛经历,和一位完美情人相遇并迅速坠入爱河,两人一等成年便迫不及待的用打工凑起来的钱飞到美国加州的一个小教堂里,在神坛前许下永不背弃的誓言。

樱木至今仍清楚地记得那个只有3人参加的小婚礼上的每一个细节,以及结束后两人手拉手走出教堂时仙道飞快偷亲过来的吻。这个画面被仙道用手机抓拍下来,放大了挂在他们卧室最显眼的地方。尽管在后来的日子里,两人不断攀上人生的新高峰——一个陆续捧起各种各样的优胜奖杯,一个顺利进入一家知名的跨国律师事务所逐渐打响名号——樱木依然觉得这个画面是他心里最美的一道风景。然而现在,在这道美丽的风景上“啪”得一声出现了一道裂痕。

樱木花道,男,27岁,在恪守诺言12年后亲手打破了它——他出轨了,就在十分钟之前。

                                                                                                                                                                                

樱木是个认真执着的人,他认定的东西哪怕撞了南墙也不会轻易改变,所以像刚刚那样被向来看不顺眼的后辈堵在洗手间,半推半就的在狭小的隔间里来上一发,实在不符合他素来洁身自好的风格。樱木是个爱憎分明的人,喜怒恶好都明明白白的写在脸上,所以和那个见面如仇敌,每天要打无数架,完全不懂尊重前辈的死对头,发生打球和打架以外任何一种形式的身体接触,都不在樱木大脑能够脑内的范围之内。樱木是个天真单纯的人,他和仙道的感情一直坚如磐石,所以身为他好友兼体育经纪的水户洋平知道这件事后,吃惊得如同吞下整个鸡蛋那样合不拢嘴也非常容易理解……

                                                                                                                                                                                

“你说…什么……?!”

“你张大的嘴的样子活像一只青蛙!”樱木忿忿地从桌子上抬起沉重的头颅,然后又像承受不住地心引力一样将前额重重的砸回桌面:“还有…你已经听到我刚才说的了……”

“啊啊啊!那只臭狐狸一定是上天派来折磨我的!!啊啊啊啊啊!!!”樱木又突然立起来,激动得差点掀翻桌子。

                                                                                                                                                                                

“冷静!等等…你、你说臭狐狸…流川枫?!!!”洋平一手奋力挽救着岌岌可危的桌子,一手努力扶着又往下掉了几分快要脱臼的下巴。

但很快地,他又接着发出一记“啊……”的意义不明的感叹声。

                                                                                                                                                                                  

“…………这个‘啊……’是什么意思?”

“呃…先声明,我对你…那什么的行为还是保持惊讶状态的…只是…”洋平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说:“只是如果对象是流川的话也不是那么难以想象,毕竟…你们非常相似啊,被吸引也在所难……”

“砰……”还没说完的话消失在洋平脑门上升起的一缕忧伤的青烟中。

“本天才这么热情开朗能言善道乐于助人,和那只面部神经失调语言功能减退家教礼仪全无的臭屁狐狸哪里相似了?!!!”樱木一口气发泄完毕,气鼓鼓的一屁股坐回去。

“好了好了,这个不是重点啦……”洋平一边揉着额头上的肿块一边安抚樱木:“重点是你打算怎么办?你…喜欢他…吗?”

“你!说!什!么?!”

“不不不,我是问你打算怎么办?”洋平连忙改口。

“不知道啊…刺猬头现在还在美国那边的事务所呢,那个官司好像打的不太顺利的样子,前前次打电话时他还说他负责的部分可能要到月底才结束……”樱木有气无力的将脸颊贴回桌面:“就算现在想告诉他也没办法啊…啊啊 我当初就说不要选这么麻烦的专业啊,他偏不听!搞得现在快两个月没见了……”

“你!说!什!么?!”这次轮到洋平叫了出来。

“我们快两个月没见了……”

“不是,上句!”

“我叫他别选这么麻烦的专业……”

“……再上!”洋平双手撑着桌子站起来,用俯视的角度凑近樱木:“你打算告诉他?!”

“嗯…”樱木眨眨眼,呆呆的点了下头:“有什么问题吗?”

“你疯了吗?!!!”洋平恨铁不成钢的叫起来,声音大到樱木连忙伸手去抹飞溅到脸上的唾沫。

“你才疯了呢,我不会骗他的,我们发过誓永远不欺骗对方!”樱木不甘示弱的回敬道。

“嗯…有道理……”洋平抱着双臂故作深沉地点点头:“但是我猜…你们的誓言里应该还包括永不背叛这一条吧,你不也做了?既然这样何不干脆地做个全套?”

“砰……”洋平额头上冒起了第二缕青烟。

                                                                                                                                                                                

“我是认真的,别说,别告诉仙道。”洋平艰难的从桌子底下爬起来:“这是最简单也最安全的做法。现在知道这件事的人只有3个,流川虽然是今年大热的选秀状元,但说到底也只是个刚入行的新人,如果你想,我有100种方法让他闭嘴……”

“不,你不懂……”樱木摇摇头:“当我和他…的时候,那并不是我……”

“哈?”

“不,不是那样,”樱木又摆摆手:“应该是…我并不是自愿的……”

“哈?!!!”

“不不,也不对,”樱木烦躁地抓抓头:“当那件事发生的时候,我知道我不该那么做,但却没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我说不清…就好像…突然被外星人侵占了一样,意识游离出大脑外看着它发生,却没能阻止…或者…是不想?我不知道…但…不管是什么…我并不是想要……”

樱木用手比划着一个虚无的形状,词不达意的解释着:“但是,如果我隐瞒了这件事,那…就是我在欺骗他……你…能明白我说什么吗?”

                                                                                                                                                                                  

“呃…也许……?”洋平也跟着抓抓头:“如果你坚持要坦白,我也不拦着你,毕竟你才是那个和他生活了12年的人……”

“但是,答应我一点,”洋平换上一副严肃的神情:“不要那么急,至少在你搞清楚到底为什么会发生这件事之前,别急着坦白一切,好吗?”

                                                                                                                                                                                

2

流川枫刚准备走出洗手间就被一股巨大的蛮力推了回去。樱木迅速的闪进来,摔门,上锁,踢开每一个隔间检查,动作干净利落一气呵成。然后他又冲回流川面前揪着他的领子撞到洗手台上,指着他恶狠狠的说:“早上那件事就当没发生过!今后还是和从前一样,明白了吗?!”

                                                                                                                                                                                    

“…………”流川盯着几乎快戳进眼睛里的指尖,头往后退了2厘米,嘴唇蠕动了两下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将它顺着滚动的喉结咽了下去,挥开樱木揪着他的手,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

“喂!回答呢?!”樱木跟流川出了洗手间,炸毛的咆哮着:“你这只目无尊长的死狐狸,你要是敢说出去就死定了!!!”

                                                                                                                                                                                

周围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都以为这是一天N次的狐猴大战再次上演,纷纷投来或戏谑或无奈的目光。刺得樱木一阵心虚,于是他生生收回想要踹上去的脚,刷的来了个180度大转身,向相反的方向飞一般的逃窜开去。

                                                                                                                                                                                  

3

下午的训练依旧严苛,好不容易熬到节间休息,大家都迅速跪倒下来,或趴在地上喘气,或靠着墙壁豪饮。樱木撑着膝盖顺了会儿气,刚打算去旁边拿瓶水来喝,一条白皙的手臂就横在他眼前。

这是一条好看的手臂,线条优美肤质细腻,稍稍隆起的腕长伸肌给它增添了一份阳刚之气,手臂的末端握着一瓶水。一瓶樱木想要的水,被修长白皙的手指不松不紧的握着,指节微微弯曲着,形成一个好看的弧度。正是这些灵巧的手指曾激烈的在他口腔里翻搅过,粗暴的在他皮肤上搓揉过,蛮横的在他身体里进出过,身体的记忆犹如潮水般汹涌而至,樱木瞬间就觉得口腔中本来就所剩无几的水分正在以几何倍数的光速蒸发。他艰难的做了个吞咽的动作,有点凶狠的夺下那瓶水,做贼心虚的往旁边挪了一小段距离,拿眼角的余光偷瞄不远处的流川。

不同于樱木那样剧烈的内心反应,靠着墙喝水的流川枫看起来和平时并无二致,好像他刚才所做的只是个举手之劳,而不是往湖面投石子之类的越界行为。从樱木现在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他仰起的脖颈线条,喉结随着吞咽一上一下的滑动着,让樱木不由得回想起那颗喉结尝起来的味道,咸咸的,涩涩的,带着薄汗和火热的激情……

樱木僵硬的转回视线,将手中剩余的凉水兜头浇下,好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像个浴火焚身的白痴。

                                                                                                                                                                                

4

漫长的一天终于结束了,樱木拎着外卖,顶着晕乎乎的大脑,像幽灵一般的飘回家。正机械的掏着钥匙,门就从里面打开了,温暖的灯光从屋里透出来,连带着诱人的饭菜香气。

“欢迎回家~”仙道从里面迎出来,一手抓着把手一手扶着门框,看起来像一个拥抱的姿势。屋内的灯光给他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圈,映着他微垂的眉尾和上翘的嘴角,引得樱木几乎是立刻就扑到了他怀里。

“诶~花道想我了吗?”仙道低笑着收紧胳膊将樱木带进门,另一手接过樱木手中提着的外卖袋将门关上。

“嗯………”樱木没说话,只是用额头蹭着仙道的肩膀,发出满足的嗯嗯声。已经快两个月没见了呀,樱木想,所以抱抱什么的好正常,才不会影响天才英明神武的形象呢!

                                                                                                                                                                                

因为洗过澡的缘故,仙道正穿着纯棉居家服,柔软的质地是樱木亲自挑选的,他身上散发着的清爽的沐浴露香味也是樱木最喜欢的,这样熟悉的令人安心的拥抱让樱木绷了一天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而仙道似乎也非常享受这久别重逢的拥抱,一时间两人都没说话,只是静静的享受着这久违的只属于他们的安静时光。然后一个轻柔的吻打破了它,紧接着是更多的逐渐加深的密不透风的亲吻,仿佛分开一秒就会缺氧般,两人不断变换着角度的相互拉扯着往卧室走,衣服散落了一地。好不容易倒在床上的时候两人都忍不住爆发出一阵大笑。

“哈哈哈,你这家伙,刚才差点被裤子绊倒吧,哈哈哈哈哈~”樱木仰躺在床上,毫不留情的嘲笑道。

“Shhhh~别破坏气氛呀~”仙道忍着笑撑起身体笼罩在樱木上方,摆出sex专用的魅惑表情,轻佻的捏起樱木的下巴:“要继续吗?”

“废话!”樱木伸出一条长腿勾着仙道的后腰把他拉低,继续刚才那个未完的吻……

                                                                                                                                                                                  

5

足足有一刻钟时间,两人一句话都没说,只是并排仰躺着,仿佛在回味刚才那美妙的性=爱。

“嗯…刚才真是……”仙道从喉咙里咕哝了一句自己也不清楚下文的感叹。

“啊……”樱木也跟着意义不明的附和了一声。

然后两人同时翻过身侧躺着,面对面的傻笑起来。

“要再来一发吗?嗯?”仙道撑起脑袋,姿势挑逗语气嚣张。

“来啊!本天才可是永不疲倦的男人!你担心自己别累趴下了才是!”樱木立刻就被点燃了,从床上撑起来刚准备用事实来说话,肚子就非常不合时宜的发出了一长串的“咕噜”声。

                                                                                                                                                                                

“哈哈哈哈哈~”仙道笑得跌回到枕头里,啪的拍了一下樱木光溜溜的屁股说:“好了,吃饭去了,饭菜都凉了。”

“啊!我买回来的拉面被你丢在玄关了吧……啊啊啊 一定都洒出来了!”

樱木抱着头,连滚带爬的就要下床,却被仙道一把捞了回来,拉进怀里。

“没事儿,我还做了好多你喜欢的菜呢~”仙道闭着眼,下巴搁在樱木颈窝处嗅着他熟悉的味道:“不过我现在好困呢,时差还没调过来啊,不如花道你喂我吧~”

“想得美!”樱木别扭的拍了一下仙道不规矩的手,然后又有点心疼的说:“那你先睡会儿,我去把饭菜热一下吧,是说你提前回来了?”

                                                                                                                                                                                  

“嗯,暂时的,下个月还要过去呢。”仙道在枕头上寻找着舒服的位置,樱木起身后带来的一阵凉意让他下意识的伸手去捞被子:“说起来,今天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吗?”

“什……”樱木穿衣服的动作突然停住了,刚刚一直沉浸在重逢的喜悦中,让他完全忘记了早上发生的那个不愉快的“小插曲”。而现在,拜仙道那句话所赐,他又重新想了起来,一时间卡在一个穿裤子的动作上不知如何是好。

“嗯…感觉和昨天电话的时候有点不同,别忘了,我可是有花道雷达的哟~你一点点不开心我都能感觉得到…哈哈……”仙道还是闭着眼,声音也开始模模糊糊,仿佛下一秒就会陷入深沉的睡眠之中。

“那个……”樱木几乎是反射性的就想坦白,但是洋平警告的话语适时地在耳边响起,让他一阵恍惚。于是那两个单字就那样被凉凉的晾在空气中,不上不下地形成一段尴尬的沉默。

                                                                                                                                                                                    

“不方便说就算了,花道也是成年人了,能自己处理好事情的。”就在樱木以为仙道已经彻底睡着,准备轻手轻脚溜出去的时候,仙道的声音又再次响起。

“不过呢,如果真的有什么难题解决不了,别忘了还有我,我们是一起的……”

这是仙道陷入真正睡眠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6

“所以说……”洋平托着下巴撑在更衣柜上,看着不远处蹲在角落装鸵鸟的樱木:“职场恋爱守则第一条——千万不要和自己的搭档上=床。”

“Ma~不过现在说这些也没意义了,就你目前的结果来说,不也挺好的嘛~”洋平走过去蹲在樱木身前和他保持平齐:“我看流川枫也没有死命纠缠的意思呢。那家伙应该是真爱篮球,没道理为了一时快活断送了自己大好前途。”

“至于仙道嘛,他一向敏锐,对你的事情更是如此,昨天那么问很有可能只是出于广义的关心,不一定是发现了什么,你不用那么焦虑的。”洋平摸着鼻子又想了一会儿,然后得出结论:“这件事到这儿就算翻过去了,只要你不再去搅动它,就能和以前一样继续你幸福快乐的小日子啦~”

                                                                                                                                                                              

“………………”

“………………”

“你不会…再去搅动它了,对吗?”洋平看到樱木久久没有回答,忍不住又确定了一遍。他捧起樱木一直垂着的脑袋,迫使对方看向自己的眼睛:“答应我,你不会再去搅动他了!”

“我不会……”

“很好。”洋平拍了一下樱木的肩膀站起来:“快去训练吧,你已经迟到了,要知道主力球员的一言一行都是备受关注的,你现在应该更加低调才是。”

“昨天下午面对流川时你不是做的挺好?别因为仙道一句话就自乱阵脚啊。”

                                                                                                                                                                              

但是……

如果事情做起来能像说的那么容易就好了——这是今天队内练习赛第N次被叫停时樱木内心的即时想法。

连一直坐在旁边淡定喝茶的安西教练都忍不住把樱木给换了下来:“樱木君今天身体不适吗?早上的训练也迟到了。”

“………………”

“既然不舒服那就回家好好休息吧。”安西教练喝了一口茶,将头转回去看着前方还在奔跑着的队员们“练习固然重要,但作为一名合格的运动员,首要任务应该是让自己随时保持在最佳竞技状态才对。”

“无论是身体…还是心……”安西教练又喝了一口茶补充道。

                                                                                                                                                                              

7

樱木没有听从教练的安排——现在回家必定会平白增加仙道的疑惑。他在附近找到一个小操场继续刚才未完的训练。

焦躁像是一股无名的火焰在他体内流窜燃烧,安西教练刚才那句话中有话的提醒适时的在那把火上又泼了一瓢油,若不赶紧发泄出来他一定会疯掉。

“可恶!”樱木狠狠地将篮球砸向篮筐,毫无意外地,没进。

                                                                                                                                                                              

“呼………”樱木自暴自弃般的大字躺平在地上。

「老爹他…发现了什么……吗?」樱木万分心虚的想。

安西教练是他的伯乐,带领他走进篮球的世界,他的每一分进步里都混合着教练的心血,他实在不敢想象这位慈祥的老人脸上流露出失望表情的画面。樱木自认不是个能藏事的人,特别是面对真正关心他的人,无论是教练,还是仙道……

                                                                                                                                                                                

仙道……

樱木想起恋人的脸,各种各样的,仙道的脸。挂着他招牌式令人如沐春风的微笑着的脸,被自己逗乐时哈哈大笑的毫无形象的脸,努力工作时认真专注的脸,担心自己时藏着心疼神情的脸,好多好多,铺满了他们共同走过的12年的幸福时光。唯有一种表情是他没见过的,那就是仙道伤心时候的脸。

倒不是说仙道从没遇到过挫折,但就像他常常挂在嘴边的那句“你可以随时随地的过来依靠我呀,花道~”的情话一样,仙道是一个远比他外表看上去坚强的人,他一直信奉的是与其毫无意义的伤心难过,不如早点打起精神来积极应对。

“因为没什么好伤心的嘛~”仙道说着这句话时,他倆正在沙发上歪腻的翻滚着:“你看我有你啦,爸爸妈妈也都健健康康的,还很开明的接受了我们,如果这样还要伤春悲秋的,那就太贪得无厌啦~”

“卧槽!你在做这种事时能不能不提到爸妈啊,你的羞耻心呢?!!!”樱木记得自己当时就是这么面红耳赤的回答的。

尽管只是一句床第间的情话,却包含着无比的深情,映衬得现实更加讽刺。

                                                                                                                                                                                

“这件事到这儿就算翻过去了。”洋平早上说的话又适时的插入进来。

「真的吗?」樱木仿佛抓到救命稻草般的想着,双手抱头侧翻过身,无所适从的蜷曲起身体。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向前爬行,在时针终于达到5点时,樱木突然翻身坐了起来。

今天仙道也会在家吧,他想。现在联赛还没开始,训练安排相对轻松,按照他平常的习惯,在球队训练结束后他会独自加练一段时间,然后在俱乐部的淋浴间冲个凉再回家。

若是平时他一定不会想起那些他根本就没有注意过的小细节,比如俱乐部的沐浴露有着缓解疲劳作用的中草药的香味,比如他到家时的头发应该是六七成干(仙道常常抱怨他洗完澡不吹干头发这件事情),再比如他到家的时间通常是在七点左右。

明明从来没在意过的事情,如今却一件一件自然而然的毫无违和感的蹦入他脑海中,仿佛一直潜伏着,等待着,自己的用武之地。

“太差劲了……”樱木从地上爬起来,拎着背包摇摇晃晃的往俱乐部方向走。

                                                                                                                                                                                

8

樱木花道敢以他的天才之名起誓,在他拎着毛巾心不在焉的推开最近的一间淋浴间挡板时,真的没有注意到里面哗哗的水声!所以现在,他和流川枫在满是水汽的淋浴间坦诚相见的情景也绝对绝对非他所愿!!!

“…………”

“…………”

樱木自认在和流川枫争锋相对的无数次“战役”中从未落过下风,而现在他却一句话都憋不出来的呆立着,脑海中警铃大作,本能的催促他快逃。可就在他混乱的大脑终于找到指令控制着他的双腿企图逃离这里时,很不幸地,他遇到了无数狗血剧集里最常见的经典桥段——他摔倒了,并且毫不意外地,一双有力的大手拉住了他的胳膊,拉着他撞到一个高热的胸膛上。

是的,高热。和流川枫冷冰冰的外表相反,他的皮肤温度出乎意料的灼人,在他蛮横地压着自己抵在隔间门板上激烈进出的时候,樱木就这么觉得。

                                                                                                                                                                                

“够了!!!”被记忆中那个羞耻的画面刺激到的樱木终于忍无可忍的咆哮出声。

他实在受不了了,这两天来因为心虚而底气不足的樱木一直都在拼了命地忍耐着,告诫自己要尽量低调。这种憋闷的焦躁感在他心里不断地堆积着、煽动着,让他既坐立难安又无所适从。而现在他终于找到出口了,因为眼前这个人正是这整个事端的罪魁祸首,或者,至少可以称之为共犯,可以让他毫无顾忌地发泄:“你不能这么做!我不是说过今后还是和从前一样吗?你听不懂吗?!”

                                                                                                                                                                              

“不能做…什么……?”流川枫显然还没跟上樱木的波长,有点困惑的微微歪头询问:“扶你吗?”

“所有!”樱木简直要抓狂:“所有都不能做!像是碰我的胳膊,递水给我,还有向我展示你漂亮的胸肌!不行不行!统统都不行!!!”

“我没展示我的胸肌……”流川枫干涩的眨了眨眼,状况外的回答让他看起来带了几分无辜。当然仅仅是在几秒钟之内,因为很快地他便反应过来,换回那张毫无表情的面瘫脸向前跨了一步。墨黑的刘海因为正在洗澡的缘故被随意的刷在脑后,衬得他细长的双眸更加锐利

“你做不到。”流川枫平板的声调将这句肯定句突显得更具说服力:“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你自己也做不到,对吗?”

                                                                                                                                                                              

他在笑,尽管面无表情,但樱木能肯定他在笑。这种仿佛被嘲笑的挫败感让樱木万分恼怒,他一手撑住流川枫的下颌,企图把他越靠越近的脑袋推离,不想却被对方抓住空子,温润的舌尖舔舐手心带来的麻痒感从头皮直直放射到尾椎。喷头喷出的热水源源不断地砸向地面再飞溅开来,制造出让他心烦意乱的噪音,在他的小腿上爬行出蜿蜒扭曲的水痕。樱木将脊背靠上身后的墙壁,好让自己不至丢脸的滑坐到地上,可即使是唯一可以作为依靠的白瓷墙壁也因为水汽的湿润而变得冰凉湿滑,添油加醋地驱使他扑向正前方的热源。

                                                                                                                                                                                

「不要…不要啊!」樱木有些绝望的想,他想不通为何自己就是使不上力气揍翻眼前的人——这对他来说其实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同样无力的还有眼前的流川,他黑漆漆的眼瞳里盛满了许多樱木看不懂的情绪,他说:“我不懂,你对我也有感觉对吗?为什么你不肯承认它?”

流川收紧了撑在墙壁上的胳膊,整个小臂横在樱木头顶上方,让他们贴得更近,却恰到好处的没有触碰到分毫,他微微偏过头,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樱木的耳廓上,如同伊甸园中古蛇的红信那般充满诱惑:“你在害怕什么?你不是天才吗?你那天不怕地不怕的勇气哪儿去了?”

                                                                                                                                                                                

樱木在淋浴间里蹲了好一会儿才站起来,膝盖还有些发软——如果刚刚流川坚持要继续,他根本没把握能狠下心来推开他,这个认知让樱木恐惧。

                                                                                                    

“这件事到这儿就算翻过去了!”

“答应我,你不会再去搅动他了!”

洋平的话再一次插入到樱木的大脑里,可它的可信度却大打了折扣,答应过洋平的承诺也没信心能保证做到。

但至少有一点,洋平是说对了,樱木沮丧的想。那就是在坦白一切前,他必须得先搞清楚为什么会这样……



  M - 芒果草莓